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105章 这玩意儿,她在行啊

第105章 这玩意儿,她在行啊

        江曼回过头。

        她当谁呢。

        看到一件花衬衫在眼前晃荡,再加上刚才那口气,不用看脸都知道是谁。

        “干哥哥,别找茬。”

        女生眉眼间带着躁,声音没什么波澜。

        听到‘干哥哥’三个字,南爵风眼神顿时犀利起来。

        在他心中,‘干哥哥’就是‘情哥哥’的意思。

        莫非,这是江曼的男朋友?

        宋萧玩的花,路子野,南爵风洁身自好,两人没有交集。

        要不是因为陆行舟,宋萧也不会对商界的人过多关注。

        所以这会儿是宋萧认出了南爵风,而南爵风并不知道宋萧是何许人也。

        “你刚刚的话什么意思?我和朋友吃饭,怎么就挖墙脚了?”

        南爵风不紧不慢,和宋萧的气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萧站着,狂妄,没礼貌。

        南爵风坐着,优雅,很客气。

        “曼曼她是……”

        不等宋萧把话说出来,江曼腾身而起,睬了他一脚:“干哥哥,你先闭嘴。”

        她咬牙切齿。

        南爵风是北城的大人物,刚刚两人聊了一些过往。

        南氏旗下有军工业,说不定和老爹在生意上打过照面。

        她不想在南爵风面前暴露太多信息,包括她和陆行舟隐婚这事。

        “南大哥,实在抱歉,今天就当我请客,改天再叙。”

        江曼说着,给宋萧使眼色,示意他去买单。

        宋萧敢怒不敢言。

        虽然他是哥哥,却有点怵这个妹妹,生怕惹小祖宗不高兴。

        老老实实买完单后,他跟上江曼的步伐。

        南爵风看着面前的食物,其实吃的差不多了。

        他用餐巾擦了擦嘴。

        沈鱼立马走上前,给他递来一块口香糖。

        这是他的习惯,不管吃过什么东西,都会嚼口香糖清新一下口腔。

        不过和以前不一样,这一次他没有第一时间接口香糖,而是拿起手机给韩烁打电话。

        韩烁这会儿刚进酒吧,耳边是轰鸣的重金属音乐。

        他扯着嗓门:“什么?又查江曼?”

        “查一查她的近况,是不是单身,和家里人的关系怎么样,这些只要你派人走访,就能查到,别想再用三言两语搪塞我。”

        “是是是,我派人走访,不!我亲自走访!”韩烁实在没办法。

        他知道这个江曼就是风哥的命门。

        要是她名花有主,估计风哥能肝肠寸断。

        ……

        另一边。

        江曼离开江边,上了宋萧的车。

        宋萧有些抱怨:“刚刚怎么不让我澄清?难不成你要绿舟哥?”

        “无语。”江曼翻了个白眼。

        咬着嘴唇,瞪了宋萧一眼,眼神又冷、又邪。

        “你是不是有病?南爵风他是我小时候认识的,我们曾经是病友,多年后再见,叙个旧都不行?”

        “啊?”宋萧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啧,不是,妹妹你人脉挺广啊,生个病,还能跟他成病友?你知不知道他是舟哥的死对头,这几年在生意上处处跟陆氏作对。”

        “知道,那又怎样?”江曼语气很躁,冷白皮的肤色上透着一丝红晕,是被气出来的。

        国内的男人真是离谱,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女的跟异性吃个饭都还要被问三问四?

        封建压迫女性的风还没吹走?

        还是老祖宗诈尸,要‘反清复明’了?

        江曼只有一个感受——离谱。

        宋萧默了默,忽然觉得自己确实有病。

        舟哥都没来兴师问罪,他刚刚叫嚣什么?像个跳梁小丑,又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哥哥。

        “对不住啊,爱多管闲事的老毛病又犯了。”

        宋萧急忙道歉。

        其实他不清楚,刚才他之所以那么急躁,其实是因为吃醋。

        只是碍于江曼和陆行舟的关系,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这方面的真实想法。

        “下午应该没课吧?你这刚报道,在学校也就是混日子。”

        宋萧话里有话。

        江曼瞪了他一眼:“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态度很不好,很不耐烦。

        宋萧却一点都不恼,笑呵呵地讨好:“你们女生不是爱去游乐场么?这样,下午我陪你,去环球影城还是欢乐谷?”

        江曼对极限类的东西很感兴趣,像过山车、大摆锤、蹦极……这些她都有兴趣玩。

        “也不是不行。”

        她顿了顿:“叫上我的乡下表妹一起,你没意见吧?”

        她想起温睿那张软糯易推倒的小脸。

        今天班委选举,麻烦了人家。

        她这个人向来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那种。

        “表妹?行啊,漂不漂亮?”一听是妹子,宋萧欣然同意。

        “长得挺乖。”江曼淡淡道,突然脑子有点混沌。

        她记得温睿有一个破手机,手机一看就用了好多年,但号码多少她没问。

        想了想,她给张子琦发消息。

        [温睿和你们在一起吗?她电话多少,给我一个。]

        张子琦几乎是秒回,这会儿她正趴在寝室里,跟她刚勾搭上的学长聊的热火朝天。

        一看是江曼发来的消息,她哪敢怠慢。

        “丽丽,你知道温睿的手机号码么?”

        毛丽丽这会儿坐在床铺下,她们寝室上面是床,下面是衣柜和书桌。

        她正用着宋萧送的海蓝之谜,在臭美呢。

        “不知道啊,那种穷酸样,谁愿意问她联系方式。”

        “曼姐问了。”张子琦严肃道。

        “啥?”毛丽丽有些吃醋:“真搞不懂,曼姐怎么对那个乡巴佬那么情有独钟。”

        一边碎碎念,她一边翻找班委的联系方式。

        早上他们选了一个叫卢青松的大高个小伙当班长。

        小伙子很给力,发了消息立马回复。

        “要到号码了。”毛丽丽给张子琦报数。

        张子琦顿了顿,留了个心眼子。

        很快,江曼收到温睿的号码,给温睿打电话。

        电话打通,她等了好久那边才接通。

        “喂……”温睿掐着嗓子,有些小心翼翼:“请问,你是?”

        “我。”江曼声音冷冷的:“出来玩。”

        “啊?”温睿简直不敢相信。

        表姐不是不喜欢她么?居然愿意带她玩?

        “好呀。”她欣喜若狂,但又收敛克制:“表姐,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江曼知道小姑娘在犹豫什么。

        她也当过穷人,理解穷人心理。

        “我有钱,早上你帮我投票选班委,就当答谢。”

        “那行。”温睿如释重负。

        “还有十分钟到,校北门等我。”

        “好。”温睿乖巧地点头。

        挂断电话后,江曼舒了一口气。

        宋萧简直不敢相信:“曼曼,你刚才好温柔。”

        他还以为江曼就是冷冰冰的性格呢,没想到也有另一面。

        车子一个拐弯,快要抵达北音院校门时,中控台上的手机响了。

        宋萧一看来电显示,拍了拍脑袋:“得,忘了有事。”

        张能和江曼,他肯定选后者。

        于是把蓝牙耳机接了起来:“不好意思啊张大,我下午没空,改天你再来我家。”

        张能很无语,听boss的意思,他不是很急么?现在怎么又不急了?

        “宋少,我好歹也是全球知名黑客,暗网下一单至少1000万起步,我可不是58同城上找的上门程序员,总之,您另谋高就吧!”

        啪——

        大佬很有个性,干脆不伺候了。

        宋萧一脸无语。

        这家伙,脾气大得很啊!

        “哥,你找他做什么?他不是陆氏的技术大佬么?”江曼明知故问。

        宋萧扯了扯嘴角,掩饰尴尬:“家里遭贼了,监控被破坏,不是什么大事,不想报警,就想着叫他来恢复监控。”

        一听是这事,江曼顿时来了兴致。

        这玩意儿,她在行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