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嘎嘎乱杀在线阅读 - 第31章 舅舅一家是受了什么高人指点?

第31章 舅舅一家是受了什么高人指点?

        “供养你的前提是你有德,老人无德全家遭殃,婆母不知道吗?”

        将军夫人看着龇牙咧嘴的婆母,甚是失望。

        倘若婆母一家丑陋的嘴脸没有显示出来。

        她不管如何都会看在婆母养慕将军的份上,会帮他尽孝的。

        只可惜了,她听到了女儿的心声。

        也看到了婆母的行为。

        她不阻止慕将军去孝顺他。

        但是她是不会给这种无德的老人养老的。

        哪怕她的孩儿不是婆母的亲孙儿,但是,婆母也不该故意而为之养废她的孩儿啊。

        想着嫁入慕家门口以来的这十八余年,婆母从未善待过她。

        女儿说她被婆母一直pua?

        也不知pua是什么意思。

        但是她知道那是不好的。

        “你不是自诩有教养,有素养,家风门风好吗?为什么眼里容不下修远,却又心安理得地享受他带来的荣华富贵?”

        “一边享受他带来的便利,一边又在毒害他的孩子,这是一个老人该做的事情吗?还是说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将军夫人声音柔柔的,但格外震耳欲聋。

        更是把老太太一家子都吓得愣在原地。

        哑口无言地看着将军夫人。

        没想到她一个弱女子,身上竟然有这般威力。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老太太矢口不认自己所作所为,反而强词夺理为自己辩解,“这夜明珠我看落入别人手里,我才拿棺材本买回来的,我真金白银买的,就是我的了,你别在这里给我瞎闹。”

        【娘别信她!她张嘴就是谎话连篇!这老太婆坏得很,明明是她买通了人陷害四哥哥的,然后变相挖空你的私库!】

        慕烟听着老太婆的话,都皱起了眉头。

        不过她相信她娘能够搞定这一切的。

        看她娘多聪明,一眼就看穿了老太婆的伎俩,还知道老太婆房里藏了夜明珠呢!

        【我的娘,真的是很聪明!莫怕老太婆的阴谋诡计,越是强硬,老太婆越是畏惧。而且娘你放心教训这个老太婆,爹爹是会体谅你,站在你这边的。】

        自古以来不都是欺软怕硬的吗?

        得到女儿的认可和鼓励,将军夫人更是无所畏惧。

        哪怕丈夫不维护她和孩子,她都会护崽。

        绝不容人欺负!

        “既然如此,那各自安好,你们还想待在将军府的话,就把库房的钥匙交出来。”

        将军夫人这是下了决心,不给婆母继续当家做主。

        【对对对!娘,一个家里容不得两个女主人,这里是将军府,你是将军夫人,你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把库房钥匙拿回来!】

        【然后要查账。】

        将军夫人听到这里,就知道其中有猫腻了。

        老太太死死捂着将军府的钥匙。

        她因为手握将军府的钥匙,才能给自己的儿孙谋福利。

        这已经被慕修远和落氏将她的孙儿挤出来了。

        绝对不可以再把钥匙交给落氏。

        然而,事与愿违。

        将军夫人一声令下,她的几个孩儿就去将钥匙给拿过来了。

        慕子仕将钥匙呈上,“娘,家里的钥匙。”

        将军夫人拿过钥匙后,第一时间就是去账房看账本。

        这闹得老太太那一脉都人心惶惶。

        “母亲,钥匙给她拿走了,这以后你还有银钱给我买鸡腿吗?”

        老太太的大儿子,肥头猪耳的,拿着一个鸡腿在啃。

        老太太被将军夫人的一系列操作给气得心肝都痛了。

        这个傻大儿居然还只顾着吃鸡腿。

        不过,老太太也不担心落氏能从账本查出什么漏洞来。

        她有两本账本,一本是假账,是给慕修远看的。

        一本是真账,在她的枕头底下。

        谁都不知道。

        “推我过去。”

        老太太命令道。

        她还能以此来羞辱一番落氏。

        不会管账别逞强。

        可是,老太太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哪怕将军夫人不懂看账本管账,但是她有慕烟啊。

        慕烟什么都懂。

        在将军夫人踏进账房的时候,就听到了慕烟的心声。

        【娘,这老太婆比你想象中的歹毒,她留有心眼的,做了两个账本,一个假账本是给爹爹看的,一个真账本在她的枕头底下呢。】

        将军夫人看着账本,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出来。

        反而是做得很好的账本。

        完全看不出任何纰漏。

        现在听得烟儿的话,她便吩咐道,“子仕。”

        慕子仕上前,“娘,有何吩咐。”

        在慕子胜靠近时,将军夫人便掀了掀嘴皮子,在慕子胜领悟后,她便启口说道,“帮娘去秋枫苑取文房四宝来。”

        慕子仕点头,“是。”

        慕子仕懂唇语。

        因为他在太子身边当差,自然而然就学会了读唇语。

        刚才他看到娘唤他的时候,他便注意到娘在说唇语。

        娘这是让他去祖母的房间枕头底下拿东西,说是账本。

        他匆匆出去,很快就在老太太的房间里取走了账本。

        此时府里上下的人都聚集在了账房门口。

        所以自然也没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他再拿来了文房四宝,交给了娘。

        “落氏,我从小就跟着爹娘管账,你敢质疑我?”老太太怒喝一声。

        “婆母,你这个账本一看就是造假的。”将军夫人说道。

        “你说我这个账本造假,那你倒是拿出证据啊,要是拿不出证据,就把钥匙还给我,以后这个家还是我来做主!”老太太这人还没噎气呢,落氏就想当家做主了?

        不可能!

        “那如果我能拿出证据证明你做假账呢?”将军夫人反问道。

        “如果你能拿出证据,我们一家就全都离开将军府!”老太太胜券在握一般。

        而老太太此话一出。她的子孙们都倒吸一口冷气!

        这可使不得啊!

        这落氏看着就是有备而来的。

        不知为何,老太太的这一脉子孙,右眼皮同时跳动得厉害。

        “好。”

        将军夫人说着,拿出了另外一本账本。

        “婆母,你该如何解释这两本账本?修远有提过一嘴家里的钱怎么花销那么多,我起先觉得没什么,家里人口众多开销大也正常。”

        将军夫人这两本账本一对比,好家伙,老太太中饱私囊啊。

        老太太一看到另外一本账本,脸色唰的一声全白下来。

        落氏怎么会有她的账本?

        她说都没有说!

        落氏是怎么拿到她的账本的?

        怪不得落氏要拿走账房钥匙,要抢走她女主人的位置。

        “落氏!你好阴毒!居然敢偷婆母的东西!”老太太反咬一口,“我要让修远把你给休了!”

        “我们慕家可容不得下一个当贼婆的儿媳妇!”

        “谁敢休她?”

        忽然,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

        大家闻声看过去。

        但见慕将军大步流星往账房这边走来。

        府里所有人马上让开一条通道,慕将军在将士们的拥簇下款款而至。

        “修远!你看看落氏这个毒妇,一步步地将我逼死,先把我气得瘫痪,现在又要抢走账房钥匙,我都还没死呢,她就要当家做主,做这个家的女主人!”

        老太太看到慕将军归来,便使出了苦肉计。

        慕将军走过去,没有理会老太太。

        而是在将军夫人的跟前停下来。

        老太太看着冷着一张脸往落氏走去的慕修远,以为他要为自己出气。

        所以便继续添油加醋,“老二,你可算回来了,这个贼婆娘,每天好吃懒做,孩子也不管,还让孩子在外面闯祸,她还拿了府里的银钱去救那个不争气的孩子,那孩子我看都形同废柴了,还花那么多银钱做什么?”

        “你赶紧把她给休了吧!母亲只有一个,但是婆娘有的是!母亲给你再物色好人家的姑娘!以你现在的成就,大把貌美年轻姑娘嫁!何必守着落氏这个残花败柳呢!”

        老太太的字字都扎在将军夫人的心上。

        老太太的那一脉子孙听着也拍手叫好!

        将军夫人抬眸,看了下冷冰冰的慕将军,“夫君,你也是这样看我的吗?”

        慕将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身,冷眼看着老太太。

        “我很早就回来了,我只是想看看我不在家里头的时候,我的妻儿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慕将军捏紧拳头。

        满眼愤怒,“我没想到母亲竟然是这般待我的妻儿!”

        在有人前来军营汇报情况时,军中无要事,他就赶了回来。

        可是快到家门口时,他并没有急着回去。

        而是要趁机看下他的母亲要做什么。

        他看到的是母亲处处针对晚娘。

        羞辱,谩骂,诅咒。

        甚至是连他的孩儿都不放过!

        他原以为晚娘会招架不住,无法和老太太对抗。

        谁想到,他的晚娘居然也能担任重任。

        维护了孩儿的尊严,还扛起了所有的责任和风雨。

        “老二?”老太太不确定地看着慕将军,有些诧异。

        “你先前不是说要休了落氏吗?”老太太问道。

        “我何时说过要休了晚娘?”慕将军剑眉一冷。

        “那天你出门,我明明是听到了你和手下说要休妻……”老太太想起当时偷听了慕将军离府时说过的话。

        “我说的是修葺,军营里有些营房需要重新修葺。”慕将军说道。

        老太太:这慕修远该死的重口音!

        慕将军:你耳背怪我罗?

        就是听了慕将军说要休妻,所以老太太也担心慕修远不为她说所控,才想出了要趁着慕将军不在家的时候,慢慢将库房挖空,将落氏的私库挖空!

        谁想到啊。

        自己弄巧成拙。

        现在骑虎难下。

        而在人群里默不作声的楚灵萱,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不禁地蹙眉。

        为什么舅舅和舅母一家都清醒过来了?

        之前明明就是一副受气包,任由人摆布的扯线公仔,现如今,却像是疯了一样,头脑清醒,能言善道不说,还知道老太太一家怀有二心。

        是什么高人在背后给他们指点了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