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闪婚后,夫人首富身份藏不住啦在线阅读 - 第62章 陆行舟得了一种怪病?

第62章 陆行舟得了一种怪病?

        如今国家、陆氏、m博士三方已经合作。

        但至今他都没见到过m博士的庐山真面目。

        如果能让m博士来陆氏一趟,哪怕什么都不做,就是露个脸,对陆氏来说,都是天大的好处。

        当三方合作的消息放出去后,陆氏股价直接翻了十倍!

        要是m博士再露个脸,锦上添花,陆氏的市值将再翻一番,更上一层楼!

        “科研所那边说,时机一到,m博士会主动找boss您的,目前阶段,他只想专注在研究上,不想在媒体前露面。”

        “行吧,尊重他的意思。”陆行舟很失望,但也没办法。

        纵观全球,能接下陆氏脑仪项目的科学家没几个,谁让m博士有这个资本呢。

        “m博士的事先搁置,去找一找名中医。”

        “找中医?boss,是您哪里不舒服?还是老夫人?”

        “是我。”陆行舟面色阴沉:“前两天又做了那个梦。”

        赵淮一听,脸色顿时惨白。

        “那我去请万大夫?”

        “没用。”陆行舟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骨:“西医不行,换中医吧。”

        “是,我这就去联系各大中医院!”赵淮躬了躬身:“那午饭……”

        “没胃口。”陆行舟淡淡道。

        赵淮点了点头,临走时,见boss愁眉不展,他忍不住心疼起来。

        人人都觉得boss身价几千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没人知道boss其实有隐疾,去医院检查查不出病因,只说是创伤后遗症。

        犯病的时候他会做噩梦,而且二十多年如一日,都在做相同的梦。

        做噩梦前毫无征兆,有时候顺风顺水,冷不丁噩梦闯入,便会搅得他心神不宁,好心情都被破坏了。

        要说这隐疾对身体有伤害吗,倒也没特别大的伤害。

        但噩梦毫无征兆,随时袭来,那种不可控的无助感,阴魂不散地纠缠着boss,要说不痛苦那是不可能的。

        ……

        胡记火锅店里。

        江曼和吴应凡都吃爽了。

        胡光华吃的不多,但看两个孩子吃的欢快,他的心情也非常愉悦。

        “曼曼,改天你组局,我和陆家人见一面。以前你没有娘家人撑腰,现在有了!可不能让陆家人觉得你好欺负!”

        “大舅,没有的事,陆家人对我都很好。”江曼笑了笑。

        “那刚才?”胡光华毕竟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能成为港城首富,自然不是吃素的。

        刚才的事他之所以没去插手,是因为还没和陆家人见面,去插手了会显得很唐突。

        “你说处理家事,不是江家的事,那自然是陆家的。”

        “不愧是大舅!”江曼竖起了大拇指,淡淡一笑:“刚才那四个女的当中,有一个是陆家的童养媳,不过陆行舟不是娶了我吗?童养媳处境如今很尴尬,时不时会把我当成假想敌,给我使绊子。”

        “艹!陆家有病!既然养了童养媳,那就让陆行舟娶她呗!拉曼姐你下水做什么?”吴应凡爆粗口,差点跳起来。

        江曼瞪了他一眼:“陆行舟一开始的结婚对象也不是我,我俩搞错结婚对象,彼此都有责任,也不能全怪他。再说了,又不是封建时代,还童养媳呢,没感情能结婚?”

        “那曼姐你的意思是,陆行舟跟你有感情?”吴应凡立马八卦起来,忽闪忽闪着他那双睿智的大眼睛。

        江曼抓起餐桌上的餐巾纸团,便朝他扔去:“滚犊子!”

        胡光华看着小年轻打闹,无奈地摇摇头。

        他心里盘算着,等见到陆家人,这事他得当面跟陆家说清楚,可不能让曼曼白受了委屈。

        ……

        深夜,江曼和吴应凡回到荣府。

        下午吃完火锅后,他俩又跟着胡光华去酒店坐了一会儿,叙了叙旧。

        聊了一下午,索性把晚饭吃了才回来。

        江曼走进别墅时,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她换好鞋走进去,便看到佣人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走出来。

        “少奶奶。”佣人点头打招呼。

        “这药给谁喝的?”江曼随口一问。

        “给少爷。”佣人怯生生道。

        “他得了什么病?”江曼瞥了一眼药碗,凑近嗅了嗅。

        接着,把碗从佣人手里端过来:“我给他送去。”

        “那行,辛苦少奶奶了。”佣人感激地道谢,不禁压低声音:“少爷经常做噩梦,去医院检查又查不出病因。”

        “做噩梦?”江曼挑了挑眉。

        “是啊,都做同一个梦,你说奇怪不?”

        “是挺奇怪的。”

        江曼应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抬步便朝二楼走去。

        她先去了卧室,发现没人。

        于是又穿过卧室,来到书房。

        陆行舟靠在老板椅上闭目养神,旁边燃着熏香。

        室内青烟袅袅,熏香的味道很重。

        “陆先生,药来了。”江曼声音很轻,脚步更轻。

        陆行舟没睁眼,张了张嘴:“先放桌上。”

        “陆先生,你的病……”

        “别担心,没什么大问题。”

        江曼闻言,皱了皱眉。

        她把药碗放到办公桌上,上前一步,抓起陆行舟的手,指尖搭在他的脉搏上。

        陆行舟诧异地睁开眼睛:“你做什么?”

        “把脉。”江曼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眼睛一眯。

        接着,询问起来:“做的噩梦大概持续多长时间,多久做一次?”

        “你还懂中医?”陆行舟嘴角上扬,不禁来了兴致。

        江曼这次没谦虚,义正言辞:“挺懂。”

        见陆行舟脸上的笑意不减,她扬了扬眉:“怎么?不信?”

        “也不是。”陆行舟收住笑容:“我见过你的本事,知道你不会吹牛。但我这个顽疾看了不少名医,脑科看了,各种检查也做了,甚至连心理医生都看过,但都没用。全国最好最顶级的医生都治不好我的病,你懂我意思吧?”

        “懂,觉得我也治不好呗。”江曼无所谓的语调:“我要说自己比全国一流的医生还厉害,你肯定不信,不过,不妨让我试试再说。”

        “好。”陆行舟点了点头,笑得宠溺。

        反正他被噩梦缠身了二十多年,也不抱希望江曼能治好。

        他只是不想浇灭小妻子的热情,人家毕竟一番好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