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第七章—神螭弄雨生灵喜

第七章—神螭弄雨生灵喜

        七月流火,金乌震鸣,金桑耀世

        炎炎烈日、炙灼大地,这似乎加重了生灵们对这酷暑的怨念,就连长青松柏都不在挺立笔直,变的有些蔫弱无力。

        微风吹拂间似乎都带着丝丝火气,将树叶染上淡淡的焦糊味儿。

        逼得张衍都不得不在吐纳日月精华后,时常躲在泉眼渊洞避暑,原本潺潺不绝的泉流甚至都断断续续,不在似从前那般。

        泉流带来的声音也从曾经五花八门的余音,变得哀弱无力、苦不堪言,甚至每次祭祀祝祷,也只是在拜天求雨,再无其他。

        怨声载道,张衍甚至甚至感到了无尽的怨气化作阴云一般,缭绕笼罩在这方圆内外。

        半载以来,张衍每月皆需向锦鳞供奉一滴心头精血。

        若非他尚且有些传承,又道心圆融、不为外扰,不断吐纳日月精华,甚至更是苦练《天一龟蛇养生诀》,吸收水气灵华来滋养身体,否则他开脉初境的修为都是不保,更别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日精本就灼热,如今的流火天象更使张衍小心翼翼,生怕出了岔甚么岔子。

        可他目前深处樊笼、受制于人,恐待日后九载时间一到。

        再这么下去,别说如今甚么修为倒退的风险,便是连这条小命儿都要成了锦鳞肚儿里的丹丸了,这也让他不得不为自己打算些。

        索性,人们的日益祝祷声夹杂传来的淡淡香火味,唤起了张衍“神舆”中带有的神性,也让他想起“神舆”中记载与传承的神通咒法。

        分曰:《乌云覆风》、《降霖布雨》、《风驰电掣》

        此三者便如小神通一般,天生存于识海神魂之中,与生俱来便会。

        这让张衍想起了事情的可为性,深深陷入了沉思。

        可若仅仅几处田顷也就罢了,张衍挥手便至、风雨即降,可张衍的目标乃是一绵延数百里的大郡,可不什么小地界儿,更别说尚有半载不曾降雨了。

        便是施云布雨,那也是极耗法力的事情,就是连合煞玄光的锦鳞都无能为力,哪里是等闲一介开脉初境的小角色可以做得的?

        “旁的或许是天大的难事,可于我而言,或许可以勉励一试!”

        思忖来去,张衍看着日益下降的水位与渊洞之中断断续续的泉流,思虑自己目前的生存范围,与那头顶一片乌云怨念,终是下定了决心!

        ........

        时光匆匆,转眼又是一月。

        当张衍苦练降雨神通时,亦自渊洞泉流带来的余音中得知了些消息。

        原来这地方并非是天不降雨,而是一“四耳山魁”作乱,方让此地无法降雨、始降旱难。

        非是天灾,这更加剧了张衍降雨的信心!

        .......

        “吟——”

        烈日当空,一声悠扬长吟荡漾天际。

        原是金乌映照的天际忽现黑云滚滚而来,酷暑干旱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变的不在那么难以忍受。

        只看遮天的乌云的之间隐隐一条白影穿梭其间,仿佛欲将无尽的水气聚集吞吐一般。

        青霄之中的乌云涌动不止,似若云盖。悠扬的螭吟长啸渐渐化作雷鸣闷响,声如斗牛。

        数百里的郡治所辖内,山川河流、飞禽走兽、灵精异类无不感受着风的扑面呼啸,似乎都感应到了什么一般,隐隐透露着久违的欢呼与雀跃。

        水府明堂,华栋美室内

        锦鳞女君似有所感,美目忽现灵光冉冉,抬眼看去后不由玩味的笑道“根性优良、道心圆融,便是悟性都是一等一的。不仅觉醒一点龙脉,便是神灵之法都领悟如此之快。”

        言语赞叹间,不由带了嘲弄感慨。

        唯有锦鳞自家知晓,曾经的她也如这般有着令人赞叹的资质和心性,可到头如何?

        不还是因着沧澜龙母一句“母系贱婢,何堪王女?”

        便将她锯角剃鳞、斩肢切爪,甚至被剔了龙骨、种了恶咒,使她失了龙身后不得化形。

        人不人鬼不鬼的封印这荒僻之地百多年,使她不得不入了旁门左道,方苟活于世!

        只因她母亲是一条鳍鱼,却生下四海赞颂的龙女。

        或许是有些同病相怜之感,锦鳞对张衍的杀心倒也歇了几分。

        .......

        正当她摇了摇头,准备阖上双目继续修炼时,却忽觉心血来潮,方未细想,便是一脸惊骇!

        贝齿咬的朱唇发白,惨青的面容再不复从前的风情妩媚与方才的淡然玩味。

        如墨染就般的云盖中,张衍穿梭翱翔、长吟不绝,风云雨露随风而至,倾盆之水随身摇曳。

        ........

        丛林间,成群的骏马有气无力的趴扶在树荫下,尽管此时的树冠枯叶零落、焦枝垂头。一批批骏马在马王的带领下,企图用他们高大的身躯,为中暑的马驹们抵挡些暑期。

        热,这是整个马群此时唯一的感受。

        雨水半载未降,高温的炽热使草绿枯萎、地面龟裂,仿佛稍一用力,便能听到“咔嚓咔嚓”的土石脆响,令以草树为食的马群们困顿不已。

        就连本该是族群中最雄壮的马王,此时也只能无力萎靡的趴在树荫下喘着粗气,昏昏欲睡、无精打采。在不复往日的威风雄壮,甚至两侧的肋骨都在皮毛下隐隐可见,多了几分瘦骨嶙峋的惨淡。

        可在找不到食物,族群中的幼崽便要饿死了。为了族群的延续,这是身为马王的责任。

        忍受着饥饿干渴,马王艰难的爬起,昂扬嘶鸣“唏律律——”

        号召着族群外出觅食,哪怕是一些树皮也好。

        正当马群响应号召准备启程时,忽闻天际雷鸣响彻,一片黑云滚滚汹涌而来,惊的马群纷纷戒备嘶鸣起来。

        天际间的水气愈发汇聚,原本酷烈的空气渐渐变的湿润。

        原本蔫头耷脑甚至感到绝望的马群们,不禁激动起来,纷纷对着空中愈发厚重的乌云,嘶鸣跳跃起来。

        唳——唳—

        哞——哞—

        吼——

        兽群们纷纷咆哮,山林之中的兽吼禽啼不绝于耳,潭湖中的诸众争先恐后的浮出水面。

        张衍看着大地上弥漫着的欢呼雀跃,郡治之内人们或手舞足蹈;或虔诚跪拜,皆是激动的望着清霄之中聚拢的乌云。

        原本震耳畏惧的雷啸,此时在诸生灵心中仿佛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乐曲。

        此间天帝统摄三界,万物皆有秩序,生灵俱有道理。行云布雨,也自有那雨师风伯、雷官电将、龙王水君来调配时令、承遵御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