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3章 最长的一天

第23章 最长的一天

        7月7日早上四点半。

        王忠突然被“雷声”震醒了。

        “打雷了?”他一边坐起来一边问旁边床的叶戈罗夫,“这个季节打这么猛的雷吗?”

        “是炮击,将军大人。”叶戈罗夫站在窗边,贴着窗户的边缘向外看。

        王忠赶忙站起来,贴到窗户另一边。

        外面平原上,已经腾起了无数朵烟尘组成的大花,而且每一秒都有新的“花”绽放。

        王忠:“口径看起来很大啊。”

        “是152毫米的重炮,”叶戈罗夫说,“敌人的重炮上来了,在上佩尼耶敌人曲射火力最多就是75毫米步兵炮,那时候他们要有重炮我们根本守不住。”

        王忠点点头,又问:“他们这是在清理我们的‘雷区’?”

        “是的,等炸过之后估计就要开始推进了。”

        王忠点点头,这个时候他切了一下俯瞰视角,想看看能不能靠外挂抓到敌人的火炮。

        这是玩《战争游戏》系列的常规技巧,那个游戏里就算敌人火炮附近没有你的视野,也依然能看到炮弹升空的动画,所以可以用这個方法来快速定位敌人火炮的位置,用己方火炮反击。

        王忠想试一试,万一呢?这要是能把敌人重炮反掉了,后面可就好打多了。

        然而并没有那样的好事,他只能看见已经进入下落过程的炮弹的轨迹,也许数学高手可以通过这个轨迹反推发射位置,但王忠不是数学高手,他大学高数课都是补考才过的。

        就在这时候,隔壁前指那边传来电话铃声。

        五秒钟后,值班的学员进来报告:“将军阁下,彼得修士听到一架道215在高空。他确定不是昨天那种带着可怕武器的道217。”

        王忠看向叶戈罗夫:“这是……在等着观察我们的炮兵阵地?”

        “有可能,但是待会敌人真的进行冲击的话,还是得开炮遮断敌人后续的部队。”叶戈罗夫看向王忠。

        王忠:“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叶戈罗夫摇头:“不,我本来想提醒你,有时候指挥员就是要决定牺牲哪部分来保证全局,但想起上佩尼耶的战斗,我觉得你用不着我提醒。”

        王忠懂了,叶戈罗夫的意思是,只让一半的b4开炮,被人发现了反击也就损失一个炮兵阵地,用炮兵阵地上的人来交换敌人的进攻兵力。

        然而,真的只能这样吗?

        他摸着下巴,听着外面隆隆的炮声,绞尽脑汁思考对策。

        然后还真给他想到一个。

        他想到电影《黑鹰坠落》里,索马里军阀燃烧轮胎产生黑烟,来阻挡美军的空中侦查。

        其实有足够发烟装置的话,可以在炮兵阵地周围弄烟雾,然而安特军没有这么多烟雾弹。

        那就只能学索马里老乡烧轮胎了。

        反正曲射炮兵不需要直接视野,按着装定好的数据开炮就好了。

        王忠看向叶戈罗夫。

        叶戈罗夫:“你又有主意了?”

        王忠:“对。我们在城市上风方向堆起轮胎,然后点火。轮胎燃烧会产生大量黑烟,干扰空中侦察机的观察。”

        叶戈罗夫咋舌:“这还真是个办法。”

        王忠继续发散思维:“我们不是有缴获的烟雾弹吗?在我们假炮兵阵地弄烟雾弹,让敌人以为那是我们要重点保护的区域。”

        “可行。”叶戈罗夫连连点头,“我这就去下命令。”

        ————

        伦道夫少将正在自己的指挥车里享用早餐,突然有人站在指挥车门口敲了敲门。

        少将抬起头,发现是参谋长,便问:“怎么了?安特人有什么反应?”

        参谋长:“炮兵观察哨报告,城市东南有大量浓烟升腾,可能是着火了。”

        少将皱眉:“着火了?这么巧?”

        他放下刀叉,拉起餐巾擦了擦嘴,再把咖啡一口喝了,便站起来。

        勤务兵立刻把帽子和文明棍拿过来。

        少将穿戴整齐,最后才接过勤务兵递来的望远镜,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指挥车。

        师部的炮队镜就架在指挥车旁边,少将直接走过去拍了拍正在使用炮队镜的参谋肩膀。

        参谋立刻把位置让出来,立正敬礼。

        伦道夫亲自观察了一下后说:“这烟有点蹊跷啊。”

        突然,他挑了挑眉毛,问:“空军的侦察机到了吗?不会我们昨天都这样申请了,今天还没有侦察机来吧?”

        “到了,”参谋长说,“而且和师属炮兵建立了无线电联系,它正在高空观察洛克托夫。”

        伦道夫少将咋舌:“这该不会是安特人为了阻挡侦察机视野,专门弄出来的烟雾吧?”

        参谋长:“……有这个可能性啊。”

        伦道夫:“知道指挥正面安特军的是谁吗?”

        “根据我们在卡林诺夫卡找到的纸条,应该是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

        伦道夫皱眉:“安特人的名字怎么这么长?所以他是谁?”

        “白马将军。”参谋长说。

        伦道夫少将猛的扭头:“是那个白马将军吗?”

        “是的。”

        伦道夫少将抿着嘴,离开炮队镜,在旁边踱着步。

        就在这时候,通讯参谋拿着一张电文跑过来:“装甲集群司令部电。”

        伦道夫接过电报,扫了一眼交给参谋长。

        参谋长念出来:“博格丹诺夫卡的攻城任务现已移交给第六集团军步兵部队,我集群将在原地整补一天后开始前进,你部应争取于明日拂晓前攻占洛克托夫。

        “我们相信那里只有至多两个旅的步兵部队。”

        参谋长念完,伦道夫少将问:“昨天我们找到的炮弹碎片,是203毫米吧?”

        “是的,将军。”

        “两个旅的步兵有203?这是集团军属的炮兵!”

        参谋们都不说话。

        伦道夫少将沉思了一会儿后说:“炮兵观察哨有看到很多被大炮诱爆的地雷吗?”

        “很少。”

        伦道夫又问:“工兵在卡林诺夫卡排出了多少诡雷?”

        “四个,而且都是用手榴弹做的简易诡雷,只要不拉弦很容易排除。”

        伦道夫咋舌:“这个白马将军,很喜欢搞虚的。雷区估计只有一部分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不过,我们如果要扩大进攻规模,需要时间编组部队。

        “就让炮兵把那些假雷区全部翻个底朝天!

        “六点开始炮击城区敌方阵地,我们的攻击推迟到上午八点发起,兵力在原订计划的基础上提升一倍!”

        发起进攻是一门复杂的学问,只比组织撤退简单一点点。参加攻击的兵力翻翻,往往意味着要对进攻阵型重新编组。

        “还有!”伦道夫少将加了一句,“进攻的时候不要释放烟雾,空军昨天说已经消灭了敌人唯一的神箭发射架。我虽然不相信空军,但是敌人一直在用神箭打空中的侦察机,却没有打我们的装甲侦察营,我想他们可能没有多少神箭。”

        ————

        王忠这边,六点整。

        最先察觉敌人炮兵火力开始移动的是叶戈罗夫,他大喊:“敌人炮火开始往城区延伸了!”

        话音刚落炮弹就落在前指的窗户前。

        虽然为了防止开打之后窗户碎片伤人,所有的玻璃在敌人来之前已经被卸下,但冲击波还是涌入室内,把已经没有玻璃的木头窗框整个拆了,砸在窗户后面的桌子和电话机上。

        炮队镜直接被向后推倒在迪米特里身上,他一把抱住镜子,小心的放在地上再趴下。

        王忠也趴在地上。

        叶戈罗夫对他喊:“将军阁下!伱不能那样趴!内脏会被震坏的!”

        王忠抬起头,看了看叶戈罗夫的趴发——这尼玛真的不是原地静态支撑吗?

        以王忠穿越前的体能这样趴不了多久就该肌肉溶解了。

        但他还是照做了,这边这位阿列克谢别的不行,身体锻炼得挺好,也许撑得住。

        炮弹继续落下,耳边除了爆炸声什么都听不到。

        王忠总感觉房子在摇晃,甚至能听到钢筋的悲鸣。

        不断的有细密的砂石落在他头上,落在脖子上,衣领中。

        突然,一块巴掌大的水泥块啪的一下落在王忠前方不远处,让他忍不住抬头,正好看见天花板上的装饰崩落,稀里哗啦的砸下来。

        炮击还在继续,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一样。

        王忠听见不知道谁在歇斯底里的大叫。

        他切成了俯瞰视角,一眼就看见叫声来自隔壁负责接线的几个年轻人,他们蜷缩在角落,抱着头,用大叫来缓解恐惧。

        炮击仿佛永远不会停止,随着炮击时间的增加,王忠越来越担心前指所在的房子会撑不住。

        地动山摇的感觉让他觉得下一刻房子就该倒下砸到自己身上。

        想要站起来赶快跑出房子的冲动越来越强,连带着让他的呼吸也急促起来。

        原来敌人的炮火准备是这么难捱的吗?难怪有些士气和组织度低的部队,被炸一下就崩溃了。

        这是得崩溃,要不是站起来跑需要的勇气更高……

        狂轰滥炸终于结束了。

        王忠等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结束了?”

        只是抬头的动作,大量的白色灰尘就从他头上落下。现在他身上一层灰,跟下雪的时候在雪地里趴了两小时似的。

        波波夫吐了口唾沫,擦掉表上面的灰看了眼:“他妈的,轰了我们两个小时!”

        王忠大惊:我居然保持静态支撑两个小时?

        察觉到这一点的瞬间,他的肌肉开始抽痛,于是他直接趴在地上,长出一口气。

        迪米特里爬起来,把炮队镜架回到窗边,然后看着外面说:“田野……已经完全被炸成了另一个颜色。这块地还能长庄稼吗?地里面全是铁了!”

        波波夫也爬起来:“放心吧,大地的伤痕会自我愈合,就跟人一样。”

        叶戈罗夫则把地上的电话机拿起来,抓起听筒:“接彼得修士!接彼得修士!什么?电话线被炸断了?快抢修啊!”

        放下听筒,叶戈罗夫看向王忠:“敌人应该要进攻了,得找彼得修士确认一下规模。”

        王忠心想修士的耳朵都快赶上雷达了,除了不能精确定位和测距,这侦查效果这一块是真没说的。

        他也顶着双肩的酸痛爬起来,来到窗边,切成俯瞰视角观察远处。

        然后他就发现,根本用不着彼得修士。

        敌人的装甲部队,在旷野上展开了倒v字队形,浩浩荡荡的向着城市开来,每一辆坦克后面都跟了一大堆步兵。

        普洛森人甚至没有布设烟雾!

        这样一来敌人的优势直射火力可以充分发挥!

        敌人知道这边没有多少神箭了?

        王忠:“快,通知炮兵a阵地,阻断射击!”

        叶戈罗夫:“我去打信号弹。”

        这是叶戈罗夫强烈要求下准备的备用联络方案,专门应对电话线被打断的情况。

        不过这种通讯,不能仔细指定炮击的坐标,b4会按照之前定好的数据轰击固定的区域。

        那就是现在敌人正要通过的区域。

        叶戈罗夫去打信号弹的同时,王忠查看各战位。

        叶戈罗夫跟王忠仔细的说过自己的防御构想:充分活用在上佩尼耶总结出的经验,把敌人放进崎岖地形里打,用自动火力和手榴弹消灭坦克的伴随步兵,再靠近扔燃烧弹。

        当然,在进入接近战之前,还是需要充分利用外围工事削弱敌人。

        近卫31团现在仅有的三门反坦克炮中,76炮被布置在外围工事最坚固隐蔽最好的炮位上,旁边有一个排的步兵掩护。

        这个排还有缴获的烟雾弹,可以掩护炮兵们撤退到下一个炮位。

        为了方便76炮机动,叶戈罗夫在旁边的房子里准备了骡子,并且让专人照看,一旦需要转移可以让骡子来拖大炮。

        至于45毫米炮,则可以由步兵拖着跑。叶戈罗夫提前清理出了撤退的道路。

        不过45毫米炮对敌人坦克的正面穿透效果不好,所以叶戈罗夫本来的意思是让它们分摊一下注意力,掩护76炮。

        说白了,45炮就是用来给76炮挡枪的,分配给45炮的炮手们就是76炮的炮灰。

        知道这点的王忠看着紧张的操作45炮的年轻脸庞,默默的把他们的名字都重温了一遍。

        这就是现阶段他作为旅指挥员唯一能做的:

        命令士兵们去死,然后记住他们的名字。

        忽然,王忠注意到一个名字: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

        是那个和战场偷闲约会的家伙,他居然负责操作45毫米炮!看起来还是炮长!

        明明45毫米炮只是一种开始过时的武器,却被分配了十个人来操作。

        炮长、装填手、瞄准手、炮闩手、弹药手,还有五名负责管理骡马的马夫,这些人同时也是预备人员,操作员死了就随时顶上。

        不过,配属给这个炮组的骡马已经被炸死了。

        弹药车倒是还完好无损,弹药手正蹲在旁边抱着一枚穿甲弹。

        王忠仔细的看着每一张脸。

        年轻人们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兴奋,显然刚刚的炮击,以及周围死掉的骡马并没有吓倒他们。

        骡马的血沾湿了他们闪亮无尘的靴子。

        这时候,信号弹升空了。

        只有一发信号弹,这是a炮兵阵地开始向预定区域开火的意思。

        炮声立刻从城市传来,重炮掠过头顶时的呼啸声让王忠后脑勺一阵发酸。

        他立刻把视野转向敌人,便看见炮弹落在敌人队列正前方。

        这一轮所有四发炮弹全打在了敌人队列前方,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毕竟是按照预先设定好的坐标打的炮。

        要是电话线没断,可就有敌人好受了!

        在王忠的位置已经可以听见敌人坦克变速箱发出的咔哒声。

        这时候,第二波炮弹掠过头顶。

        这一次所有的炮弹都精准的落在了敌人的挺进队列中间!

        一辆四号坦克直接被炸翻过来,后面的步兵也全部被冲击波击倒。

        有人的腿被弹片打断,高高的飞上天空。

        这一波四发203,直接让四辆坦克停止前进,跟在坦克后面的步兵死伤惨重。

        然而普洛森军并没有停止前进,反而加快了速度!

        他们可能意识到大炮是瞄准这个区域的,越快通过区域就越安全,死的人越少!

        第三轮重炮落在的时候,敌人大部分已经通过了瞄准的区域,但是一枚炮弹好死不死严重偏离了目标,炸在两辆坦克之间,一下子把两辆坦克的履带都炸断了。

        这可不是游戏,履带断了要修很久,所以敌人的坦克成员直接弃车,向后跑去,等战斗结束再来修坦克。

        跟随坦克的步兵则加入了旁边的队列。

        虽然是敌人,但王忠不得不承认,敌人确实训练有素。

        ————

        此时此刻,空中。

        第103空中侦查大队的道215正在洛克托夫上空盘旋。

        观察员报告:“因为地面的浓烟,看不清重炮阵地的位置。”

        机长短暂的思考后,往前轻推操纵杆,飞机开始进入浅俯冲状态。

        副驾驶立刻惊呼起来:“冲到低空去会被敌人神箭打的!”

        机长:“所以我们要在坠落之前算出来敌人炮兵阵地的坐标,并且告知地面的炮兵!”

        副驾驶:“什么?”

        “这是我们的任务,我们得完成它!自卫机枪手、副驾驶、还有导航员可以跳伞了!”

        说着机长亲手解开了副驾驶的安全带:“快走!”

        这时候道215钻进了地面焚烧轮胎形成的浓烟中。

        浓烟甚至透过缝隙渗透进来,呛得机长直咳嗽。

        副驾驶严肃的看着机长:“瓦尔哈拉见。”

        说完毅然决然的转过身。

        这时候飞机冲过了浓烟,地面近在咫尺。

        机长:“观察员!看到正在开火的火炮阵地了吗?我都看到了!把坐标告诉炮兵!”

        “15装炮兵!敌人火炮阵地坐标在……”

        机内通讯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神箭!”

        下一刻飞机就中弹了,机长被神箭的破片命中,血染红了飞行夹克。

        他仍然竭尽全力维持飞机航向,大喊:“快报告方位!”

        观察员:“炮兵!敌人火炮阵地坐标……重复……”

        ————

        瓦西里突然喊:“敌人的飞机看到我们炮兵阵地了!在向敌人炮兵通报!”

        王忠透过背面的窗户看了眼天空:“怎么看到的?这么浓的黑烟!”

        然后他就透过窗户看见一架飞机拖着燃烧形成的黑烟坠向地面。

        这是原本在高空的侦察机强行降到黑烟下面确认了炮兵阵地?

        不对,不是感叹的时候,必须马上通知a阵地转移!王忠一把拿起电话的听筒,然后发现那边没声音。

        他想起来了,电话线被刚刚炮火覆盖炸坏了!

        这太耽误事了!不过炮火准备的目标之一本来就是摧毁指挥通联系统,好像也很正常。

        为什么安特军不重视无线电啊!

        王忠:“传令兵!传令兵!”

        传令兵还没来呢,天空中传来炮弹破空的声音,明显是对着阵地后面的城市去的。

        炮兵迪米特里嘟囔道:“这么快?”

        爆炸声从城内传来。

        王忠抱着侥幸心理拉了个俯瞰视角,然后就看见敌人的炮弹a阵地那个炮兵部队标志周围。

        不知道a阵地的四门b4能活下来几门。

        这时候迪米特里喊:“76反坦克炮开火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