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嘎嘎乱杀在线阅读 - 第68章 嘎嘎乱杀!

第68章 嘎嘎乱杀!

        哼,和楚灵萱闹掰后,就来追我。

        门都没有!

        我不喜欢老男人!

        某个老男人云墨染要是知道慕烟此时的心声,怕是要哭晕在案桌上。

        云墨染进的这一班,全是十岁的孩童。

        林元洲今年自然也是十岁。

        慕烟转念一想,似乎云墨染今年也十岁。

        慕烟马上纠正自己的错误:是不喜欢丑的老男人!我墨染哥哥就不一样,长得像谪仙,一千岁都不成问题!

        慕子胜听到妹妹的心声后,更不待见林元洲了。

        直接视而不见。

        “你那么想抱妹妹,让你娘给你生啊。”慕子胜瞪了一眼林元洲说道。

        林元洲顿时就滴了一滴眼泪,“慕子胜,你太欺负人了,我爹娘早死了,我只有外祖父……”

        【呕,不要脸!你娘明明在北凉国给你生了一窝弟弟妹妹。】

        【北凉国的人可真够狠的,自己亲爹亲娘都敢诅咒!这是北凉国人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慕子胜原本快言快语觉得自己伤害了林元洲。

        可是一听到妹妹这么说,就觉得林元洲可会演戏了!

        明知自己是北凉国王子。

        明明有爹有娘,有弟妹。

        却装着孤儿。

        林元洲啊林元洲,还得是你啊。

        藏得够深啊!

        差点被他害死!

        劝退劝退劝退!

        接下来任凭林元洲怎么打闹,慕子胜都不甩他。

        林元洲吃了闭门羹,愣是没想到慕子胜居然不理会他!

        要知道,整个国子监,也就他愿意和慕子胜玩。

        敲钟一响,开始上课了。

        大皇子墨澈讲课,不仅涵盖了书中知识,还引入了相关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让学子们了解到了学科前沿动态。

        看着神采飞扬,激情洋溢的墨澈,慕子胜低着头,小声地说道,“云墨染,你说大皇子为什么总是提问你?”

        “而且你不能总说不懂,不会……这样会丢我们慕将军府的脸!”

        大皇子墨澈的七弟墨染,在京城可是对联无敌手。

        也钟爱对诗对对联。

        “在下学堂之前,本皇子想出个上联,谁来对下联?”墨澈最先视线先定格在云墨染身上,随后便环顾一周。

        林元洲为了得到大皇子的青睐,马上举手,“大皇子,我来!”

        墨澈点头,便出了上联:“十口心思思父思母思张郎。”

        林元洲:……这什么东西?

        林元洲久久尚未答出,在那抓耳挠腮的。

        急得他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墨澈摆手,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坐下吧,还有哪位学子能对出下联?”

        “戴面具那位新学子,你呢?”

        慕子胜:好险!幸好不是我!

        被点名,云墨染站起来,“回大皇子,我一等下人,岂会做对子?不懂。”

        慕子胜伸手扯了扯云墨染的衣角,“墨染,你这是在怼大皇子,惹大皇子不高兴了,可是要杀头的……”

        要不是看在妹妹那么迷恋云墨染的份上,他才不管云墨染死活呢。

        这一课堂上,云墨染一直在回拒大皇子的提问。

        所幸的是,大皇子心善,并未计较。

        “大皇子说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云墨染道。

        墨澈定定地看了云墨染几秒。

        这拒绝得干净利索,倒是很像某个人。

        今天就试探到这里吧。

        “好了,敲钟响了,下课吧。”墨澈嗓音温润。

        他控制着轮椅便离开了课堂。

        待大皇子离开后,学子们才敢喘气。

        尤其是慕子胜,直接软绵绵地趴在了案桌上。

        他看着云墨染那张面具,便说道,“云墨染,和你坐在一起压力太大了……大皇子总是找你提问,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云墨染漆黑的眸子眯了眯。

        他知道他现在是进入了大皇子的监视。

        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备受关注。

        他冷冷都耸肩,“我哪里知道?”

        “也许是因为你戴了面具,觉得你太标新立异,不尊重他?”

        慕子胜闻言,马上坐直腰板,“云墨染,你快快把面具摘下来,这不以真面目示人,真的很不尊重人!”

        “这样下去,我都不敢和你同桌了啊!我怕到时候大皇子让同桌回答……”

        “慕子胜,他是你们将军府的下人?”林元洲问道。

        “要你多管闲事!”慕子胜听到林元洲的声音就反感。

        林元洲也怒了,“慕子胜,你这到底怎么回事?要知道整个国子监,也就我愿意和你玩,你现在什么态度?”

        慕子胜站起来,叉腰说道,“林元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阴谋诡计,你故意把我带废,引导我做错,把整个国子监上至夫子,下至学子都得罪一遍,这些都是你的伎俩!”

        “我本来识破不道破的,既然你都这么死缠烂打一直问,我就满足你,撕开你的真面目!”

        “一方面和我称兄道弟,一方面又合着其他学子们一起孤立我,排斥我,在背后没少给我造事生非。”

        林元洲闻言,吸汗密布额际。

        这怎么回事?

        那个蠢蛋慕子胜,居然突然清醒过来了?

        慕子胜是怎么发现的?

        林元洲当然不肯承认啊。

        “慕子胜,枉我对你那么好,你居然这么想我,以后不和你玩了!”林元洲生气极了。

        说着就抹着眼泪跑开了。

        而慕子胜今天来学堂,则是要改过自新的。

        他趁着下课时间,在敲钟上敲了三下。

        听到敲钟声响的夫子学子都聚集而来了。

        落氏就抱着慕烟站在远处看着。

        看着人齐了,慕子胜首先向大家深深鞠躬:

        “以往,是我鲁莽,是我顽劣,都做了一些伤害大家的事情,在这里,我慕子胜向大家深深鞠躬,深感抱歉!从今往后,我一定会好好上学,尊师爱友,不耻下问,日后争当一个有用之人!像我爹那样,保家卫国!将敌寇杀得片甲不留!”

        听到慕子胜的深深忏悔,夫子连连点头。

        忠贞爱国,顶天立地,赤胆忠心的护国大将军,怎么可能会生出犬子。

        正如虎无犬子!

        只不过是一时顽劣。

        人之初性本善嘛。

        落氏闻言,也十分欣慰。

        她的儿子,正在往好的方向改变了。

        她就担心的是连老五都带不好管不好。

        没想到这小子造化还可以。

        而站在人群里的林元洲,听到慕子胜在师生跟前忏悔,他眯起了眼睛。

        尤其是听到慕子胜说要杀光敌寇时,他眼底闪过一抹狠戾!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