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三十一章——抡才集会(一)

正卷二:登仙求索,诸玄风流 第三十一章——抡才集会(一)

        山涧楼阁之中,曲水流觞、禽鸟起舞、灵霞蒸腾。

        不多时,公子苍缓缓睁眼,一双重瞳深邃神秘,剑眉微蹙间,低声道“浮屠山神举荐?倒是有些难办,那浮屠山神出身上界凌霄旋龟一族,四根承天之柱现今还立着呢,便是天庭诸圣真仙都是说得上话的。这面子,谁能不给?”

        一旁那中年士子羽扇纶巾,腰间宝剑环佩,点了点头“听闻那张衍得大赤天太极宫上洞真卿法院授赐宝箓,加太极宫选进士五雷院右判官。”

        听霄法会后,公子苍自然对张衍一番调查。

        言罢,公子苍反倒面露不屑,冷笑道“不过是个从九品的天官,只要他不结丹举霞,这就是个空名头,便是有天宫仙官神僚的些许便利,也不值一提。”

        中年士子却面露笑容,一双丹凤风流眼闪过丝丝算计,低声笑道“坏就坏在,这名额原本是泾河龙太子的。”

        闻言,公子苍顿时来了精神,思忖片刻后冷冷一笑,遂道“哦?我犹记去岁老祖证道天仙,泾河龙君前来恭贺时,见元精蚌珠甚为喜爱。还劳烦族叔将事情原委说清楚,将那元精蚌珠取来才是。”

        “那可是千年的元精蚌珠,便是开皇时都甚是少见,区区一个张衍,何须如此费心?”中年士子闻言面露迟疑,不由劝道。

        在他看来,这张衍毫无根基,全然不必如此费心。

        公子苍一听便知,不由暗恨这些酒囊饭袋,整日只知沐浴先祖荣光,却不知他的绸缪艰难。然此时他尚不能翻脸,只能整理情绪,看向中年文士叹道“族叔不知,据说那张衍天生神灵,又与守净君交好,且善修黄庭之道,全真道宗早有内定,欲将他送去定修上人门下。”

        如此一说,中年士子这才面露严肃,也知其中利害,顿时起身作揖“兹事体大,我这就回返族中,大郎且等我喜讯便是。”

        罢了,便转身离去。

        缘来这中年文士乃史皇氏旁支庶出,因颇有城府智谋,这才选进嫡系族中,作为公子苍家臣班底。以期死后得个神位,好长生久视。

        这也是东洲一些大族的惯例,虽说不及名门大教的根基,但若是安排个小神官吏,却也不在话下,也是家族底蕴。

        ............各表一枝

        张衍静静盘卧蒲团,天门之上有龙腾翻涌、氤氲如霞、水汽烟云,修炼《玉景元宸龙华图》,巩固打磨诸身灵窍和周天经脉。

        倒是让他这颗求道之心唯本守一,落在这出尘仙灵之地,愈发的晶莹剔透、纤尘不染。

        随着周身的气息愈发浩瀚缥缈,缭绕的灵光愈发辉煌灿烂、恍若实质,张衍终是一个时辰后缓缓睁开双眼,灵光神华转瞬即逝。张衍看向腰间挂着的全真玉令和传讯金羽,忍不住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无比坚定。

        自那日听霄法会之后,张衍便知这山上喧嚣,远不止他表面上看到的宁静幽远、落英缤纷。故此他平日里不是静修玄功、打磨根基,就是坐听花落。

        在这个洪荒时代,不止有朝霞御气、遨游九天的诗和远方,还有亘古世家与宗门大派各个势力,甚至四部十洲的王朝更迭都或多或少在仙魔布局之中,机关算尽、法侣财地,都是为求自身志向、自上九霄。

        然志向愈高者,对法侣财地的要求和需要便越高。

        便如史黄氏乃仓颉所传的这等积年望族,虽然也不缺法侣财地,可上限就在那里,也比不过圣尊门下的正统教派。

        与此同时,随着惊蛰法会结束,只听一道钟声从山顶悠扬回荡,一时间祥瑞缤纷、音轮升腾,有仙音缭绕、箴言飞舞,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凡是昆仑山上惊蛰法会诸众,这一刻,都在心里升起一种肃穆、幽远之意,令人情不自禁敛容相对。

        钟声一响,惊蛰法会结束,良材院诸子的抡才集会开始。

        “开始了!”

        张衍双眸一睁,道道灵光爆发团团金霞染蓝,如今正是他崭露头角之时。

        念及此,张衍整理衣冠,出了房门脚下祥云升腾,广袖飘然间向昆仑山脚下,诸殿阁最高处,一煌煌霞光照耀的华房宝殿飞去。

        没走两步,便见对面来人。其顶门灵华氤氲、光华璀璨,映得他容光焕发,一身玉冠华服更是让这剑眉入鬓的少年,平添了些鲜衣怒马的少年风流。

        张衍一瞧,这天生灵光,可不就是史皇氏侯冈嫡系一脉,二郎·公子旭么?

        果不其然,那少年见张衍前来,笑着上前见礼“史皇氏侯冈,旭,见过这位同道。”

        “浮屠山张衍,见过同道。”张衍回礼道。

        说罢,公子旭反倒见张衍认真打量一番,这才继续笑道“原来就是你,不在浮屠山清修,非要来这惊蛰法会?”

        罢了,有面露不屑,怜悯地看向张衍道“也不想想你这等山野之人,如何能在这等名门大教中立足?”

        “既无事,手底下见真章罢。”张衍不愿与他纠缠,略略拱手告辞。

        不想正要转身离去,就听背后公子旭出言叫出他“张衍!”

        回头,张衍停下脚步,剑眉微挑,看向公子旭“恩?”

        “没什么,只是不知你是否晓得。”公子旭虽满脸笑意,却满目寒光,声音平静“虽说全真道教今番收录两名弟子,然定修上人却只收一位弟子。”

        “那又如何?”

        张衍面露冷笑,他对此事自然知晓。

        “我是劝你,不如早换法诀,免得到时没有入门,也是要费功夫重修的。”公子旭随即又道。

        张衍看着他很是语重心长的语气,却毫不掩饰讽刺的表情。心下骂道,重修你奶奶个嘴儿,还真是不够你操心的!

        当下也不言语,直接甩袖走人。

        此时,一声鹤唳啼鸣不知何处传来,两人腰间的全真玉令同时光华闪耀,莫名气机自玉令升腾,镜光流转间自有指令流转心头。

        考核开始,已有令符传下!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冷笑!张衍、侯冈旭,还真是冤家路窄!

        话不多说,公子旭身子一转,挥袖间捉日拿月、婉若游龙,迅猛异常!

        张衍只觉眼前光影一暗,道道气浪噼啪作响,直径冲来,轰鸣声在耳边嗡嗡作响。

        他天生神灵、螭龙灵身,不想还真是许久未曾有人和他硬碰硬了!

        心下冷笑间一声大喝,丹窍震动间身形一转,血气喷涌间灵光流转,双手化爪,直接迎上而去!

        拳掌碰撞间,刺耳的破空声夹杂着气浪翻滚,电光火石一般向四面八方溃散而去,让人胆寒,这是下了死手啊!

        张衍身形晃动,噔噔噔急退三丈之外,感受着手掌间骨骼的嗡嗡震动,如刀剑铮铮,很是惊讶。

        他身是龙种,便是在弱小也是坚固非凡。说句难听的,便是和龙凤麒麟这等祥瑞沾边儿的东西,哪个不是浑身是宝、珍贵神异?

        而对面,公子旭则更是狼狈。

        翻涌的血气和震荡紊乱的丹窍灵机,险些顶出他一口鲜血!拳掌碰撞的气浪余波推得他不断后退,平坦坚固的地面都被他急速闪退的双脚擦出丝丝火星!

        全身的筋骨也几乎宛若炮竹般,在耳边爆炸轰鸣,声音急促,让人更添些烦躁!

        他修炼的《紫阳金华养身章》,最是注重肉身滋养,其中的《金乌拜日翱翔图》上面的‘金骨铁肉’更是让他练到了‘圆满无缺’!

        一双剑眉星目死死瞪着对好似没事人一般的张衍,心中很是不甘!

        毫无疑问,这般硬碰硬的方式毫无花里胡哨,谁肉身坚固、血气菁纯,谁便占了上风!

        结果显而易见,张衍自然占了绝对上风!

        张衍本身灵螭龙种,生来肉身坚固,又是善养内景、开掘肉身的黄庭之道,加之《胎易化形》,再有《玉景元宸龙华图》行灵筑窍的法门,如此夯实深厚的根基,不说是真灵妙玄之体,冰肌玉骨、水火难侵也是有的。

        这也就是良材院诸子美玉,自然肉身不凡、根基深厚,若是换做等闲修士与张衍来个硬碰硬,不说一圈打废也是差不离了。

        瞥了死死咬牙,匍匐在地的公子旭,广袖一挥,大步往前。

        “你!”

        公子旭倒是想拦,可一动,浑身便疼得他呲牙咧嘴,面色狰狞。

        可刚才的碰撞已然将他骨骼震裂、气血翻涌,如波涛一般汹涌,让他体内一塌糊涂。

        除了能勉力强撑着外,至于拦下张衍,那是想都不用想。

        只能眼睁睁看着周青擦肩而过,对方气定神闲,不疾不徐,腰间所悬的玉令光华闪烁,更是璀璨三分。

        显得他愈发的容光满面、宝霞璀璨,宛若祥瑞仙家。

        .......................................................................

        昆仑山脚下,玉京宝殿

        此时已零散只余十数席位,其余三百六十派,皆在惊蛰法会结束后,便带着各自门人弟子回返本宗。

        剩下的,便是参加惊蛰法会的九大上玄诸众。

        分坐各个席位,倒也不曾有那等丝竹礼乐、飞天琵琶、起舞飞旋、落英缤纷的场面事情。

        .............

        大殿中央,氤氲霞光冉冉蒸腾,诸子身影跃然其中。殿上诸君可谓是看得津津有味儿,时而品茗交谈;时而评价不足,种种此间不一而足,倒也和谐。

        忽有堂皇之声大声怒喝,宛若惊雷乍响。

        “混账,授仙阁殿前便这般放肆,成何体统?!”

        诸众寻声一看殿上,乃是一白眉肃穆,一脸忿怒相的华服中年,头戴紫金莲花冠,宝光映照、宛若神人。

        “清霄,你火气这么大做什么?咱们年轻时,恐怕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呢。”定渊上人见状浑不在意,反而哈哈一笑。

        赤霞宗宣华上人亦垂眸掩袖,眉眼间尽是艳霞娇媚,咯咯笑了起来“可不,哪年来着?我犹记,清霄师兄为了一灵物,还把罗浮宗的乾灵师弟的头发剪了呢!咯咯~”

        打小儿,他就瞧不上清霄这古板性子。

        在场的人纷纷笑了起来,心里却腹诽不已。

        玉虚宫作为昆仑名门、诸玄之长,遑论昆仑哪位出言收徒,恐怕诸子都会心动,一时间纷纷猜测清霄上人来意。

        霎时间,殿上却又忽然寂静,诸上人沉默不语,欲观清霄接下行事。

        然此时,素来沉默的定修上人却放下手中玉樽,朝清霄上人抬眼望去,澹澹道“听闻清霄师兄,前几年刚收了位天生重瞳的孩子,还是史皇氏侯冈之苗裔,倚为关门弟子,怎么也有兴趣来这抡才集会?

        莫不是哪位良材有此机缘,入了师兄法眼?”

        昔年清霄上人与罗浮宫白眉上人争夺史皇氏侯冈家的公子苍,这事儿昆仑玉虚宫自知理亏,不仅对罗浮宗好一番补偿,事后又宣布公子苍乃清霄上人关门弟子,这才罢休。

        此时定修上人点出此事,诸众自然纷纷附和,毕竟此地乃是昆仑山,再怎么说也是玉虚宫主场。他们可不想早已选定的良材美玉,因为个突然冒出来的清霄上人,出了差错,还不够丢人的呢!

        “法会雅集,意在诸宗交流、良材甄选并举。便是无心甄选,瞧一瞧这些良材美玉,你我之间互相交流论道,也是好的。”哪想清霄上人转而一笑,却道。

        宣华上人是女子,自然细腻得多,敏锐感到清霄上人来此怕是不简单,美目一转,遂笑道“清霄师兄高人所见,自然所言即是。不如就此二子点评一番,如何?”

        “子旭乃我徒苍儿胞弟,难免有偏颇之嫌,不说也罢。”清霄上人微微一笑,说道。

        宣华上人一听,心下冷哼,好一个四两拨千斤,愈发不愿放过清霄上人。随即装模作样的瞧了一瞧,咯咯笑了起来“我瞧着,这公子旭天生灵光、霞云随行,一身修为根基扎实,又闻其与公子苍称为史皇氏的当代双壁。不如同去玉虚宫门下,想来史皇氏也是愿意的。”

        清霄上人瞥了眼宣化上人,冷哼一声,冷冷道“修玄求真,讲究的不仅是天资悟性,更是缘法福分、品行功德,岂能以个人好恶和一己私欲?师妹也在册的天仙上人了,如何这都不懂?”

        “你!——”宣华上人顿时一噎,精致的眉锋上下跳动,一口贝齿银牙死死咬在一起,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脸色愈发难看。

        别说清霄上人,就是在座的也不明白了,这宣华与清霄好像命格相冲一样,见了面必要有些争执,可每每宣华总是落败。

        然即便如此,宣华还是越挫越勇,总是将自己气到语塞。

        久而久之,诸众也将其当了个节目,看得很是有滋有味儿,有甚者,都开始品上茶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