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221章 曼姐,你之前不是也救过一个老太么?

第221章 曼姐,你之前不是也救过一个老太么?

        “你行啊,江曼是我嫂嫂这事你都知道?不愧是豪门百晓生!”

        “那是……我这名声可不是浪得虚名。”

        “等一下!”文静雅后知后觉,迟钝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刚刚说什么?江曼是南爵风的白月光?”

        “是啊……”松哥眨了眨眼睛。

        他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

        “她,怎么会!”文静雅气坏了,胸口顿时憋得慌,像是随时都要爆炸一般。

        “你确定是她?是江曼?江水的江?曼妙的曼?你确定以及肯定吗?”文静雅不相信,打死都不肯相信。

        揪着松哥的衣领子,像得了失心疯一般质问。

        松哥吓坏了,又慌又怂地点头:“……就是她啊,不然南总为什么要隐瞒消息?他找了江曼15年,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痴情江曼,之所以隐瞒,那还不是因为江曼嫁了人,怕这个消息爆出来对她影响不好?”

        “啊啊啊,去死啊!”文静雅癫了一般,用力把松哥推开。

        电话这头,姜满听到文静雅暴走的声音吓一跳。

        她赶紧把电话压断,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猛地往后面的单人沙发上一栽。

        绵软的沙发非但没让她感到舒适,反倒让她觉得空间不够,有种仄逼的感觉。

        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包裹着,全身的肌肉和血管都在往内挤压。

        难受……她觉得自己喘不上气来,快要窒息了……

        为什么,为什么好男人都是江曼的?

        江曼已经把陆行舟从她身边抢走了,为什么还要抢南爵风?

        一个人为什么非要霸占着两个顶级男人?

        霸占了陆行舟太太这个身份不够,还要霸占南爵风的心?

        为什么她们的名字都叫jiangman,结局却天差地别?

        她到底哪点不如江曼?到底哪里输给江曼?

        “你好,给我几杯鸡尾酒,要最烈的那种。”

        姜满想不通,她知道,要是不再用酒精麻痹自己,她也会像文静雅那样发疯。

        “好的小姐,长岛冰茶可以吗?”

        “我不要冰茶!我要酒!”姜满低吼起来。

        侍应生有些尴尬:“鸡尾酒的名字叫长岛冰茶,但实际上它的酒精浓度有40多。”

        “抱歉,那就长岛冰茶吧。”

        “噗,这个新收养的陆家二小姐好土啊,居然连长岛冰茶都没喝过?”

        “听说不是北城本地人,家里是小县城的,自己亲爹妈不要,非要认陆家当祖宗。”

        “啧啧啧,真爱慕虚荣。”

        名媛们表面上巴结姜满,实际上根本看不上她。

        一杯小小的长岛冰茶,就足够她们借题发挥,无尽地嘲讽姜满。

        姜满听到了她们的闲言碎语。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情绪一下子收住,没有歇斯底里地咆哮,更没有像江曼那样一言不合就打人。

        她很安静,异常的安静。

        静静坐在沙发里,双手用力地揪着沙发的真皮。

        心里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到时候把这群爱嚼舌根的千金全都踩在脚底下!

        ……

        “曼姐,什么情况?”吴应凡姗姗来迟,刚走进宴会厅就听到名媛们在嘲笑姜满。

        “一杯长岛冰茶惹的祸。”江曼懒得解释,端起面前的玛格丽特。

        她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酒量小,所以要么喝果汁,要么喝酒精浓度低的鸡尾酒。

        吴应凡扭头去打听了一番,贱兮兮地端了一杯长岛冰茶过来。

        “所以说嘛,山鸡永远变不成凤凰。”

        他对姜满没有一丝好感。

        当初拿了钱都走人了,居然又厚脸皮回来了?

        回来就算了,居然还做了陆家的养女?

        这不是挟恩图报这是什么?

        “我都怀疑这个姜满是不是知道陆老太太的身份,所以才救的人?”

        “你这说的玄乎了,以姜满的能力,怎么可能掌握奶奶的行踪?她救奶奶只能是巧合,绝不可能是预谋。”

        “是,她确实没这个本事。”吴应凡从善如流地点点头:“曼姐,你之前不也救了一个老太太吗?后来那老太太一直没找过你?”

        “没。”江曼淡淡道,喝着酸甜的玛格丽特。

        吴应凡抿了一大口长岛冰茶,嘴里辣的冒火。

        他伸出舌头扇了扇,皱眉道:“你说说,同样是老太太,怎么姜满救的这个报恩报的这么起劲,你救的那个就是个白眼狼呢?”

        “去你的,我救人是为了要报恩吗?我是个医生!”江曼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抬脚往他腿上踹去。

        吴应凡痛的嗷嗷叫,厚着脸皮嘿嘿笑:“开玩笑开玩笑嘛,你向南丁格尔宣誓过,怎么可能和姜满那种烂人相提并论?”

        “你这张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毒了?骂人家烂人?”江曼似笑非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她和姜满不熟,姜满目前和她也没有过节,两人属于井水不犯河水,所以她暂时保持相对友好的态度。

        “骂烂人已经算收敛了,这种挟恩图报的人我真是看不上一点,既要又要,贪得无厌,yue。”

        说着,吴应凡还做了个呕吐的姿势。

        “你厉害,会说就多说点。”江曼懒懒回应,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她心里其实有一杆秤,对世间的人和事,有自己的丈量尺度。

        秤有什么作用呢?让人辨别世间的美与丑、善与恶、好与坏、真与假。

        心里的秤不一样,感知到的轻重也不一样。

        正所谓人无完人。

        就目前看来,姜满在她心里就是个普通人,普通人有贪、痴、怨、嗔、恨、恶、欲,这些都是正常的,就看最后的尺度有多少。

        江曼想着想着,后知后觉回想起一些重要信息。

        姜满当着奶奶、姑姑和大伙儿的面直言喜欢的人是南爵风,对陆行舟没意思。

        刚刚在马场,姜满很努力地想引起南爵风的注意,但最后没能称心如意。

        余光忍不住瞥向角落里单人沙发上坐着的姜满身上。

        她周身散发出一股戾气,和最初来到宴会厅时判若两人。

        ……

        此时,vip休息室里。

        南爵风靠在双人沙发上办公,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笔记本电脑。

        今天的联谊会他原本并不想来,但得知江曼会出现,为了看她一眼,他便吩咐沈鱼要了一张入场券。

        说实在的,这种联谊会的成员参差不齐,有不少人鱼目混珠,混进来的目的——钓凯子、傍富婆。

        要不是江曼,他对这种联谊会看都不会看一眼,简直嗤之以鼻。

        “总裁,查到了,信息已经发到您邮箱了。”

        沈鱼推开休息室的大门走进来,恭恭敬敬地汇报。

        南爵风看了一眼笔记本电脑,右下角弹出邮件信息。

        点开信息一看,调查的很全面,和查江曼查无所获不同,这个姜满的信息倒是细致入微,几乎都有。

        “职高毕业?现就读巴黎皇家芭蕾舞学院?”

        往下翻着翻着,南爵风沉默了。

        原来姜满是陆老夫人的救命恩人,当初老夫人有意让她和陆行舟结婚。

        最后姜满拿钱跑去法国,江曼阴差阳错和陆行舟领了证。

        这个姜满既然跑了,现在又为什么回来?目的是什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