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全家偷听我心声后嘎嘎乱杀在线阅读 - 第4章 改变爹爹命运

第4章 改变爹爹命运

        但是下一秒,慕将军却苦恼了。

        二姨娘是他表妹,两人青梅竹马长大,她的为人是什么样,他最清楚了。

        不至于栽赃嫁祸这种下三滥手段。

        而去翻找落氏作匣的二姨娘,一打开作匣,就高声喊道,“将军,我在姐姐的作匣里看到了男人的贴身衣物!”

        “你那么辛苦在沙场上作战,换得我们的荣华富贵,姐姐居然背着你在将军府里偷男人!想必这个什么小小姐都是野种吧!”

        “拿出来!”慕将军闻言,原本冰冷的俊脸瞬间沉了下去。

        二姨娘闻言,马上邀功般地将里面的男人衣物呈上。

        “这是将军的衣物,上次将军来我这落下的,我让丫鬟洗干净后一直收在作匣里,拿来盖住烟儿的小衣服,我娘家有个习俗,给初生婴儿准备的新衣服,要用正气凛然的男性衣物盖住,这样婴儿生出来后才不会被一些脏东西吓到。”落氏说道。

        “这怎么可能?这明明是……”二姨娘差点说漏嘴。

        她明明是让落氏身边的丫鬟荷香在这个作匣藏了男人衣物的。

        怎么就成了将军的?

        “明明什么?该不会是妹妹趁着将军征战沙场的时候,你不甘寂寞,和野男人苟合,还偷藏了男人衣物吧?”

        二姨娘咬着牙,满眼的委屈和不甘。

        难道是荷香那贱婢背叛她了?

        【哇,我娘亲的智商杠杠的!并没有一孕傻三年,这反转,666!娘亲威武!必须要以其人之道还治以其人之身!】

        【娘亲,别放过她,她都敢来栽赃你了,你也要求去搜她的房间!】

        【看她那骚蹄子模样,一看就会趁着爹爹征战沙场时偷男人了!】

        【我娘为你守住贞操,为你生儿育女的,你却护着那个小妾,真不该啊!不都是正妻为大吗?就因为我娘亲生的五个儿子都一无是处吗?】

        慕将军:?!

        什么?

        他最宠爱的表妹,居然给他戴绿帽?

        他视为珍宝的庶子,还不是他的种?

        慕将军的脸在不断地抽搐!

        “你血口喷人!”

        “有没有血口喷人,那就要去搜才知道了!”落氏说道。

        慕将军下令,“去搜二姨娘的房间。”

        二姨娘也没有害怕的。

        量他们也搜不出任何东西!

        看着人群浩浩荡荡地出去,慕烟蠕动着这小小的身躯,别看她小小只一个婴儿,但是她可爱八卦了!

        【娘亲,带上宝贝~宝贝也要去看热闹!】

        落氏听到女儿的心声,便让玉儿抱着去,她还在坐月子期间,目前外面也风和日丽,她把自己包裹得严实不吹到风就行。

        玉儿抱起慕烟,紧随落氏身后。

        【嗷呜,我娘亲万岁~看热闹也不忘带上本宝宝,哈哈哈!】

        到了二姨娘的房间,慕将军让手下去搜。

        地毯式搜查,最后在作匣里看到男人的衣物。

        变呈上给慕将军。

        “回禀将军,在二姨娘作匣里搜到这个。”

        慕将军一看,那是男人的衣物!

        他脸色一沉。

        “啪!”

        慕将军势大力沉的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二姨娘的脸上。

        “贱人!你居然敢背着老子偷人!”慕将军滔天怒火。

        “将军,我没有……”二姨娘被打得整个人飞出去了,狠狠砸在地上,她顾不上疼痛,匍匐爬到慕将军脚边狡辩,“将军,这一切都是夫人陷害我的,她就是妒忌在她怀有身孕期间你常来我房间里,所以她吃醋妒忌!”

        【哎呦喂,我的妈呀,我都无眼睇啊~这坏婆娘真的坏得很啊,不信爹爹让人打开她的床板,下面就是一个地道,可以通往军营哦,方便他的奸夫来幽会。】

        慕将军和落氏闻言,同时心中大骇。

        他们居然养虎为患!

        他不敢相信自己宠爱的表妹,居然会做出背叛他的事情来。

        还因为没让表妹当正室,他觉得有亏欠于她,只要从沙场回到将军府,他都会给表妹送来各种奇珍异宝。

        也因为表妹不喜欢落氏,他也渐渐疏远落氏。

        慕将军和落氏结缘,是他在征战沙场时,被敌军刺中,他当时都以为自己命丧沙场了。

        最后是落氏救回了他。

        落氏随其父在军营当大夫,她是负责采草药,给伤兵上药,辅助其父亲做手术的。

        他和落氏也是那会结下的因缘,一次被蛮夷人混入军营偷袭,是落大夫替他挡了毒箭,落大夫临死前将落氏交给他,希望他娶她。

        他成亲之事,让在老家的爹娘得知了,也要求他同娶表妹进门。

        成亲后,边关告急,慕将军就结了个婚就要带娇妻回边关了,他也不放心表妹一个人在京城独守空房,也带一起了。

        皇上体恤他屡屡战功,便在边关建了将军府给他。

        让他带着家眷在边关。

        “来人,把二姨娘的房间拆了!”慕将军听从女儿的心声。

        果不其然,房间一拆,床榻下一个地道暴露出来。

        慕将军看着这一幕,眉头紧锁。

        他最宠爱的表妹,居然和他最器重的副将苟合!

        还在他的将军府里!

        他就说有时候回到将军府时,表妹说不方便,身子不适需要休息,原来那些时日是在里面和野男人翻云覆雨!

        可真会玩!

        【哇!我爹爹果然是威武大将军啊!能武能文,有勇有谋啊!这都被爹爹找到了地下通道!】

        【这坏婆娘夜晚四更的时候,会和奸夫见面,爹爹何不来一个瓮中抓鳖呢?以报先前粮仓失火,军械丢失的仇恨呢?】

        慕将军大喜。

        这女儿和他心灵相通,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让人把床榻放好,并且将二姨娘关押起来,以免她使出什么方法通风报信。

        【爹爹你这个大冤种,你是还不知道,你引以为傲的庶子,其实就是姨娘和你最器重的副将苟合生的,他们正在商量怎么让你战死沙场,然后取代你呢。】

        落氏心中一惊,二姨娘居然坏到生出野种当做是将军的?

        毒妇!

        三更,慕将军和将士们守在二姨娘的房间里。

        来了一个瓮中抓鳖。

        "表哥,你就看在我跟着你那么多年的份上,就饶了我吧!"

        “都是他威胁我这么做的,如果我不答应和他睡觉,给他行方便,他就会对你下毒手,也会杀了我,我怕你出事,我才忍辱负重的……”

        “将军,我是猪油蒙了心才会被他所骗的!”

        “将军饶命啊!将军饶命啊!”

        【爹爹,你别听她狡辩,她和那奸夫在床上不知道多风流快活,就连怀有身孕时都不知道玩多花呢……】

        慕将军:!!!

        脸全黑!

        还能忍?

        孰不可忍!

        【那个庶子,之所以优秀,还不是践踏牺牲同袍?每次都抢了同袍的功劳……啧啧啧……当然啦,庶子也知道自己亲爹是谁,我这爹爹妥妥的大怨种……】

        【那所谓的副将,还和敌国私下有过密切来往……反正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爹爹要是现在不除掉他,很快他就将会联合敌国将爹爹置于沙场而死。】

        慕将军听着女儿的心声,眉头紧锁。

        在床板被打开时,慕将军亲自捉拿了前来和他表妹偷情的副将。

        副将到死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露的,连解释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慕将军刚正不阿,说一不二,立即用皇上御赐的尚方宝剑斩杀了让他引以为傲的庶子以及器重的副将。

        以除后患。

        更是以儆效尤!

        全军上下都得知将军二姨娘和副将通奸卖国之事,同时也对将军的刚正不阿以及大义灭亲肃然起敬!

        看着被处置的坏人,慕烟手舞足蹈欢呼。

        【爹被救,小妾被除,家中暂且安宁,娘,你能再赏我一点金子和上等好玉吗?女鹅就喜欢这些首饰!】

        落氏:……

        慕将军:……好宝宝,你求求爹爹,爹爹等俸禄发下来了,爹给你买金锁!

        落晚秋实在是没多余的银两多打一个金锁,这金锁还是她娘留给她的。

        女儿那么喜欢金锁,那等将军领赏时,让将军留点打金锁的银两出来。

        每次得到犒赏时,将军都会留一小部分安顿远在京城的亲人,一部分拿来犒赏军营将士,一部分拿来开荒。

        “夫人,抱歉,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慕将军不是花心好色之徒,没了表妹,此生他有落晚秋就足够了。

        “嗯,就让往事随风!”落晚秋依偎在慕将军的怀里。

        正打着盹的慕烟,听得爹爹娘亲对未来美好的憧憬。

        她却忧心忡忡起来了。

        【爹爹,娘亲,我们一家几口哪有什么以后啊?不出两年,我们慕家就会沦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满门抄斩啊!】

        【而且……这个反派就是爹爹娘亲呕心沥血养大的外甥女,却栽赃谋反之罪嫁祸给慕家,亲自举报慕家养慕家军谋反,导致慕家全家一百多口人午门斩首啊!】

        而那个白眼狼外甥女,也就是女主,因为举报有功,被赐婚男主,过得恩爱和睦,将来成了母仪天下的皇后。

        此言一出,慕将军和落晚秋心中一震。

        但是担心被旁人觉察出什么异样,也不敢让人知道他们女儿的特殊之处,从而对她不利,便同时都故作镇定。

        不过,女儿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们慕家满门忠诚,一生忠君,怎么会落得满门抄斩?

        而且说了反派栽赃他们谋反?要嫁祸给他们慕家?

        反派是谁?

        为什么他们听不清楚反派的名字?

        【不过吧,咱们慕家的命运齿轮,由我到来开始,这一辈子,我就算是牺牲自己都要护我家人周全,改变命运!】

        慕烟在心里暗暗发誓道。

        慕将军和落晚秋还在满门抄斩的震惊中,听到女儿的心声后,心里宽慰了些许。

        慕将军铁汉柔情看着慕烟那肉嘟嘟粉粉嫩的小脸蛋,在心里暗暗道:

        爹爹的宝贝女儿,护家人周全是爹爹的职责本分。

        这时,慕烟像是想起了什么,便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哎呦,慕家满门忠贞被害还有一段时日,可以从长计议,但是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掉那个叫荷香的心机丫鬟啊!】

        【这丫鬟一直不甘心给我娘亲做奴婢下人,想要爬上我爹爹的床但求有朝一日山鸡飞上枝头变凤凰,每次给我爹爹洗衣服时,偷拿我爹爹的亵裤,拼命地吸闻!】

        【还藏了几件我爹爹的亵裤,没准此时就正穿着我爹爹的亵裤呢!】

        慕将军听着头皮发麻。

        居然会有丫鬟亵渎他!

        还偷拿他的亵裤!

        而落晚秋也听到了,脸色难看地跟着慕将军身后。

        慕将军回到自己休息的房间,在作匣里翻找自己的亵裤看看有没有不见的。

        当发现亵裤都在时,才松一口气。

        【我这爹爹好天真啊!那荷香丫鬟心机城府深得很啊,做事滴水不漏,每次偷爹爹换下来的亵裤时,都会做一条新的放好。】

        慕将军拿起其中一条亵裤,发现的确是新的,他就说他的亵裤怎么都穿不烂?

        军营里的将士们亵裤都烂得不能再补了!

        “夫君,你在做什么?”落晚秋走进来后,看到慕将军拿着亵裤在闻。

        她顿时面生难堪。

        慕将军放下亵裤,“我看到将士们晾晒的亵裤都是补丁的,而我的却穿不烂……”

        【哎呦,丫鬟正在丫鬟房偷穿爹爹的亵裤,谁抱抱我去吃瓜?】

        此言一出,慕烟已经被抱起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