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螭战黑鹰,又是一年春好处

第十五章——螭战黑鹰,又是一年春好处

        “嗖嗖嗖!——”

        那羽翼之上顿时泛起道道寒芒,霎时便化作无尽剑雨飞射而去,直奔张衍所在而去!

        只见这飞刃来势汹汹,朝着张衍的灵台面门呼啸而至,张衍不由心中一笑,一双银色神目华光琉璃、宛若七彩。

        白玉鳞甲覆盖着身躯一拧,晶莹飘逸的鱼尾便朝那四面八方飞射的剑雨灵光迎去。

        刹那之间,张衍控制着鱼尾这么一卷,晶莹金蓝的华光只在那剑羽灵光上轻轻一点,流转缭绕之间顿时灵光黯淡,化作一晶莹似金铁般的黑色羽毛。

        与此同时,那无尽的灵光剑雨也随着那羽毛上消散的灵光消弭无形,瞬间化作点点萤火消散天地之间。

        “唳!——”

        那黑鹰突感气血翻涌,顿时口喷鲜血,一声哀鸣响彻天空。

        颤颤巍巍的尽力维持着双翼平衡,顿时又惊又怒。

        皆因那是血脉神通练就的本命真羽,与他心血相连,如今却被张衍收摄而去,与他失了联系,然他如何不怒?!

        “死来!”黑鹰终是大喝一声,双爪宛若铁钩,朝那浓雾撕裂而去,道道青霞光刃裹挟飓风四处飞射,忽而抓摄;忽而劈砍,十丈之内的草木土石、枯枝残雪,都被他这道道气机搅的一片狼藉。

        道道飓风又随之呼啸而起,将这十丈之内白余斤的碎石残枝砸了个稀烂。其后双翼挥舞,又将这草木土石向四面八方飞去。

        一番胡乱攻击后,黑鹰却始终未见张衍显露身形,尤其是本命真羽一失,伤痛之下让他无法联系使用‘破法神光’,这山中深林有是大雾弥漫,更加无从寻找!

        一番盘算下却是盛怒无比,双爪之上寒光乍现,顿时朝那雾中攻击而去!

        口中时而唳啼不止,张嘴一气吐了数道青若苍翠、猛如虎豹的巽风煞气,顷刻间周围草木焦灼、土石飞灰,眨眼之间张衍做站之地尽数只剩枯槁一片。

        “嘿嘿,此法名唤‘阴蚀翠煞’,能消灵腐气、坏命熔魂,乃我门中老祖所赐。我就不信你还有何种能耐?!”那黑鹰一双锐利鹰目死死盯着浓雾之中,冷冷笑道。

        尽管他还不能练至精熟,只能依托实物实战,但自认对付那境界相当的白螭,倒也尽够了!

        此时见煞气惊人,张衍三趾龙爪一摄,将一旁呆愣怔然的吞鬼抓在手中。

        那吞鬼惊觉身体失重,顿时回神。待法诀是在张衍爪中,顿时叫道“公子,此地不宜久留!”

        “闭嘴,看我与他做过便是!”张衍瞥了瞥惊惶不已的吞鬼,淡淡喝道。

        张衍暗道这黑鹰怕是算漏一点。螭属龙种,天生能兴风作浪、腾云驾雾。

        微微一笑间身形翻涌、祥云自升,只见浓雾之中一白螭脚爪踏祥云,顷刻间便出了这煞气之中。

        再看下方煞气滚滚,在其间穿梭翻涌肆虐,不由暗自心疼,这可是他清修之地,如今却这般狼藉。

        不由怒从心起,顿时丹窍大开,周身霞光涌动绽放,巨吻龙口之间金蓝烟霞缭绕升腾。

        唯一心疼的就是,这辛苦凝练的数十口明灵之气恐怕要就此消弭殆尽了!

        毕竟这‘明灵之气’非是等闲,乃是体内的龙种本源与清浊之气磨练真元凝就。不仅异常纯粹醇厚,亦使灵气与本源合元成一。

        不仅如此,届时待他行脉凝窍,便可游走周身经络、纯粹龙血祖脉,使他根基比等闲更加浑厚。

        “吟!——”

        金蓝色的霞光随着一声龙吟破雾而出,朝那肆虐的黑鹰喷涌而去。

        所过之处万炁清明、灵润泽披,原本的滚滚煞气顿时如冰雪消融般顷刻化去。

        黑鹰一见那煞气被其轻易破去,且如此威势汹涌之下顿时大惊,一双鹰目充斥着不可置信和惊惧惶恐,展翅腾空便要遁逃而去。

        张衍见状心中冷笑,如何能容你逃脱?!

        顿时龙头一转,那堂皇刚正、浸金蓝霞的光束灵华,便朝着那黑鹰飞舞方向,裹胁着无尽狂风呼啸而去!

        “唳!——”

        只听一声哀啼,黑鹰只觉浑身骨骼尽数碎裂,血肉羽毛火烧一般灼热剧痛,无疑不刺激着黑鹰的神经。

        也是这黑鹰心志不凡,便是如此摇摇欲坠,却只是片刻之间便稳住身形,顷刻间又唳叫而起,转身便要在此逃离。

        只是这次,张衍早有防备。

        当下腾空跃起,八丈长的身子龙吟呼啸着朝那黑鹰而去!

        晶莹美玉般的鱼尾横空一扫,那黑鹰只觉眼前忽而一黑,连哀嚎啼鸣都没来得及发出,“咔嚓”一声,半边脑子便被打的凹陷进去,便是神魂灵华都在张衍可以为之下,化作冥冥火光弥散。

        原本挥舞的羽翼瞬间无力垂下,锐利的鹰眼黯淡无光,巨大的黑色身子直直朝着地面跌落下去,彻底的身死昏魂灭。

        与此同时,原本由灵气汇聚的龙息却在煞气磨灭间还剩下丝丝缕缕正要逸散。张衍顿时大口一张,将那金蓝霞光的灵机一裹,又卷了回来。

        内视丹窍气海一看,惊喜的发现其中灵光剔透、宛若霞云,竟比从前更加醇厚精粹了不少!

        不禁大笑“好一个云霞妙真!”

        自己其实也未必非得三者同炼,大可先荟萃龙种本源与‘坎德玄元正灵妙元之气’结合,此法更加简单容易,且不耗费时日,更能使体内真元有灵气特质。

        然后再行凝练乾坤清浊之气打磨,不仅能加快速度,使用灵机纯粹,还能锻造本源根基,很是一举数得!

        有此番收获,张衍倒对那黑鹰少了些许恶感。

        纵身而下,见吞鬼仍旧死死盯着那黑鹰尸体,双眼之中闪过一丝贪婪。当即龙爪一摄,金霞灵华肆意间将那黑鹰化作一团淡金之色得精血。

        分出小部分打入屯吞鬼体内,以助于他修炼道行。剩下大部分,张衍则是一口吞下,运转《坎德行水真章》,全力炼化。

        黑鹰精血磅礴且清香,张衍炼化了大半个时辰才全部吸收,这也让他道行猛增一大截,气海之内得‘坎德玄元正灵妙元灵气’足足增至三十道,形若云澜、金霞璀璨,很是神异。

        如此提升,非一载积累不能有得。也不由感慨,怪不得那些妖怪只见喜欢互相吞噬甚至吃人炼丹,实在比自己苦修来得痛快!

        但此法有伤天和,终究不是正道,故而除却敌人等必杀之类,张衍并不喜如此修炼。

        且这样修炼日久,亦有根基不稳、气机杂驳的缺陷。

        此时,吞鬼也苏醒过来,并连忙拜谢“多谢公子!”

        张衍见他气息浑厚、血华凝练,周身隐隐凝聚血气狼烟之相。得益于那黑鹰精血,身形更加庞大健硕、魁梧有力,倒也暗自点头其资质不凡。

        “你尽心职守,是应得的。”张衍闻言一笑。

        转而严肃告诫“然此法虽快,却有伤天和,终究不是正道,不可滥杀无辜、凭造杀孽!”

        “谨遵公子教诲。”吞鬼自来知道自己公子心善,点头应诺。

        .......

        转眼,冬去春来、万物复苏、天地生发,又是一年春好处。

        灵穴泉眼之中,金浸染蓝之霞灿若莲花、光照如霞,时而有清香弥漫、灵华飘荡。张衍盘卧其间,脑后元灵性光晶莹璀璨、形若玉盘,气机荡漾呼啸、堂皇恢弘,盏茶时间才渐渐散去。

        “贺喜公子!”

        吞鬼双眼一亮,见张衍一双银瞳徐徐睁开,大喜拜道。

        “也算进境,但终究差了口气。”张衍点了点头,说道。

        如今他苦熬打磨大半年,昼夜打磨凝练之下丹窍气海之内已是明光耀眼、云霞璀璨、灵华若烟,凝练一百零七口‘坎德玄灵真龙气’,只差一口便能合得周天一百零八气,从而‘贯行经脉、气铸神窍’,使自身修为百尺竿头更近一步,却不知怎么的,如何行功就是差了那么口气,不由心中憋闷。

        索性退出入静,打算出门逛逛。便问向吞鬼“你可知,这月鬼市集会何时举行?”

        “三日后,听说此番紫阳先生还带了一些仙灵宝粹,欲置换些水属灵物,为他长孙筑基养身。”吞鬼心下算了算,便回道。

        张衍闻言,不禁疑惑“哦?紫阳先生子嗣后代颇多,怎么这次如此重视?”

        吞鬼见张衍问来,便道“紫阳先生乃灵粹宝药得道、启灵不易,后代更是如此。故而但凡有子孙开了灵慧,紫阳先生便会如此。只是这宝药启灵比寻常山精灵怪艰难,上一次紫阳先生为后代求养身灵物,还是七十多年前。”

        如此,张衍细细思量,水生木属、光华生霞,倒是好办法。不过还是有些疑惑“难不成‘颜如玉’的那些性光书简也无用处?”

        吞鬼一听,就知自家公子不知其中一二,当下摇了摇头“公子有所不知,这宝药灵粹在是灵韵非凡,开灵之前也不过是株草而已,没有寻常禽兽的耳目口鼻,如何听得,又如何感知得见?”、

        言语间不由哀叹这紫阳先生不易,若非为了后代子孙计,堂堂化形大妖也不必困在此地了。

        随后感慨的说道“就紫阳先生如今八百多岁,血脉后裔成灵修炼者,也不过百数。”

        “竟如此艰难。”闻言,张衍不由惊呼。

        随即龙爪一摄,数道‘壬玄清气’盘旋萦绕,化作一灵华晶莹的宝珠,时有溪水河流潺潺之声,很是神奇。

        找来乾坤囊中一玉盒装上,便起身和吞鬼道“紫阳先生为人和善,庇佑浮屠山境内祥和数百载,如今有我等力所能及之事,自当义不容辞。”

        紫阳先生得到八百多载春秋,张衍对其手中灵粹倒很是眼馋,故而当下定论,再无二话。

        吞鬼也知自家公子意思,顿时道“唯公子仁德所昭,想必紫阳先生必然大喜。”

        这大半年,吞鬼在张衍逼迫下熟读经典,说话也有了些礼仪体面。尽管天性就是脾性粗犷豪放之辈,但也恰到好处,不至于失了本性。

        今日,因着巡山将军·紫阳先生放出消息,集会里人声鼎沸。

        人群见白螭猛虎前来,纷纷让路问好。

        如今的‘汇阴洞’鬼市集会上,山精灵怪们多已知晓张衍,且他神气常健、灵光斐然,加之又是螭龙灵身,倒是颇有姓名。这鬼市诸众,也皆称道一声“衍少君”。

        尤其是一些蟒蛇之类的女妖,看见张衍时而眉眼含笑,胆大的甚至直接抛瓜投果,倒是直接开放的很。

        “小子张衍,恭喜紫阳先生。”张衍一一回以微笑,上前颔首拜道。

        紫阳先生笑容和曦慈祥、满面春风,闻言拱手回礼“同喜同喜,少君今日前来,可要一同瞧瞧?”

        “听闻紫阳先生家业兴旺,特来感念先生去岁指点恩德。”张衍在还礼,并说了去年紫阳先生指点的事。

        紫阳先生人老成精,知道张衍身居坎德灵穴,且有意帮他,心里感激的同时,忙摆手笑道“少君哪里话,不过是些不足言语的小事罢了。”

        罢了,张衍龙爪微抬,将一灵华玉盒放在红木桌上,几块玉蚕缎子裹着的灵粹旁边。并说道“此乃‘壬玄清气’灵机所聚,想来先生或许能用,特来奉上贺仪。”

        “恭贺先生大喜。”吞鬼亦道。

        紫阳先生年岁荏苒,自然晓得此等灵物,可谓灵华纯粹、霞云斐然,难得的是最是中正平和。

        不假思索,忙从腰间抽出一皮质囊带,双手奉送出去,并面露严肃的说道“还请少君将此物拿好,不然老朽是万万不能收下这钟灵汇聚的宝珠的。”

        同时修道之人,张衍双眼只略略一扫,便知其中不凡。当下也不接,只是摇了摇头“本次只为贺喜,先生此礼太过贵重。”

        这囊袋名叫‘困灵囊’,乃是灵玉青皮所制的小法器,有困灵聚气之效。

        而其中的灵物灵动活泼、水光湛湛,乃是伴随水行灵脉诞生的水灵之精,因属鱼类,而名‘水灵鱼’。

        不仅能聚气汇灵、滋养福地,能汇聚八方水灵之气。诸如此类,还有各类地灵、雷灵等等,乃是自然玄玄造化的灵精。

        “此物本就是少君灵穴所得,如今也算物归原主,少君就不必推脱了。”紫阳先生却兀自坚持,并摇头说道。

        罢了见张衍目光疑惑探究,遂想起山神曾说起的上古劫动。金色双眸一转,面露歉意“还请少君稍候,待此间收尾,老朽与你细说。”

        “紫阳先生客气,小子再次等候就是。”这厢张衍一愣,随即知晓紫阳先生或有话说,便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