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第五章—呲牙终张目

第五章—呲牙终张目

        正此时,只看那幽蓝色的神光如镜如渊,仿佛汇聚了天地间无尽的灵机与玄妙,一如冰晶雕琢般的鹰爪自其中缓缓伸出,烟云一般的珠蓝色恍若祥云,缭绕涌动那三趾之爪周围。

        稍待,便见一素色身影攒动而出。

        方看一龙头无角、蛇身鱼尾、四肢三趾,一身白鳞冰润似玉、晶莹剔透,水光之下彩华映衬、琉璃璀璨。

        这让原本白鳞蛇躯的张衍,此时再不复从前虽看似灵异,去依旧带着些许凡俗烟火气,与凶悍怖人的冰冷模样。

        三尺来长的身躯甚至直接暴涨长至四尺,浑身的肌肉均匀有力,线条修长流畅,是他看起来更加庞大,也变得更加威武。

        颈身下颔处鬃鬓飘逸、如银似雪,与那龙首上一双白瞳遥相呼应。珠蓝色的神光似祥云、似烟霞般缭绕着。

        尽管龙首无角,却依就衬得无比的神异非凡、威严煌煌,那是来自天地赋予的神灵的威严与权柄!

        锦鳞谨慎的于不远处,冷眼瞧着这仿佛至美至幻、瑰丽完美的躯体,沉醉的嗅着身上散发的清香,自顾自的笑道“龙首无角,身长四丈,披异鳞而逸鬃鬓。蛇身有鱼尾,生四肢三趾。常随水而下、御风弄雨,入于海者,是螭也。

        以先天水德之灵重塑先天无垢之身,通身灵光瑞霞、清气华盖,更是觉醒螭龙血脉,从此不沾凡俗尘与浊,久贵生香是先天。”

        又见他不曾再有动静,便绕着这副身体满意的笑道“很好,神志陨灭、魂魄飞灰,只留下这么个躯壳全然俱全,倒是我炉中炼丹的好材料,过是恰到好处、恰到好处!”

        这么说着,还不住的咯咯笑了起来,明媚的双眼中满是狂喜与感叹,甚至还带有些恨意。

        然,一双灵异的白瞳确陡然一动,无比复杂的看着正满心欢喜围着他转圈的锦鳞。想起方才锦鳞的自语和笑声,张衍心中不寒而栗、怒气冲天,但却并不惊讶。

        因为从一开始,张衍就知道锦鳞女君到底是个什么性子,冷酷、自私,残忍毒辣之极。

        便是赐予《坎德行水真章》,实则是机缘,其实也是包藏祸心、暗藏杀机。那些曾被她以指点和赐予机缘为名召见的水族,多也被其活生生的炼了肉丹。

        若非《地藏菩萨本愿经》有安忍不动、宁魂通念的奇异,哪里又能有如今这般顺利的炼化神舆,自此脱胎换骨、化身神螭?

        “恩?你...你竟还活着?”

        见锦鳞一脸惊讶,甚至有些措手不及的样子。

        不过,就算他如今修为大进,有哪里是已合了罡煞、炼了玄光,甚至已经几近结丹的锦鳞的对手?

        张衍双瞳一转,便计上心头。

        忙盘缩拜倒在地,一副感激涕零、全然无知的模样道“今灵素褪凡俗、步长生,拜谢女君德隆盛恩!”

        虽藏杀机,却也机缘巧合予了他神舆、给了他出身,自此真正踏上长生之途。

        所谓命数,从来都是捉摸不定,此即造化弄人也。

        锦鳞愣愣的看着眼前,尽管已是成就一身威势,却依旧恭敬跪拜的张衍。心中知晓,此子必定生了旁的心思,暗自有了些计较。

        目光转冷,看着张衍暗自冷笑,就算这小蛇修为有了些精进又如何,区区一个还未开脉破关、凝脉成相的小妖,就是螭龙又能翻腾什么浪花不成?

        一个神,还是自诩集天地钟灵毓秀的先天神灵,如今却匍匐足下,这般的小心翼翼、隐忍不发,让她心中的欲望与野心达到了空前的膨胀与满足。

        哼,就是神又能如何,还不是屈服绝对实力之下?

        遂道“你根器优良、福泽深厚,便是那身为神舆伴生灵兽的老鳌亦无法轻易炼化的神舆,竟被你得了去不说,还觉醒了神螭血脉,想来你祖上确有不凡之备,确是我未曾预料的。”

        “全赖女君福佑,若非女君如此恩德,何以有今日之灵素?

        必当为女君刀枪火海、砥砺冲锋,没齿难忘如此大恩大德”张衍低垂龙首,诚挚的言语将他交横的眉骨阴影下,眼中的怨恨与恐惧,遮掩的分毫不显。

        锦鳞心知这小蛇是个识时务的,见此低眉顺眼的样子不由让她内心欲望得了莫大满足,不由点头笑道“我何曾需要你为我鞠躬尽瘁、要生要死的,说的这样血腥?

        再者神舆炼化本就是福祸难料、九死一生,虽说成败于个人,却也是气运福泽深厚所至的机缘。

        虽我而言却形如砒霜剧毒、触之不得,徒留此处罢了。”

        闻言,张衍更是将头垂的愈发低下,甚至快要将自己的龙首摁进地里一般。强大的境界压制下,让他根本不敢随意妄动。

        锦鳞随即又道“当初赐尔道书、神舆,确未曾料及你还能挺过去,亦未曾想到你还能活着。

        我知尔千般怨恨、万般愤怒,可若无我赐下道书,九载多来为你日夜护法,这汇聚千万载先天水德之气的神舆,何以轮得你一荒僻之地的凡畜俗物头上?

        需知,这世间任何所谓礼法规矩、森严制度,都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后的结果,便如你我一般。”

        说了如此一番,锦鳞见张衍却是无动于衷、一言不发,不仅眉头微蹙,看向那低垂的龙首与飘逸的鬃鬓,时有青气华盖、灵光乍现,仿佛刺痛了她的双眼一般。

        不知想起了什么,顿时变得面如寒霜、眉眼含煞,喝道“哼,我虽让你身险境,却也让你自此长生了道。

        我自出身那高门广户、富贵万福的仙神之家,自小琼浆玉液、仙芝灵粹供养。

        你想必也清楚,这山野荒僻之地,哪里来得甚么神药仙物,便是宝库那些个所谓灵粹,也自不入我的法眼。

        而你既得我恩惠、入我水府,自知我不会凭白养个帮闲的,自亘古至今也没这个道理。

        自明日起,你每月皆要奉上你一滴心头血,不可掺杂一丝怨念,非得是你心甘情愿的才可。

        九年后,待我丹成之时,便是你我两清之日。

        若是你报仇——”

        一双美目森森看着锦鳞,目光很绝毒辣。

        “便让你知晓知晓我的厉害!”

        “小人万死不敢!”

        待九载过后,便是我将你细细打熬、炼入炉鼎的日子。届时封禁自消、樊笼自褪、仙骨自成,何须由得你敢不敢?

        甚至这九载间,每月还有先天神灵的精血供养,祛除她体内那毒妇的恶咒,可说是再好不过了!

        锦鳞深深看着眼前俯首低眉的张衍,心中暗自想道。

        “择日不如撞日,那便已今日为始罢。”

        说着,锦鳞双眸一冷,翻掌之间水光汇聚涌动,一根冰棱锥刺瞬息成型,裹挟尖锐的破空声与水流破碎之音,直朝张衍那螭身心脏扎去!

        近乎半吸未尽,张衍便见那锦鳞身形竟已至近前,不仅脸色大变、惊骇不已,甚至让他不及防备!

        随着“噗!”一声,锦鳞掌中翻涌的冰棱便已刺破张衍鳞片,扎进血肉之中。丝丝淡金色的鲜血随着冰棱转动,将整个儿冰棱攀覆包裹。

        只片刻间,原本晶莹剔透的冰棱便被丝丝缕缕、交错蜿蜒的金红丝线布满,霎是美丽好看。

        速度快到张衍甚至都没来得及痛呼,最后只能面色苍白的瘫俯在地。

        看着锦鳞女君满意欣赏着漂浮她掌中那,宛如血晶般的冰棱,仿佛什么珍宝一般。

        甚至还不禁点头品评道“天生神灵的心头之血,果然是好成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