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十六章——前因后果,灵穴福地

正卷一:登仙求索,妖氛怨念起风云 第十六章——前因后果,灵穴福地

        “各位,今日换宝已然圆满,老朽在此感谢诸位捧场支持。”

        随着紫阳先生宣布声落下,诸众纷纷笑着摆手,争先说起来。

        “将军哪里话,咱们生受老将军庇佑多年,自是应该的本分。”

        “是啊是啊,是将军莫要见外客气才是!”

        一旁站着的张衍,看着这各类精怪争相推让欢笑的场景,不由挑眉,暗道未料这紫阳先生倒是颇得人心。

        不消多言,只是简单宣布结束,却从不曾有谁任何疑议,反而各相恭喜不觉。

        吞鬼察言观色,见张衍瞧着大众景象,遂低声道“昔年那乌斯藏国神后代,逞凶山林、戕害生灵。若非这位紫阳先生一力压制驱逐,哪里有浮屠山这近百载繁荣?”

        张衍闻言,点头道“紫阳先生仁爱慈心,果是如此。”

        “那是自然,天庭诸仙真神百载考功将至,紫阳先生定然是升任此间一方土地的。”吞鬼继续说道。

        不等张衍说话,紫阳先生待诸众散去,袖袍一挥间尽数收入乾坤囊中,便笑呵呵的行至张衍和吞鬼跟前,说“两位还请入家中一叙,可好?”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张衍欣然道。

        说罢,紫阳先生伸手,笑盈盈的热情相邀“请。”

        ..................

        张衍和吞鬼这一螭一虎,应紫阳先生之邀,来到一处通体如墨如玉般的,其上隐隐紫闻闪烁的枯槁老树前驻足。说道“旁人只知老朽乃是紫阳灵参得道,可自来草木得道何其艰难。全靠当年这老树被天雷劈中,老朽因雷中生机而得了一点灵性,这才有了如今。故而老朽化形之后,便将这老树是为父母,在旁结庐而居,比不得少君那灵穴,还请少君不要嫌弃寒舍简陋。”

        张衍自然不敢,何况这老树盘根错节、根系粗壮,虽显露枯败之相,却是玉皮翠芯,枝桠间隐隐有生机勃发、雷光闪烁,俨然是生了异样的万年雷木。

        只见雷玉古树旁小径通幽、蜿蜒崎岖,时有各色奇葩灵粹、彩霞宝药,微风徐徐、摇曳生姿。

        不说别的就这诸多成精的玉参、宝参蹦跳引路,时而又有玲珑玉象、琉璃玉蝶在这瑞气蒸腾、紫烟萦绕间穿梭嬉闹。

        便是张衍自诩所居乃一地灵穴真府,都不由感慨向往。

        待几人穿过蜿蜒小径,张衍便见时而参童嬉闹,又有女子红袍飘带挽荆钗,或见男子田中细心呵护灵物宝参,周身绽放青华灵光。

        “先生此地鸟语花香、逍遥自在,莫说其他,便是小子见了都是心神向往。”张衍笑呵呵的说道。

        正此时,一垂髫童子忽而笑咯咯的抱住紫阳先生脚踝,嘴里不住的喊着“爹爹,爹爹回来了!”

        “小弟莫闹,扰了客人有你好看!”一红衣女子急步走来,一把将参童抱起,轻斥道。

        张衍自然看得出,此女乃是一玉参得道。随后又看向其中的男女老少,分明是一家子人参精!

        红衣女子转而又连忙朝张衍行礼,面露歉意“小弟去岁才开了灵慧,颇有些兴奋调皮,还请贵客见谅。”

        张衍原本也是不在意的,故而也没说什么。

        只是见这参童浑身赤若丹霞、紫气罩顶,确是隐隐有气虚火热之相,心中有了计较,便看向紫阳先生道“这童子灵韵非凡、资质绝佳,紫阳先生可是为他置换这水行滋补之物?”

        “老朽惭愧,这孩子是老幺儿,平日里最是精灵古怪。本来家中积攒已是尽够的。却因这孩子不知深浅,竟敢修炼时走神,导致体内阴阳失衡、火气旺盛,这才经历充沛的过分,还请少君海涵。”紫阳先生闻言面露苦笑,忙拱手告罪。

        张衍忙道“紫阳先生何须如此客气,孩子活泼本就是天性。”

        一番寒暄后,紫阳先生便带张衍穿过参差草庐,来到一宽阔浩大的木舍前,上书‘百草庐’,颇有几分清净自在的意味。

        进去落座,紫阳先生便主动开口“少君想必对老朽在集会上所说,心中多有疑惑?”

        张衍也是开门见山,直接说道“还请先生指教。”

        “指教不敢当,只是活得长久,知道的多了些罢了。”紫阳先生摆手谦虚,不过既要做人情,自然也不会拖沓。

        当即道来“少君当知,有感盘古开辟天地,数万万年来亘古久远,有龙汉、赤明、上皇、开皇,以及至今延康年间。历经诸般无量量劫,又有三皇五帝并举,才有如今三界四部十洲。”

        “不知先生何意,难道我那住处,竟与上古有关?”此番一出,张衍顿时惊道。

        紫阳先生摇了摇头,继续娓娓道来“该说是赤明年间,此地原本还是万里灵泽之国,乃是旋龟聚居之地。

        直到后羿拉弓射日,一日连杀帝俊九子。其中一只金乌,恰好落在不远处的濯垢泉中。

        霎时间万里泽国瞬间蒸发,旋龟一族死伤殆尽,便是原本此地的水行龙脉亦是土崩瓦解。

        后来昊天上帝御极,方有今日山神自请镇压此地,这水行龙脉方才堪堪保住本源。饶是如此,也在那可以焚蒸煮海的大日真火下,退化成了如今这水行灵脉。”

        说完,看了眼张衍,继续说道“可话说回来,这水行龙脉由昔年旋龟一族蕴养无数年,自然不会毫无底蕴,只剩下这区区灵穴而已。”

        “还请先生赐教。”张衍知道这才是关键地方,忙道。

        紫阳先生见他如此急切,不由轻笑道“这灵穴泉眼乃是龙脉咽喉所在,正合坎德八卦正位。若向其下,必然有那上古龙脉留下德,遗蜕底蕴残留!”

        说着,还比划着手指向下一指,言语间笑意莫名。

        按说如此消息,张衍本应是欣喜高兴的。

        可张衍从不会轻易相信陌生人的善意,拿起桌上花瓣爵中的百花晨露轻抿一口。银色的神瞳看向紫阳先生,问道“先生何以如此助我?”

        此话一出,原本还笑意慈祥莫测的老人顿时面色一滞,看了张衍半晌,心中不禁惊讶这少年神灵谨慎。

        片刻后叹了口气,抬手饮尽爵中晨露,叹了口气说“山神曾与我言,少君乃是用大赤天太极宫行走,纯阳上仙的明华金帖来拜。受太极宫真卿院的上洞真卿宝箓,赐太极宫选进士五雷院右判官,名录仙曹的天生神灵,不知道老朽说的可对?”

        “正是。”张衍点了点头,说道。

        紫阳先生点了点头,心说看来这纯阳上仙还真是凡事只说一半,颇有些管杀不管理。

        即道“然山神却在看过纯阳上仙的明华金帖后,发现你那宝箓名额,原本乃是那泾河龙子的。只是纯阳上仙不喜泾河龙君父子跋扈,你又因缘际会与他那弟子有些共患难的因果牵扯。

        纯阳上仙便临时起意,既了结与他弟子的因果,也是对你的报答,同时也顺势将这名额予了你,自然也就不必理会泾河龙子了。”

        如此,张衍顿时恍然大悟。暗道这样的好事能轮到他身上,不想中间竟有如此周折?

        尤其是对吕洞宾,简直刷新了自己的认知,如此既全了自己的本心,还替弟子了解了因果的一石二鸟之计,竟只是一转眼的想法!

        随即又看向紫阳先生,问“先生本可充耳不闻,为何今日告知在下?”

        “原我也不想说的,只是神君心怀仁善,来到此间后对山中凡有灵智者皆有怜悯之心,时而讲述长生道理。不说别的,便是老朽这家中子嗣,都有几个因此受益。”

        吞鬼如今也算娴读诗书、颇通礼乐,也听出了紫阳先生话里有话,一旁幽幽开口“先生既知我家公子乃仁善之辈,还请有话直说的好,不必弯弯绕绕。”

        紫阳先生闻言也不在意,只是摆手苦笑“少君不知,那泾河龙君父子睚眦必报。如今这事儿,他日你与泾河必然要有个了解。我年迈,家中晚辈还需我扶持庇佑,掺和不得这趟浑水。”

        “我当时,一来为了印证自身所学,二也是见此仙灵之地,精怪山灵固然开灵启魄,确是懵懵懂懂,这才无意而为。”这下,张衍终于明白紫阳先生的种种所谓,忽而怅然说道。

        见张衍叹气,紫阳先生不禁面露歉意,起身拜道“老朽初时,也是听山中精灵所说,少君欲往鬼市,加之平日深居简出,这才特意在那等候,以求报还少君恩德,全了子孙的因果。

        本想着缘分也仅此而已,不想少君资质不凡有乐善好施,带来老朽无法拒绝之物,这才有今日之举。若多有得罪,还请少君大人大量,不要计较才是。”

        此情此景,吞鬼不禁冷哼,碍于张衍在此,这才没有多言,只是看向紫阳先生目光多有不善。

        反倒是张衍勤修学道,自然此乃知道缘分所至、机缘所牵,也知此间与紫阳先生缘分如此,心中释然之余,不禁感慨“如此,小子也算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也再此多谢先生指点迷津。也请先生安心,如今你我也算有来有往、因果尽消了。”

        ............山穴内,流水抨击之声回荡。

        “噗通!—”

        巨大的白玉龙身顺着泉眼一跃而下,直至整个身子没入那璀璨云霞、灵光瑞霭之中。唯有水面上荡漾的粼粼波光,方知或有什么进入其中。

        龙首鳞甲晶莹,一双银瞳光华璀璨的螭龙在水中游曳在昏暗幽深的泉底,正是自‘百草庐’回返的张衍。

        螭属水行,乃是灵兽龙种,与水河湖海天生契合,比起郁郁葱葱的山川草木,水中才是最让他自在的,尽管这泉眼之下昏暗幽深,亦是如此。

        且这里坎德灵气比灵穴更加浓郁,仅仅是那水中无形的暗流,都隐隐有灵韵华光隐隐闪现,散发着令人向往的气机,可见其中水灵之气何等惊人。

        若有擅于阵道之人,定然能将此地潜力激发,经营出一方福地。

        这也让张衍对滋养先生所言愈发坚信,这灵穴八成还真是以龙脉残余,深处更是有着曾经那条坎德龙脉的遗蜕,否则这等气机根本无法解释。

        然而,随着张衍愈发深入,丹窍之内那团团‘坎德玄元妙灵气’却忽然翻涌蒸腾,侵金染蓝的霞光照耀肉身内外,丝丝灵华氤氲照耀。

        时而幻化八宝法器、箴言灵咒,脑海之中声声龙吟凄厉咆哮,化作一股浓郁的‘癸元浊煞’翻涌冲撞着张衍的肉体和神魂!

        张衍顿时大惊,竟是不知哪里来得如此酷烈凶猛的重煞,汹汹海浪般朝在他体内翻涌,如焦烟熏雾一般齐齐顺着他的皮肤鳞甲来回穿梭。此时在想退后已是晚了,张衍无奈只能凝神屏息不敢丝毫懈怠,生怕一不留神,这些炼化的一百零七口‘坎德玄元妙灵气’被煞气污染冲击。

        如此反复炼化不知时日,张衍忽而发现原本因煞气翻涌的丹窍之内,那混沌之相渐有霞光照耀,宛如破壳鸡子般似出未出,只余半寸之功还未孕育成就。

        也正此时,霞光之中张衍螭龙之躯突然双目一睁,银白神瞳之中闪现云雾缭绕,九丈多长的身躯不禁一晃,冥冥之中似乎有清凉之意汇聚体内。

        一时间未等反应,无尽的‘壬玄清气’骤然汇聚,不经召唤,继重煞之中纷纷挤入他的体内,缠绕他脊柱大龙之中,裹挟着丝丝金光汇聚丹窍之内。

        再看神阙丹窍之内,一百零八口‘坎德玄元妙灵气’不多不少,首尾衔接化作一团灵光。

        彼时,泥丸轰然传响,缭绕拱位着的元灵性光忽而化作朵朵祥云,光华大盛、堂皇闪耀。

        张衍心中明悟,只觉体内贯通一体,原本将合未合的一百零八口‘坎德玄元妙灵气’蠕动翻滚、蒸腾汇聚,化作一片金华蓝霞的云雾灵光,照耀体内一切角落。

        他感受得到,这片云霞灵光正透过他的身躯吸纳周围一切的灵机气霞,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醇厚粘稠,并快速蜕变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