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十九章—怨念缚龙 藏窍剑篆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十九章—怨念缚龙 藏窍剑篆

        ‘幻蝶真龙剑舞杀’乃是张衍凝练打磨元真时,有感于清浊相合、虚实变化所思,以蝴蝶翩然、龙息浩荡之相所创。

        介于虚幻之间,灵机内敛、杀机藏行。所谓上善若水,正适张衍坎德之行。然此法虽说杀机磅礴,可对于还未凝穴铸窍的张衍来说,还是太过勉强。

        尤其是对账那一对骷髅时,连续施展的‘寒光剑鳞’与‘叠浪翻海’,更是消耗可怕。丹窍之内那一池玉液金汤所剩无几,便是沉浮其中的本命庆云都黯淡不少。

        如此一番打坐恢复后,已是月上中天、霜华满地。

        张衍四下望去,见这周遭断壁残垣,唯有一片荒凉破败。又见这中年道士一直静坐一旁,竟是一直等候。

        忙起身拱手“不想这位小长老竟一直为我护法,在下不剩感激。”

        张衍见他虽连鬓遮面,却年龄应许不过及冠,故此尊称‘小长老’。

        道士见状挥了挥手,呵呵笑道“我天下玄门乃是一脉所出、三圣所传,朋友何须如此客气,只唤我法号,守净即可。”

        “在下张衍,多谢守净师兄。”张衍即刻礼道。

        守净见眼前这位衣着锦绣、器宇不凡,加之虽然身手不凡,却腰佩香囊宫绦,举止做派彬彬有礼、周全得体。

        再一看,又有天门灵光、紫霞罩顶、华盖氤氲,只当是哪家修炼玄法的世族子弟。

        遂依着回礼,摆手苦笑说“还要多谢公子衍相助,不然贫道总然能镇杀此獠,却也要自伤八百了。”

        闻言,张衍不由想起那腐尸大鸟曾称呼其为‘全真守净’,可见出自名门,又说甚么国师之命诸语。

        加之现在这守净有这般说,不由问道“师兄一身剑法出神入化,不知那厮到底什么妖魔,竟能让师兄出得如此之言?”

        “公子衍不妨运起法眼,往那国都看去便知了。”守净道士这般说来,张衍好奇之下双目一凝,银白色的神瞳显化,灵光流转间朝那乌斯藏国都看去。

        修行之人可运转法力凝聚双眼,能养灵眸、看万里,何况张衍乃天生神灵,这神目灵瞳更是先天神通。

        虽不及那所谓‘千里眼、顺风耳’,可以能闻碧落、可知九幽,却也自有玄妙。

        只这一看之下,却不禁暗自震惊,若真如守净所言,那这国师一众还真是好胆!

        但见那国都上空,虽有三趾金龙盘旋紫气霞云之间,却乌光笼罩、恶鬼环伺,时而鬼哭狼嚎;或有阴风鬼雾,将那金龙死死困住。

        在是细看,竟都有些骷髅鬼魅顺着那金龙峥嵘玉角,张牙舞爪的爬上云霞之中大肆撕咬,或是将那华盖璎珞啃食的七零八落。

        一时间,原本应是威严的天子龙气,却显现病弱之相,且时而死气缠绵。而那恶鬼骷髅却随着金光入口,金龙的日益衰弱而此消彼长,变得愈发强大。

        竟是不知是哪个歪门儿邪道,行此以豢养人道龙气,来肥自身的旁门邪法!

        “如此胆大包天,竟无人管制不成?!”张衍眉峰紧蹙,看向一旁的守净道士,沉声问道。

        守净道士闻言,连鬓胡子遮掩下面露苦笑,且道“公子有所不知,那国师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哄骗的那乌斯藏国主发下天地大誓,写表祭天,言道与其休戚同休、与国永在。

        就算有天师灵官诸圣仙神通禀九霄,只要他在乌斯藏国境之内,天庭也拿他无法。”

        “如此奸滑,竟无治理之策?”闻言,张衍心情可谓愈发沉重,继续问道。

        守净道士听得此言,心说这公子衍莫不是那位隐居大能座下不成?不然为何。明明神通不凡,却对三界法度如此模糊?

        面上却还是一如平常,耐心解释“天庭上治三十六天、下辖七十二地,自然是不能的。故而今岁开春,便有天听下达诸玄门道宗、洞天福地。”

        说罢,张衍这才恍然大悟般了然,心道原来如此。且如守净这般说来,诸玄门道宗多半陆续会有弟子前来,顿时心下稍安。

        随即又问“如此说来,道友为何只身一人?”

        毕竟如此祸乱乾坤纲纪的角色,修为强悍绝非等闲,多是成群结队才是。

        哪料守净却道“我全真道宗乃承上洞真卿法院,虽不似昆仑那般,乃是四部十洲八大玄门之首,却也是位列第二的名门大派,自然身先士卒。且那乌斯藏国的国师实乃与我宗长辈有些牵扯,而我又是七代弟子首席,这才先行一步。”

        一切都是那般的理所当然,言语间更是意气风发、骄傲无匹。张衍观之面色行止,暗道这守净道士想来所言不虚。

        “哪曾想到,还未入‘屏山关’,便见如此邪魔。”罢了,守净转而颓然说道。

        张衍见状一番安慰后,守净这才渐渐振奋,遂问“子衍一路驾云欲往何处,不如和为兄的等师兄弟们一同,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守净道士俨然和张衍称兄道弟,将其引为惺惺相惜的知己了。

        从称呼他为‘子衍’便能看得出,这种称呼多是家中长辈或是亲友为表亲近才说的。

        然守净道士一问,张衍确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心下回转间,便编好了说辞,边说着面上还做出扼腕失望神色“原本听人说乌斯藏国师学究天人、精通道法,想来见识一番。如今见此,却是不必再去了。然而家中还有在乌斯藏国还有些事情,便想着处理停当后,叫来家中长辈除恶的。”

        守净道士却兀自思索,以他这兄弟做派,想必自有千里传讯之法。却口口声声非要回转家中,暗道多半族地远在东胜神州,毕竟那里不仅是神仙灵妙之境,且多有福地洞天。

        况且他好不容易出世历练,遇见以为真朋友,便道“子衍家中事忙,又何须如此让长辈麻烦。不如咱们一路脚程慢些,既一同等我师门同道前来,也好看看这尘世风光。”

        说着,见张衍不语,继而又加把劲儿道“另外,还有件事好叫你知晓,此次除我带队外,还有门中清宁院宿老—‘定修上人’,所学正是那‘黄庭存思’之法。

        若见子衍你良才美玉,定会指点一二,不比那等散修传道来的便宜?”

        说罢,又暗道这等尘世风光,当有同行作伴才是妙处!

        张衍看着一脸期盼的守净道士,不由好奇“我见兄长一身修为应是金丹纯阳大道,莫非也精通黄庭存思之道?”

        守净闻言,心中暗自感慨他这位兄弟还真是不谙世事,想来自小在家中呵护长大,顿时又起回护之心,加之他本身看起来也是年岁略大,便解释道“我全真一脉师出太上、业承吕祖,自然精通黄庭之法。此番天旨,亦是下达我等。”

        张衍一听,却坚持说道“我和核能,让兄长为我劳烦门中长辈,担下这人情脸面!”

        然后又一脸严肃的说道“且我虽有杀招,却不能持久,不可误了兄长除魔大事!”

        此话一出,守净道士果然面露沉思。张衍本来以为这家伙定然放弃,却不想守净道士忽然眸光一亮。又见四下无人,便看着张衍一脸神秘兮兮,说“先前斗法时,我见子衍那灵气化蝶,虚实之间锐利非常、一往无前,却是尤为适合法剑一脉。为兄这里正好有一法,正是我宗‘定修上人’所创,想来正好合你修炼。”

        “这如何使得?擅自外传,岂非陷师兄于不义?”闻言,张衍顿时大惊,忙摆手拒绝。

        妈呀,他可不想和这等大宗纠缠,万一暴露跟脚,岂非一剑将他劈了?!

        “子衍稍安,且听为兄慢慢到来。”守净道士见张衍是真的慌了,连忙摁下他那乱晃摇摆的双手,哭笑不得的说道。

        同时暗自想到,宗门秘典等闲多有禁制,何以随意外传?

        见张衍还是能听得进,遂继续说道“此法乃是我那定修师叔所创,因不曾有弟子炼就,便也没有录入典阁。只是子衍不要怪为兄唐突,给你这未经辩证的法诀才是。”

        如此,张衍静静看了半晌,见守净道士果真铁了心,摇头苦笑“兄长如此诚恳,在行推辞便是我的罪过了。”

        “嘿嘿,这才对嘛!”守净道士见状,顿时喜笑颜开。

        随后便迫不及待的拉着张衍赶路,往那‘屏山关’而去。一边走着,一边还对张衍说着城内种种坊市街道,和各种异域风情的建筑如何如何,又说起里面的乐团舞姬等等。

        直道守净抱怨还有百里之遥时,张衍这才无奈提醒他俩或可神行禹步,清晨便可到达。

        守净道士这才一拍脑门儿,大叫“险些给忘了!”

        张衍不禁腹议,这兄弟玩儿心是有多大!

        其间,守净道士也不忘拿出那一枚盈光透霞的软灵玉,其上道篆缭绕、神文飞舞。

        深处西游的后洪荒时代,神魔争相竞逐,先天神文依旧是传承刻录的重要手段之一。

        张衍眉心轻触,道道光华流转泥丸,《神形练窍藏剑法》徐徐出现,整片六百六十六言不多不少,倒是个吉利念头。

        乃是一门,根据修士自身属性,悟剑意而化神篆;灵力元合而化本名剑丸,通行经络、分化衍生,而藏于诸窍。

        不仅能对敌卫道,还能以剑意淬炼窍穴经脉、纯化法力、夯实道基,还能滋养肉身、淬炼浊气。

        难得的是,此法所练本命剑丸乃灵力汇聚,藏于丹窍庆云之内,进而积攒分化体内诸窍,行脉走穴,与身相合、与神同源,故而中正平和,深谙养生之道。

        张衍见之,不由与守净感慨“这位定修上人学究天人、才惊滟滟,竟能创出如此精妙法门。”

        “那是,便是一些五代师祖辈的宿老们,都对我这位定修师叔佩服不已。”守净倒是很是得意道。

        ‘黄庭存思’之道的修士前期卫道手段贫乏,这也是张衍自创杀招的原因。

        只是张衍身边不是浮屠山神这般的上古神裔,便是紫阳先生这般的老古董,所听所闻太过大开大合。

        便是偶有所感所创法诀,对于不过明气境的张衍,施展起来多是有些勉强。

        然而,此法却是兼顾卫道养身之能效的同时,更难的是对敌时法力消耗却不那般酷烈,如何不让张衍惊艳?!

        “子衍深谢!”张衍惊喜之下,朝着守净躬身作揖。

        “哎呦喂,何必这样客气?!”这等突然袭击,让守净道士唬了一跳,随后有些害羞的叫起来。

        张衍也是心里无奈,难不成名门大派的弟子都是如此?

        然面子功夫张衍很是擅长,故此还是一脸认真的说道“赐道之恩可比教养之恩,自当万谢!”

        嘿,这小子!

        守净道士自然满意,更是有了谈性,几乎是说了一路。

        直到找到了投宿之地,张衍耳边这才清净。

        旋即打量着房中铺设讲究,不由想起方才守净道士大手一挥便是金银刀币。暗自思量起来,心说难道修真练道的都这般富裕不成?

        其实这也不怪守净道士,毕竟其乃全真七代真传首席,手底下自然少不得一些世家供奉金银财物、五行精砂、资粮灵萃。

        这还是其金丹未结,若是结丹有成,便是一些小国国主们都要上赶着供奉了。

        无他,名门大教、天之骄子尔。且若能搭上这全真道宗,日后若有妖魔横行、凶兽袭击等事。便可凭这供奉玉牌,请全真道宗来消灾解难。

        当然,费用自然也是不能少的。

        张衍听守净道士这么一说,不由暗自感慨,万物刍狗也!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