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4章 浴血洛克托夫

第24章 浴血洛克托夫

        阵地上唯一的76炮开火了。

        穿甲弹命中敌人坦克的时候擦出了一串火花,紧接着坦克炮塔就炸上了天。

        其他坦克的车长都把望远镜转过来,试图在一堆掩蔽物中找到76炮的炮位。

        但是为了保护唯一的76炮,炮位前方的伪装物经过精心布置,就算76炮的炮口烟很大,也相当不容易发现。

        唯一的问题就是在刚刚的炮火准备中,伪装也被波及,所以有了一些瑕疵。

        但这次遭到突然袭击的普洛森人还是没能找到炮位。

        而这时候45毫米炮开火了。

        相比76炮立竿见影的效果,45炮的效果就很令人尴尬了。

        一发穿甲弹插在了四号坦克前装甲上,另一发干脆就打偏了,像打乒乓球一样在外装甲上弹了一下,飞了很远才再次落在已经没有几块草皮的原野上。

        普洛森坦克开始用机枪胡乱扫射,试图把隐藏的反坦克炮逼出来。

        这时候,战术编号251的四号突然停下,开了一炮。

        它把木头做的假反坦克炮当成了真的。

        假炮被75毫米的榴弹炸上了天,一起飞天的还有伪装成炮手的稻草人。那稻草人居然还用纸片钉了个笑脸在脑袋上!

        ————

        王忠在俯瞰视角看着这一切,又想起了地球上“虎王”卡里乌斯自传里,对苏军反坦克炮那出色的伪装技术的称赞。

        明明火炮开火会有烟雾和闪光,但叶戈罗夫指导下伪装起来了炮位竟然到现在还没有暴露!

        叶戈罗夫在王忠身边观察着状况,来了句:“这可是冬季战争的时候,跟马纳海姆人学的。”

        马纳海姆是一个地区,那里的居民叫马纳海姆人。

        王忠一听叶戈罗夫的话,就觉得这些伪装这么有效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未来就算叶戈罗夫把反坦克炮伪装成了会说话的树,他也不会感到奇怪了。

        76炮又开火了。

        被命中的四号坦克还保持着原来的速度前进,但是坦克成员却接二连三的跳出坦克,紧接着炮塔基座上冒出了烈焰,坦克就这么变成了“烈火战车”继续隆隆向前。

        直到坦克里的弹药发生殉爆,这家伙才缓缓停下。

        这时候,敌人231号车的车长终于发现了76炮的炮位,坦克停下来,开始转炮塔。

        说时迟那时快,一发45毫米反坦克炮炮弹打在了231号车的炮塔和炮塔座圈之间,把炮塔给卡死了。

        敌人没有放弃,直接开始转动车体来瞄准,转得差不多了炮手竟然直接开火了。

        没有经过精确瞄准的炮弹打在了76炮前面的空地上,把伪装物全炸上了天。

        同时这个爆炸也提示了其他坦克,同时间有八辆坦克停了下来!

        普洛森人这种密集攻击阵型就有这個好处,虽然被203重炮轰击会被炸得很惨,一发炮弹落下带走几十上百人,但面对反坦克炮直射火力的时候这阵型的优势真的无限大。

        一眨眼功夫八发榴弹就落到了76炮周围。

        王忠皱眉,他一开始以为敌人眼力这么好全看到了藏在墙后面的76炮,现在才发现这八辆车里至少六辆是跟着刚才231号车炮弹的落点打的。

        这一轮射击只有两发比较精准的落在了76炮前面,把掩护的沙袋炸飞上了天。

        操作76炮的炮手一下子被打死了三个。

        炮长大喊:“被发现了,快撤!”

        然后剩下的人就死命拖着76炮张开的支架,把火炮往回拽。

        看守骡马的人见状,立刻牵着两头骡子过来,想用骡子把炮拖走。

        这时候机枪扫过来了,叮叮咣咣打在火炮的防盾上。

        两门45炮全力以赴开火,试图掩护76炮撤退。

        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指挥的那门45炮连续打中了一辆四号三发,终于迫使这辆四号的成员弃车。

        他正指挥大炮瞄准第二个目标的时候,猛的看见目标停下,并且把炮口转了过来。

        “快撤!”

        阿列克谢一边叫喊着,一边直接动手拖大炮,一行人就这么强行把大炮从炮位上脱了出来。

        敌人的榴弹当即落下,爆炸的破片刚好打在45炮那小炮盾上。

        唯一暴露在炮盾外的阿列克谢肩膀抖了一下,但他咬咬牙没说话,继续推着炮,一边推一边喊:“快!去备用炮位!”

        这个炮组原先配备的骡马全给敌人火力准备炸死了,他们只能这样人力推炮移动。

        王忠正看呢,叶戈罗夫放下望远镜:“三个炮组已经被打走了两个,剩下一个继续射击会有危险。”

        说着他在窗户上探出头,对下面做手势。

        守在下面的老兵看完叶戈罗夫的手势,点点头就跑了。

        王忠好奇的问:“你说了什么?”

        “叫最后的炮组退进预设的第二狙击阵地。”

        王忠:“我们还有第二狙击阵地?”

        之前王忠把布置防御的任务全部交给叶戈罗夫,自己前出外面的村落侦查去了,所以对化肥厂主阵地的布置没有什么概念。

        叶戈罗夫解释道:“我参考了在上佩尼耶的经验。敌人的坦克进入了复杂地形之后,射界和观察视野都会受限,而步兵可以利用熟悉地势的优势,迅速消灭坦克的伴随步兵,再用燃烧瓶消灭坦克。

        “这个化肥厂地形可比只有y字形大路的上佩尼耶复杂多了。敌人敢进来我们就让这个化肥厂成敌人的葬身处!”

        ————

        普洛森的部队并不知道叶戈罗夫的安排,也不知道这边所有的反坦克炮都已经离开了第一线的炮位,进入第二线阵地待机。

        它们依然在向一切看起来是反坦克炮的东西开火。

        化肥厂的围墙就这样被打出好多缺口——实际上这些假炮位本来就是刻意安排的,为的是普洛森军会从这些地方进入化肥厂。

        敌人逐渐接近到接近战的距离,伴随着营指挥官的一声令下,本来隐藏在坦克后面的步兵向两侧展开,形成了散兵线,并且越过了坦克向前推进。

        他们蹑手蹑脚的接近刚刚轰开的围墙缺口,然后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反坦克炮,只有木棍、伪装成炮盾的模板和伪装成炮手的稻草人。

        一名中士跨过了假炮位的沙包,然后就被突然开火的机枪扫倒在地。

        机枪的位置非常的刁钻,墙外的坦克刚好看不到,无法火炮直射消灭它。

        率领墙边部队的普洛森中士习惯性的就甩了烟雾弹。

        然而机枪并没有理会烟雾弹,而是不断的三发点射,持续封锁入口。

        在这种被打中不死也半残的场面下,即使勇猛如普洛森士兵也不敢轻易尝试跨越禁区。

        另一个豁口情况也差不多,普洛森人就这么被堵在了围墙外。

        这时候普洛森军的排指挥坦克决定不等了,主动采取行动打破僵局,一直探头观察的排长缩进了坦克炮塔里,庞大的钢铁怪兽开足马力,冲向一段没有豁口的墙壁。

        估计这位排长的想法是,没有豁口肯定也没有精心设计的机枪封锁了。

        砖墙直接被撞倒,钢铁巨兽轰鸣着冲进院子,迎面而来的是两发燃烧瓶。

        第一发扔偏了,打在了驾驶员的观察窗上,一小部分着火的液体溅入了驾驶舱,立刻被机电员用喷火器灭掉了。

        第二发就非常精准的砸在了坦克发动机的进气口和散热片上,大火瞬间引发了二次伤害,让整个发动机都烧起来。

        普洛森坦克兵反应很快,不等车长下令就弃车,结果刚钻出舱盖就被冲锋枪扫倒。

        紧接着坦克发生了诱爆。

        排长“为国捐躯”后,其他坦克立刻停下来。

        紧接着有坦克对围墙打了一发榴弹,炸了一个新的洞出来。

        坦克排开始榴弹连射,迅速炸平了一段墙壁。

        伴随步兵嚎叫着冲进来,然后被安置在侧边的机枪全部扫倒。

        ————

        王忠在俯瞰视角看着战斗的进行,忍不住赞叹:“你这交叉火力布置得好啊。”

        “这个化肥厂,经过了三次扩建,每次扩建都是单独规划的,结果导致地形无比的复杂,然后大部分建筑又是钢筋混凝土的,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叶戈罗夫谦虚起来。

        王忠正要说话,突然注意到一个排的敌军坦克和伴随步兵一起转向了右侧,似乎打算从化工厂的北方包抄。

        他也顾不得此时自己实际的视野看不到这伙人,直接问叶戈罗夫:“敌人从北方包抄我们了!怎么办?”

        叶戈罗夫:“那边只有一跳一车道的窄路,两辆车迎头遇到了都得顶牛。我早就安排,你看着吧。”

        ————

        瓦西里的小伙伴,打鼓的菲利波夫看到普洛森军坦克的时候立刻缩回来,对搭档说:“来了来了!”

        搭档立刻狂摇发电机,给起爆器充电。

        摇了了大概有十圈,搭档用手碰了下电门,啪的一下被电得头发都竖起来了。

        “好了!”他说,拿起起爆杆插进起爆器。

        是的,安特生产的起爆器要现场充电,因为电池性能太差,而测试有没有充满全靠被电的时候疼不疼,疼就是满了。

        就……很有安特帝国的风格。

        菲利波夫再次探出头,看着敌人的坦克和步兵进入巷子。

        他用力挥手,于是搭档猛拧起爆杆。

        埋在路上的炸药立刻爆炸,吞没了排头的坦克和伴随步兵。

        “乌拉!”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躲在墙后面的年轻士兵纷纷把点燃的燃烧瓶扔过墙壁。

        一下子路上就变成了一片火海。

        走在最后的坦克想要倒车离开这个地狱,结果身手敏捷的战士翻过围墙,跳到了坦克顶上,掀开盖子扔进去两颗手雷。

        战士马上被普洛森人扫倒。

        更多的战士在围墙顶上探头,向着巷子里射击。

        一个普洛森小分队就这样在伏击中被消灭了!

        ————

        王忠咋舌。

        叶戈罗夫不知道他看了全程:“别担心,小伙子们都是好样的,敌人会被消灭的。”

        那是啊,虽然有人因为过于不小心而献出了生命,但敌人确实被消灭了。

        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王忠大惊:“修好了?”

        叶戈罗夫已经接起电话:“这里是前指。什么?好的。”

        他捂住听筒,对王忠说:“守备团那边没有敌人进攻,问我们需不需要支援,他们能分出一个营。”

        “需要。”王忠果断答道,“命令他们立刻过来。我们要把已经突入厂区的敌人全部驱逐出去!”

        这个时候其实局势已经明朗了。

        敌人投入进攻的就两个加强了坦克的营,被自己这边一个营靠着地形严重消耗,再来一个营的生力军敌人就该撤了,说不定还能缴获一辆完好的四号坦克呢。

        那辆被手雷干掉的坦克,把仪表盘上糊的肉泥铲掉应该还能开。

        ————

        伦道夫少将观察着前线:“敌人看起来准备充分,只用这么少的兵力大概攻不进去。”

        参谋长也赞同道:“我们的炮击可能效果不是太明显,明天应该集中火力进行炮火准备,尽可能的杀伤敌人,摧毁工事。”

        “明天?不不,今天就干。让部队释放烟雾,撤下来!然后炮兵继续轰,反正这一路上他们也没有消耗多少弹药。”

        毕竟很多时候等不到炮兵战斗就结束了。

        这时候通讯参谋跑过来说:“少将,223掷弹兵团攻克下里尼村,他们马上可以从下里尼村出发包抄洛克托夫。”

        伦道夫:“消息确实吗?”

        “确实。”

        “嗯,那就推迟炮火准备时间,等223团到再说。预计于——”伦道夫少将看了看怀表,“于今天下午三点,同时在正面的弧形上展开所有部队,并且开始炮火准备。两小时准备后,发动全面进攻!空军方面也尽可能的协调,没有也无所谓。”

        ————

        王忠看到敌人释放烟雾的时候,立刻意识到敌人要跑了。

        “叶戈罗夫!让小伙子们冲锋,记住不要冲出烟,在烟中尽可能的杀伤敌人!”

        叶戈罗夫立刻扭头:“中士,吹哨,进攻。”

        下完命令他问王忠:“需不需要让炮兵开火?现在天上应该没有侦察机,b阵地就算开火也不会被发现。”

        王忠:“不,我想把这个秘密保留一下,关键时候再给敌人一点惊喜。”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

        王忠拿起听筒:“我是罗科索夫准将。”

        另一头出现巴甫洛夫的声音:“准将,我们这里有一些新的情况,你应该到旅指来一趟。电话线说不定会被奸细窃听。”

        王忠点点头:“好的,我这就去。”

        挂上电话后,他对格里高利喊:“备车!还有车吧?”

        格里高利点点头,走了。

        ————

        王忠从前指出来的时候,看到“满天星小伙”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正在接受包扎,便说:“受伤了就去医院吧,你已经尽到责任了。”

        小伙子看向王忠:“准将你不是也受伤了吗?伱怎么还在前线?”

        王忠看了看肩膀,他忽然惊觉,自己居然是在肩膀有伤的情况下静态支撑两个小时的,这身体素质,只能说确实是毛熊体质。

        王忠走神的当儿,小伙子又问:“准将?”

        王忠:“啊,我这是轻伤。”

        “我也是啊,子弹传过去了,甚至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甚至没有伤到骨头。”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得意的说,“所以我要留在前线,和我的炮组在一起!”

        这时候他炮组的装填手喊:“其实他是想耍帅,以后可以跟他的姑娘吹牛!”

        所有人都笑起来,连同阿列克谢自己。

        王忠也笑着,虽然这次城市被轰炸被炮击,但娜塔莉亚在洗衣队肯定比在前线安全多了。

        起哄的过程中,不知道谁先起头唱起来:

        我记得一座外省小城,

        寂寥,偏僻,令人神伤。

        城中林荫道,集市与教堂,

        还有朦胧的水雾回荡。

        我看见——

        亲爱的熟悉的身影,

        蓝色的圆帽,

        蓝色的外衫;

        深色的裙子,少女的身姿,

        我昙花一现的爱情!

        塔尼娅、塔妞莎、我的塔季扬娜,

        你可记得这炎热的夏天?

        我难以忘却那段时光

        那段热恋的时光!

        王忠站在旁边,直到他们唱完这首歌才转身上了格里高利开来的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亡与毁灭就在旁边,战场的爱情真有种别样的美感。王忠发自内心的祝福这对人儿。

        到了旅部,他才知道娜塔莉亚已经在空袭中丧生。

        因为不知道该以何种表情面对年轻的阿廖沙,直到他战死王忠也没来得及告诉他这个消息。

        ————

        “总的来说,我有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巴甫洛夫看起来比上次王忠见他更憔悴了几分,而且头上的毛更少了。

        用不了多久王忠就有个光头参谋长了。

        王忠:“先说坏消息吧,我看能有多坏。”

        巴甫洛夫:“敌人装甲掷弹兵攻占了下里尼村,把本来在村里休整的我军赶出去了。现在他们可以从下里尼村包抄我们了。我们必须抽调部队防御城市的东南。”

        王忠眉头立刻拧成麻花。

        这等于一下子把防御面拓宽了一倍,自己手上这点兵力如果摊平在这么宽的正面上,那会薄得跟纸一样。

        “那告诉我有什么好消息。”他换了个话题。

        “第一,我们的任务变更了。”

        巴甫洛夫停下来,像是专门让王忠提问一样。

        王忠:“变成什么了?不用守到7月11了?”

        “对,变成守到63集团军赶来接替防御。”

        这特么还不如守到11号呢!那至少有具体时间。这63集团军要是友军有难不动如山,那不就糟糕了?

        王忠:“第二个好消息呢?”

        “二十三坦克军的残部已经进城了,马上就会到我们这里。他们还有大概20辆bt7坦克。”

        王忠“噢”了一声,这勉强算是个好消息。

        虽然bt-7的防御基本没有,但是跑得快、炮也能打穿4号的侧面和背面,按照战争雷霆的标准,“这是好车”,只要跑得快打得穿,就是好车!

        “第三个呢?”王忠继续问。

        巴甫洛夫:“铁路预计入夜之前能修通。皇太子拨给我们的增援列车已经在等着了,修通了立刻开过来。”

        王忠皱眉:“这又是给我们送来阅兵专业户?该不会是t35吧?”

        说是这么说,但是现在这个局面,t35也得用了。毕竟那玩意上面的炮不是摆设,还是能用一下的。

        巴甫洛夫耸了耸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