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没有必要讨好这个世界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你是嫌我脏吗?

第一章 你是嫌我脏吗?

        屋子外面下着倾盆大雨,屋内老旧的床板不停的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直到声响停止,我这才靠在床板上,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慢慢的吸了起来。

        “南寻,我们结婚吧。”

        在我快要吸完手上的烟的时候,睡在我身旁的女人突然的一句话把我给愣住了。

        她叫沐涵,是我半年前在一家会所认识的。

        当时我是客人,她是陪酒的。

        原本我以为我们之间只是金钱的交易,只是彼此各取所需,我让自己不那么的寂寞,她又赚到了可观的收入。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之后我们却成了朋友,还因为一次意外,我们发生了关系,成了男女朋友。

        我望着她看了许久,甚至忘了手上的烟快要烧到手指。

        一直到我的手指被烟给烫到,我这才回过神,脱口而出的回了句:“我们不是说好了先把生活过好,等存够了钱,有足够的条件了,再谈结婚的事的吗?你怎么突然提结婚了,你知道结婚需要很多的钱吗?”

        “穷有穷的过法,富有富的过法,我不在乎跟着你过穷苦日子,我知道你外面还有负债,我可以帮你一起还的,我也不要房子,不要车,更不要什么彩礼,我只是想能和你在一起,有个名分。”

        沐涵说着就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了个本子,放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了一眼她放在我面前的本子,居然是她的户口本。

        我没想到她居然连户口本都带来了,看来她今天是认真的,是真的想和我结婚。

        一个愿意和你一起还债,不要房子,不要车子,甚至是连彩礼都不要的女人,在这年头,到哪里去找啊。

        要是换成别人,我想,一定会很爽快的答应,立马直奔民政局去。

        可我却陷入了沉默,甚至是连头都不敢抬,不敢再去望她。

        我的反应显然是伤到了沐涵的心,因为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和我提出想和我结婚了,而且这一次她还是那么的认真。

        可我每一次都是相同的理由回答她,敷衍过去。

        沐涵她望着我,有些哽咽,有些生气的质问我说:“你根本就不喜欢我,你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满足你那无处宣泄的欲望是吗?”

        面对沐涵的质问,我还是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低着头。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我很怕说错话,会让她更加的伤心难过。

        对她,我的确是没有到很喜欢。

        又或者说,我对她的只是喜欢,而非男女朋友之间的爱。

        当初会和她在一起,我只是为了负责,我没有想过其他的,我以为当她了解了我,知道我是个非常糟糕的人后,她就会主动的离开我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知道了我背着一身债务后,非但没有离开我,反而还搬来和我一起住,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甚至是还愿意拿出钱来,帮我一起还债。

        再者,我的心里面始终有个忘不掉的人。

        这也是我真正没法对沐涵动情的原因。

        我爱的,还是那个让我变的颓废,让我负债累累,让我始终忘不了的女人。

        我很清楚,就算我现在选择和沐涵领证结婚,那也只是在欺骗罢了。

        没有爱的婚姻,我们就算真的结婚了,我们也不会幸福的。

        甚至会因为婚姻的束缚,会有更多的争吵,会把彼此伤的更深。

        “你是因为我们在会所认识的,你是嫌我脏,才不愿意娶我的,是吗?”就在我一直处于一个沉默不语的状态的时候,沐涵突然的一句话,让我猛的抬起了头,望向了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我。

        我很想回答她,不是的,我不觉得她脏。

        我很清楚她一点都不脏,她虽然在会所陪酒,但她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她只是陪酒而已,不会做其他的事,她比很多看似光鲜亮丽的女人要干净无数倍。

        我清晰的记得,那日我和贾肥一起去沐涵工作的那家会所玩,我点了沐涵让她陪我喝酒唱歌,当时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她都会被吓到,吓的立马把手给缩回去。

        对于她的情况,在熟悉以后,我也非常的了解。

        她会在会所工作,并不是她懒,一心只想赚快钱。

        而是因为她的家庭情况非常的糟糕,她是云南山区的,家里除了她,还有两个弟弟,她是逼不得已,才到会所陪酒上班的。

        沐涵她说过,等攒够了两个弟弟读书的钱,她就会辞职,再也不从事会所陪酒的工作。

        她穿的性感暴露,并不是为了勾引谁,那只是工作服,仅此而已。

        她身上的纹身,也不是为了吸引男人,而是因为她之前遇到个变态的客人,因为她不肯和那客人出去,被那客人泼了热开水,烫伤了手,为了盖住伤疤,而纹的纹身。

        这些话明明就已经到了我的嘴边,可我却始终说不出口。

        我很怕我说了,她又会逼着我和她结婚。

        “呵呵!呵呵呵!”我一直的沉默不语把沐涵给气笑了,可她这会笑的却比哭还难看,眼角明明已经泛红,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但泪水却始终没有落下来,她缩了缩鼻子,用比哭还难看的笑的表情望着我,狠狠的甩下了句:“我知道了!既然你不愿意和我结婚的,那我们分手,从今往后,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再无瓜葛,从此就算在路上遇到了,也是陌生人,不需要打招呼。”

        沐涵她说完就开始收拾行李,很快就将她的衣物都给打包好了。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阻止,也没有说一句的话。

        我觉得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这段本就不该开始的感情,结束了也好。

        长痛不如短痛。

        沐涵将一串钥匙放到了桌上,随后就打开了屋子的门,走出了屋子。

        在屋子的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听到了屋子外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她哭得很伤心,我的心也跟着难受了起来。

        她的哭声不停的在我的耳边回荡,让我久久没法缓过神来。

        ……

        夜晚。

        我和往常一样去了平日里会去买醉的那个酒吧。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去的,而是把我那死党贾肥也给叫上了。

        我想找个人当我的树洞,听我发发牢骚。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我唯一能够想到的人,也就大学的同学贾肥了。

        贾肥不但是我大学的同学,也是我如今的债主。

        “怎么想到找我出来喝酒了?平日里你不都是一个人喝闷酒的吗?我找你去会所玩,你小子还装清纯,说什么都不肯去,难得去一趟,还把人家会所妹子泡回了家,成了固定……”

        “放你个狗屁,你别胡说八道,听到了没?”

        贾肥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大嘴巴,什么都喜欢乱说。

        我喝了口酒,点上了支烟,吸了口后说道:“我和人家已经分手了,你以后别胡说八道,说人家的事了,听懂了吗?”

        “分手了?怎么好好的分手了?那沐涵不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吗?不止一次的说要和你结婚的啊!我还想以媒人的身份,参加你们的婚礼呢。”

        “我太渣了,配不上她,今天找你出来,就是和你把话说清楚,你以后去那会所玩,别一口一个嫂子的叫人家了,免得尴尬。”

        “你渣?我可不信。我看你是忘不掉那个谁,那沐涵在你的身上看不到希望了,才和你的分的手吧。”

        “是我对不起她,糟蹋了她对我的感情,浪费了她的时间,要是当初我没和你去会所,没有认识她,我就不会伤了她的心了。”

        我将桌上的酒一饮而尽,随后便站起了身。

        “怎么走了?你叫我出来,不多坐一会?”

        原本我的确是有不少的话想和贾肥说的,想找他发牢骚的。

        只是一想到我和沐涵已经没关系了,让我又觉得已经没有再去说这些的必要了。

        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我明天还有工作,喝多了你替我去上班啊?你是蟹二代,家里都是螃蟹,有的是钱,我是穷屌丝,背了一身的债务,你觉得我能像你一样,整天那么潇洒吗?”

        “什么蟹二代,我是贾记蟹庄的销售部经理好吗?说的好像我靠我爸吃饭似的。还有你那身债务,我又没催你还,你着急什么?”

        贾肥见我调侃他,忍不住吐槽了起来。

        我没有理会他,我很清楚他就是话痨,越是理他,他的话就越多。

        他倒也识趣,见我不理他,起身也打算离开。

        可就在我们要走的时候,隔壁桌一个男的,手里拿着手机,激动的在那喊着:“这不是那个现在非常火的清纯原创女歌手吗?她和人去开房了?”

        当我听到这话,我忍不住走了过去,从他的手中抢过了手机。

        在看到手机上的照片的那一瞬间,我的脸色瞬间变的铁青,人更是愣在了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