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143章 咱们公开关系吧?

第143章 咱们公开关系吧?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后。

        江曼接到陆行舟打来的电话。

        “喂?”明明两个人早上才见过,但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里的气氛莫名暧昧。

        只是听着彼此的呼吸,就莫名有种让人缭乱的感觉。

        半晌。

        “网上有人胡说八道爆料你,这事你知道吗?”陆行舟试探性地询问。

        现在是网络时代,尤其是像江曼这样的网瘾少女,时时刻刻抱着手机,第一时间就能知道网上的热点事件。

        他猜想江曼大抵知情,但还是认真地确认。

        “知道。”江曼反应很平静,扬了扬眉:“所以,找到幕后真凶了?”

        要是没找到,不会来这个电话。

        “找到了。”陆行舟声音低沉,却给人十足的安全感:“一个叫方玉衡的大三学生,你们学校的,他的动机我在问,你要过来听一听吗?”

        “听。”江曼一直在等呢,“我把凡子和jojo带上,可以?”

        “可以,地址我发给你。”

        两人很有默契,同时挂断电话。

        江曼的手机很快收到一个定位。

        地址:城北废弃水泥厂。

        好家伙!

        江曼看到地址莫名兴奋。

        自从上次陆行舟把刘培和何秀妍绑来地下搏击场,让恶犬和刘培搏击那次起,她就知道自己和陆行舟是同一类人。

        平时正人君子,光明正大,手上不沾染一丝血,一丁点恶。

        但如果别人犯我,他们不会手下留情,更不惜用恶劣的手段。

        定义他们,甚至是她自己,从来就不是非黑即白。

        她觉得自己处于灰色地带,陆行舟亦是如此。

        “走,看戏去。”她站起身,拍了拍吴应凡和jojo的肩膀,眉眼间的神色冷漠。

        一个小时后。

        红色奔驰大g杀到废弃水泥厂。

        四周一片颓败,到处都是废旧的水泥袋,摞成了山包。

        除了陆行舟的迈巴赫,门口还停了几辆车。

        江曼从大g上跳下来,走在最前面。

        吴应凡和jojo一左一右,跟在她身后。

        三人颜值都很高,周身带着飒气,走路带风。

        刚迈进厂房内,江曼便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慑到了。

        里面站了十几名黑西装保镖,陆行舟坐在一张木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居高临下地睨着地上跪着的人。

        二十多岁的男大学生,双手被反绑着跪在地上。

        他的脑袋被黑色布袋罩着,整个人在不停地发抖。

        再一看旁边,还摆了一张木质椅子。

        文静雅坐在椅子上,虽然身上没被捆绑,但也战战兢兢的,一直低着头,像一只惊弓之鸟。

        江曼他们几个脚步声很大。

        “boss,夫人来了。”赵淮在陆行舟耳边低声道。

        陆行舟放下他那条优越的大长腿,从椅子上站起身。

        很快几名保镖搬来几把椅子,请江曼他们入座。

        还给他们递来热茶,让他们一边喝茶,一边看戏。

        江曼坐了下来。

        陆行舟回头看她。

        两人四目相对,江曼微微一笑,朝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姿态又拽又酷。

        “把他头套摘了。”陆行舟这才正式进入主题。

        一名保镖很不客气,把方玉衡的头套摘掉,露出他那张惊恐万分的脸。

        眼镜歪在鼻梁上,他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为什么发帖造谣江曼?”陆行舟伸出手,细长的手接过一条马鞭。

        那马鞭看着十分结实,他在巴掌上掂了掂,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

        可落在方玉衡身上的眸光,却冷的没边。

        不等方玉衡回话,文静雅先抢了话:“舟哥哥,不关我的事,这次真的不关我的事!”

        “方玉衡,你为什么要造谣我小嫂子啊!”

        她激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窜到方玉衡面前,气得朝他狂吼。

        方玉衡仰起头,看着他的女神,见女神在哭,他立刻像换了人格一般。

        不颤抖了,一双眸子犀利而疯狂:“我没造谣啊,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在商场里不是碰到江曼跟一个老男人吃火锅吗?”

        “陆先生,我知道江曼是你妻子,可她给你戴绿帽,这事你真的不知道?我这是为民除害啊,陆先生你得感谢我,哈哈哈……”

        “疯子!你有病啊!”文静雅抬起手,一巴掌狠狠落在方玉衡的脸上。

        直接把他鼻梁上的眼镜打飞。

        方玉衡还在笑。

        陆行舟没耐心看他发疯,把马鞭递给文静雅:“你来。”

        他的声音不重,却带着不怒自威的威严,让人不敢忤逆。

        “我要知道他为什么造谣江曼。”

        “好……”文静雅接过马鞭,不敢不听。

        方玉衡在她眼里,原本就是个舔狗,死不足惜。

        她扬起马鞭,狠狠往他身上一甩:“你快告诉舟哥哥原因!”

        方玉衡被打得皮开肉绽,却死死咬着牙不肯张嘴。

        文静雅气坏了,这一次鞭子举得很高,力道更大。

        一鞭子甩下去,方玉衡身上的校服直接裂开,露出鲜红的血肉。

        他疼得发出呜咽,却只是很低声的闷哼。

        “啧啧。”江曼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

        三步并两步走到方玉衡面前,用脚勾起对方的下巴,逼迫他仰视自己:“是文静雅指使你这么干的吧?你不说的话,那就当默认。”

        “文静雅既然是主谋,那很好。”江曼轻笑一声,又坏又嚣张。

        一把夺过文静雅手里的马鞭,挥手就要往她身上甩。

        鞭子还没落下,文静雅先发出了‘啊’的惨叫声。

        惊得方玉衡不打自招:“不关她的事!是我黑进她电脑里,看到了她的日记,知道了她的遭遇。”

        “陆行舟,静雅她是你的童养媳啊,从小全家都给她这样的暗示,她潜移默化也这样认为,可你呢,你把她当什么了?你另娶她人,对得起她吗?她有什么错?”

        “我又有什么错?江曼她本来就是个烂人!”

        “啧啧。”江曼嗤笑:“好痴情,好感人啊。”

        “静雅妹妹,他说他是为了你呢。”

        江曼余光一瞥,落到身边文静雅身上。

        她似笑非笑,把玩着马鞭。

        文静雅怕极了,下意识地后退,瞪了方玉衡一眼:“谁要你自作多情啊!说是为了我,结果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我做不了舟哥哥的妻子,还可以做他妹妹啊,怎么,你见不得我好?不想我成为陆家二小姐吗?”

        “我没有啊……”方玉衡懵了,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神里满是慌张。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需要你为我出头么?你会黑客技术很了不起吗?凭什么黑进我电脑里,窥探我隐私?”文静雅大吼起来。

        她现在只想给江曼和陆行舟表忠心。

        方玉衡嘴角颤抖,整个人受到刺激,也开始不停地战栗,像是晒米糠一般。

        他从没想过得到文静雅的感谢,但也没想过她会这样厌恶自己。

        “静雅,我喜欢你啊,我甘愿为你做一切,我知道你也想让江曼倒霉,是不是?”

        “你闭嘴!”文静雅气得一脚往方玉衡身上狠踹:“你个死舔狗,你凭什么决定我的想法!”

        “静雅妹妹,人家为你付出这么多,你一点都不感动吗?”江曼站在旁边看戏,眸子里裹着一层冰渣子。

        整个人给人又邪又坏的感觉,像个十足的问题少女。

        文静雅被衬得反倒像个无辜的小白花,激动地发抖,嚎叫道:“我不感动,真是烦死这种人了,自作主张,自我感动!”

        “方玉衡,你听到了吗?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江曼讥笑道。

        她的话像是催化剂,刺激得方玉衡发癫。

        他挣扎着跳起来,想要冲到文静雅身上。

        文静雅吓得连连后退。

        江曼一点不害怕,抬脚把人踹倒:“怎么?恼羞成怒了?你自己愿意舔,人姑娘不接受你就炸了?”

        她俯身,弯腰凑近他耳边:“你这个烂人,就像我给你发的那一堆粪便图,你跟那一坨坨大便没什么区别。”

        原本还癫狂的方玉衡,听到她的话,眼睛顿时睁大,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你是……你是……”他颤巍巍地开口。

        江曼微微一笑,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给于晴收拾烂摊子的时候,咱俩就交过手。”

        她的声音很轻,只限于她和方玉衡两人听清楚。

        方玉衡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根本不敢相信。

        “还有,我没被什么老男人包、养,她们几个那天碰到的老男人,是我大舅舅。”

        江曼直起身,轻描淡写的语气。

        “真没劲。”她把手里的马鞭往地上一丢,双手抄兜,看向陆行舟:“你看着处理吧。”

        说完,走到吴应凡和jojo面前,“走了,去搓麻将。”

        “行啊!”一听搓麻将,吴应凡两眼放光。

        jojo有些懵,用蹩脚的中文问:“结束了?”

        “结束了,一个自以为聪明的人,其实蠢的要死。”江曼眼里满是不屑。

        这样的小喽啰,还不值得她费心思处置。

        jojo皱了皱眉,虽然她没搞懂事情怎么就结束了,但她知道,一切貌似是因她而起。

        她掏出手机,一边走一边打开v博,直接用英文发布了一条澄清动态。

        ……

        废弃厂房恢复到一开始的氛围。

        文静雅急切地撇清自己和方玉衡的关系。

        “舟哥哥,我真的改了,是他自作主张,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陆行舟睨了一眼手舞足蹈的人,眼眸越来越寒凉。

        这大概就是他看不上文静雅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她没有心。

        方玉衡为了她做这一切,哪怕作恶,她该做的不是撇清关系,而是劝其向善。

        一时间,他也觉得兴致缺缺。

        文静雅蓦地觉得全身一冷,不敢再看他的视线。

        “赵淮。”

        “boss。”

        “走司法程序,告他诽谤。”

        “是。”

        陆行舟说完,迈着大长腿径直离开。

        他刚走,文静雅也丝毫不留恋,小跑着跟出去。

        赵淮命人把方玉衡放了。

        可他却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整个人灵魂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江曼。”

        江曼正准备发动车子时,被陆行舟喊住。

        她摇下车窗:“要一起搓麻将?”

        “学校论坛发帖人,不是方玉衡。”陆行舟认真道,意思是不打算放过,也想一并处置。

        江曼扬了扬眉:“我知道不是他。”

        陆行舟惊诧地抬眉:“你知道?”

        “先留一留她,不急。”她眉尖带着笑,让人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江曼。”她发动车子,准备离开时,陆行舟再次喊她名字。

        “嗯?”她饶有兴味。

        “咱俩公开关系吧?”陆行舟很严肃,很认真:“让谣言不攻自破。”

        听到他说要公开关系,车里的吴应凡瞪大眼睛,激动地不敢喘气。

        jojo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坐在副驾驶,偏头看着车窗外站着的帅哥。

        虽然听不懂帅哥在说什么,但她听得出语气,看得见眼神。

        猜测大概是在说情话。

        “公开关系?”江曼猝不及防。

        陆行舟之前说把两人的结婚协议给撕了,难道是真的?

        不是在逗她?

        “网上的人爱怎么骂怎么骂,我无所谓。”江曼耸了耸肩,意思很委婉,没必要公开关系。

        她还没想好跟陆行舟到底要不要假戏真做。

        要真的把关系公开,那她岂不是要被赶鸭子上架?

        到时候顶着陆氏集团总裁夫人的头衔招摇过市,想抽身可就不容易了。

        再者,陆行舟在全球也算是有影响的大人物,他们关系公开,老爹那边沿着网线就杀过来,到时候她都不知道怎么跟老爹交代。

        一想到公开关系可能带来的所有麻烦,她便全身心抗拒。

        “不是所有谣言都需要澄清,吃瓜群众最不缺的就是瓜,回头有其他瓜了,我这点瓜根本就不算什么,你说是吧?”

        她又不是明星,影响力有限,吃瓜群众现在都是凑热闹。

        她断定这个热闹不会持续太久。

        “上车不?”

        “我还有事。”

        “那行,走了。”江曼一脚油门踩下去,开着她的大g,走的十分潇洒。

        陆行舟被喷了一脸尾气,神情有些落寞。

        但很快他又打起精神。

        没事,他们来日方长。

        十个月,能做的事,太多太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