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十七章—明气二境 乌斯藏国神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十七章—明气二境 乌斯藏国神

        不多时,张衍只闻耳边“轰隆!——”

        一声乍春雷乍响,滴滴甘霖自云雾之中飘落沉淀,慢慢沉淀汇聚丹窍之内,沉浮之间还有霞光照耀,宛若江河翻滚、海洋荡漾,映出一片金华熠熠、粼粼水光,间或又如水如波、似汞像玉一般盘旋缭绕。

        半亩庆云飘荡间雾气蒸腾,丹窍之内霞光普照、万物清明。

        张衍只觉气机一转,好似什么东西顺着口鼻鳞甲被尽数排出一般,顿觉浑身舒畅,只觉神完气足、呼吸轻盈!

        而经脉之中,残存的灵气也随着丹窍之内霞光莹动而徐徐回流,自发运转于周身经脉脏腑之间。

        至此,周身气机与体内灵华尽数化作霞光灵华,元合交融、一体同化。使灵气能随身体律动贯行周身、滋养肉体,不必在借助清浊灵煞苦苦打磨。

        哪怕日后对敌,只要丹窍之内庆云不散,便无需从头再练。只需静坐行功,便可极短时间重新修炼回来。

        如此根基即定,这一身灵气此刻已是与本源互为表里,化作本命庆云沉浮丹窍气海,既有灵气精如铁砂、轻若云霞之质,亦有龙种本源的浩荡之威,远非寻常可比。

        只是此刻他鳞甲之上,却附着一片粘稠,让张衍甚觉不适,乃是排出的杂气污秽。当下鳞甲一震,将污浊尽数震去。

        望着蒸腾消弥的灰红雾气,暗自思忖。

        如今,他虽已成就灵气,可若只是贯行经脉,若不能气筑神窍,使真气入髓、照彻通体、淬体炼血,入元成真。

        那么丹窍气海中那本命庆云便无法成就一点灵光,使庆云蜕变霞光,达到明气三重的‘灵明初照、映彻内景’。那他再怎么修炼也是无用,修为不会再有半分精进。

        可这‘气铸神窍’的秘法真图,向来都是各派秘传,而《坎德行水真章》至此,已然是修炼到头,在没有精深之法,自然也没有这‘气铸神窍’的秘法真图。

        半晌过后,张衍还是决定。既然山神曾说,待他贯行经脉后便去求见,不如前去请教一二。

        将一身污浊尽数清洗,张衍只觉神情气爽。

        “吟!——”

        一声畅快龙哮悠扬而起,九丈多长的白玉龙躯便蜿蜒而上,迅速出了灵穴泉眼,脚下祥云升腾,盘旋呼啸之间一头扎进乳窟灵穴的地下河。

        来到山穴之内,关照了吞鬼几句,便踏着祥云往下翱翔,朝着山神静修泉林飞去。

        他也算熟门熟路,不多时便来到山间深处这悬河瀑布、瑞气冉冉之地。依旧是去岁那般郁郁葱葱、清妙宁静。

        浮屠山神,也依旧是那副鸟首蛇尾的巨大旋龟之躯,神光盈动、神威隆重的匍匐玉泉之中,光吞吐、灵机烟霞。

        “你来了。”双目开阖、神光盈动,山神鸟首垂,缓缓开口。

        张衍开口行礼“小子张衍,见过尊神。”

        山神上下一番打量,见他金霞晕染、玉华盈动、灵随神行,笑道“修道求真,未有护道手段,只凭几分血脉传承的本能神通,便闯下几分威名德望,倒是不俗。”

        “这不过是花花轿子人抬人罢了。”张衍忙谦虚说道。

        山神只做不理,罢了继续说道“紫阳那老货,想必也与你说了起中来由。你也当知,我镇压此地金乌残骸的无尽火气,帮不上你。”

        “晚辈自知薄德,不敢有此妄想。”对于他与泾河龙君一脉因果,张衍自紫阳先生口中,早知山神态度,倒也自然说道。

        山神见状,也只能心中感慨如此美玉良材是好,但他到底有心无力。遂说道“他们山海诸岳之仙虽贵为八洞真仙、大教弟子,但多为凡人成道,深知求道之艰,故此多是惜才之辈。且昔年为驻守我旋龟一族的祖地,欠他一个人情。加之你又于他那弟子有恩,这才找上我。”

        “小子衍,多谢山神庇佑。”张衍面上徐徐说道,言语间不复曾经亲近,多了几分疏离。

        可心中却惊叹吗,这吕纯阳心思周全。

        诚然,泾河龙君对他来说不过一小小山河龙神,可对于张衍却是庞然大物。如今种种安排,可以说是既全了他与锦鳞之间的因果恩情,同时也会让锦鳞作为弟子更加感念师父为其所作一切,可见心思缜密,当真不像面上那副风流倜傥的逍遥公子那般。

        张衍如此,对于经历不知多少年沧海桑田的浮屠山神而言,心中兴不起丝毫波澜。只是继续说道“吕纯阳与我说得明白,让我教你的,素童书简之中自有涉猎囊括,你手里的《和尘著集》更是详尽所载。”

        更是不顾张衍震惊不已的表情,缓缓道来“你如今贯行经脉,即将神气筑窍,便可化作形先天道体。而你那《坎德行水真章》我素来了解,虽说是上古龙族筑基炼玄的金圭玉臬,到了清浊元合、霞光明灵之境便没有后续。”

        说完,顿了顿微笑的看着张衍,说“我也料定,自前些日子你那灵穴忽然灵机翻涌,便是我未曾让素童传信,你也必然来找我问询,这《秘法真图》一事。”

        一双神目之中睿智精明,可见早已洞彻世事。

        张衍只是心中震惊,原来山神早就知道素童什么性子,这才特意让素童和他亲近。而那他从未看过的明华帖中,张衍相信吕纯阳也写了些他的一些事情行迹,深知紫阳先生为人和善却年迈保守,只要他得了他稍许恩惠,必然对他有所偿还。

        尤其是,在得知了他与那著名睚眦必报的泾河龙君之间的因果牵扯后,定然如此。

        他现在甚至怀疑,山中那些去听他宣讲的参精童子们都是山神有意引导,这才懵懂而去。

        及此,可谓是细思极恐!几乎他走的每一步,都让张衍觉得是自己想当然的自以为是,实则自己只是棋盘上随意摆弄的提线木偶,一步步走进了上位者为他布置好的道路,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他忽然燃起了一股熊熊烈火,一股来自他迫切变强的愿望,化作的,可以燎原冲霄的烈火!

        然而最终想了想,心中不由有些泄气,心想形势比人强,也怨不得别人。面上,也不自觉的露出苦笑“小子拜服,恭听山神教诲。”

        山神见状微微一笑,心想倒是好心性,这就想通了,难得的是竟然有着一丝进取之心不忘,难得!

        呵呵一笑,说道“这《秘法真图》非地仙之上不能炼制绘画,故此多于世家仙族、名门大教之中阁楼藏,等闲不露于世。

        据我所知,倒是可以说来你听听,可于其中选择一二,也算不负吕纯阳的托付,尽我最后仁义。”

        “还请尊神不吝告知。”张衍垂首拜道。

        山神沉吟片刻,略略活动四肢,道“这第一处,便是我手里有一卷《翻江走蛟图》,乃是昔年灌江口清源道妙真君之母—玉华公主,作为我协助擒拿三首魔蛟功劳的赏赐。虽能观想一百零八玄水神窍,可有五蛟二龙之力;能聚一元重水神通,无往不利、强大无匹。

        可最高也就蛟龙之身,终身限制也就止步于此了。你天生龙种,此法虽说省了不少功夫,也算强差人意、可堪一用,却终究落了下乘。”

        张衍闻言,暗自忖度起来。

        蛟龙之身不能升天,且限制终身。就像山神所言,他天生龙种,这等凑合来的,日后境界法力也会大打折扣,终究不是他所求也。

        遂恭敬一拜,徐徐问道“此法虽然省力,然日后功行却后劲不足,还请山神告知另外一来处是什么?”

        山神似乎早就知道他态度一般,也不见怪,面上毫无波澜,继续说道“这另一来处便颇废些功夫了,也多有凶险,就看你敢不敢闯一闯了。”

        “大道唯艰、不进则退,岂有畏惧先祖而避的道理?”

        “你出了浮屠山向东,有一凡人国度,名为乌斯藏国。那王宫宝库,便有你所想要的东西。”

        “乌斯藏国?”张衍微微一愣,道“那不是熏风城隍庇佑之地么?”

        乌斯藏国可以说是毗邻浮屠山,国中王室自诩神鹰后裔,以神鹰为国徽。熏风城隍便是其国神,本体乃是以独眼巽风鹰。

        尽管那乌斯藏国不过以方圆万里额小国,可那独眼巽风鹰以国运香火供奉数百年,乃是方圆十万里除了浮屠山神以外唯一实力最强的大妖王。想要在他眼皮底下拿东西,和知识颇为凶险?

        山神似乎清楚张衍顾虑,沉声说道“那《秘法真图》乃赤明所传,是昔年帝俊威逼龙族,使大日降临、焚天煮海时,龙族不慎流落在外的宝图。能贯窍穴三百六十五,有真龙之力;凝先天壬水,可滋养内景、点化元君,昔年应龙神母修的便是此法,可见不凡。

        且那熏风城隍,早年就因子嗣作乱却包庇遮掩,而跌下神坛、身死道消了,唯有残余怨念为祸人间。”

        “倘若你能将那怨念超度,想必乌斯藏国主感激之下,不会吝啬一见于他无用的宝库珍图的。至于如何决断,自己考虑就是。”

        说罢,巨口一张飞射两道金光直入张衍眉心,道道箴言灵咒、道篆神文自脑海回响,可谓字字珠玑。

        罢了,也不管张衍能否听见,只道“此乃《宸元道真内修经》与《三十六路胎易华形典章》,自有妙法至理,最能开发肉身秘藏,聚阴阳混元之气点化体内诸神。

        与那乌斯藏国宝库的《秘法真图》相得益彰,必能使你升龙九天。”

        说罢,没等张衍言语,便只觉眼前景色扭曲,转眼之间便来到了泉林之外静谧偏僻之地。

        怔楞之间猛然回神,不由向着泉林之中纳头三拜,便转身走去。

        其实在浮屠山神将两种《秘法真图》说完后,张衍便绝意要选择第二种了,只是未料这山神不知怎么了,竟忽然不欲再说下去,张衍也只能作罢。

        当下爪生祥云,往自己灵穴回转,打算问一问吞鬼这乌斯藏国是怎么一回事。

        毕竟吞鬼乃乌斯藏国贵族高氏祭神,只消找高氏族人一问便知其中原由。

        待听公子一问,吞贵当下便想起妻子所言,遂双瞳一转,说道“公子有所不知,这乌斯藏国原是有位国神城隍的,出身南离火山旁支,本体是头巽风隼。因其身怀慈悲、功德普度,终是走了翠云宫的门路,得了国神供奉,号熏风城隍。

        那屏山关隘,还是昔年那城隍,担忧日后兽潮来犯,已全身法力建造的哩!”

        张衍并未全信,或者说只信了一半儿。故而问道“既如此,应是慈仁爱民的尊神,便是陨落了,也该转世富贵人家,待历劫归来就是了,为何反生怨念、祸害黎民?”

        吞鬼自来就知道自家这位公子天生神灵,不同于寻常妖类,敏感聪慧得很。叹了口气,遂道“天道有常,天宫规矩辖御三界万方,自然森严无比、不可挑战。乃是他那膝下独子纨绔不堪、横行霸道、欺辱凡人。后来遭紫阳先生驱逐伏法,便是后来闹到了九玄都司,也判定死罪。巽风城隍更是因溺子五度、纵子为祸、逾越职权,跌落城隍神坛的。”

        “逾越?乌斯藏国不过一西番邦国,能逾越什么?”此话一出,张衍面色疑惑。

        吞鬼见张衍问来也不好不说,却不由垂下虎脑,神色低沉哀伤,瓮声瓮气的说道“昔年高氏一族,便是以我妻儿皮肉筋骨祭祀孝敬,这才有了如今的高官厚禄、富贵荣华。”

        张衍这才大惊,暗道这熏风城隍真是胆大!不禁脱口道“天地阴阳、乾坤有序,这城隍竟敢违逆天规,操控阳世的官吏爵禄?!”

        “想来那时,他新丧独子,也是心中有怨罢。”吞鬼唉叹一声,遂也道。

        罢了,张衍见吞鬼情绪低落,遂温声安慰“索性你妻儿还未魂飞魄散,也领了阴司差事。只待功德圆满,便能立地重生、重获金身。”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