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222章 玩一个游戏,现场当众告白

第222章 玩一个游戏,现场当众告白

        要和江曼抢陆行舟吗?

        南爵风修长的指尖轻颤,指尖悬停在鼠标按键上,久久没有往下滑。

        “总裁,茶凉了,我给您换一杯吧?”

        见他表情难看,沈鱼适时上前,巧妙地提醒。

        南爵风这才反应过来,瞥了一眼还冒着零星热气的茶水。

        “不用换。”

        他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总裁,您要?”

        “去宴会大厅看看,入场券不能白要,也得认识认识几个新朋友不是?”

        “是……”沈鱼尴尬地应声。

        总裁性格孤僻,身边根本没朋友。

        交新朋友?怕不是为了多看江曼几眼吧?

        老天爷真不公平,15年前既然安排了两个人相遇,为什么中间又要拆散?

        拆散就罢了,好歹彻底点。

        可现在又安排两人再次相遇,其中一个还结了婚。

        终究是暗恋且单身的那个更痛苦,心中的苦楚没办法向人诉说,只能默默忍受。

        沈鱼心里泛着酸涩,她正准备跟上南爵风的步伐时,包包里的手机响了。

        斜挎的包改成单肩挎,她把手机拿了出来。

        当看到来电显示‘妈’这个字的时候,她犹豫了好半晌。

        见电话没有挂断的意思,这才不情不愿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妈?”

        “小鱼,在忙吗?”

        “嗯,有点。”

        “那我长话短说,你王姨给你安排了个相亲对象,小伙子比你大1岁,也是咱镇上的人,和你一样在北城打拼,你不是想待在北城不回来吗?那正好,他在北城供了一套130平的房子,说是准备的婚房。”

        “妈,我不是说了,现在还不没有结婚的打算。”

        “你这孩子,你都26岁了,再过两年你就成老姑娘,大龄产妇了!你年底跟刘杰把婚结了,明年生孩子刚好!”

        “妈,我这个年纪在北城不算大。”沈鱼试图用最平静的声音说服母亲。

        可对方非但不听,反而激动起来:“是因为你那个老板吧?小鱼,断了你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有,秘书这个职业本来就不光彩,你赶紧辞了!”

        “妈!”沈鱼按捺住的好脾气终于控制不住,“说结婚就结婚,怎么又诋毁我的工作?”

        “你的工作是什么光彩的职业吗?秘书,不都是老板的小秘?小秘是什么,这不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嘟嘟嘟……

        沈鱼再也听不下去母亲对自己的诋毁。

        她把头发往后翻了翻,长长地呼了口气。

        短短的几秒时间,调整好自己,迅速恢复到那个干练又高冷的沈秘书。

        她暗恋老板这事,原以为隐藏的很深。

        今年过年回家,她原本以为家里是港湾,能卸掉北漂带来的一身疲惫。

        然而并没有。

        家里不停地催婚,安排各种相亲。

        相亲对象不是矮穷矬就是普信男。

        当她拒绝和母亲看上的相亲对象进一步发展时,母亲竟然偷偷拿她手机,趁着她睡着时用她指纹解锁。

        翻看她的手机,找到了她备忘录里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是风,我是鱼,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水里,是不是注定不能在一起?

        ——爱你是一件孤单心事,你暗恋她15年,我才暗恋你5年,是不是还要我再等10年,你才会看我一眼?

        ——爱你,南爵风,很爱很爱。

        她的日记被母亲窥视。

        母亲拿着她的手机,骂她不知天高地厚,骂她不要脸。

        母亲甚至质问她陪、睡了多少回。

        没人知道,她冰山美人的外表下,内心早已支离破碎。

        她不求得到南爵风,只求还能继续待在他身边,给他端茶递水,做他工作上的助手。

        ……

        当沈鱼重新回到南爵风身边时,昂首挺胸,气质高冷又美艳。

        经过的人给南爵风打招呼时,都会附带朝她微微颔首。

        “沈秘书真美啊。”

        “可不?南总身边唯一的女性秘书。”

        “厉害了,她肯定能力出众,不然以南总不近女色的性格,很难容她。”

        “据说在南总身边待了五年,算是南总的左膀右臂了。”

        路过的名媛忍不住多看了沈鱼一眼。

        她有一米七几的身高,不是一味的追求骨感美,而是凹凸有致,该凸凸,该凹凹。

        一头像绸缎般的黑发垂在后背,光看背影都会觉得她美。

        她的衣品自然不用说,一直都是ol的装扮。

        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鱼尾裙,一件皮粉色的衬衫,衬衫上绑了一个白色的百褶纹蝴蝶结。

        整个人知性又妩媚,高冷又惊艳。

        “来来来,跳舞了,舞会开始了!”

        南爵风运气好,刚出来就赶上联谊会的舞会。

        宴会厅的男女立马把手里的高脚杯放了,急吼吼地寻找各自心仪的舞伴。

        哪怕找不到也不能单着,不然不被选的那个就太丢人了!

        江柔在接到张豆豆的电话后,赶紧拿着包跑了。

        张豆豆说张家完了,她爸爸被市监局抓走,她求江柔去向江曼求情,让江曼饶了她一家。

        江柔哪敢趟这趟浑水?赶紧溜之大吉,跑去刘青龙那,想拜托刘青龙去打探一下江曼和南爵风到底怎么回事。

        宴会厅并没有因为少了江柔、张豆豆和那几个细狗这些人有什么改变。

        大家反而玩的更嗨。

        有人甚至当众抢舞伴,现场battle。

        江曼坐在一旁看着,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部古早的台偶,好像叫《紫禁之巅》来着。

        里面的名场面就是两个男的尬舞,女主角在旁边说‘别打了,别打了’。

        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视觉盛宴啊!

        江曼想去洗眼睛,快要被眼前battle的景象给尬死了。

        “曼曼。”

        江曼托腮正准备嗑瓜子时,姜满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

        “嗯?”

        “待会能不能成全我和南少?我想做他的舞伴……”

        江曼觉得莫名其妙:“你想做他舞伴那就去邀请他,和我说什么?”

        姜满没反驳,抿了抿嘴,点了点头,便朝着南爵风的方向走去。

        “她什么意思?怎么茶里茶气的?”吴应凡抢过江曼手里的瓜子,忍不住吐槽。

        江曼白了他一眼:“盘里这么多瓜子,非要抢我手里的?”

        “你摸过的香嘛。”

        “是吗?刚解手没洗手。”

        “曼姐,别……别逗老弟我啊,不经逗。”

        “切。”江曼白了他一眼:“爱信不信。”

        “不吃了不吃了。”吴应凡吓得把瓜子往桌上一丢:“跳舞去,咱俩一起跳?”

        “你快去嚯嚯别人吧。”江曼扬了扬眉。

        吴应凡努了努鼻子:“嚯嚯就嚯嚯。”

        他跳舞时爱发神经,跳着跳着就忍不住乱跳,经常把舞伴搞的莫名其妙。

        很快大家就找到了各自的舞伴。

        不知道是谁朗声提议,引起了全场的注意。

        “玩个游戏怎么样?十首歌,十支舞,全都能通关的算赢,赢了的每人有一次现场告白机会,被告白者不能拒绝,怎么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