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四十一章—玉螭龙吟 定灵上人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四十一章—玉螭龙吟 定灵上人

        三日之后,张衍好整以暇,端坐祥云瑞霭之上。

        门规礼仪有制,内门、真传、亲传三等,内门弟子佩镇邪玉钩;随宝剑斧钺,同诸侯仪仗、王子徽号,随行二十力士、驾云霞飞舟。

        此来除他之外,尚还有包括唐玖在内的几位同门好友,以及三川六陆的一些族中好友,故而数十飞舟联袂齐飞鳞光玄庐,气势逼人、摄人心魄,可见此次张衡志在必得。

        张衍站在云头之上,看着下方小如虫蚁的王盘,神色间一派云淡风轻,丝毫不见大战将至的凝重。

        他之所以敢与对方一战,一则是他本就生得神通,二来因缘际会,得首阳山赤铜练就得的本名灵宝:龙华宝鉴。试问张衍这一路走来,妖魔纷乱、震妖除魔,区区一个玄光修士,他还是有把握的。

        见张衡已下飞舟,向周围拱手,说道“众位师兄弟,且在此等候,多则一日,少则个把时辰,我自回转与各位一醉方休。”

        他伸手一掐法诀,只是片刻间,蒙蒙大雾便宛若莲花绽放般弥散开来,将周围都笼罩了进去。

        晃身灵光一闪,化作九丈白玉灵螭原型,周身水汽弥漫、雷光湛湛,自称一片地域。

        张衡早闻其身为龙种,乃水德化生的天生神灵,又见这迷雾之中顿时泛起蒙蒙细雨,可见已有行云布雨之威。

        不敢怠慢,仗着炼罡圆满、灵气浑厚、质若精铁、状如轻云,对浓雾丝毫不惧,大步踏入其中,走了十多步,却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

        “呼”的吹出一口光华霞气,顿时刮起了一阵平地旋风,一时间宛若暴雨席至,枝叶折裂、花果劈裂,草木断倒之声不绝于耳,浓雾漩涡搅弄宛若龙卷一般拔地而起,呼啸搅弄、风云迭起。

        如此,见张衍还不现身,哈哈大笑“张衍,这等雕虫小技也想胜我,不过跳梁小丑而已!”

        张衍一见不禁有些诧异,这张衡不愧是全真世家、真传弟子,一口烈火罡气酷烈无比、精纯凝练,连他这蜃气云雾都能轻易搅弄,可见不凡。想来敢如此应战,原也是有倚仗的。

        只是这蜃气乃是他神通所化、血脉所传,又有泉精水眼灵机加持,岂是等闲可以轻易吹散的?

        张衡见状又连吹了几口,却只是雷大雨小,等风敛气收后,这雾气只是稍稍变得稀薄一点,须臾间随散随聚,不禁怔在那里。

        一时顿感恼怒,暗道这黎民贱庶,尽是些鬼魅计量!打定了主意,想要耗费他的灵气、削弱他的灵机。却不知他窍开周天、经脉俱通,灵机之浑厚岂是等闲能想得到的?

        然而力大终有竭力之时,他却没有这个耐心和张衍耗下去,眉目一转,冷笑一声,喊道“你好歹也是天生神灵,定修师叔祖看上的弟子,却这般畏首畏尾,我看不如答应我的条件,免得性命有损,你看如何?”

        “你几番激我,无外乎为自己找个名目,多说无益。”片刻后,雾中传来张衍冷笑。

        “找到了!”张衡眼神一厉,道了声:“去!”手中遁音飞剑泛起一阵火光金芒,霎时脱手而飞,直奔张衍出声的地方而去。

        张衍在雾中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一笑,“正是要你如此!”

        瞬息之间天门放华,金光闪烁间龙吟震天宵,一金光宝鉴滑落手中,挥袖间将它抛入空中。

        飞剑来势汹汹,对着张衍的面门呼啸而至,宝鉴却光华渐盛、浮空荡漾,沉稳之极的飘在空中,宛若照天宝镜;似若昊日金乌般闪耀。宝鉴金光只是挥洒闪烁,便消去了那层火光金气。

        随即主动迎上,“铿锵!——”

        碰撞间金铁交响,那剑身顿时变得一阵黯淡,从空中掉落下来。

        张衍伸手便将那宝剑接在手中,微笑道:“师兄厚赠,恕我却之不恭了。”

        简直嚣张至极!

        张衡突觉心口一疼,那柄飞剑居然与自己失去了联系,顿时又惊又怒,大骂道:“张衍,藏头露尾算什么本事,可敢出来一见?!”

        接着又大喝一声,周身泛起火光震天,张口道道火气呼啸喷射,看似发泄一般四处破坏,却将这周围水汽蒸发、灵机破散,两条游曳吐息的龙鲤正跳跃泉水之上、游曳氤氲之间,吞雨吐雾、好不自在。

        顿时怒火中烧,大怒骂道“孽畜!”

        随即又盘算起来,这张衍若有能耐,已下来杀我,何必躲在一边?定是惧怕与我正面交手。

        想到这里,不由伸手一抓,胸中丹窍一开,一气吐出数道红如赤砂、烈似云霞的清浊火灵之气,顷刻朝那龙鲤喷涌而去,所过之处焦土灼热、水汽蒸发、粉莲飞灰,便是空气之中都在弥漫酷烈灼热,周围草木也熊熊燃烧了起来,一眨眼间,又化作道道火龙朝泉中呼啸而去!

        张衡所学,乃是《赤南融光烈霞经》,是族中为是他搜罗来的一门火属玄功,乃是上古南山氏所传,练到精深之处便是焚蒸煮海都不在话下。

        如他所料,张衍果然有了反应,见火气灼人,气机颤动之下一道金光飞袭而来,竟生生将那火气打散、宛若飞灰。

        张衍不禁一愣,不禁苦笑,本以为龙华宝鉴能将那火气抵销,却不想依旧生了波澜,看来还是功夫不到家啊。、

        且那雌鲤先前便惊了一遭,如今恐怕更要修养一番了,原本还想借那龙鲤吞吐灵机,使泉精水眼气灵韵更盛来着。

        他在这儿惋惜,张衡确是大喜,盯着张衍气机所动,一口火气便补了上去!

        火光侵蚀、雾气消散,九丈白玉灵螭之身游曳半空、若隐若现,不说张衡,便是在场众人也无不惊讶!

        天生神灵之躯,白玉无暇、琉璃剔透、神光堂皇,果然名不虚传!

        张衡见事已至此,自己风头如今有尽数被抢,哪里还顾得上品评惊叹,此时也打出了真火,又是几口火气呼啸而去!

        他就不信,就算定修上人交了些许神通道法,对方还真能化去他所有火气,今天就拼到底了!

        如此情形下,张衍如何看不出,鳞躯游动无碍氤氲之间龙吟惊天,丹窍大开、金光闪烁,龙华宝鉴金光耀眼,天灵之上宝莲俘符剑蒸腾而起。

        一对龙爪一左一右,拖着宝鉴、剑丸,浸金染蓝、霞光氤氲,周遭祥云荡漾、威严堂皇。

        龙爪之上,宝鉴金光一挥,火气弥散;寒光凛冽一起,剑光齐发!张衡法诀转眼即破。

        顿时吓了一跳,这才察觉不对,心道不好,也顾不得什么体面,转身就要奔逃而去,张衍化作人形,云头之上看得清楚,袍袖一甩,灵光闪现间顿时化作道道剑光朝张衡杀去!

        “轰隆——”

        山石崩裂、草木尽折,张衡顿时醒悟,这张衍身上不仅有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便是这法诀也非常人可比,哪里还敢有片刻犹豫,死命往山下奔去!

        张衍冷笑一声,道:“师兄且慢!”

        手中法诀一变,祭起剑丸就要御使剑光再次袭去,辟邪玉钩自动护主,却是直接应声而断、碎落一地。

        龙华宝鉴也应声而去,飞旋之间便要击在张衡脑后!

        张衡到底是修行中人,心智坚韧,知道此刻有性命之忧,倒是没有手脚瘫软,不敢片刻的死命奔逃!

        飞舟之上,三川六陆诸亲族看不下去的,也欲各自上前,却被一黄袍公子拦住“稍安勿躁,我已去信玉景洞天,断不能会让张衡死在这儿!”

        “轩辕公令,你什么意思?!”王氏唐玖正要将事情闹大,见被拦住,顿时怒道。

        轩辕公令乃是东胜神州轩辕一脉嫡长子,三皇一脉黄帝后裔,又与唐玖是同门师兄弟,自然知道盘阳王氏唐姓一脉与史皇氏等门中世族之流的勾当,家中甚为不耻。

        又因轩辕令元之故,对张衍之事多有耳闻,明白其中关窍。自然明白,他们这是,巴不得要把事情闹大,好无法收场!

        暗道,这些个道貌岸然之辈,为了一己私欲,真是好手段!

        “唐玖,我好歹是你堂兄,轩辕一脉的嫡长子,你我同列真传,别太放肆了!”冷冷看向唐玖,喝道。

        轩辕一脉承袭黄帝,属土行、占五德,自有王者之威。

        世家大族联姻不断,轩辕公令与轩辕令元之母,正是盘阳王氏唐姓一脉,唐玖的亲姑母。

        因此,唐玖就算有万般算计,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两边争执不断,张衍早让张衡打出了真火,寒光凛冽之下,眼看张衡命在旦夕之时。

        一道虹光飞射,将那两人分开紧固,甩到一旁。

        紧接着一声大喝传来“还不退下?!”

        诸众抬头一望,见来者高大威猛,一身赤霞长衣也遮不住的虎背熊腰,便知来时乃是定灵上人,连忙拜见之余。

        顿时松了口气,自然也有失望的。

        只因这定灵上人看似威严怒目,实则确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只要他来了,定然是平息争端、大事化小。

        说来也巧,定灵上人正在玉景洞天与定修、定渊二位上人喝酒,便听外面来报此事。也知他这两位师兄此时不便出面,便主动请缨

        这不,云头之上看向狼狈不堪的张衡,想了想,顿时骂道“混账东西,上次我便告诫过你,求人帮你养护法剑要虚心些,不要出言桀骜、仗势欺人,如今可好,惹了你师弟不快不说,你做兄长的还要与人做意气之争,闹到登天阁去?!”

        这冷不丁可真是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就连轩辕公令都未曾想过,这位定灵师叔祖属实奇招制胜,属实让人佩服!

        “定灵叔祖,你可要......!”张衡也是一愣,但定灵上人也算长辈,顿时哀嚎起来。

        却不想定灵上人直接将他打断,指着他骂道“你给我闭嘴,还嫌丢脸不够,非要我找你老子不成?!”

        张衡一见顿时低头不语,一副认错姿态。

        此时他也发现,自己似乎真真让人算计了,若他今日真死在这里,只怕随了旁人心意,只有亲者白发人送非法人,兀自受罪而已。

        不由转头看向张衍,只见他神色淡淡、直身而跪,一副淡然姿态,不由恼怒起来。

        正又要说些什么,便听定灵上人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既受了委屈,便让这不肖竖子,在你身边服侍六年,并将你损失一应补齐,你看如何?”

        此言一出,不说别人,就是张衡自己都懵了,当下就要反驳,却见定灵上人挥袖间光华闪耀,自己竟怎么也喊不出声儿来,不由大急。

        飞舟上,王氏唐玖一见,知道此时尘埃落定,定灵上人更是一言定论,再无转圜可能,只能愤愤看向轩辕公令,心中暗恨不已。

        “这小儿狂悖,让家中娇惯的不像样子,还望师侄多多担待才是。”定灵上人瞥了一眼张衡,这才看向张衍开口。

        张衍闻言,微微一笑,说道“师伯严重,弟子必当尽力。”

        定灵上人点了点头,又道“如此甚好,不如今日便让他在此洒扫整顿如何?”即便一旁的张衡听闻此言急的跳脚,也置若罔闻。

        张衍还能说什么,他也知道了,张衡恐怕是让人算计了,若真死在这里,只怕这计谋背后的人定然会将此事闹到不可收拾地步。

        躬身礼道“若师兄愿意,弟子自无不可。”

        “他自是愿意的。”定灵上人大手一挥,直接替他答应下来。

        这下众人都彻底熄了心思,唯有轩辕公令等知道其中关窍的,俱是摇头苦笑,心说师叔祖就是师叔祖,果然不同凡响。

        罢了,这么一堆人都在,定灵上人也不好久留,离去后,诸众也接连散去。

        .............

        却不想,翌日一早,张衍早课方毕,便见鳞光玄庐外琳琅满目放了一堆东西,跟叠罗汉似的堆堆码码,很是不避讳。

        张衡因着失语咒功效未消,只能是满眼惊叹,甚至在看过一块金精之后满眼疑惑,忙看向张衍,似有话说模样。

        张衍见状无奈,只得递上笔墨,认他书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