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五十一章—在临故地 血溅塔楼(一)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五十一章—在临故地 血溅塔楼(一)

        鸟首龟背、光华潋滟、神威煌煌,张衍一如往日那般穿过林丛,却也不同曾经一般,已是化作人身,拱手道“小子张衍见过山君。”

        “小人萧峰,见过尊神。”萧峰赶忙上前,打了稽首道。

        浮屠山神睁眼一瞧,獠牙微动,笑道“你来了,倒是不曾恭喜你,如今也算是贵人了。”

        “小子不过后学末辈而已,山君谬赞。”张衍忙拱手道。

        “算算时节,正是北海‘金霞玉霖’将启之时,怎么反倒来了我这儿?”浮屠山神也不好说什么,一双神瞳一转,问道。

        张衍道“当初走的急切,许多东西还在灵穴之中,恰逢过几日门中出使北海水洞,故提前来收拾收拾,也不好总是无故占据才是。”

        浮屠山神一听,又见他俩形单影只,也不好多问,这些名门大教不比上古,繁复礼节、人心叵测,但见既是使团却只有他俩形单影只就知道,其中恐有内情。

        话在嘴里转了转,终是道“全真道教乃是上玄大教,凡事皆有定例,倒也不必你等操劳,只是那北海水洞主人,乃是北海私生庶孽,孽龙之身、行事极端,你且小心才是。”

        萧峰一旁听着,这位浮屠山神分明话里有话,这是提点张衍,同时也是点到为止。看来所谓浮屠山·张衍,这名号果然名不虚传,竟与山神有旧?

        顿了顿,浮屠山神又道“你那灵穴还在,自去就是。”

        张衍拜别后,便带着萧峰告退,转而朝灵穴行去。

        一路上,萧峰不是没见山精灵兽,却发现它们对张衍多有敬重,多有止步拜见,几乎人人都叫上一句‘衍少君’,暗自瞧着张衍神色却习以为常,不由心中惊讶。

        ................行至一处洞前,“嗷!——”

        听得一声虎啸,张衍寻声望去,勾唇淡笑。

        同时心中暗道虎啸山林、百兽臣服,更别提还是吞鬼这等成了些气候的精怪了。长啸之下,便是葱翠丛树都为之颤抖。

        张衍习以为常,萧峰身为玄光修士自然也不会惧怕。

        果然,不多时便见一吊睛猛虎、毛色斑斓,朝着张衍他俩跑了过来,嘴里不住喊着“公子回来了!——”

        “呵,倒还是这样,不曾稳重!”张衍见状不禁有些好笑,朝着来处轻声骂道。

        待来至身前,吞鬼四只着地,垂首下拜“吞鬼,拜见公子!”

        张衍一看,见它体壮如兕(犀牛)却身形矫健,周身气血菁纯、凝而不散、曦霞照体,便知他勤修苦练,满意的点了点头,走上前去摸摸大猫脑袋,笑道“不错。”

        “多谢公子夸奖”吞鬼自然是高兴的,自家公子可是很少夸奖人的。道谢后,又道“只是公子出游多日,吞鬼很是担心。”

        张衍微微一下,看着他道“当日我去乌斯藏国后,拜入全真道教。今次回来是想问你,可否愿意与我一同去的。”

        “公子这是什么话?您对吞鬼有大恩,自当誓死相随!”果然,吞鬼闻言不由抬头,与张衍平视,一脸奇怪的说道。

        张衍自然知道吞鬼必定会随他去的,故而只是问问罢了。

        倒是一旁的萧峰看得一愣一愣的,暗道这张衍竟还真要将这大虫带进宗门不成?

        这么想着,不由凑近,看着那猛虎,低声道“这.....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

        “怎么,你有意见?”张衍转头,澹澹问道。

        瞧着张衍那副模样,顿时就要发作。可随即又想如今既无职司在身,修为又不比人强,就是身份都是人家麾下受使的了。

        顿时,萧峰一噎,低声道“呃,按规制,内门弟子可豢二兽。”

        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洞府里,就养了一对龙鲤的。

        “那真传弟子何制?”张衍又问。

        萧峰暗道问这个做甚,不过还是答道“真传弟子可豢有六,专事力士仆从十二名。”

        闻言,张衍暗道,如今他已是螭龙兽身,日后麾下免不了各类异兽妖类,肯定是要有几个随时跟着的,好为自己做事。

        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瞥了眼萧峰,道“如今我既已脉轮皆通、五气激发,想必此次回去,我就是真传弟子了。”

        萧峰还能说什么,只能闭嘴。

        倒是吞虎瞧了瞧,没说话。

        禽兽对人,尤其是陌生人,向来有些认生和排斥。就算成了道行,也是一样的。

        两人一虎行至灵穴,萧峰陡一入内,便觉灵机喷薄,好家伙再一看,果然是一处瑞霭流霞的灵机之地,更是惊讶不已。

        这等坎水灵穴,竟只在一名不见经传的山里头,且看这样子,似乎还是这位浮屠山的尊神特意安排的,还真是不可貌相。

        不过他并不精通堪舆之术,又不了解其中原委,自然也就没有多说,只跟着往里走就是了。

        直到经过洞穴,又自潭底潜水进入一处地下溶洞,暗自惊叹这其中别有洞天,竟还藏有一口泉精水眼,周遭还参差种着不少珍惜的灵粹宝药,和参差的琅玕灵果。

        再是忍不住,感慨道“不想公子竟有如此宝地,今日算是见识了!”

        吞鬼常年山野,只是知道这其中珍贵,要说其中价值却不知道了。但听萧峰如此感叹,不由得意道“那是,公子乃天生神灵,自有祥瑞随行,岂是他人可比的?”

        张衍笑而不语,只是看萧峰反应,一双银瞳看着他,道“你如今见到,我也不瞒你。我知你苦于门中黎庶,故而不得不听命于世族。如今既入我门下,我自然不会苛待你。我这人不爱打诳语,可只要我有的,自然也少不得分润你些,不叫你吃亏就是了。”

        “小人,定不负公子厚待!”萧峰明白,这是张衍在招揽他,低头思索片刻,当即叩首拜道。

        张衍见状哈哈一笑,知道萧峰最是趋利避害,但也知道,不说别的,单就张衍这份儿家私和心性,再加上定修上人,日后自然不可限量。相反,在世家面前,他不过是摇尾乞怜的老狗而已,不值一提。

        扶起萧峰后,张衍面色一肃,道“我这人规矩不多,但却不能容忍门下朝三暮四,你可明白?”

        这是敲打,萧峰当然明白,连忙又是一番表白后。

        金乌西斜时,一应果树灵物之类俱已收拾妥当,正要离开时,萧峰赶忙说道“公子慢来!”

        吞鬼顿时变得不耐烦起来,方才这老道便非要一颗颗一点点事无巨细,拿着不知从何处变出的笔墨记录,使得不知浪费多少时间。

        如今可好,又来?!不禁刨了刨前爪,看向那老道,有些恼怒的叫道“你这老道好不知事,拖拖拉拉要做甚?!”

        萧峰顿时哑火,毕竟这事儿搁谁身上突然喊这么一下子,谁也不乐意,双眼转而看向张衍。

        张衍见状,看了看他,道“你说就是。”

        “公子容禀,这灵泉水眼乃天地坎德造化而成,钟灵毓秀、气机醇厚,若将其带去,想必洞府之中必然更胜从前。”萧峰咧嘴一笑,颠儿颠儿上前,拱手道。

        说罢,张衍不禁看向那泉眼,又转头看向萧峰,心思莫名,不禁有些纠结。难道,真要将这泉眼搬走?

        萧峰只以为张衍有所疑惑不解,嘿嘿一笑,道“若公子需要,老朽到时也会几分封灵拿物的本领,必定手到擒来!”

        低头想了想,片刻后张衍便有了决定,复而抬头看向萧峰,摇了摇头“你的心意我明白,只是这灵眼乃是此地水行灵脉之所在。天道贵生,万事万物不可太过,还是留一线的好。”

        “公子仁慈,我不急也!”萧峰见他这样说,赶忙上前道。

        可随后,他就不这么想了。

        只听张衍澹澹道“况且,我手里还有一条水灵鱼,到时养在洞府里,比这灵眼效用也差不了多少。”

        天爷!

        萧峰瞳孔一缩,暗道那可是灵精所化,营建洞府福地的好东西,历来有价无市,他家公子竟连这东西都有?!、

        随后不由唏嘘,果是天生神灵,天道所钟、生来不凡,他这等凡胎当真是比不了。

        ......................................................................

        拜别浮屠山神,张衍一行御驾‘霞光流云’赶赴北海,一路天高海阔到时平静。

        直到按照萧峰指路,来至北海一处礁石岛上,忽见一处飞檐塔楼降落时,却听萧峰疑惑“怎会如此寂静?”

        “怎么了?”吞鬼似乎也察觉不对,不耐的问道。

        萧峰不与他计较,只看向张衍道“按理说,门中使团前来,这处又是北海水洞入口关隘,自然该有使者、力士迎接之类。不说是人声鼎沸,也不该毫无人烟啊。”

        这么一说,张衍也立时觉得,此事有些不同寻常起来。

        再看周围布置,扫了一眼发现竟全无士兵夜叉把手。随意走动之下,发现这座塔楼上下三层、六方开角,有朱漆立柱、洞窗圆门,飞檐上金铃、瑞霭纷呈,一眼望去琉璃缤纷、头晕目眩。

        观察下来,却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仔细琢磨了一下,终于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照定工真君所言,此行之后便直接前去‘金霞玉霖’,故而使团之中大部分多是凑数的试炼弟子,里面很多都是世族子弟,这些人无论何处可都有不少力士女从跟随,便是门中带队真人等都有力士仪仗的,如今却不见一人,着实可疑!

        当下问道“此次带队真人是谁?”

        毕竟是萧峰一手安排的,自然对答如流“是巡查司王行使。”

        “盘阳王氏?”张衍目光一冷,望向萧峰,问道。

        果然,见萧峰疑惑之后,面露恍然,之后愧疚默认,张衍便知道其中蹊跷了。

        一双神瞳微咪,早在出发前就知道有人会对自己动手,本以为他们至少能忍到大典开始,不会这般大胆直接动手,但现在看来,好像有些人已经忍不到那时候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进入塔楼时,一切悄无声息,看起来应是暗地里埋伏,不敢张扬的。但即便如此,经过几番过招,张衍也不敢轻敌。

        如果在门派之中,大家都在门规和各势力制肘下,可以各出机谋,但是现在在外面,则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强便是强,弱便是弱,任何阴谋诡计、玲珑心思,在此事是不适用的。

        正当张衍要说什么,忽听吞鬼一声虎啸,紧接着礁石周围水花迸射,一道水墙竟顷刻间将这里围的密不透风、宛若牢笼!

        忽然金光一闪,三名金瓜力士陡然现身,目不转睛的盯着张衍,下一刻便“喝!”一声大吼,高举金杖朝张衍几人冲来。

        吞鬼一马当先,庞大虎躯纵身一跃,直接朝那金瓜力士迎了上去!

        张衍一见,对着他们袖袍一挥,双目射出如冷电一般的光芒,道:“今日,你当饱饮鲜血。”

        紧接着一道粼粼金色的光芒迎面呼吸而至,一个盘旋,三人还未靠近吞鬼,不等反应过来,头颅便掉了下来,那金光在空中又是一绕,三人魂魄便如铅丸一般,被金光裹挟。

        三可头颅亦如圆球一般,往另一处楼道口飞去,待金光飞回手中时,另一侧也没了呼吸声。

        “好生锐利!”萧峰看着张衍手中,那金光淋漓的宝镜,不由惊呼。

        他早就耳闻,其手中有一本命灵宝,乃是一宝镜,那首山赤铜所铸、人道龙气所炼,来往随行、犹如臂使、神通不凡。

        如今当面看了,才知什么叫闻名不如见面,当真厉害!

        此时想要大展身手却落空的吞鬼一见,不由有些幽怨委屈的看过去,多有失落。

        张衍哈哈一笑,道“不急,不急,还没完呢!”

        说完,“嗷!——”

        便听吞鬼一声呼啸,头顶王纹亮起,很是昂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