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嘎嘎乱杀在线阅读 - 第223章 集体被罚

第223章 集体被罚

        林元洲回去营帐时,就听到了大家说起楚灵萱去抢别人床位,想要睡在云墨染身旁时。

        他不敢置信。

        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听着他们的嘲讽,他深蹙眉头。

        因为他只有他知道楚灵萱是女儿身。

        也是从将军府出来的人。

        和云墨染肯定是旧相识。

        她大半夜去找云墨染做什么?

        这么不矜持吗?

        “你们说着林楚,是不是断袖之癖啊?”

        “这要是有断袖之癖的话,那可要远离啊,我们是正常男儿,又没有这个癖好。”

        “这个问题倒是要问林元洲了,那林楚不是陪着林元洲从军的吗?林元洲可是林楚的主子呢。”

        这个时候,有人看到了林元洲,便打趣问道,“诶,林兄,你家的那个林楚到底是不是有断袖之癖啊?而且就算有,你生得比那个云墨染好看,为什么林楚要跑去睡云墨染啊?”

        “可能就是云墨染武功高强吧,人家云墨染除了生得不好看,估计某方面厉害得非同常人呢。”

        “是啊,有些绣花拳小生就爱身强力壮的。”

        “林兄你倒是说句话啊。”

        林元洲被推搡着,脸色不是太好看。

        见林元洲不说话,便有人越说越起劲,越离谱。

        “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林楚,看着很像姑娘啊,举止投足之间,都没有阳刚之气。”

        “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这林楚身子板薄弱得弱不禁风的。”

        林元洲缓过神,面上神色不太好看,说道,“还不睡觉?是想等着慕将军惩罚吗?”

        他这才想得通为什么楚灵萱要去挑水了。

        原本来是被罚的。

        她对自己居然撒谎了。

        还是说楚灵萱接近云墨染是有什么目的吗?

        “是啊,林楚被罚,你这个当主子怕也是没脸了哈哈。”

        林元洲闻言,上前一拳砸在了那说风凉话的人。

        “嘿,这还动手打人了?你家的下人做得出来这种事情,还怕别人说啊?”

        那人也不甘示弱,也回了林元洲一拳。

        两个人就这样扭打了一团。

        其他人劝架。

        怎么都劝不了。

        最后还是惊动了慕将军。

        慕将军赶来的时候,有人喊道:

        “别打了,别打了,将军来了!”

        听到将军来了,林元洲和那打架的人才都纷纷停手。

        但是依然是不服气地看着对方。

        “大半夜不睡觉,都在做什么?”慕将军呵斥道,“醒着的人,都去挑水砍柴。”

        慕将军此话一出,所有人敢怒不敢言。

        这本来是想要看热闹的。

        谁想到要被连累大半夜牺牲了睡眠时间去挑水砍柴。

        这林元洲和林楚简直是灭顶之灾!

        他们一来,准没什么好事情发生。

        接二连三地被罚。

        大家经过这几次的惩罚后,都已经开始排斥林元洲和林楚两人。

        觉得他们就是祸害精。

        其他营帐的将士,有些被外面的动静吵醒了,但是不敢起来看热闹。

        等下殃及池鱼可就不好了。

        还是好好珍惜休息的时间,好好睡觉吧。

        一早起来还有未知的训练等着他们呢。

        ……

        林楚正在孤身一人挑水时,忽然看到大部队的人也出来挑水砍柴,她有些诧异。

        就问着林元洲,“林公子,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大家不睡觉出来挑水砍柴的?”

        “你自己说呢?”

        这是林元洲第一次没有给楚灵萱摆出好脸色。

        她借着月光,也看到了林元洲脸上的伤势,问道,“林公子,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挂彩了?”

        林元洲摸了摸被揍的眼睛,痛得他龇牙咧嘴,连路都看不太清。

        “灵萱,他们都在传你去睡云墨染,这是真的?”林元洲问道。

        楚灵萱倒水的动作一顿。

        没想到林元洲这么快就知晓了。

        她是背对着林元洲的。

        所以她眼底的慌张,林元洲是没有看到的。

        她把水倒进缸里之后,就把水桶放下来,低声对着林元洲说道,“是啊,我是故意接近他套近乎的,你可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身份?”

        林元洲听得楚灵萱这么一说,他呆滞下。

        “还能是什么身份?”

        楚灵萱当然不会告诉林元洲有关云墨染是皇子的身份。

        她低声道,“他可是慕将军的未来夫婿,而且还是慕将军身边的红人,他武功高强,以后怕是要成为将军之人,如此厉害的要将,我们当然是要策反为你所用啊。”

        “你想啊,你什么身份,他是什么身份,他能够给你效命,那是他的荣幸。”

        “你从小到大都是在炎国边关生活,而这要是回到了那边,想必很多人肯定是不服你的。”

        “但是你身边有一个得力干将,以及我这般足智多谋的军师,不就是天下无敌了吗?”

        林元洲听得楚灵萱这么一分析,觉得甚是有理。

        他便盯着楚灵萱,“这就是你大半夜不睡觉,去找云墨染的目的?”

        楚灵萱点头,“林公子,我还能骗你不成吗?”

        “没有别的目的?”林元洲问道。

        楚灵萱看着林元洲对自己的质疑。

        眉头紧蹙。

        她认真地说道,“林公子若是不信我的话,那我大可可以离开,但是我知道了你的身份,你也不会让我走吧?我们是绑在一条绳索上的蚂蚱,不是吗?”

        林元洲蹙眉。

        楚灵萱的确是知晓了他是北凉国皇子的实情。

        这会让楚灵萱离开,的确是不适宜。

        万一她离开了告发他的身份呢?

        那他们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

        而他的皇帝梦也会破灭。

        “那也不能如此急功近利,万事都讲求一个机缘。”林元洲说道,“以后别鲁莽做事了,你看大家都传你有断袖之癖。”

        “现在还闹得大家都在这看笑话。”

        楚灵萱倒是无所谓,说道,“那就让他们误会吧,他们越是误会,对我们越是有利。”

        而楚灵萱和林元洲说的这些话,都被金元宝这个顺风耳听了个明白。

        金元宝便和慕烟吐槽。

        慕烟听言,咯咯一笑。

        云墨染听到笑声,不禁蹙眉。

        慕烟这是又想到了什么好笑的?

        一直在笑不停。

        【这楚灵萱可真会编故事啊,她要是在这古代去写话本子,想必还能成为一个成功的话本大师。】

        【这林元洲也是蠢驴一个,如此轻易地就被楚灵萱给忽悠,不知道脑子是怎么结构的。】

        【不过吧,这林元洲的气数,也很快到了,我掐指一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