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她的蓝颜知己

第三十章 她的蓝颜知己

        离开了平江路,我并没有立马的回去,而是在附近的小弄堂里,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我真的好难受,好痛苦。

        为什么,近在咫尺,我却连偷偷看一眼的权力都没有。

        为什么,我必须要躲着她。

        我唯一能看她的渠道,就只有在手机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变的这么的卑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坚持什么,要这么的折磨自己。

        如果……

        如果我能够绝情一点,冷血一点,不去想那么多,考虑那么多的。

        我大可以不去管刚才田晓兰说的那些话,我大可以去把事实告诉温婉。

        不管温婉最后是什么样的抉择,会不会原谅我,回到我的身边。

        还是说,她没有回到我的身边,但星途尽毁。

        但起码的,我不用什么都憋着,忍着,让自己痛苦的活着。

        可我自私不了,更是做不出伤害她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我只能自己一个人来承担,一个人硬抗。

        因为我还爱着她。

        我从身上摸出了手机,点开了抖音。

        由于我经常性在抖音上搜索有关于温婉的信息的缘故。

        我一打开抖音,就跳出了温婉在平江路被认出拍到的画面。

        对于抖音大数据的推算,我必须承认,它真的很准,它完全知道我想要看什么。

        我看着视频中已经摘下了口罩和墨镜的温婉,在被粉丝和记者包围的时候,她似乎一直都处于一个心不在焉的状态,一直都在盯着某个位置在看,似乎是在看谁。

        只可惜当时我已经走了,没有办法知道,她当时到底盯着看的人是谁,能够让她在那种情况下,还看的那么的入神。

        我刷了好几十个视频,几乎全部都是和温婉有关的。

        不是她在平江路被拍到的,就是她之前演的戏和演唱会被剪辑后发到网上的视频。

        当然,其中也包括了刚才现场的粉丝拍下的,温婉和那个叫吴鹿峰手牵着手的亲密视频。

        就算田晓兰已经提前的给我打了预防针,告诉了我,温婉和吴鹿峰的情侣关系是假的,只是为了新戏炒作。

        但我还是很难受,很痛苦。

        我没有把那条视频给看完,而是快速划掉了它。

        我不想再继续的往下看,我觉得我要是看完那条视频的,我绝对会崩溃,会破防。

        我不停的刷着视频。

        刷着刷着,我居然刷到了温婉她自己的抖音号。

        温婉她在下午的时候发了她在一家饭店吃饭的照片。

        照片中除了温婉之外,还有夏斌。

        他们两个人坐在一起,手比着个耶的姿势,拍了一张合影。

        在照片的边上,温婉写着,我的蓝颜知己。

        蓝颜知己……

        看到“蓝颜知己”四个大字,这一刻,我真的破防了。

        真的没想到,曾经和温婉很少有交际的夏斌,如今却成了温婉的蓝颜知己。

        贾肥并没有骗我,夏斌和温婉之间的关系,真的非常的好。

        好到温婉愿意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

        明明就只是一张照片,一段文字。

        我的内心却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我承认,我的妒忌心开始作祟,我越来越不甘心。

        如果我们只是正常的分手,我不会如此。

        可偏偏,我们的分手是那么的特别,是那么的伤人。

        这张温婉和夏斌的合影,就好像一把利剑,狠狠的插在我的胸口。

        而那句“我的蓝颜知己”就好像又狠狠的在我的胸口补了一刀。

        这两刀扎得非常的狠,每一刀都疼的我痛不欲生。

        可偏偏,角度又那么的刁钻,只会让我感觉到疼痛感,却又不会致命。

        我多么希望,那个陪伴在温婉身边,那个可以让温婉在需要人陪伴,在需要一个依靠的时候,那个人是我,而不是夏斌。

        可我却不能。

        我只能偷偷的躲在暗处,偷偷看她一眼,就必须默默的离开。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的走在无人的弄堂中。

        我感觉我就好像是个无头苍蝇,没有目的地的走着,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我不想回去,我只想放空自己,一直这么的走下去。

        走着走着,我走到了那条我无比熟悉的皮市街。

        这里,我经常和贾肥一起来吃饭。

        除此之外,我也喜欢在这里点歌。

        皮市街这由于有很多饭店的缘故,晚上会有很多卖唱的在这,会询问你要不要点歌。

        我和贾肥来的时候,我经常会花上个二十块钱点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然后放下手中的碗筷,静静的听完整首的歌。

        起初,贾肥会和我一起听,还说我很有情调。

        可时间久了,而我每一次都找一个歌手,点同一首歌,贾肥也就没了和我一起听的耐心。

        他还时常调侃我,说我明明口袋里不富裕,甚至有时候连一包烟钱都拿不出来,却愿意拿出二十块钱点歌听。

        他甚至还吐槽过,那个歌手唱的太普通了,根本不值二十块钱,说是如果我要听的,他不介意唱给我听。

        其实,有很多次我都想告诉贾肥。

        我根本不是想要听歌,而是想要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好一点。

        但我从未和贾肥说过,因为我怕说漏嘴,我怕话匣子一打开,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全部都给说了出来。

        “南哥,今天要点歌吗?我可以免费送你一首。”

        在我站在原地,望着远处一个歌手正在自弹自唱的时候,那个平时我经常点的歌手小游走到了我的身边,主动的和我打了招呼。

        我望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点!”

        说着,我就把二十块钱扫给了他。

        在他说着,不需要我给钱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了他,我想要听什么歌。

        当我说出,我想要点一首《为你我受冷风吹》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他可能都已经准备好了,要为我演唱我平日里一直都点的那首《把悲伤留给自己》了。

        却没想到,今天我点了另一首歌,一首我从未在他这里点过的歌。

        我觉得,今天我的心情,我的状态,《为你我受冷风吹》这首歌更适合。

        小游张了张嘴,有些为难的对我说道:“南哥,我不会唱这首歌啊,你能不能换一首?”

        “我今天就想听这歌,没事,你开原唱,跟着唱就行了。”

        “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

        见我执意要听这首歌,小游没有再说话,而是在网上找了《为你我受冷风吹》的原唱,跟着唱了起来。

        为你我受冷风吹,寂寞时候流眼泪

        有人问我是与非,说是与非

        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若是爱已不可为

        你明白说吧无所谓,不必给我安慰

        何必怕我伤悲,就当我从此收起真情谁也不给

        我会试着放下往事,管它过去有多美

        也会试着不去想起,你如何用爱将我包围

        那深情的滋味,但愿我会就此放下往事

        忘了过去有多美,不盼缘尽仍留慈悲

        虽然我曾经这样以为,我真的这样以为

        ……

        虽说贾肥总是吐槽小游的歌声不好听,说他唱的烂。

        可对我而言,小游的歌声刚好符合我的心情。

        他的烟嗓,他那听上去沧桑有力的声音,就好像他经历过很多的事情。

        听着小游唱的歌,我眼眶中的泪水,不知道在何时已经滑落了下来。

        当他唱完整首歌的时候,我的脸上早已经布满了泪水。

        “南哥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是我唱的不好吗?”

        小游有些紧张的询问着我。

        我勉强的对他挤出个笑容,回答说:“你唱的很好,我是被你的歌声给感动了。”

        “可我觉得唱的很一般啊,可能是有原唱的声音垫着的缘故吧。南哥,这钱我觉得还是不能要你的,你平时那么照顾我,每次都找我点歌,今天我这唱的不算好,我还是把钱退给你吧。”

        “你值!你唱的真的很好,我真的很喜欢。”

        我再次的拒绝了小游要退钱给我的提议。

        对我而言,我听的不是歌,而是束缚,是解脱,是一个痛苦的人之间的共鸣。

        在我打算要继续的往前走的时候,我在侠明烧烤店的门口看到了米柔最近开的那辆白色的新能源车,以及郭翔的比亚迪也停在一旁。

        在这边看到他们的车子,我挺意外的。

        他们不是去五星级大酒店吃饭,搞庆功宴去了吗?

        车子怎么会出现在这?

        难道说他们改变主意了,没有去五星级大酒店,选择来了这侠明烧烤吗?

        可我觉得这不太可能。

        上次米柔来这,一口都没吃,她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喜欢吃这类大排档的人。

        我朝着侠明烧烤店里望了一眼,刚好看到了郭翔拿着酒杯在向米柔敬酒。

        没想到他们真的来了这,而且还在这吃饭。

        在看到郭翔他们几个人后,我连忙缩回了脑袋,不让他们看到我。

        现在的我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我不希望被太多认识我的人看到。

        可偏偏就因为我朝着侠明烧烤店里看的那一眼,我被郭翔给看到了。

        郭翔见我在外面,他拿着酒杯笑着走了出来,更是情绪激动的和我说着:“南寻你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本来我还打算改天再找个机会,单独请你吃饭,再好好的感谢你一下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