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173章 画画也是一种夫妻情趣?

第173章 画画也是一种夫妻情趣?

        这个问题,陆行舟之前问过,不过语气和现在很不同。

        以前是冷冰冰的严肃语气。

        现在带着柔和,甚至还夹杂了一丝丝暧昧。

        “我调查过你,但什么都查不到。”陆行舟坦言,一双星眸澄澈。

        江曼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

        “我直接告诉你答案那多无趣?”她勾起嘴角,笑得又拽又狂。

        “不是想和我假戏真做吗?那就一点一点,像剥洋葱皮一样发现我,只不过,过程可是会辣眼睛辣到流眼泪。”

        “流点眼泪不算什么。”陆行舟笑得肆意,眼眸像是染了一层迷离的雾气。

        “江曼你知不知道,雾里看花最要命?你越是半遮半掩,我就越想拨开迷雾,把你看清楚。”

        “嗯哼。”江曼扬了扬眉:“我不介意等,你尽管拨。”

        陆行舟闻言,目光落在她起伏的胸口,纤长的手指勾着她的衣服纽扣:“精神层面还需要很多时间,不过身体上的……很快。”

        他话里有话。

        江曼莞尔,心情不错,于是握住他的大手:“饿了,吃完饭你再拨你的雾。”

        “好!”陆行舟朗声,这才坐回座位,系好安全带。

        车子缓缓驶离,很快没入夜色中。

        不远处,一辆宾利上,韩烁目光收回,表情尴尬。

        “风哥,我就劝你别来,她都和陆行舟结婚了……你这又何苦?”

        南爵风苦涩一笑,怀里捧了一束鲜花。

        他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庆祝江曼考完了试,想来看看她,和她说说话。

        哪怕眼下感情无果,至少能做朋友也好。

        “走吧。”他把目光收回。

        能远远地看她一眼,也已足够。

        ……

        酒店里,江曼吃着满桌丰富的菜肴。

        她尝得出来,这些菜是现做的,不是中午的剩菜。

        “陆行舟。”吃着吃着,江曼突然来了兴致。

        陆行舟停下吃饭的动作,好整以暇地看她。

        江曼看了他一眼,笑了笑:“你是第二个肯为我做一桌子菜的人。”

        “第二个?”陆行舟诧异地皱了皱眉:“那第一个?”

        “我养父。”江曼低下头,嘴角带着笑意,但是眼眸低垂。

        “养父不希望我来找生父母,但是我不死心,瞒着他跑过来,说起来还挺没良心的。”

        江曼自嘲地笑了笑:“我之所以要隐瞒身份,就是不想被养父知道,我怕他伤心。”

        这算是江曼第一次对陆行舟敞开心扉。

        陆行舟受宠若惊,再也顾不上吃饭,而是倒了小半杯酒,放到江曼面前。

        “所以,后悔回国这一趟吗?”他低声问,声音故作平静,却暗藏着一丝丝不安。

        江曼顿了顿,拧了拧秀眉。

        半晌后,扯了扯嘴角:“不后悔。”

        陆行舟顿时雀跃,表面上却按捺着自己的情绪。

        “这趟回国我认了干爷爷和干哥哥,遇到了那么可爱的奶奶,还交了几个朋友,挺好。”

        江曼淡淡道,抬起头,陷入了沉思。

        陆行舟一直在等她提到自己,紧张地手握成拳。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女生看。

        直到她再次开口:“还有,遇见了你。”

        四个字,声音没什么起伏,却直冲他的灵魂。

        “现在的生活和我以前的完全不一样,我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有趣,随时都有不同的体验。”

        “是么?”陆行舟端起酒杯,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江曼说了这么多话觉得口干,也端起酒喝完。

        放下酒杯的时候,抬眼便看到男人发红的眸子,眼神里带着一丝丝的醉意。

        “江曼,我想画画。”

        “行啊,看看你的水平。”江曼笑着扬眉,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想我摆什么动作。”

        “都可以。”陆行舟眼神拉丝,起身朝阳台走去。

        江曼这才发现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画架。

        陆行舟把画架拎进来,将画画的其他工具也一并拿了进来。

        “哟呵,工具还挺齐全?”江曼忍不住揶揄,一看画架和画笔、颜料这些就是新买的。

        她的脑海里立马就回想起一件好玩的事。

        当初她学画画的时候,吴应凡也心血来潮说要学。

        买了十几万块钱的工具,结果画的非常抽象,次次考试都拿52分。

        绘画评分,最低52。

        有时候他画的实在太差,老师忍不住会给他打52-2分。

        有句话说得好,差生文具多。

        她画画一支笔就行,甚至没有笔都行。

        什么时候有灵感,什么东西都能作为纸和笔。

        现在的陆行舟有点凡子当年的意思,画画工具准备的很齐全,至于画技,她持怀疑态度。

        “我就这样吧。”

        江曼随意往沙发上一坐,顺手拿了茶几上的一本书翻看。

        陆行舟摆好画架和小板凳,慢条斯理地开始画线稿。

        起初江曼还能保持动作,全神贯注地看书。

        可他画的实在太久,不像她一两分钟就能搞定一幅画。

        到了后面,她托腮撑着脑袋,无聊到睡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醇厚磁性的男声在耳畔响起。

        “江曼,画好了。”

        江曼蹙了蹙眉,懒懒地睁开眼睛。

        “我看看画的怎么样?”

        她做好了心理准备,陆行舟会把她画的像河童那样难看。

        但当画面映入眼帘时,她惊为天人。

        画的色彩很浓重,很有视觉冲击力。

        人物很写实,画的惟妙惟肖。

        尤其在昏黄的台灯照射下,画的氛围感便更浓了。

        “很大胆的配色。”江曼忍不住感叹。

        她越看越觉得这色彩调配很熟悉。

        “北欧有一位名画家泽推,你仿的是他的画风吧?”

        “你还知道泽推?”陆行舟眼睛一亮,泛出亮光。

        “知道,一个很小众的画家,但是我觉得他的画很有灵气,配色很大胆!我也曾经试过那样的大胆配色,画出来并不和谐。”

        江曼说着,打开手机,翻找出自己以前的作品。

        “实话告诉你吧,我学过一个月绘画,素描画的很绝,但配色上总是差强人意。”

        “配色方面,我可以教你。”陆行舟淡淡道:“以你的天赋,想在绘画领域迅速成名很容易。”

        “成不成名无所谓。”江曼扬了扬眉:“我画画很靠灵感,而且只给想给的人画。”

        “嗯?”陆行舟很会抓重点。

        “想给的人?那你给几个人画过?”

        江曼顿了顿,眉眼间尽是邪气:“就你和我养父啊。”

        “是么?”陆行舟其实克制了一整天。

        大概是这套情侣房间的原因,他觉得今天一整天都跃跃欲试。

        “江曼,白天说好的,说话算数。”

        “嗯?”江曼蹙了蹙眉。

        说好?

        说好什么了?

        还没等她回忆起来,男人炽热的吻便覆了上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