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三十八章—龙鲤俯首 瑞灵张衡(二)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三十八章—龙鲤俯首 瑞灵张衡(二)

        随着金霞流转,光印甫一进入眉心,张衍只觉一恍,便听脑海之中给一温婉女声响起“奴,金女。参见少君,万谢少君饶命。”

        闻言不禁一愣,忙看向那龙鲤,神色莫名。

        守净君见状急忙上前“可是什么不妥?”

        随即又提起三尺青峰,一脸气急败坏的看向那雌鲤,指着它恶狠狠的骂道“枉我兄弟仁慈,念及你身怀有孕、留你性命,你竟用这诡异光印害他!”

        “无妨,只是脑海之中陡然响起陌生音色,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罢了。”张衍见状,忙上前拉住守净,说道。

        随即转身,看向那雌鲤,问道“你,可是叫金女?”

        见那雌鲤忙不迭的点头,张衍瞬间了然,笑道“果然是你,不知那金印是什么,怎会忽然建立你我灵感?”

        “此乃神种异兽的认主金印,乃神魂精魄所化,唯有异兽主动依附才有。你这运道,真是好不得了啊!”守净向来臻于此道,自然明白,忙青峰入鞘,笑着上前恭喜。

        张衍自也有所听闻,微微一笑,看着守净道“同喜,兄长不也能收获异种灵宠不是么?”

        “哈哈哈哈!——”守净闻言,顿时哈哈大笑。

        说着,张衍便将那山石撤去,又用困灵囊将这雌鲤收下,不禁又看向那泉精灵眼,开始思忖起该如何营建。

        ...................

        灵光吞吐之地,祥云笼罩、彩霞垂落,塔台矗立山崖,由上下三重、恢宏轩昂,时而铜铃荡漾、清脆悠扬、宛若仙音。

        乃全真道教大族巨室之一,族驻门中福地之一,‘瑞灵崖’,号瑞灵张氏。

        塔顶台阁之中,烟霞雾横、瑞气氤氲,梁栋藻井上镶嵌明月宝珠,光华冥冥、温润盈华。

        此时,一俊美公子原本神色悠然、高卧云床,忽然眉头一蹙,缓缓睁开双眼,问道“恩?我在鳞光玄庐的那道神念,为何忽然联系全无,鳞光玄庐发生何事?”

        身旁道童连忙上前,犹豫一下,低声道“听人说,是惊蛰法会上,定修上人收了一天生神灵为徒。如今,这鳞光玄庐便让他选去了。”

        “叫什么名字?”闻言,俊美公子问道。

        道童拱手一礼,答道“姓张名衍,听闻早有贤明。”

        “哦?晋君为何不曾提过?”公子抬了抬眼,遂接着问。

        那道童想了想,这才又道“听说这人是义渠君帐下,为报义渠大巫赠宝之恩,为他出谋,统合六狄、建交秦国,前些日子诸侯朝见洛邑时,也才听周天子提起。”

        那公子见状,不由冷笑“关东偏僻之地,那秦君也不过是个西陲大夫,养马起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个货色,倒值得他们吹捧,可见不曾见识什么贤才。”

        “可周天子,似乎也曾褒奖,称其为贤,欲有招揽之意。”道童似乎另有见解,但碍于自家公子性情,只是愈发谨慎的说道。

        “姬宜臼这个天子,若非他外祖申侯襄助,这天子之位还不知怎么个说法呢!”讽刺一笑,那俊美公子直接起身,撇了一眼愈发垂首侍立的道统,不禁又道“如今,洛邑朝堂新立,朝廷文武多赖诸侯。姬宜臼身为天子,自然不愿看见这样局面,自然求贤若渴。”

        “公子出身高贵,乃瑞灵张氏嫡长孙,见识自然远非寻常人可比。”那道童忙拱手恭维起来。

        心里同时暗叹,自家公子出身门中十二大族中的瑞灵张氏,加之资质不凡,又是族长嫡子,初生就由族中老祖赐名:衡。

        自小备受瞩目、上下追捧,自来桀骜,愈发长大之后更有些过于自信。

        果然,张衡俊脸一冷,道“此人妄自尊大,竟连我的东西都敢插手,还真是不知所谓!”

        那道童不欲自家公子横生枝节,忙道“近来新入弟子繁多,那登天阁管事或是忙忘了也说不得。”

        “哼,此次法会我门中只选两名良材直入内门。我看那张衍,无非仗着自己身份比旁人高些,初来乍到以为上人弟子便如此肆意妄为。我若不教教他什么是规矩,我瑞灵张氏颜面何村?!”张衡却不管不顾,冷哼道。

        如此说来,这道童心里哪里还不明白,自家公子自与盘阳王氏公子见面之后,便对这张衍上了心,想来必是那王氏公子说了什么!

        又想那日他离得远,不由暗自思量,思忖定要打听一番,这王氏公子又为何要与这张衍过不去?

        只是此时无凭无据,他也自不会在自家公子面前当面提起就是了,免得公子多疑。

        却不想这张衡能得族中地仙老祖宠爱,自然不是草包,看向自家道童冷哼道“那唐玖自作聪明,他们王氏唐姓一脉和史皇氏侯冈一脉互相勾结,想着日后在定修上人的家私上分一杯羹,当我傻不成?”

        “既如此,公子为何还要.....”道童心里一喜,上前道。

        张衡心知他这道童必定要规劝他,长身而起、目含精光,打断话头,淡淡说道“这张衍非是大族、不属世家,连个寒门都算不上,初来乍到却敢无视我,不意于对我公然挑衅。既如此,我何不帮他一把?”

        这张衡原本就生得俊美,常年养尊处优又自有雍容巍峨之气,身姿修长、华袍翻飞。此刻站在台阁之中,可谓穆穆之容矣!

        道童见此,倒也不再说什么。

        且盘阳王氏唐姓一脉,门中一位天仙上人和三位地仙老祖坐镇,乃是门中名声赫赫的兴隆大族。比瑞灵张氏这种,唯有两位地仙,才勉强撑着的巨室,实在云泥之别。

        这王氏唐玖素来也出手大方,想来也是给了法诀宝物之类,这才明知是受人挑唆,也心甘情愿。

        全真道教自吕祖创立至今,大族有三;巨室十八,虽有内斗却也是同气连枝,在门中名声赫赫、高不可攀,似张衍这等外来出身的‘黎庶’,自然不放在眼里。

        显赫之下,世家一脉也变得愈发气焰嚣张,又赶上定修上人择徒这宗事儿,彻底爆发了世家与师徒一脉的矛盾。

        如此情景之下,各家自然不想让人抓住话柄,因此对家中后辈、仆从多有警告。

        然主辱臣死,张衡若真贸然去找张衍师出无名,他这个道童未尽劝谏之职,自然也好不了。

        可张衡这脾气他一个仆从而已,根本劝不住,低头想了想,犹豫一番,上前说道“既如此,公子不妨先礼后兵,若是他顽固不化,在做过一场也不迟。

        便是出了什么事,我等也是出师有名,说也说不得什么。另外,也好叫那等黎庶,领略我世家大族的教化礼数才是。”

        这话无疑瘙到张衡痒处,他素来注重世家威望。沉吟片刻,又问“你说得确实不错,只是若那张衍欣然接受又如何?”

        道童闻言,心说怎么可能?定修上人素来孤傲,又怎么会收下一个,初来乍到便摄于强权淫威的人?

        但这话他说不得,只能讨好地笑道“公子玖只说让您将那张衍开出玄庐而已,并未再言其他。况且,那张衍目光浅陋、桀骜不驯,又如何会轻易退让?”

        张衡想了想,不由暗自点头,心道无论如何,只要将张衍明强夺异兽这事儿定下,到时他就是苦主,这就是一个生事的事端。

        若真将这事儿办好,不说那王氏唐玖答应他于那泉精水眼灵气洗练自身灵机,便是阿耶也必然奖赏他。

        不由心情大好,随即看向一旁恭敬的道童,伸手自袖口摸出,哼笑一声,扔出一玉瓶,并道“赏你了。”

        那道童也是眼疾手快,忙伸双手接住怀里一看,竟是清和丹!

        这可是上号的练气丹药,可以养元固体、纯粹真元,远非门中发放的丹药可比。忙笑着上前“多谢公子恩德!”

        门中的世家仆从,也是修真练气的,甚至有些,本身就是全真下院别府弟子。只是世族巨室便利资源供给优厚,这才选择委身为仆罢了。

        力士兵卒奉命出门后,乘驾飞舟前往小有清虚天东面边境之地,见云雾缭绕、金霞弥漫,可见禁制齐开,不敢贸然闯入,在云端之上喊道“公子衍可在,我家公子特命小人送信来此。”

        ...........

        张衍入驻鳞光玄庐,定修上人也未曾多说什么,门中反应一应如常。反倒是定渊上人门下,守净君时而前来,与他厮混一路。

        言道“若非你非要整日逼着我打坐入定,我真想一直住在这里。”

        守净这话一出,定渊上人几乎无事便将他打包送来,并赏了不少玉砚黄纸、道典经籍,让他俩一同研习。

        说是这么说,可张衍一天生神灵自然用不上,无非是想让守净君上进些罢了。索性,张衍自己也要夯实根基、洗炼五气、点化元君。

        五脏元君的点化,需有灵坐镇,自然要明白其中道理,便和守净一同,不是坐而论道;就是洗炼五气,不停的吞食五元筑身丹。

        再加上张衍修炼《玉景元宸龙华图》,周身窍穴早已俱化灵窍、五脏绽霞,只待一个时机便可点化元君了。

        按照定修上人的说法,非得点化元君,不然是不会收录张衍的,也是门中据理力争的条件。

        此刻,每日课业时辰未到,张衍与守净正在洞府座论典籍,实际也就是张衍在讲;守净在问罢了。突然听到有人呼喊,守净双眸一转,不由疑惑看向张衍。

        见状,张衍便道“不如我俩出去瞧瞧就是。”

        守净一听,立马起身窜了出去,惹得后面的张衍一阵发笑。待两人走出鳞光阁,见上空有一飞舟,上头有三两兵卒力士,守净便抬头问道“你家主人是谁?来此何事?”

        力士答道“我家主人瑞灵张氏,公子衡。与公子相隔不过百里,说起来也算得上邻里。”

        守净面色顿时一愣,不由看向张衍,暗道不妙。

        张衍见守净面色不对,心中一动,他入门时,也曾听山观别府的山长说起过,诸多玄门世家弟子从来不将他这等“凡民”出身的人放在眼里,平素也没有往来,今日倒遣人来给送书信了?

        且守净向来恣意妄为些,却从未见他如此过,不由心中思忖起来。

        正当此时,那力士又传来催促之声,便听守净道“子衍不妨看看那信笺上说了什么,不过一个力士而已。”

        张衍心道正是如此,便拿出玉令,撤出禁制,让这力士自云头上落下。

        兵卒力士自是不敢怠慢,又见守净君在,连忙上前拱手,打了个稽首,道“奴,见过公子。”

        这才双手一捧,将一封了金漆火封的洒金信笺交给张衍,恭敬说道“此乃我家主人亲笔所书。”

        说完,便侍立一旁,可见是想要等待回信了。

        伸手接过,自也不避讳守净在旁。刚一打开,便闻梅花扑鼻,纸上金玉之色,宛若梅花点点。不看内容,守净便嗤笑道“世族奢华靡费之风,果真登峰造极。这金梅玉纸,乃是上好的符箓之材,如今竟成了传信之用!”

        张衍闻言,感慨之余却更在意上面书信内容,只见信中先是交代这一番这张衡的修为境界和出身来历,然后又关心起自己可还习惯等等。接着话锋一转,说这鳞光玄庐与龙鲤他早就看上,所以想要以道书与丹药,与力士仙娥,与张衍交换,结两家之好。

        看完这封信,张衍便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其实,龙鲤对他短期内无甚大用,可鳞光玄庐中那口泉精水眼对他的便利,却是实打实的,能省却他不少打磨功夫。

        不说他本就不想相让,且定修上人本就有意收他入门,只要他不任意妄为,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如今他初来乍到、毫无根基,若他真是答应了这个条件,就代表着与世家弟子的妥协,想来定修上人等师徒一脉,不仅不会对他在多做理会了,还会彻底厌弃他。

        到时候,他才真的是身不由己。

        所以这个条件他不仅不能答应,还要明确拒绝。

        放下书信,张衍神情淡淡,看向那力士说道“张师兄出身高贵,当知恩德相抱,我张衍虽出身闲云野鹤而已,却自受浮屠山神教养,也是知德明礼之辈。如今这鳞光玄庐和这一对龙鲤既入我手,乃门中下赐。我如何处置,就请他不必多费心思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