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嘎嘎乱杀在线阅读 - 第30章 齐齐保护娘!

第30章 齐齐保护娘!

        将军夫人并没有被老太太的凶神恶煞给吓到退宿。

        而是对着一旁的慕子仕说道,“老大,你去祖母的房间找下,如果看到夜明珠,就把它打开,并且将屋内和整个将军府的烛台灭了。”

        现如今正好夜幕降临,老大要是把夜明珠敞开,她就能找到突破口和老太太撕破脸。

        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到处造谣她大儿子是朝廷钦犯被流放边关的,毁了他的婚约。

        现如今又对她的四儿子下手。

        引导他去赌博,还抽大麻!

        新仇旧恨,必须要在今天处理了。

        没多久后,慕子仕便折返了,“娘,已经将夜明珠放在祖母的桌子上。”

        “好。”将军夫人点头。

        做得好。

        “婆母,我的孩子不是废物,还请你积点口德。”将军夫人忍着怒气说道。

        “呵!你的孩儿还不是废物?你说你哪一个孩儿有出息?生了五个儿子全是废物!”

        老太太一通数落,“大儿子被流放,二儿子随军打仗那么多年依然是个小卒,三儿子水性杨花只会挑逗姑娘,四儿子好赌成性,五儿子那个猪脑子大字不识一个。”

        将军夫人不怒反笑,“那也是有资本不学无术,不像他们,和修远同辈,却寄人篱下,一点作为都没有,更别说其他的好到哪里去。”

        “你!”老太太一听,脸色大变。

        差点要从轮椅上跳起来掐死将军夫人了。

        “我什么?我尊重你才唤你一声婆母,我不尊重你,你是谁?”将军夫人看着发怒的老太太,看来是把她给刺激到了。

        老太太龇牙咧嘴,“落氏!”

        正在这时,将军夫人安排好的丫鬟,一声惊呼传来:“一阵风吹来,把府内的灯笼都吹灭了。”

        没有灯火照明,实属是看不清路。

        “那还不快去点亮烛台?”老太太将怒火撒在了丫鬟身上。

        “老夫人的苑里灯火光明,比烛光还亮,该不会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吧?”丫鬟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模样。

        一听到灯火光明,老太太就坐不住了。

        使了个眼色给自己的孙儿,让其去查看。

        可不能败露了夜明珠啊!

        然而,还没等老太太的孙儿行动。

        将军夫人这边就领着小厮丫鬟等众人朝着老太太的苑子走去。

        “婆母平日里最害怕妖魔鬼怪了,府里要是有什么奇艺怪状,都是我去探个究竟,我们去给老太太看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太太一看这阵仗,连忙想要阻止。

        奈何自己早已瘫痪在轮椅上。

        她扑上前时,整个人从轮椅上摔在地上。

        “都愣着做什么,还不给人扶我起来,给人去阻止落氏!”老太太恶狠狠的眼神瞪着自己这一帮废物儿孙。

        没有一个有眼力见的。

        她现在还活着,这儿孙还有地方可住。

        要是她百年归老了,他们指不定会被落氏赶出府里。

        她必须要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为自己的儿孙盘下慕修远的江山,并且将他们逐出族谱!

        这是她给后代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有人七手八脚地去扶老太太,有人前去阻止将军夫人。

        然而,奈何将军夫人所生的几个儿子,个个都牛高马大的。

        老太太那些平日里只会吃喝玩乐的儿孙,根本不是对手。

        所以,将军夫人很顺利的到了老太太的苑子里。

        “把门打开。”将军夫人让大儿子去开门。

        “是,娘。”慕子仕顺手将房门打开。

        “住手!不可!”赶来的老太太,看着慕子仕推开她的房门怒喝一声。

        “你要是敢打开我的房门,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将军夫人则是表现得很好奇,“婆母,为什么府里都黑灯瞎火了,唯独你房间灯火光明呢?我们也是想一探究竟。”

        “有什么好探的?都下去!”老太太脸色异常。

        “那轮不到你。”将军夫人说道。

        “开!”

        一声令下,门被打开了。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居然是一颗夜明珠!

        夜明珠,顾名思义夜如白昼。

        看着那祖母绿的光,照亮整个房间。

        “婆母,我交给放京债人救老四的夜明珠,怎么会在你房间?”

        将军夫人一看到夜明珠,就为女儿的预知能力感到震撼。

        慕家在场的四兄弟亦是如此。

        不得不佩服妹妹!

        “谁说这是你的夜明珠?”老太太死口否认这是将军夫人的夜明珠。

        “你自己拿着将军府的银钱去救你的老四,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当家做主的婆母放在眼里?”

        “婆母,我并没有动用将军府的银钱去救我的孩儿,这夜明珠,是我爹当年救了靖王爷,靖王爷赏赐给我爹的。”

        将军夫人没想到老太太居然还会狡辩。

        “你说是靖王爷赏赐的夜明珠它就是了吗?这是我远房亲戚孝敬我的礼物!”老太太怒喝道。

        “婆母,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将军夫人看着嚣张的老太太,“你可知道,你们所住的地方,是我夫君日夜打仗拼回来的?”

        “你们吃他的,穿他的,用他的,住他的,什么都是他的。为什么却要反过来害我们?二姨娘的事情,我们没有和你们计较。”

        “现如今,你们却有打在了我孩儿的主意上?”

        原以为从京城接回来身边可以免去一难。

        谁料到,老太太却不愿意放过他们全家。

        “什么二姨娘的事情?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老太太冷冷地剜了一眼将军夫人。

        “二姨娘的相好副将军,可是你的亲表哥,而二姨娘生的孩子也是副将军的,你想给你的娘家人留后,这种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这些细节,不用我多说吧?”

        老太太,“……”

        他们怎么查得那么清楚?

        副将军是她亲表哥的事情,她可从不对外说。

        落氏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你也不想多说,但是二姨娘的事情我们翻篇了,原以为你们会规规矩矩做人,可是没想到,你们还想要害我孩儿!”

        将军夫人说到这里浑身在颤抖着。

        “婆母,你也说了修远是你看着长大的,可是你能享受今天的荣华富贵,也是修远给你的,你怎么能如此不知足,还想害他的儿子呢?”

        老太太被将军夫人说得脸面全无。

        “你一个外人,居然如此放肆来教训我这个当家做主的女主人?我看你是反了天!”

        老太太一副凶狠的模样,说着就要教训将军夫人,“来人啊!给我把她绑起来,杖打五十大板!我教她知道我的厉害!”

        【啊啊啊死老太婆!偷东西还想打我娘?等我长大了,我要在你的茶里吐口水,要在你的饭菜里放砒霜!】

        慕烟恨不得马上跳起来掐死老太太。

        可是奈何她太小了,保护不了娘。

        呜呜呜。

        【不准欺负我娘!】

        “我看你们谁敢动我娘一根毫发?”

        四道声音,异口同声地说道。

        由高到低一字排开,挡在了将军夫人的跟前。

        像是死士一样死死地保护着他们的娘。

        慕家四兄弟:妹妹别怕,娘有哥哥保护!

        【啊啊啊,我这四个哥哥也太酷太飒了!和娘刚生完孩子时拔剑杀人一样!】

        【娘没白生这几个哥哥!】

        慕烟看着哥哥们都站出来保护娘,她会心地笑了。

        看来哥哥们也不完全是废物。

        正在慢慢地变好的路上呢。

        看着将军夫人的四个孩子死死地护着自家娘,老太太的人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这些狗东西,也不看看是谁给你们发月钱的,居然敢打主人?”

        慕子仕抓着一个拿着板子的小厮就是一脚踹过去。

        他虽然学文,但是受到父亲的影响,他空闲时间也会舞刀弄枪的。

        身手对付这些小厮也是绰绰有余的。

        “就是,今天谁敢来动我娘,就给我收拾包裹滚蛋!”老二慕子民怒道。

        他跟随父亲征战南北,什么人没见过?

        没想到家里还出了这么荒唐的事情。

        等爹从军营回来了,他必须要让爹严惩这一家子!

        【啊,大哥哥二哥哥好帅啊!就是这样,干死老太婆一家子!别让他们有好日子过!太坏了!四哥哥现在还深受痛苦之中呢!】

        慕烟也是愤怒不已。

        如果能说话,她一定会骂到老太太气绝身亡。

        还会朝她扔泥巴!

        嗯,被妹妹夸了,这感觉不错。

        慕子仕和慕子民被夸,脸上神情飞扬。

        而没有被夸的其他两个,都指着老太太骂道,“你们都不认我爹是你的孩子,瞧不起他是二房所生,为什么又要赖着二房的孩子不走呢?”

        “就是,这不是无赖是什么?我看那么长得一副尖酸刻薄,贪得无厌的样子,该不会是想要私吞我们家的财产吧?”老五叉腰,奶凶地瞪着他们一眼问道。

        老三:妹妹,夸夸我。

        老五:妹妹,咋还不夸哥哥?哥哥等夸!

        此话一出,可把老太太气得不轻。

        “他是二房生的,在这里,他就该认我为娘,该供养我,连同我的子孙,他没得选!谁让他是小妾生的孩子?”

        老太太觉得自己在这一方面上赢了一把似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