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21章 水平轰炸

第21章 水平轰炸

        尽管上面给了一个看起来非常艰巨的任务,但已经做完现在手头能做的所有事情的罗科索夫战斗群高级军官们,决定来一场紧张刺激的桥牌。

        有点不管情况多紧急先来盘昆特牌的味道了。

        王忠已经渐渐的适应这种节奏。

        战场上没事的时候是真没事,但脑袋顶上随时有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摧毁一切。

        刚上战场的人可能整天为头上的宝剑胆战心惊,而老兵习惯了之后就变成现在王忠这模样了。

        是的,王忠穿越才不到两周,已经是老兵油子了,战场就是这么锻炼人。

        就在王忠扔出手里的对10的时候,电话响了。

        他顺手拉起听筒:“我是罗科索夫,请讲。”

        “我是彼得修士,我听见敌人大机群正在靠近,不知道是轰炸还是通过。有大量的六发重型轰炸机。”

        “知道了。”王忠放下电话,对叶戈罗夫说,“防空警报!”

        他说完外面防空警报就响了,明显彼得修士已经先通知了城里的兵站司令部和防空部队。

        王忠扔下扑克牌,来到窗前向天空看去。

        迪米特里问:“需要撤退吗?”

        “这个城市又没有地铁,之前也没有规划标准的防空洞,你要躲只能躲冬天储存大白菜的地窖。”王忠说,“这里比大部分地下室坚固。”

        说话间王忠看到了机群。

        他切成俯瞰视角,这样就能不受窗户视野的限制观察整个机群。

        30架六发重型轰炸机和同样数量的战斗机组成的大编队正在接近。如果这是炸洛克托夫的,说明博格丹诺夫卡已经没有需要出动这种机群来覆盖的目标了。

        王忠正想呢,瓦西里突然喊:“听到敌人明码喊话,听起来是地面对空军的喊话。”

        “喊了什么?”王忠问,但他隐约猜到了。

        瓦西里:“要空军解决城里的重炮。”

        “空军怎么回应?”

        “空军说请找战术轰炸机队,他们是炸车站和补给仓库的。”

        叶戈罗夫咋舌:“幸亏我们后面把炮兵阵地从车站附近挪出去了。”

        一开始王忠选的b4阵地是车站的堆栈,现在则被移动到了车站附近的城市公园和市政大楼前面前面的小花园里。

        这些地方本来植被茂密,就是天然的伪装,加上伪装网在空中很难看出来——王忠亲自用俯瞰视角确认过。

        城市的防空炮开始开火,可惜25毫米高炮拿高飞的敌机没有太多的办法,现在开火只是因为他们是防空部队。

        敌机接近化工厂,开始投弹——洛克托夫不大,以敌机现在平飞的高度,在接近化工厂的时候投弹,炸弹刚好就会落到车站和补给仓库附近。

        炸弹尾部的哨子发出尖锐的呼啸声,让王忠的耳朵疼。

        是的,和炮弹落下时“咻”的破空声不一样,这個“吁”的声音是炸弹尾部专门安装的哨子的杰作。

        完成投弹的敌机开始转向。

        王忠换到了另一侧的窗户,看着炸弹落向地面。

        30架重型轰炸机,地毯式轰炸。

        紧密排列的炸弹在地面上犁出三十道飙血的伤痕。

        弥漫的尘云笼罩洛克托夫的街道。

        十几道烟柱升腾而起。

        王忠忽然庆幸,自己现在没有被轰炸的街道的视野,不然就会看见的街道上凄惨的模样。

        洛克托夫和外面的村镇不一样,城里还有很多平民,信仰世俗派东圣教的男人们组成自卫军,女人们则加入志愿劳工营,还有大量老人孩子在等待列车后送。

        不知道如此猛烈的轰炸会造成多少平民伤亡。

        ————

        柳德米拉从地上爬起来。

        她和神箭小组一起部署在洛克托夫唯一的安纳托利公共浴场的屋顶上,随时等着狙击敌人的侦察机。

        b4火炮阵地就在公共浴场北方一条街之外,如果有敌人的俯冲轰炸机要攻击火炮阵地,神箭还能稍微保护一下。

        刚刚水平轰炸在地上犁出的“伤痕”之一,就在浴场不远处。

        只要敌人投弹再晚那么几秒,神箭小组就要葬身火海了。

        她趴在屋顶的栏杆上,看着下面的惨状。

        突然,她看见了一个东西。

        柳德米拉飞奔起来,冲下楼去,叶采缅科修士在她背后大喊:“你去哪儿?说不定会有侦察机趁这个时候来确认战果!我们要备战!”

        柳德米拉喊:“我马上回来!”

        她顺着浴场旁边临时搭起来的梯子,冲到了街上,飞也似的来到她看到的东西旁边。

        那是一个玻璃罐,在地面摔碎了,里面的满天星花撒了一地。

        一只手还紧紧的握着罐子,手指的皮肤因为用粗制肥皂洗了太多的衣服而皱巴巴的。

        柳德米拉捡起只剩下手掌和半拉腕部的手,四下寻找手的主人。

        然后她就看见在不远处是发放洗衣皂的地方,几个配属给罗科索夫战斗群的洗衣姑娘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柳德米拉从身上拿出绷带,撕下一部分,把地上的满天星包了包,和断手一起捧着,来到了洗衣队姑娘们当中。

        她认不出倒在地上的姑娘,毕竟昨天晚上天已经黑了。

        但是姑娘断掉的手说明了一切。

        当然,还有这些满天星。

        洗衣队的姑娘在哭诉:“队长只是命令我们来领肥皂!怎么会这样……”

        柳德米拉默默的站着。

        这时候叶采缅科修士冲到她身边:“你必须回到岗位!没有你神箭无法制导!”

        修士看了眼地上的姑娘,叹了口气,一把拿过断手和满天星:“这里交给我吧,你回到岗位!”

        柳德米拉点点头,向浴场走去,一步一回头。

        ————

        王忠收回目光,来到电话机前,手放在话筒上随时准备接电话。

        如果炮兵阵地有损伤,他们会第一时间报告给王忠。

        他在等的就是这个电话。

        三十秒过去了,电话铃没有响。

        王忠松了口气:“我们的炮兵看来没事。”

        叶戈罗夫:“让炮兵阵地远离会被轰炸的目标真是作对了。”

        波波夫问:“要不要换一下炮兵阵地?敌人的飞行员会不会已经看出来那是炮兵阵地了?”

        王忠:“不,敌人就没从炮兵阵地上面过,大概在我们头顶就完成投弹转向了。”

        说着他在头顶做了个绕圈的手势。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王忠还是自己把听筒拿起来:“我是罗科索夫,讲。”

        “这里是第五别申斯克团,我们的阵地东南的小路上看到了敌人的装甲侦察车。”

        第五别申斯克团没有补员,装备也没怎么补充,所以王忠把他们拆散,和本地教团民兵混编在一起,监视城市东南和西北两条出城的大路。

        洛克托夫确实只是一个小城,但是王忠手上这点兵力想要把城市围成铁桶阵根本不可能,只能重点防御正面,两侧放次要部队监视路面。

        王忠:“东南么?半履带车?”

        “半履带车和二号坦克,我们这边根据拖拉机站的工人的建议,用拖拉机伪装了一辆坦克,把敌人吓跑了。”

        王忠:“什么?拖拉机伪装坦克?”

        “是的,效果棒极了,只要在前面堆上稻草,看起来就像在坦克炮塔上弄了稻草做伪装一样,我们把这东西开出去,让变速箱咔哒咔哒响,敌人马上就跑了。”

        王忠哈哈大笑,其他人没听到听筒里的话,都疑惑的看着他。

        “你们做得很好,继续吓住敌人,别让他们发现我们这里其实兵力十分薄弱!伱们做得很好啊!”说完王忠放下听筒,把别申斯克团的做法告诉大家。

        瓦西里哈哈大笑,然后被波波夫瞪了:“干好你的工作!”

        叶戈罗夫:“但是假坦克终究只能吓唬人,还是希望尽快有真的坦克啊。将军阁下也能发挥自己在坦克指挥上的才能了。”

        看来在叶戈罗夫眼中,王忠已经是天才的坦克指挥官了。

        王忠:“我在旅指看到,我们北边的多尔吉有23坦克军的残部,不知道能不能把他们要过来。不管他们装备什么坦克,应该都能发挥一些作用。”

        作用,指开了挂的自己亲自指挥一辆坦克绕敌人的视野盲区偷后脑壳,《战争雷霆》陆战玩家的老本行。

        波波夫:“他们应该装备的是快速系列坦克。”

        王总一听就皱起眉头,t28虽然也是薄皮,但是人家炮还可以。bt连火力都不行,此时普洛森的坦克有不少根据加洛林战役的经验,加强了正面的防护,bt7的小炮正面可能打不穿敌人。

        而bt7自己是个超级脆皮,穿深高一些的重机枪都能打穿侧面。

        这坦克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机动,它采用了著名的克里斯蒂悬挂,所以在需要高速机动的时候甚至可以把履带拆下来,用轮子在公路上飞奔。

        说话间王忠已经开始思考拿到bt7之后自己可不可以依靠它惊人的机动性做一些事情。

        就在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瓦西里:“我之前从来不知道,战争就是在指挥部打牌,然后不断的接电话。”

        “你少说两句。”王忠说完拿起听筒,“我是罗科索夫,请讲。”

        “这里是彼得修士,我听见一架单独的道215,可能在高空。另外还有一架福特沃尔夫189,在低空。”

        王忠皱眉,这个年代的轰炸机一般集群出动,组成密集阵型,方便自卫机枪构成火网拦截敌机。一架单独的道215,还是在高空……

        王忠:“一架高空一架低空吗?”

        彼得修士答:“是的,如果算上声波从高空传下来需要的时间,道215在前面。它飞得特别高,只有米格3能上去拦截它。而我们显然并没有米格3。”

        也许本来是有的,但都在开战第一天被摧毁在机场上了。

        王忠:“知道了,谢谢你。”

        挂上电话之后,他看向其他人:“单独的道215在高空,可能是侦察机。然后有一架在低空的189。你们怎么看?”

        叶戈罗夫和波波夫对视了一眼。

        瓦西里:“我知道!敌人老是有189损失在洛克托夫上空,所以想要看一看发生了什么事!”

        王忠和众人对视了一眼。

        ————

        第15装甲师师长伦道夫少将听到了空中飞机的声音,便抬起头。

        他的参谋长说:“飞得很高,是侦察机。难道是观察刚刚地毯式轰炸的效果?”

        话音刚落,一架福克·沃尔夫189贴着他们的脑袋飞过。

        因为福克·沃尔夫189外形看着有种先进的感觉,所以士兵们都把这当成了普洛森尖端技术的象征,脱掉帽子欢呼起来。

        参谋长皱眉:“我听说空军在洛克托夫上空丢了好几架侦察机了,这种侦察机非常难被击落,难道说……他们是想看看是什么击落了自己的侦察机?”

        伦道夫少将骂道:“我们都说了那么多次炮兵阵地了!那些b4已经给我们造成一千多的伤亡了,空军无动于衷!他们丢了几架侦察机就兴师动众!”

        说完少将叹了口气。

        “等我们的师属炮兵上来,再想想办法。”参谋长说。

        少将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什么时候我们的空地协同,能跟迈耶大公爵吹的一样?”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