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干仗

        半小时后,简拾遇手拿一个袋子和两幅面具,看着这阵仗,周聘疑惑地挑了挑眉。

        “你这是干什么?”

        简拾遇戴上其中一幅面具,将袋子往周聘面前一晃,低声笑道:“干仗。”

        周聘看着她,“……”

        简拾遇见爱豆仿佛在看“小孩子”一样的表情,顿时心里充满不满,“怎么?不相信呀?!”

        周聘一愣,随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你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简拾遇不理会他,把面具分了一个给他,“赶紧的,趁现在人不多,干完赶紧走。”

        周聘看着手中的面具,无奈地摇了摇头,“你确定这是干仗,不是过家家?”

        简拾遇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哥哥,赶紧的,别磨蹭了。”

        说着,她已经戴上了面具,拿起旁边的棒球棍,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周聘看着她这架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也戴上了面具,从口袋里掏出了手套,“好,干仗就干仗。”

        一旁的李唯这时默默开口:“那……那我干什么?”

        简拾遇扫视他全身上下,瘦弱不堪,没有爱豆肌肉累累,感觉被风就能刮走……

        “那个啥,你就……”

        “……???”

        “放哨吧。”

        “……”

        ……

        简拾遇和周聘已经乔庄好,按照李唯所说,郑元虎每天晚上7点都会去魅色酒吧,说是去酒吧,不如说是去泡妹。

        他们只需要在去魅色酒吧的路上拦截一下,到时候……

        三个人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藏起来。

        不一会儿,郑元虎一如既往地出现在酒吧门口,他左右环顾了一下,然后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地吸着。

        就在此时,一个漂亮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穿着性感的短裙,长发飘飘,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

        郑元虎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美女,一个人吗?”郑元虎主动搭讪道。

        女孩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简拾遇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得感叹,果然是人间的败类!

        郑元虎见女孩不说话,以为她是个害羞的乖乖女,心中更加得意。

        他主动搂着女孩的肩膀,准备带她进酒吧。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郑元虎,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出来泡妞!”

        郑元虎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两个面带面具,一高一矮的人正从暗处走出来,唯独露出来的唇釉冷笑着。

        “你们……谁呀?蒙面play?”

        简拾遇对着周聘示意了一个眼神,二话不说跑过去直接拿起袋子扣在他头上,周聘单手将他固定住,以防伤害女孩儿。

        一旁的女生吓得“嗖”的一下溜走了。

        二人把他抓进箱子里,简拾遇上来就对他一顿输出!

        “让你欺负我爱豆!”

        “让你泡妞!”

        “让你污染空气!让你欺负弱小!让你仗势欺人!”

        等到郑元虎被打的哇哇大哭求饶以后,简拾遇这下松开他,她拍了拍手,暗叹:真爽!

        等到女孩儿回过神,发现郑元虎竟然吓尿了!!!

        女孩儿捂住嘴,努力让自己憋住不笑,她从未见过如此胆小的男人。

        看似平常嚣张跋扈!!!竟然也有吓尿的时候!

        她忍不住掩嘴轻笑,这一笑却让郑元虎更加慌张,尿液顺着裤腿滴落。

        “你……你……”郑元虎结巴着,脸色涨得通红。

        简拾遇又是一巴掌过去,“看你还敢不敢欺负人!!!”

        郑元虎:“……”

        周聘看着女孩儿彪悍的模样,他眼神很深邃,里面瞬间染上了温柔和热情,隐藏在眸底深处的还有着深深地宠溺。

        打个人……还挺带劲。

        ……

        全程周聘都没插手,简拾遇将闷人的面具摘下来,露出一张被捂通红又白皙的脸,宛如憋久的海豚。

        周聘眼神冷漠如同深渊中的寂静,他不禁地伸出手碰了碰她发红的脸颊,指尖如同冰块般寒冷,与她滚烫的脸颊形成鲜明对比。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打了。”

        简拾遇有点小得意,“切!哥哥我有一次打人!”

        周聘眼神宛如黑夜,“感觉如何?”

        “感觉……很爽!”简拾遇咧嘴一笑。

        周聘垂眸,蓦然看到女孩儿手腕上青紫的一块,随着他毫无征兆地靠近,身上那股冷冽的寒意便铺天盖地般的朝她席卷而来。

        简拾遇明显地怔住。

        “怎么回事?”

        周聘皱着眉头,声音低沉带着责备却不失关心。

        他轻柔地握起她微肿的手碗,在凉风中给她揉捏按摩。

        简拾遇下意识地想要抽回。

        “别动。”周聘说话间不容分说地压制了女孩儿想要缩回手掌的冲动。

        少年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精心编排过一般温柔入骨,女孩儿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化成了泡泡飞向云端。

        爱豆竟然就这样守护在自己身边,并且用他近在咫尺、充满力量与温度的大手为自己抚平疼痛!!!

        “知道怎么打人吗?”周聘询问。

        简拾遇张了张嘴,“我……”“我……”

        周聘狭长漆黑的桃花眼染上了笑意,他伸手就握住她的腰,不费什么力气的就把她提了起来,窝在怀里。

        简拾遇低低的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撑住了他的肩膀,手指微微用力,他的体桖衫都被她抓住了道道褶皱。

        “哥哥,你干嘛……”

        周聘深深的凝视着她,眼神一寸寸的掠过她,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他攥起自己的手成为拳头的形状,展示在她的面前,他一拳力道缓慢地碰在女孩儿的脸上。

        拳头环环相扣,不像她,打着打着开始又挠又抓,完全没用拳头解决事情。

        周聘深邃锐利的眼眸盯着她,缓慢的靠近,俊丽停留在适宜的距离上,他勾起唇角,“这样用拳头打,听懂了?”

        简拾遇木鱼地点了点脑袋。

        她的呼吸放轻了,同时也感受到腰侧手掌的温度正透过夏天衣服薄薄的布料传递过来,让那一处的肌肤都有些发热。

        “刚刚……你太娇嫩了。”

        “……”

        “下次记得硬一点。”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