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吞鬼虎,叙话老参(二合一)

第十三章—吞鬼虎,叙话老参(二合一)

        方知这话音来由,强自镇定的作揖道“尊神容禀,小人此番进山,特意带了几车的贡品,为的就是这位山君与先祖的旧事。”

        张衍一听,不仅眉头一挑,暗道这高氏族人胆子够大的,杀了人家妻儿,还敢在百多年后携礼谈何?

        当下又问“既如此,为何不见仆从拉车,只有你一人?”

        “这......”公子见状欲言又止,瞥了眼一旁的妖虎。

        张衍见他支支吾吾,心里便知道了,定然是这老虎怨恨之下,毁了人家给的礼物。

        “破门灭家之仇,岂是你区区几车财货可以抹去的。”却听那妖虎冷哼反驳,张衍自认很是有所道理。

        最终看向那公子,说“不论如何,这孽畜的妻儿终究死于你先祖之手,为尔等族人还来累世富贵。

        不过我想,你家中长辈既然让你来了,多半也是能给苦主一个交代才是。”

        那公子闻言立刻会意,忙直身顿首,解释缘由“尊神圣明,正是的。家严临行前曾与我说,先祖每每想到此处多有愧疚。

        临终时,多次以血写书、大表上奏,与幽冥十殿案前,欲为山君妻儿求了个回护阴魂的差事,入阴间神司,也好来日能重塑金身。

        如此,历经几代多番努力,如今才有结果,便急忙让我来了。”

        “你说的是真的?!”妖虎闻言顿是激动不已,一跃那公子跟前。

        狰狞的面孔唬的那公子几欲昏厥,颤抖着指天发誓“天....天地在上,不敢.....不敢妄言....妄言半字!”

        “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况人家代代为此筹谋,当初恐怕也是逼不得已在出此下策。”张衍见状,一旁朝那虎妖说道。

        虎妖渐渐平复心情,知道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缓缓退后站定,垂眸不语。张衍见其似无异议,便和那高氏公子道“这事我便做主,你且回家和你父说,须代代虔诚供奉这老虎一家排位,以消因果孽债。”

        那公子岂有迟疑的道理,忙不迭的答应下来,并承诺发誓种种。

        张衍双目一转,却道“这供奉自然有来有往,这孽畜自会保护方圆平安,不被妖魔搅扰。只是你等年终岁尾,必得以祖先之礼奉表供案,才算心诚。”

        “万谢隆恩!”高氏公子闻言大喜,即刻顿首下拜。

        罢了,张衍看了看天色,遂让那公子离去,他自然也想瞧瞧这所谓鬼市模样。

        只这虎妖却面露焦急的问“如若按那高氏小子说的,不知如何能见我妻儿?”

        张衍哪里清楚,便说道“你妻儿才入阴司,如今阴魂未脱,待神魂蜕变后,能白日游行,你们一家自有相见之时。”

        说罢,张衍也不理会这憨憨笑个不停的傻虎,兀自前行。

        那虎妖连忙追上,嘴里不住大声呐喊“大王,咱们这是往哪里走?”

        张衍闻言立刻喝止,心说大王你奶奶嘴儿,这么中二难听,叫的他浑身不舒服。然后才道“说什么混话,叫公子就是了。”

        “是,公子。”虎妖从善如流,很是顺从跟在张衍六七丈的身躯后面。

        ........

        约莫半个时辰,距离山穴十多里外的一处山谷内,张衍颔下鬃鬓鬃鬓飘扬,腹下三趾双爪而立,六七丈的白玉鳞身阳光彩霞熠熠,身后琉璃般在鱼尾在日光下摆动,映照盈盈水润之色,宛如玉璧一般。

        山谷中河水潺潺,周围茂绿草生、翠青袅袅,蜿蜒的溪流好似玉龙盘曲,天高日下金光粼粼,清风摇曳间灵鸟欢歌嬉戏。

        时有灵机绽放如花;或有宝光乍现如莲,一片鸟语花香间还有各类虎豹狼虫、飞禽走兽,却是谐和宁静无比。

        这便是山中集会之地,‘汇阴洞’外围山谷的鬼市,因这山谷无名,便也算是‘汇阴洞’所在。

        每每此时,浮屠山一代的妖灵精怪都会在此聚集。因此地系浮屠山神所治,倒也没有哪个头铁不要命的闹事。

        况且此地多为不入流的小妖精怪,那等积年的大妖或是化了人行的,不是潜修不出就是游历去了,总之是不会掺和这种小妖集会的。

        虎妖已是这里的常客,时有仗义之举,或者维持秩序,因其本身有‘御煞吞鬼’的神通,且自身实力不差。

        因而得了个诨名‘吞鬼’,在鬼市之中也有些名望。

        刚露面便有不少熟络的山精灵怪和他打招呼,自然也有不少妖怪问起他身旁的张衍。

        “吞鬼,这是谁,怎生得如此威势?”

        妖虎见一麻袍老人家问自己,立刻答道“紫阳先生好,这是我家公子。”

        随即又连忙转头看向张衍,介绍起来“公子,这位是紫阳先生,是山神特命的巡山将军。”

        “小子张衍,问老人家安。”张衍一听,忙垂首拜见。

        紫阳先生点了点头,慈祥温和的笑着说“好个知理的小伙子,这吞鬼性情鲁莽执拗,先前不慎受了妖魔蛊惑,如今你既收他入你座下,日后就劳烦你了。”

        “吞鬼本性纯良,请老人家放心。”张衍回道。

        随后,紫阳先生却俺慢悠悠的喝了口灵茶,说道“山中灵参宝芝皆是我的后代,你若有事自去问他们,都会帮你的。另外,我知你不喜血肉,性喜山芝灵粹。这是我本体落下的参籽,你大可去你那山穴深处择一块灵地种下,日后也不必奔波寻觅。”

        张衍闻言不由苦笑,看着一袋子参籽更是心中尴尬。这紫阳先生说的确实不错,他不仅爱吃山芝灵粹,且尤爱灵参黄精一类。

        如今想来,近日多半吃了不少紫阳先生的后代,心中尴尬不已。

        而那虎妖却以为张衍害羞,不由低声催促起来“公子,这紫阳先生可是紫阳灵参得道,平日里就算是山神大人都未必能得如此之多!”

        “老人家大度,张衍多谢抬爱,就却之不恭了。”闻言,张衍一双银色神瞳不由朝‘吞鬼’一瞪,转而一脸歉意的从紫阳先生手里接过袋子,并道。

        紫阳先生点了点头,毕竟眼前这位天生神灵从不吃生了灵慧的宝药,心中自然没什么愤怒。只是人情交易这玩意儿,该有还是得有的。

        又见其有功德庇佑、瑞气缭绕,再看时却发现浑身紫霞异相,灵台上祥云滚滚,时而灵光乍现,霞光笼罩似华盖一般。

        方知其‘内景养身’已成,甚至有了肉身曦霞之相,却迟迟未使一身先天元气行入经脉、筑造灵窍,开始‘行脉凝窍’。

        心中笃定张衍不知其中修行奥妙,方指了鬼市内各类典籍最全的‘颜如玉’,却也是最贵的。

        便抬起手朝鬼市里面一指,又说道“不必客气,素童和我说小友甚爱阅览典籍,不妨可以去‘颜如玉’瞧瞧,那里当家的就是一‘书虫’得道,各类典籍修备齐全,想必能使小友饱足笔墨书香。”

        张衍再行谢过后,紫阳先生便兀自走开,毕竟是巡山将军,有时也要亲自探查山中治安的。

        行间,张衍经过各类摊位帐篷,见识了各色精怪山灵和各类交换物件。譬如白猿一族特有的猴儿酒,月光蚌一族特有的宁神珠,等等诸如此类,也有些滥竽充数的,数不胜数。

        能不能换到好东西和自己想要的,主要还是靠机缘运气。

        张衍没兴趣讨价还价,正巧‘吞鬼’这虎妖随行,也没几个虚报的,遇上感兴趣的便让‘吞鬼’置换便是。

        终于,这一螭一虎走到一处鬼市繁华喧嚣地界,见一间清香弥漫的飞檐堂舍前,门上悬着‘颜如玉’的大书牌匾。

        内里书架俨然、鳞次栉比,阵阵书香沁人心脾,时而有几个杂役捧着木简来往,买卖者皆于特定之处兑换交易,倒是颇有些规矩。

        踏入大门不多时,便有一小狐狸直立而来,笑眯眯的介绍起来“不知两位贵客前来,可有甚么所需?咱们‘颜如玉’多是附了一点元灵性光的山川游记、经史典籍,若是家中有后辈‘启灵点魄’,这是最好不过。”

        张衍粗略观之虽然知道此处不凡,却不想果真有些能为。便是这书简上附着温养元神、开益灵智的‘元灵性光’,就可见不凡。

        然,张衍元神性光自生光华用不着,便问“我想要买些修行所用的典籍,不知可有?”

        如此,那小狐狸的笑容可谓更盛几分,立马道“如此,还请贵客和我上二楼。那里皆是软灵玉叶、道篆金文所书,有打量前人所著的典籍要文,金丹之下任何疑问解答应有尽有。”

        说着,便已经带着他俩到了二楼。

        只见宝光粼粼、灵华肆意,时有仙音阵阵,或有靡靡之音,梁栋之间金玉为底,陈设布置精致讲究。

        “此间各类典籍在此,贵客自选便是。”那小狐狸道。

        张衍点了点头,遂道“我性喜读书,便给我挑一本最全的罢。”

        如此可是乐坏了那小狐狸,心道这个月的分利算是不愁了!

        颠儿颠儿便朝里面走去,没多久便捧出一带着隐隐灵光的木匣,并说道“贵客久候,这枚软灵玉叶名叫《和尘著集》,取和光同尘之意、中庸守正之意。”

        张衍神魂一扫,浅观便觉字字珠玑、直指本质,便问“如何置换?”

        那小狐狸闻言,顿时讲了起来“此乃是‘九天应雷普化天尊’,昔年还在商朝做太师时,在出征北海得路上,感慨世间修行玄妙、长生不易所书。自筑元到人仙举霞之境皆有涉猎讲解。故此,也稍贵一些。”

        “你且快快说来,我家公子岂有时间听你絮叨?!”吞鬼历来是个急性子,顿时喝道。

        那小狐狸闻言顿时瑟缩一栗,身后蓬松的尾巴都紧张的炸起了毛,怯怯看了眼张衍,见其并无异样,这才弱弱道“若是等闲灵物,须得三十株。若是宝药玉果,便只五枚就好。”

        “嗯?!”

        吞鬼虎目一瞪,那小狐狸更是将尾巴都夹起来了,若非差事如此,张衍只觉这小狐狸怕是立刻就要奔逃而去。

        心念一动,便从爪腕上绑着的乾坤囊中,拎出他一锦布包扔给小狐狸,问道“这是五十株各色灵物,你看够不够?”

        “够的够的,单看其中灵光祥云便知价值了!”那小狐狸接住后稍加感应,顿时喜笑颜开道。

        鬼市规矩向来如此,钱货两讫、彼此通好,倒是在没有二话的。”

        ..............

        回了山穴,安顿好‘吞鬼’,便按紫阳先生所说,顺着幽深潭地潜水而下,穿过藻荇摇曳,终是在深处角落发现一处水下洞口。

        螭乃天生龙种,生来契合江海河湖等水德充沛之地,张衍这种天生的水灵之神,就更是如此了。

        故而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便顺着甬道游曳而下,周遭山石中有乳石莹润露光华,玉缝瑶花身摇曳,一片朦胧梦幻,倒是颇有些神奇意趣。

        逆流而行数十里,这时张衍方才一跃而出,白玉般的鳞片在乳窟内晶莹水润。只见乳玉瑶石叠叠重重,有烟霞照耀、祥瑞蒸熏,时见散彩琉璃、灵机绽莲。

        哗啦啦的潺潺流水声,伴随着荡漾蜿蜒的乳窟河流蜿蜒蔓回,在这岸边时有堆叠的散落灵珠,映照的润润水光中,回荡缭绕。

        “好一处浓郁的坎水灵穴,诚乃乾坤造化的坎源之地也!”张衍目光一凝。

        凭借着敏锐的灵觉,让他区别于指挥感慨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肉眼凡胎,让他一瞬间便感到了蒸腾的坎德灵机,和一股清润绵延之气弥漫蒸腾,时而汇聚祥瑞霞光。

        尤其世愈发向水流深处,张衍愈发能感受到那愈发的浓郁的灵机和清润绵延之气,乃是绝佳的修炼保地,能抵外界数日之功。

        修行长生,不外乎法、侣、财、地。这‘地’虽在最后,却也是重中之重,若是经营得当,还能补益自身钱财,亦可作为传承之所。最常见的,便是作为洞府清修闭关之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