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四章 业内封杀

第四章 业内封杀

        “你是在说我吗?”

        面对陈彬当着面的嘲讽和数落,我选择了装傻。

        因为错在我,我没有必要去和别人争论。

        陈彬心里有气,我是能够理解的。

        他要说上两句,让他说就是了。

        再者,这也不是我现在来店里的目的。

        我来是想要弥补,是想要来说声抱歉的,绝对不是为了争吵而来。

        “你少和我装傻充愣了,你是知道的,我说的那个言而无信的人就是你南寻!你留下个烂摊子,却还要别人帮你收拾,你可真是伟大啊!”

        陈彬说着就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翻出了他和沐涵的聊天记录。

        上面的聊天记录都是沐涵帮我说话的,帮我和陈彬说对不起的。

        沐涵甚至还转了一千块钱给陈彬,说是作为赔偿,让陈彬从新再找个人来。

        看到这些,我感觉有些鼻酸,心里面很不好受。

        我辜负了沐涵为我的付出,还要她替我去和人家解释,替我去道歉,甚至是替我去赔偿。

        而我,在面对她的时候,却永远都是那么的冷漠,永远都故意的去疏远她。

        我觉得我这么对她,真的有些自私了。

        她这么好的女人,遇到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你把钱退给沐涵,这赔偿的钱我赔给你。”

        我说着就从身上摸出了手机,点开了陈彬的微信。

        可当我按下转账的时候,我这才发现,我已经没法给陈彬转账了,我已经不是他的好友了。

        看到我的举动,陈彬只是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我,就这么把我晾在了那,似乎看不到我一样。

        一直到我准备离开,去银行取现金给他,他这才开口,在我的身后补上了句:“你的钱我不会收的,沐涵的钱,我也没有收,当初我答应了沐涵,给你个机会,让你来我这工作,这是我和沐涵之间的事情,是我给沐涵面子。与你南寻无关,还有!你言而无信这事在圈内已经传开了,以后你还想接商演的工作,恐怕没那么容易了,起码我认识的那些人,他们是肯定不会找你了。”

        我知道,这肯定是陈彬搞的鬼,肯定是他把我的事情在这个圈内传播了出去。

        在我们这个接商演活动的圈子里,有一个群组,经常会分享一些需要人的工作。

        只要条件合适,都可以报名。

        而这个群的群主,正是陈彬。

        陈彬在苏州有一家不大不小的传媒公司,靠着广阔的人脉关系,总有接不完的活。

        很多时候人手不够,就会在群里找外援帮忙。

        陈彬这一番操作,算是断了我在苏州,甚至是大半个苏南地区商演的活路,我算是被业内封杀了。

        因为没有人愿意冒风险,用一个言而无信,到了工作时间却不见人影的人。

        我内心是气愤的,怒火更是在听到陈彬说这番话的时候,一下子涌了上来。

        但在停顿了下,最后还是放弃了去和陈彬争吵的想法,离开了搞活动的这家店。

        因为我很清楚,不管我再说什么,不管我怎么去和他吵,结果也不会改变,只会让人觉得我像个小丑。

        况且,先做错事的那个人是我,他在圈内传播出去的,那都是事实。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沐涵。

        我和陈彬认识,会有这份工作,全部都是因为沐涵。

        我不想让沐涵难做,不想让她因为我的事情夹在中间。

        我走回了我在桃花坞的家。

        可当我拿出钥匙,打算开门的时候,我却发现不管我怎么拧钥匙,屋子的门就是打不开。

        在仔细的观察后,我这才发现,屋子的门锁被换了。

        我有些愤怒,气愤的连着踹了好几脚屋子的门,嘴里更是忍不住的骂起了三字经。

        “踢什么踢?踢坏了你赔吗?”

        就在我骂骂咧咧打算去找房东理论的时候,房东大爷操着一口苏州话,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气愤的指着门,质问房东大爷:“你凭什么把门锁换了?你换了锁,让我怎么进去?这房子现在是我租的,你知不知道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进我家,这是非法入室!我是可以告你的!”

        我是真的很不爽。

        从昨天和沐涵分手,再到在酒吧看到温婉被狗仔队拍到和别人去酒店,再到被业内封杀。

        现在家门还被人换了,搞的我回不了家,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种种压抑的事情,把我压抑的几乎要喘不过气。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搬来这边多久了?你交过几次房租?开始三个月是你朋友帮你交的,后来几个月,你都是断断续续一个月一个月的交,后面来了个小娘鱼(苏州话小姑娘的意思),是她一直在帮你交房租,你一个大老爷们,房租都拿不出来吗?你要是住不起的,赶紧从我这搬出去,我这屋子要租的人多了去了!”

        房东大爷这么一说,我这才意识到,我搬来桃花坞这,的确是没有交过几次的房租。

        当初我刚来苏州,贾肥帮我交了三个月的房租。

        后来的确是我自己交的,但我手头紧,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固定的工作,每个月都靠接商业活动的收入为生,而那些钱还要拿出一部分还给贾肥,还要生活,哪里够我一下子交三个月房租的。

        我便只好一个月一个月的交房租。

        刚好我和沐涵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是我收入最差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是月光的状态。

        沐涵当时见我困难,就帮我交了房租。

        时间久了,我也就把这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我这才意识到,房租又到期了。

        “谁说我租不起了,我租!我现在就把房租给你!”

        我说着就拿出手机,要给房东大爷转账。

        可等我准备把钱转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余额里一共就1451.55元,距离一个月的房租还差了48.45元。

        “你可真行!一个大男人,钱包里就一千多块,连一个月的房租都不够!怪不得连女人都跑了,遇到你这种房客,算我倒霉,你这个月就给我1451.55元吧,下个月记得补给我,要是下个月交不出房租的,我告诉你,我就不是换锁了,我就直接把你从我这赶出去了!”

        房东大爷说着就熟练的操作着我的手机,替我输入了1451.55元,随后还把我的手指放到了指纹识别处,付了款。

        在收到钱后,他这才把新的钥匙给我。

        这时我也才发现,并不是只有我那间屋子的门锁换了,而是整个院子里所有的房子,门锁都换了。

        房东大爷是换了整个院子的门锁,而非针对我一人。

        这让我觉得他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冷血无情,不讲道理。

        只是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太不讲规矩,太不讲人情了,实在是太自说自话了。

        尤其是在这房租的事情上,居然连零头都给我转走了,一毛都没有给我剩下,这是要让我吃土吗?

        在房东大爷要走之前,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补上了句:“提醒你一下,过几天要交水电费了,你个小赤佬(小鬼的意思)要是交不出来的,就只好帮你断了水电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