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110章 陆行舟装醉

第110章 陆行舟装醉

        靠!

        他发现有什么东西瞬间软了下去。

        何秀妍眨了眨眼睛,见他戛然而止有些疑惑。

        宋萧顿时烦躁,起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摸出烟和打火机。

        何秀妍立马拿走打火机,贴心地给他把火点燃。

        当幽蓝色的火光照亮宋萧半张脸,何秀妍看到了他眉宇间的躁意。

        “萧哥哥,怎么了?”

        她试探性地询问。

        以前他们见面,哪次不是干柴烈火?

        “不知道。”宋萧自己也说不清楚,咬着烟,烦闷道:“今晚算了吧,你洗洗自己睡,我去外面转转。”

        他说的外面转转,多半是去夜场。

        何秀妍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难不成,宋萧对她不感兴趣了?

        ……

        另一边,江曼带着三人来到欢乐谷,主动掏钱买了夜场的四人票。

        她们有学生证,还能半价。

        温睿第一次来这种游乐场,一颗小心脏抑制不住地乱跳。

        张子琦和毛丽丽见怪不怪,但也挺兴奋的。

        “曼姐,先玩哪个?”她们问。

        江曼指了指最醒目的建筑:“过山车。”

        “啊,我不敢玩。”毛丽丽立刻摆手。

        张子琦也有点怂,之前她玩过一次,差点没吓掉半条命。

        江曼也没想过要她们陪,带着她们还累赘:“我自己玩。”

        她冷冷的,说着便抬步朝排队口走去。

        温睿抬眼看了看高耸入云天的轨道,狂咽了咽口水。

        她是既觉得新鲜,又感到害怕。

        张子琦和毛丽丽手挽手,相约去坐海盗船。

        温睿想了想,攥紧双拳,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表姐,等等我……我也想玩。”

        “你?”江曼饶有兴味。

        看着小姑娘双眼里带着期待,楚楚可怜的模样,她不由得生出怜香惜玉之情。

        “行,待会可别吓得哇哇大哭。”

        “我害怕的话,可以挽着你么?”温睿眨了眨那双大眼睛,像黑葡萄,颜色很深,但也很纯净。

        江曼受不了这样软软的女生,扬了扬眉,把自己的胳膊递给她。

        小姑娘立马就高兴地挽上,把脸贴在她肩膀上。

        接下来的过山车,江曼波澜不惊。

        感受车子下坠时心脏似要跳脱出来的感觉,那种失重造成的负压感,却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痛快感。

        旁边的小姑娘吓得一直哇哇大叫,小手抓着江曼。

        等过山车平稳落地,小姑娘便直奔垃圾桶,吐得七荤八素。

        江曼酷酷地往她身后一站,掏出纸巾递给她:“我去给你买水,等着。”

        她转身去到小卖铺,买了一瓶苏打水。

        温睿吐得脸色发白,站在月色下,整个人白到发光。

        她接过水喝了几口,这才缓过劲。

        “表姐,你不怕么?”

        刚才过山车,她听到各种尖锐的呼喊声,可身边的表姐却稳如泰山。

        江曼勾了勾嘴角。

        过山车算什么?

        战斗机她都开过,早些年跟吴应凡玩的比现在野多了。

        她眼眸深邃,表情张扬、肆意:“我不怕。”

        “表姐……”温睿看了看江曼,欲言又止。

        听妈妈说表姐身世挺惨的,从小心脏就不好,生下来就被大舅舅和大舅妈抛弃。

        后面大舅舅和大舅妈捡了一个女儿回来养。

        表姐是最近才被找回家的。

        “表姐,你的心脏没问题吧?玩这么刺激的项目,会不会……”

        小姑娘眼里满是担心。

        江曼看着小姑娘眼神里的真诚,还是第一次从亲人眼里看到这样的关心。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亲情的存在。

        “我的心脏病早好了。”她笑了笑。

        温睿这才抚了抚心口:“那就好。”

        但她还是不放心:“表姐,下次咱们还是不要玩这个了,正常人玩了都容易心脏不好,你就更别。”

        她小心翼翼,说完这番话又怕江曼嫌她烦,于是立马低头:“要是表姐觉得我啰嗦,那就当刚才的话我没说。”

        “你啊。”江曼摇了摇头。

        这丫头到底出生在怎样的家庭环境里,怎么这么自卑?这么敏感?

        “行了,以后我注意,少玩。”

        “真的?那就太好了!”温睿惊喜地抬眼,高兴地像个三岁小孩。

        江曼无奈地笑了笑。

        小丫头还真好哄呢,也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男的。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四人去看了花车游街,吃了点东西,玩了水上项目,看了3d实景动画。

        大概到了十点,江曼才催几人走。

        宿舍十一点就关楼栋的门,她有地方去,这三个丫头片子可没有。

        带着温睿她觉得还行,有张子琦和毛丽丽就觉得烦。

        “走了,打车回去。”

        三人都乖乖的,江曼本来就比她们大一两岁,她们自然就把她当姐姐了。

        四十几分钟后,江曼把人送到宿舍楼底下,却没有要进去的意思。

        “曼姐,今晚又不回寝室?”张子琦露出八卦的眼神。

        不过经过这一天和江曼的相处,她收敛了不少,大概知道了大佬的脾性。

        “时间很晚了唉。”毛丽丽也道。

        “宿舍床铺太小,而且上上下下麻烦。”江曼眉尖带着躁,神色寡冷:“还有,嫌你们吵。”

        两人面面相觑,尴尬地嘿嘿笑着,不再多说什么,跟她挥手说再见。

        临走时,江曼嘱咐了一句:“不准欺负温睿。”

        “曼姐你放心。”张子琦扯了扯嘴角。

        她现在哪里还敢?

        以前敢欺负,那是因为觉得温睿就是个穷乡巴佬,嫌弃她。

        现在知道她有江曼这个表姐,给她俩十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啊。

        “睿睿,你表姐她是不是豪门千金啊?不然怎么会认识宋文之的孙子?还成了宋文之的干孙女?”

        “我也不清楚。”温睿摇了摇头。

        她不是个多嘴的。

        既然表姐都没告诉她们,那她也不想多说。

        听妈妈说,表姐有四个很厉害的舅舅在港城,那四个舅舅都是首富的存在。

        ……

        接近凌晨十二点,江曼才打了一辆车回到荣府。

        陆行舟平时工作比较忙,晚上回到家后还会在书房里办公一会儿。

        不过一般到了十一点,他就会准时睡觉。

        江曼走进别墅前抬头看了眼二楼书房。

        书房亮着灯,这么晚了,他居然没睡?

        “少奶奶,您回来了啊。”

        她刚走进屋里,便感受到来自佣人们的战战兢兢。

        好像别墅里之前发生过什么,让他们都小心翼翼。

        江曼敏锐地洞察到一切,抬了抬眉:“怎么了?一个个脸色看着都不怎么好。”

        佣人低垂着脑袋:“少爷下午就早早地回来了,一到家就发了好大一通火,还让人把装修工人请来,把他阳台上的晾衣杆给拆了。”

        “拆晾衣杆?”江曼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那晾衣杆放在他阳台上,确实挺违和的。

        “还有呢?”她接着问。

        “少爷喝了不少酒……”

        “借酒浇愁?”江曼蹙了蹙眉。

        那看来陆行舟确实遇到了烦心事。

        她不再多说什么,抬步正要上楼。

        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号码显示是北城的,尾号四个6,一看就是身份不一般的人能用得上的号。

        “喂?”她把电话接了起来。

        “曼曼,是我,二婶婶。”

        听到孟莲的声音,江曼挺诧异的,她没继续开口。

        孟莲声音低沉,甚至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我这会儿在医院里,静雅她服了一整瓶安眠药,刚刚才被洗胃抢救回来……”

        听到这里,江曼诧异地张了张嘴。

        她倒是没想到文静雅会自寻短见。

        “二婶你想说什么,直说。”

        “静雅写了一封遗书跟你道歉,我现在想想也不能全怪她,从小把她养在陆家,家里人都告诉她说她未来就是舟儿的媳妇儿,可突然有一天,这一切都变了,她会做出过激行为也能理解。她毕竟在我手里养了二十年,当听到她寻短见的消息,我真的……”

        孟莲忍不住哽咽:“我替她跟你道歉,等她醒来,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她,你劝一劝舟儿,别送她去非洲了,她说宁愿死都不去。”

        “行。”江曼言简意赅。

        其实她也没想过事情会闹成这样。

        她这人吧,确实是吃不了一点亏,别人敢在她头上撒野,她肯定得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转念一想,她和陆行舟婚期只有一年,就因为这一年,把人家家里搞得鸡犬不宁,好像挺不地道。

        挂断电话,她迈着大步上二楼,来到书房门外敲了敲门。

        “进。”

        屋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听着语气不是很好。

        江曼大步走了进去,一股浓重的酒味弥漫而来。

        她用手挥了挥。

        发现陆行舟其实没喝太多,也就一瓶洋酒的样子。

        但这瓶洋酒度数挺高,味道挺大的。

        “一个人喝闷酒?是为了文静雅的事?”江曼睨了一眼空酒瓶。

        陆行舟倒在沙发上,用手撑着脑袋,房间里唱片机正放着悠扬的音乐,不过音乐声很小。

        “还知道回来?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

        话语里很浓的醋味。

        回到家里,他便让赵淮去查了那个和江曼吃饭的男人。

        后来查清楚,那人居然是他的死对头南爵风。

        他原本以为这是南爵风商场斗不过他玩的新花样,来情场上恶心他。

        后来赵淮又查到,其实不然。

        这些年南爵风一直在找一个女孩,这件事整个商界都知道。

        他只是万万没想到,南爵风要找的那个人,居然是江曼!

        坊间有传闻,那个女生是南爵风心中的白月光,两人小时候在医院认识的,有过一段相处融洽,非常愉快的过往。

        一想到江曼跟另外一个男人有着过去的美好回忆,和他却什么都没有,他的心里便莫名烦躁。

        江曼有些无语:“我当然要回来啊,你奇奇怪怪的,好端端的,我今晚为什么不回?”

        陆行舟眯了眯眼睛,忽然从沙发上挣扎起身,摇摇晃晃。

        “江曼,我……好像喝醉了。”

        说着,整个人重重往江曼身上一趴。

        江曼有些无语:“你好沉啊,陆行舟,你起来。”

        男人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嘴里呢喃:“要睡觉,我醉了,醉了。”

        “你这酒量真不敢恭维。”江曼翻了个白眼,有些嫌弃,但还是把男人的手臂往自己肩膀上一搭,搀扶着他,从书房和卧室的连接门走进去,把他扶到了床边。

        “我可不伺候洗漱。”她一副有言在先的样子。

        男人‘啪’得往床上一倒,大手拽着女生也一起倒下。

        江曼没站稳,直接栽倒到了他身上。

        “陆行舟,你搞什么?别以为喝醉了我就不揍你,再不老实,把你揍成猪头!”

        身下的人没了动静,不一会儿,耳畔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江曼站起身,偏头看了一眼。

        好家伙,一秒入睡啊。

        她给男人把鞋子脱了,看了眼他身上穿的正经八百的西装。

        本来想不管的,但想到陆行舟对她还不错,于是坐了下来,给他把西服外套和裤子都扒了。

        捏好被子,见他面颊绯红,又去洗手间打了一盆温水,给他擦脸、擦手。

        干完这一切,江曼躁得想打人:“平生第一次这样伺候人,陆行舟,你下次再喝多试试,真揍你啊。”

        女生骂骂咧咧,临走时还不忘把室内空调调到一个合适的温度,关灯离开。

        听见门轻轻关上的声音,黑暗里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其实没喝醉,只不过是借着酒精的幌子,做了一些清醒时拉不下脸去做的事。

        ……

        这一晚,他睡的香甜。

        一夜无梦,翌日睡到自然醒。

        一番洗漱后,他下楼来到餐厅。

        和以前不一样,以前这个点佣人们早就忙活起来了。

        可今天她们站了两排,面面相觑。

        “少爷早上好。”

        “怎么回事?”

        陆行舟正要询问。

        厨房里女生走了出来,招呼佣人们:“做好了,去端过来吧。”

        “是。”佣人们整齐划一,齐刷刷地朝厨房走去。

        很快又一个接一个,有条不紊地把早餐端上来。

        满满一桌子,不带重样,非常丰富。

        陆行舟记得江曼说过,她不是完全没缺点,有两个,怎么学都不会。

        一个是不会骑自行车,二是不会做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