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地址

        简拾遇如期赴约,路碜发了个定位,地点是学校的一家餐馆,餐馆人不多,干起活来稍歇轻松点。

        后边大厨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她板板正正地站着,一脸严肃地盯着他,大厨有些好笑,“小姑娘,你瞅啥呢?”

        简拾遇眨眨眼,一本正经道:“我在观察您的手,看您做菜的手法,想学习一下。”

        大厨哈哈大笑,爽朗地道:“小姑娘真有眼光,来这餐馆吃饭的,还有不少是冲我的手艺来的。”

        “大厨,我可不是来吃饭的,我是你的助手,来给你打下手的。”

        大厨一脸疑惑,“你是路碜?”

        简拾遇:“……”

        “啊对!”女孩儿反应快,“我就是路碜,来完成学校的实践周的任务。”

        大厨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让她进了后厨,后厨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脏乱,反倒是很干净。

        “大厨,我来后厨干嘛?”简拾遇眼眶有点酸胀,大概后厨有点烟熏。

        大厨仔细端详了她几眼,“看你这小姑娘的样子,不如……”

        简拾遇等待他的下一句。

        “刷碗吧。”

        简拾遇:“……”

        她望向那池子里面一大堆的脏碗,嘴角抽了抽,心里暗自骂了路碜几千遍!

        等今天结束,她一定要让路碜加钱!

        ……

        路碜好不容易可以睡个好觉,结果被周聘一个电话轰炸醒,他顶着鸡窝头发去拳击馆找周聘赴约。

        周聘也算是拳击馆的常客,偶尔经常帮老板做点伙,而且阿聘这小子天生使不完的牛劲儿,干什么都不觉得累,这倒是把他折腾够呛。

        “兄弟!你疯了!我今天好不容易没课,你能不能心疼我一点?!”路碜抱怨,“你打个电话把我从床上炸起来,这也就算了,你竟然让我陪你到拳击馆!你知道我这周已经连轴转了多少天吗?!”

        周聘戴上拳击手套拳击手套,对着沙袋狠狠地来了一击。

        “阿聘,你行行好,放我一马吧!”路碜苦着脸求饶。

        周聘一记重拳击中沙袋,力道大得连地面都震了震,少年的碎发在额头上紧贴,头微微低着,眼睑也被遮住。

        路碜:“……”

        谁又惹您生气了!?

        周聘的眼眸里没有一丝温度,他淡淡地开口:“你过来。”

        路碜心一沉,有种不祥的预感。

        少年丢给他防护靶子,“陪我练。”

        路碜无奈地接过,仔细查看绑带有没有松掉,他举起,“来吧。”

        周聘猛地转身,一记重拳击向路碜,后者一个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打中腹部,整个人猛地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板上,疼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靠!”路碜哭惨,“阿聘你要是想要我命你就直说!”

        周聘也意识到自己下手狠了,“抱歉,刚刚没控制住力道。”

        路碜:“……”

        少年力道极大,每一拳都带着不容小觑的威力,但路碜也不弱,两人打得难分伯仲。

        十分钟后,路碜满头大汗,举起靶子挡住周聘又一记重拳,喘着粗气开口:“不打了!不打了!”

        真要命!

        这周聘哪是陪他练啊!分明是拿他当对手练习呢!

        阿聘今天像是吃炸药了一般,下手特别狠,路碜一个不留神,被有可能被阿聘一拳揍在眼角,疼得差点掉眼泪。

        “路碜,你没事吧?”

        一道熟悉的声音让路碜抬起头,只见沈姿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姿姐?你怎么在这?”路碜意外。

        沈姿解释:“我过来办点事,正好看见拳击馆就进来看看,没想到你们在打架。”

        路碜嘴角一抽,“打架倒不至于,就是练一练。”

        他悄悄揉了揉自己被周聘打的地方,暗骂这小子下手真狠。

        沈姿走过去,站在周聘面前,“小聘,你陪路碜练拳?你们在切磋?”

        周聘微微颔首,视线落在沈姿身上,漆黑的瞳孔里没有一丝温度,“嗯,陪他练练。”

        路碜:“……!!!”

        沈姿望向路碜,见他嘴角有一块青紫,心底了然。

        “小聘,你有心事了?”

        周聘神色淡然,继续打着靶子,肌肉都被他打出凹凸感。

        沈姿看着少年清隽冷漠的侧脸,欲言又止。

        沈姿心下一沉,她太了解周聘了,少年脸上永远不会出现多余的情绪,若不是真的不开心,他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沈姿不打算放弃,“告诉我,是不是路碜惹你生气了?如果是他的错,我一定会让他给你道歉。”

        周聘动作微顿,很快恢复如常,他淡淡地开口,“没有,练拳而已。”

        路碜翻了个白眼,“姿姐,你别听他瞎说,我什么时候惹他了,他就是心情不好拿我当出气筒。”

        沈姿微微皱眉,“小聘,如果你真的不开心,可以和我说。”

        周聘缓缓抬起头,漆黑的瞳孔里映着沈姿的身影,少年抿着薄唇,淡淡道:“没事。”

        他转过身,继续对着沙袋猛烈攻击,力道比之前还要大。

        沈姿不放心,继续追问:“小聘,你是不是有心事?你连我都瞒着吗?”

        周聘停下动作,他转过身,漆黑的瞳孔直勾勾地盯着沈姿,“我说了没事。”

        他的声音很冷,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坚定。

        沈姿还想说什么,周聘已经重新转过身,继续打沙袋。

        路碜见状拉住沈姿,“姿姐,你也别老把心思放在阿聘身上,这么多年了,辛亏当年你们家对阿聘出手援救,阿聘一直把你当姐姐。”

        他特意加重后边“姐姐”二字。

        沈姿心底不是不清楚,她也没打算坚持,毕竟小聘的心像石头一样,她看了看他,“你今天不应该是在学校安排的后厨帮忙吗?怎么有功夫来这儿?”

        路碜哎呀了一声,“这不是周聘的朋友简美女帮忙嘛~也对多亏了她,今天结束我得好好请她吃饭!”

        闻言,周聘手上的动作倏然顿了顿,他反问路碜,“简拾遇在帮你干后厨?”

        语气带点质问。

        路碜不明所以,“是呀,怎么了?”

        周聘脸色挂不住,口吻冷冽。

        “地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