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四十六章——深翠长苍 王乔身死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四十六章——深翠长苍 王乔身死

        “咔咔!”

        随着张衍一声令下,一队十人鬼面甲胄,铿锵迈入殿内。

        金瓜力士手执金瓜大杖,乃门中封号力士,隶属门中正宁院,平日里分守门中诸司各院秩序,有看押、验检之权,自然听正宁院调遣。

        唐掌阁一见顿时大惊,立马飞身上前,扯着嗓子宛若乌鸦尖叫“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金瓜力士不是傀儡,也知唐掌阁身份,有些迟疑的看向张衍。

        却不想,唐掌阁正要说话,原本见这阵仗有些愣神的王乔也回过神来,见金瓜力士虽威势汹涌,却人数不多,反倒兴奋起来,顿时面露不屑。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叫嚷起来“诸师兄弟,这黎庶竟感欺我三川六陆无人!”

        又见有人似又退怯之意,接着喊道“出了事自有我家担着!”

        这些人本就是骄横之辈,自然不怕惹事,闻言俱都一起鼓噪起来,各色法器飞剑纷纷亮相,向着这金瓜力士招呼起来。

        金瓜力士法力浑厚,又有精砂秘药炼体,浑身上下元真入骨,如精铁锻打,寻常飞剑灵气皆不能伤。

        世家子弟见识不凡,又有良师教导、资源优厚,金瓜力士纵然厉害,可法器却一样遮拦不住,顷刻间就三人被砸翻在地,生死不知。

        更有许多人打的兴起,有几件法器同时向张衍招呼,不过在被他信手连破几个之后都是一脸心疼,不敢再找他麻烦。

        此时谁都没有察觉到,张衍脸上那若有若无的一丝嘲弄和眼中的欣喜,这些法器虽然品阶不高,但质量却好,都是各世家请玄工殿为弟子打造的。

        至于反抗?他可是个守法讲理之人,自然不能随意伤人。

        他巴不得这些人闹得越大越好,不求将三川六陆拖下水,一个盘阳王氏九脉深陷泥泞就够了。

        也好叫他们知道知道,这世上,不是只有他们能利用规矩算计人!

        袭击正宁院行走,视门规如无物。若是平日还罢了,如今世家和师徒一脉针锋相对,可不会这么算了的。

        眼见金瓜力士抵抗愈发吃力,张衍找准时机,灵光一震,袖中条条金锁宛若游龙一般,直朝那些世家子弟而去!

        王乔等人毕竟娇生惯养,未曾历练实战,见金锁缭绕蜿蜒而来,抵挡间自然有些乱了手脚。

        “还不拿下?!”

        随着张衍一声厉喝,金瓜力士不在留手,推掌一拍便打倒一个,顷刻间便将这些世家弟子悉数拿下!

        张衍袖袍翻飞,金锁蜿蜒间将这群人捆了。又听他们嘴里叫骂不绝,张衍直接叫来躲在一旁的唐掌阁“唐掌阁,还不堵上?”

        “这.....”唐掌阁一愣,见张衍神情淡淡,支支吾吾有些为难的看过去。

        王乔见状还在叫嚣,张衍瞥了一眼,复而看向唐掌阁,冷笑道“世族巨室们或许会容忍自家弟子胡作非为,但绝不会容忍你隔岸观火。从我动手那一刻起,你就已经骑虎难下了,唐掌阁。”

        唐掌阁闻言大惊,见了鬼一样看向张衍,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你!你算计我?!”

        “怎么能说是算计呢?不过是顺水推舟、推波助澜而已,我达到目的,唐掌阁也能免受侵扰,起步两全?”张衍微微一笑,说道。

        看着眼前这容貌俊美、面冠如玉的翩翩公子,唐掌阁不知为何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只是想到今天这事儿,疑惑、怀疑。

        随即恍然,暗道怪不得!

        玄工殿前殿乃梁栋宽阔,能赏丹霞之景,视野最是开阔,怪不得张衍不来炉阁,反而先去前殿流连,原来竟是为了这个!

        一咬牙,对一旁管事低声喝道“堵上!”

        那管事也一愣,唐掌阁见他挣扎犹豫,顿时拍案怒喝“还不去!”

        果然,喧嚣尽去,嘈杂声音霎时而静,倒是麻利。

        唐掌阁这才回神,摇头苦笑“果真是定修上人的弟子,好算计啊!先是散布流言,惹怒那王唐玖,之后又使玄工殿传唤,应诏来修补南山剑。”

        随即面色疑惑,问道“可你怎么就算定了,王唐玖一定会让人来闹?”

        “我虽学得真圣长生之方,却也不是神仙,自然不知。只是他若不来,我便时常来转一转就是了,只是流言也会愈发难听沸腾罢了。”张衍摇了摇头,看了眼正怒目愤恨看着他的几人,回道。

        唐掌阁一愣,旋即恍然点了点头,低头呢喃,似乎在想些什么。

        “流言如猛虎,世家最重脸面,原来如此。”随即又抬头看向张衍,似是想起什么一般,问道“只是你虽是正宁院行走,却也和他们一样,只是内门弟子。若有过错,必然要经过登天阁诸司过问,你又当如何?”

        张衍道“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来人,随我前去登天阁!”唐掌阁闻言,低头沉吟片刻,不知想了什么忽然抬头,扬声喊道。

        “掌阁慢走。”微微一笑,张衍向唐掌阁背影拱手一礼。

        看着唐掌阁与那几位管事走出门去,他又看了一眼堂下那些望向的忿恨眼神,不禁冷然一笑,暗道这王乔王乔,倒是个好名字!

        大戏开场,连桥段都排好了,想来师徒一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张衍自良材集会便由定修上人选为弟子入门,身为天生神灵,只要好生修炼,日后自然前途一片光明。

        若在得师徒一脉认可,可预见将来必定是师徒一脉的嫡系中坚,也是全真道教的中坚力量。

        可正是这样,世家一脉却为着定修上人门下的灵产财货,因一己私利,接连捣鬼,甚至想要绝了张衍的黄庭道途,推世家举荐的侯冈旭上位。

        定修上人为感念门中栽培,每年供奉的灵田等各类产出不少,这些都是师徒一脉的资源。若是真让侯冈旭接掌,恐怕只会沦为世家囊中之物。

        利益相关,师徒一脉对此没有恼怒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们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发作,而聚众大闹玄工殿、围袭正宁院行走的罪名,却已是足够用了。

        正宁院乃门中监察巡视、裁夺刑审之所,乃门中规矩威严之所在。这些世家弟子今日这事儿,往大了说,就是谋逆叛门也不为过。

        这么大的把柄,他就不信师徒一脉会没有人接。

        .............

        半月后,深翠长苍,

        翠鸟啼鸣、猿啼不绝、云纱堆叠,长青苍树参差林立、凝露映华,朝阳下金霞宛若碎金挥洒,张衍盘卧树下一呼一吸间霞光氤氲、五色如莲、璀璨蒸腾,自有仙灵气象。

        约末半个时辰,待大日挥洒、异相散去,随着张衍这才缓缓睁眼,一道金蓝神光乍然闪现。

        张衡作为张衍仆从,因而可随张衍一同,出入深翠长苍。

        此时,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见张衍收功,顿时做到身旁,说道“你可算睁眼了!”

        “可是出了什么事儿?”张衍见他这副模样,不由问道。

        张衡忙道“你是不知道,那王乔前几日死了!”见张衍看过来,接着说道“说是盘阳王氏嫡系的唐姓一脉的族中耆老,知王乔胆大包天,犯下滔天大罪,当庭杖毙,亲自送去正宁院的!”

        说话间,不免有些悲凄惊讶。

        张衍一时也是一愣,面露惊讶之色“怎么会这么快?”

        “三川六陆的世家之间虽说盘根错节,却远非铁板一块。盘阳王氏赫赫身居高位、赫赫扬扬,不知多少人看了眼红,没人落井下石已经算是不错了。”张衡摇头晃脑的,一脸唏嘘,感慨的说道。

        不由想起前世华夏的好来,尽管生活压力大,但也是社会稳定康泰,法治人文之天下,哪就这么多的打打杀杀?

        张衍低头不语,片刻后开口道“怎么说,也是条人命啊....”

        张衡却不以为意,并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唐掌阁将事情告到了登天阁,那掌阁的定工真君本就因为世族戕害,落得如今田地,当下大怒,直接去了正宁院上禀!”

        说话间,张衍不由看向张衡,心想果然,到底是世家子弟。

        随后又问“正宁院如何说?”

        张衡说道“定修上人便是正宁院掌院,便是上人为避亲远嫌。可事情已经摆在这儿了,便是那些司使又能如何说?”

        正宁院乃是门中司法之地,如今乃定修上人掌管,自然是师徒一脉势力之内。

        “动作倒是快。”张衍轻笑道。

        张衡微微一笑,说道“不快不行啊,另外那几个世族子弟家里头都找上门了。若是盘阳王氏九脉真要硬抗,那可就真是犯了众怒了。”

        “壮士断腕,倒也是果断。”张衍伸了个懒腰,评价道。

        “王乔不过是九脉子弟而已,照唐玖这种嫡系少主可差远了,如何称得上壮士断腕?”张衡摇了摇头,随即看向张衍“倒是你,这次可要谢谢轩辕家的令元君女。”

        张衍闻言,恍然间倒是想起来,良材集会上,本应与他文试的那位,可不就是她么!

        遂问道“可是有什么说法?”

        “听说是不忿盘阳王氏如此作为,便将王唐玖要闹玄工殿的人支走了,又将这事儿透露给那王乔。”张衡更是来了兴趣,说道。

        闻言,张衍挑了挑眉那位轩辕君女乃是黄帝后裔、三皇苗裔,如何会因个人好恶和一己私利这般作为,反正他是不信的。

        但看张衡这副模样,显然是并没有多想。加上张衍经历此事后也发现人脉势力的好处,思忖一番,说道“不如此间事了,我自开席宴请,倒是还要你帮我送个拜帖才是。”

        “这是好事。”张衡点头,笑道。

        他素来,是最爱热闹的了。

        ....................

        登天阁,满室烟斜雾横、瑞霭氤氲、烟罗荡漾。

        老道一头华发,挽着道髻,披着锦绣罗被,枯瘦纤细的双手来回摆弄,浑浊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手中的木条,与定修上人在莲花水榭中相对而坐。

        这老道正是登天阁掌阁真人,地仙老祖·定工真君。

        不时,老者抬头看向眼前人依旧那样挂着淡然笑意,声音嘶哑的说道“你这个徒弟,倒是有你当年几分风采。”

        “我又哪有什么风采,倒是你门下那位轩辕君女,怎么就想着学你这一身巫神之术?”定修上人抬手,将玉樽轻放桌面之上,笑道。

        定工真君低沉的嘿嘿一笑,苍老的脸上沟壑叠起,说道“华岳三公主转世临凡,又是黄帝后代、三皇苗裔,有先天圣人之血,有什么不好么?”

        轩辕令元诱导王乔闹玄工殿,定修上人绝不信这是轩辕令元一人所为,或者说是不信轩辕令元能这样恰好的知道。

        定修上人不由想起当初,他眼前这位师兄陡遭不幸,就是定灵师兄那样和稀泥的老好人都怒发冲冠要去讨个公道。身为苦主,这位定工师兄却不顾劝阻,一人出走,好在多年后带着一身巫神传承回来。

        故而问道“你这几年修身养性、不理喧嚣,不过转世谪仙罢了,这一世如何还不做不得准,值得么?”

        定工真君笑了笑,放下手中竹条,叹了口气“生在这人世里,如何能免俗呢?”

        “那你为何....”定修上人还没说完,定工真君却一脸狰狞,声音嘶哑尖锐的打断他“我忘不了。”

        似乎是太过激动,定工真君平静一番,脸颊潮红渐渐褪去,双手也不在颤抖,低沉沙哑的说道“忘不了当初他们,是怎么对我的!”

        “那你为何现在才做,这么多年又在等什么?”定修上人沉默半晌,将方才未尽之语说完。

        定工真君桀桀一笑“我在等,等你有能承嗣的弟子。”看着眼前的这位师弟,声音愈发低沉嘶哑的笑着说道“只要你有承嗣的弟子,平静的死水就能焕发生机。”

        “我不愿搅弄风雨,各自安生不好么?”定修上人闻言一愣,也知道了定工真君的意思,随即摇头苦笑。

        “师弟啊,你以为,你说了算么?你以为,人心是你能左右的么?”定工真君叹了口气,看着定修上人唏嘘的笑了起来“嗬嗬....人心啊,怕是天道都算不尽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