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浮屠龙君在线阅读 - 第一章——神州入梦来

第一章——神州入梦来

        郁林葱葱、翠碧层叠,山林间又有烟霞氤氲、瑞气冉冉。

        大雨倾盆后枝叶翠绿、金霞挥洒,雾霭似烟斜祥云;似纱罗堆叠般弥漫森林,彩霞架桥高拱云间,恍如仙境一般。

        穿进茂密的树林;过了参差的灌木。冲霄的瀑布仿佛玉带坠落云霄,反复迭起朵朵浪花击打在嶙峋的山岩上,仿佛零落飞溅的玉屑一般。汇聚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泛起阵阵碧波涟漪,朵朵荷花翠如碧玉,亭亭玉立山水之间。

        一条水蟒探出水面,惊骇不已的望着湖面的一片狼藉。

        本该是麻木冰冷的竖瞳,却闪现着人性般的灵动,惊骇不已的望着湖面的一片狼藉。

        穿越来一月有余,从最初的震惊到难以置信,再到由人变蟒的最后绝望甚至心灰意冷、浑浑噩噩,他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黄粱大梦。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总是梦见一条大蟒时,一个老瞎子就说过“你姓张名衍,身在凡俗里确有着天上名。八字命辰似是而非、前途难断,我不好说。”

        “看来他还真有些本事,倒是说对了几分。”

        张衍回味感慨着老瞎子的话,想起那凶恶的鱼鹰一个照面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这蟒窝端了不说,自己也彻底成了一条孤寡蟒。

        鲜红的血色如晚霞般晕染湖面,碎肉残尸在湖面刺激到了张衍。使他没有来的一股憋屈怨念,他不想好容易得来的生命才开始就这么结束,哪怕作为一条水蟒。

        毕竟,前生遇人不淑、车祸瘫痪,苟延残喘的活了大半辈子的张衍,他不想!

        生命诚可贵,日子还得过,生活还得继续。

        .......

        月明星稀、玉兔皎洁,银霜挥洒在静谧幽深的湖面。

        一条水蟒悄然浮出水面,昂首对向明月,蛇吻一张一合仿佛婴儿呼吸一般,正式张衍。

        随着月上枝头,淡淡的银华如思思匹练般垂落缭绕,墨色的水蟒周身散发着莹莹灵光,时有水汽蒸腾。

        自那日鱼鹰灭门的祸事后,张衍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他不想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每天提心吊胆的活着,生怕不知何时葬身天敌之口!

        直到一日夜里,他偷偷看到了一只大鳌,正趴在河畔张着大嘴一呼一吸,淡淡的银华丝丝被它吞入口中!

        这让张衍想到了神怪异志中所载的那般,同时也意味着他可以尝试着修炼,不在做一条每日躲躲藏藏,只求度过羸弱的幼年期的水蟒了!

        索性上一世,张衍村里的祠堂曾是道观,他自小便也算浸淫些道典经文。

        自知所谓“捉坎调离”、阴阳调和之说,乃成三宝大药而聚灵性。

        即是那:炼得大丹成无漏,脱去凡尘跳轮回。

        《真诰七篇》中亦有载一法曰《服日月芒法》,传闻乃大洞真圣的仙人所传,不拘万物生灵何种品类,皆可练内外、调阴阳、筑道基的道家真解。

        这么想着,张衍便默诵口诀,开始尝试着他“蟒生”修炼之始。

        也不知张衍是怎么的,寻常精怪便是通了灵慧的也要半载之久方能成就的事情,作为幼体的张衍一次便有了玄妙之感自体内悄然而生。

        皎洁的月光映在张衍的蟒身之上,随着张衍默诵经文间一呼一吸,丝丝月华垂落还不算大的蛇吻之中,紧接着,便是一团浑浊的灰气随之吐出。

        静动之间,张衍渐渐沉浸其中,仿佛融入天地一般无悲无喜、无我无念,唯有那丝丝韵律妙玄流转心间。

        直至月下眉梢、大日出生,丝丝日精代替月华,一时间张衍周身紫烟氤氲缭绕,蟒首之上丝丝黑气自天灵消散,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却不等张衍高兴,再次吐纳的日精却险些将张衍的血肉给烫伤,惊的张衍立时收了功诀!

        也正是孤阴不生、孤阳不长,那日精中和纯粹了张衍体内法力,更使他并无寻常精怪那幽光莹莹,反倒是灵光透顶、天灵升霞,乃是纯粹玄门道教的中正法力。

        张衍心知朝阳紫气乃太阳之精气,最是中正平和、纯粹怀柔,但却时限短暂,便紫气渐老。所以自那日得了教训后,便不敢再随意吐纳日精。

        自那以后,张衍每日夜里都小心探出水面观察一番,便开始默诵经文、吐纳月华、捕捉紫气。

        如此这般,夜里吐纳月华、清晨吞吐紫气,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白驹过隙间三载寒暑悄然而过。张衍可谓是日夜不缀,便是立冬过后亦,他挺着困顿冬眠的习性,强打精神。

        且太阴属金,五行生水也,正合张衍此时水蟒之属。

        故每逢八月十五、十六两日,即张衍最为勤奋吐纳之日。

        不由让其感慨何所谓“天上三奇日月星,斗枢昼夜运天经,毫厘进退无差忒,正应金丹火候灵”诚不欺也!

        随着二气交融、日积月累、吐纳绵长,张衍可谓清灵畅达、神气日增,曾经暗淡无光的蛇鳞,亦变得通体如翡似墨、灵光莹莹,简直一条美男蛇!

        丈许的蟒躯肌肉流畅、血气缭绕、飞虫不近,时而喷口水,亦有三尺来高!

        就这样,张衍每日啃食黄精芡实、或觅肉芝素参,要么修炼发呆,或是朝看明光映云天,余辉落尽暮晚霞,或是看那云卷舒空、多端变化。

        修身养性的很,却也让张衍深觉枯燥乏味。

        修行不易,然偌大的湖泊中生灵者众,但多是蒙昧之辈。

        或许于张衍而言,孤独可以适应,但让他一只蜷缩此间,却让他很是不甘!

        天地连一线,金乌耀东天。

        天际间紫气充盈,隐隐紫韵氤氲流转聚散,正是道家吐纳日精、锻养血气的好时候。

        可本该是昂首吞纳大日的张衍,却蟒首向东、卷曲侧卧于湖畔岩石之上,盘起如翡晶莹般墨鳞覆盖的蟒躯,自然放松、气息无漏,便是蝴蝶飞舞、鸟雀停驻亦无所知。

        只有一缕缕朝阳紫气顺由玄妙之韵,自张衍鳞片之中缭绕渗透,很是神异。

        传闻,此乃前世华山祖师—希夷真人所传,是采天地之灵而补养自身,以锻淬肺腑、通脉塑窍、养穴锻体的上佳精选。

        所谓“至虚极、守静笃”,便是这《蛰龙睡丹功》了。

        该说如今的张衍怎就这等肆无忌怛,乃因那鱼鹰又至此地湖面捕猎,张衍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当下将那鱼鹰绞杀,蟒颚大开,直接将那鱼鹰吞入腹中!

        勃发汹涌之气着实震慑了一众虎视眈眈的野兽,这才敢稍有松懈防备,寻了一最近湖面的台岩修炼,以求事半功倍。

        可谁想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一张金丝大网不知何时洒下,四面八方将张衍罩住!

        “这长虫乃是成了精的玄水蝰蛇,可入腾龙池滋养龙脉,万不能让它遁去湖中!”

        张衍只见周围站着一圈儿八九个人,各个儿血气蓬勃,纷纷使着力气,正死死将那金网收拢!

        这是做什么?竟要抓捕自己?!

        即使张衍拼了十二万分的气力,却依旧无法挣开金网的束缚!

        甚至稍家挣扎,那金网顿时变得滚烫不已,甚至将张衍日久淬炼的鳞片都烧出了淡淡的焦味儿!

        见此情景,张衍顿觉不妙,绝望地发现自己跟不知如何逃离出去。

        正此时,忽见头顶金光大盛,一道黄符不知何时压下,使他顿时身如雷击、浑身无力。

        “吼!”

        昏迷之前,无限愤恨袭上心头,无比的不甘促使他发出怒吼。

        他才刚刚摸到修炼门槛,谁想命运却又和他开了这样一个玩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