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二十章——西番风情 昔年国神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二十章——西番风情 昔年国神

        朝日初升、金乌翱翔,一行两人来至巍峨的城关前,守净不由有些激动的道“这便是屏山关了,听说驻守的乃是乌斯藏国的左贤王,乃国之王叔,很是豪迈英明的人杰。”

        壮丽巍峨、城郭蜿蜒,因着这里靠近浮屠山等深林,甭说人烟了,就连马匪留下都少得很。唯一需要妨碍的,无非就是山中凶兽罢了。

        故而虽说没有重兵把手,然但凡能驻守其中的,都是个中好手、奇人异事,这也是张衍对整个儿‘屏山关’观之,见血气冲霄、虎啸长鸣的缘由。

        罢了,张衍伸手道“兄长请。”

        “哈哈,同去同去!”

        约莫也是太激动,守净道士禁不住的哈哈大笑,拉着张衍一起朝城门走去。

        却不想来至这耸立的玄铁城门前,竟被守门军士告知,要缴纳三枚铜币或等价皮毛才可。

        这让张衍与守净不由眉峰紧蹙,心中暗道这进个城门竟还要收取人事财帛不成?

        便是守净道士想要上前理论,一身戎装的守门将士也无动于衷,毕竟每隔几日都要出现这样的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此时,却有一老者蹒跚上前对着两人一番大量,这才对着张衍行礼,并道“这位公子有所不知,这处乃是昔年国神法力堆砌建造,不仅坚固异常能抵挡凶兽。近几年,若非左贤王召集工匠维护修缮,恐怕早就破败了!”

        “多谢老丈相告。”张衍一听顿时了然,顿时拱手作揖。

        罢了,又自腰间乾坤囊中拿出几枚金豆子递给守门将士,并说道“既然如此,在下当尽些微薄之力才是,些许金帛不成敬意,权当为抵挡凶兽做些贡献罢。”

        “公子还请不要误我,亲王殿下有严令,一人三枚铜币,不得有违。”却不想那将士反而一脸严肃,铿锵说道。

        张衍见状只能作罢,便交了两颗草药递给将士,这才入城去了。

        两人行在街道两旁,人来人往,看着人烟鼎沸,竟全然没有王国陌路的凋敝景象。

        守净道士感慨至于,亦不由赞叹“这左贤王果是人主之象、气运昌隆。”

        张衍闻言不由奇道“兄长精通观气识人之法?”

        守净道士不由诧异,却也只当张衍不谙世事,故而耐心解释“观气识人除却非得地仙之流,要么是天机推演之道的修士,只是此类修士泄露天机,犯‘三弊五缺’,故而不能长生。而如我等这般修为,不说非得当面相看,且随意泄露天机,可是要受天降劫难的。”

        “哦?那兄长何以见得其人主之象、气运昌隆?”闻言,张衍继续问道。

        守净道士这才摇头晃脑的笑起来“端看他不论何种货物,凭你是苹果麻布,或是鸡鸭铜铁,只要等价上交便可入城就可见一斑。在以财货售卖变现,从而修缮关城,既解了修缮耗用,又不会太过严苛使人难以承受。”

        罢了,又指着一旁酒肆里正欢歌起舞的舞姬,一脸晦涩的看着目不暇接的张衍嘿嘿笑起来,“再看这城中市井,若是凋敝落寞的贫瘠之地,可没有让子衍都能看呆的舞姬乐团!”

        “不想兄长如此见微知著,在下佩服。”张衍见状心下窘迫,面上却一副毫无波澜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拱手作揖道。

        暗骂这守净不是好人,惹得酒肆里原本酣畅翩然的舞姬忽而朝他看来,一旁的客人也随着舞姬眼神流传,看向此处。

        守净道士一见,心知自己过了,连忙拉起张衍离开,继续耐心的解释道“我等玄门正宗弟子出自名门大派,若是识人不明,以自身学识法力助纣为虐,实在有违天道贵生之念。且因着若是辅佐明主,故而要有识人之明,需得通晓一些微言大义、经典史籍才行。”

        直到夕阳西下,两人才投宿一处酒馆,要了两间隔音好些的房间。

        这不仅仅是因为修道之人五感灵敏,更是因这里虽说异域风情,却更类似于前世所记载的中世纪欧洲,大多数的住宿地方皆与酒馆是一家,上下楼共同经营。若是隔音不好,很是影响休息。

        虽说修士精力充沛,但未成仙时也是需要休息的。

        夜半,张衍徐徐收功,正欲休息时,却忽闻喧嚣之声,很是嘈杂,哭嚎求饶与呵斥打骂声、碗碟磕碰与桌椅碰撞声不绝于耳。

        闻言,张衍静思极动,起身开门却见守净道士亦手持青峰,与张衍在走廊碰见,两人不由相视一笑。

        守净道士见状,问道“子衍,可是要去瞧瞧么?”

        “正有此意。”张衍亦点头道。

        两人绕过二楼回廊,便见大堂一片狼藉,描着彩绘花纹的石砖泥瓦,都已经在重物撞击下窸窣窣的掉落。零散乱扔的桌椅和碎裂的精美陶器碎片,更是随处可见。

        狼藉之中,几个一身黑袍人正抱着哭喊的女孩儿,金发碧眼的中年人一身麻袍,匍匐在地上,一双大手紧紧抓着黑袍人的衣角,凄厉的哭嚎哀求“大人,我们的女儿还太小,山神爷爷定无法尽兴的,求求您了!”

        黑袍人见状很是不耐,一脚踢开哀求的男人,黑袍笼罩下,本是要将那中年人一张拍飞的手,约么是有所忌讳,片刻迟疑后缓缓落下。

        随后瓮声开口,很是厌恶的呵斥“老东西,快滚!此乃山神所选的山灵圣女,岂是你能阻止?!”

        守净道士顿时跳上前去,大声喝道“住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何敢如此大胆?!”

        此言一出,张衍心说。喝!好一个熟悉无比又别开生面的开场白,复而又低声道“咳,现在已是入夜了。”

        “便是如此,尔等安敢如此放肆?!”守净道士闻言一顿,心说这兄弟咋这么实在,面上却依旧正义凛然,怒视那几个黑袍人,朗声道阻止。

        几个黑袍人寻声望去,来回打量间,还是为首的带头,回身驱赶起来“天涯海阁办事,实相的快快离去,我们可没时间和你们扯口舌!”

        守净道士一见,心知自己这是让人小瞧了,顿时寒光出鞘,朝着几人呐喊而去“看剑!”

        张衍深知守净道士早就看出不对,单看这几人浑身乌光缭绕、黑云笼罩,便知不是善类。

        见守净道士已然是和几人打在一起,一时间剑光纷飞、鬼哭狼嚎,时有阴煞成团、灵光幽深,宛若黑洞一般的灵力与剑光寒芒有来有往、不分彼此!

        又看一旁的中年人早就轻车熟路的躲到安全地方,这才一跃而起,挥袖间丹窍震动,灵篆剑丸便化出道道金蓝寒光乍现,直奔对方而去!

        那几个黑袍人见状大惊,原本对付一道士便很是勉力,如今又来一帮手,且剑芒锋利、气息骇人,出手更是毫不留情。

        为首的见状不妙,立即大叫“大胆,你可知道我等乃.....”

        张衍哪欲和它废话,手指轻点,剑丸忽而空中一转,便又化作道道剑光灵华,当下与守净道士合力。

        须臾间,只看那道道剑芒纠缠间,守净道士趁其不备,当下直刺眼前骷髅面门,三尺青峰用力一挑。

        方间一锃亮发黑的骷髅头咕噜噜的掉在地上滚来滚去,其上宛若黑玉、血煞隐现,却时而金光盈盈、清香阵阵。

        张衍见守净见双目冰冷,死死盯着地上血煞缭绕的黑骷髅,想必是知些什么。虽说张衍亦好奇是何等东西,竟让守净道士如此这般。可端看如此邪异诡谲之物,便知是鬼魅之物。

        守净道士见张衍有所不解,沉声说道“那上面虽说有血煞丛生,却亦有神华本源之光盈盈而动。若是我所料不错,王都里的国师怕是欲以龙气而聚神灵本源,化作天生神灵!

        莫说此等乃逆天之举,便是这般以举国为祭,实在可恶!”

        张衍顿觉大惊,忙问“重登神位?不过一怨念所聚的鬼魅,如何能行此事?!”

        言语间,两人一阵寒光剑雨,三两下便将剩下的小喽啰制服消灭后,守净这才唏嘘说道“我听门中长辈曾言,昔年乌斯藏国神仁慈,因国中疫病,而民众身死后尸体无人照料,只能焚烧。

        引动天降彩霞、地涌祥瑞,有梵境胜乐金刚与金刚亥母,其身威严圣洁,赐《上乐心咒》。

        而那时,其心境纯善慈悲,自有法坛响应。可如今时过境迁,国神因子孙不肖而遭天罚,心声怨念之下便堕了邪魔之道。”

        “天庭自有法度,区区一届怨鬼何德何能?”张衍听罢,摇头道。

        身为天曹录名的太极宫选进士,兼之从九品的五雷院右判官,他最是清楚天庭三十六天的森严周密,如何能让一恶鬼钻了空子?

        守净摇了摇头,心说自然不可能让一怨鬼钻了空子,否则天地颜面何存?

        遂道“听说原本那国神之事也告到了酆都城下,北阴天子原本也欲以渎职包庇之罪使他跌落神坛。还是地藏王菩萨以生前功德为由,执意将他镇压降伏,欲超生度化,这才留下性命、保住元灵的。”

        “后来本也想处理此事,只是东土诸国混战、姬室败德,四海生灵涂炭、民不聊生,除了北阴大帝镇压酆都城,便是地藏王菩萨都要忙着超度众生哩!”

        说完,这才想起东胜神州许多的豪门巨族,那可都是炎黄上古传承的血脉,很多家族子弟都是如今的姬室封臣。生怕此言冒犯他这兄弟的家中长辈,故而还悄悄看了看张衍神色,生怕有所芥蒂。

        张衍不知其中奥秘,故此也全无反应。守净道士只以为他光风霁月一般的人物,毫无私心,不由感官更上一层。

        然而张衍却心中莫名,神思之间不禁脱口问道“九幽冥府五千九百诸神,难不成竟连一看守的都没有不成?”

        闻言,也是守净道士心思率真。只是摇头苦笑“子衍莫不是说笑?阴司冥府乃三界深渊无尽之地,险象环生、环境恶劣,等闲仙神便是做一闲散之流,也不愿屈尊。莫说五千九百诸神,便是算上鬼吏也没有三千数啊!”

        随即心里也是暗道,若是那阴司冥府五千九百诸神,又岂能因人手不足,让一几乎破灭的冤鬼越狱跑了出来?

        罢了又怕张衍不明白似的,继续解释“那阴司冥府暗无天日、上无日月,除了那等躲避灾劫、肉身兵解的鬼仙,亦或那等不得擅离的鬼神阴官、酆都诸神,谁愿意天天在那阴间蒙昧、五浊氤氲之地,日夜以狼哭鬼嚎、铿锵悲鸣之声为伴?”

        说到最后,就连守净道士自己都不由打了个寒颤,想起曾经师尊曾领他前去拜访秦广王时的场景,现在还有些两股颤颤!

        张衍一听,心说他竟不知九幽冥府竟如此恐惧不成?

        可随即,便想到想到他还没问正事。赶忙问道“既如兄长所言,那《上乐心咒》既乃上乐金刚与金刚亥母所传,想必是梵境真经。便是堕了魔道,有如何是那般腐尸骷骨模样?”

        “真经岂轻传?那上乐金刚因那国师当年善举,故而所赐不过部分而已,乃是其座下护法神,尸陀林主观想之法。”守净道士撇了张衍一眼,边说着,便暗自想着,你倒是虚心求教,怎么不知道在家里多看些书?

        若是张衍晓得守净道士此时想法,相比定然回上一句,他何时说过出身什么家族了?

        .........................................................................................................................................................................

        初出茅庐,希望大家多多给给意见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