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8章 “才准将就飘了”

第18章 “才准将就飘了”

        阿列克谢·巴尔菲诺维奇完全没察觉到众人的目光,只一门心思的盯着女孩。

        娜塔莉亚解下头上的花头巾,让秀发在月光中散开,也含情脉脉的注视着男孩。

        她接过了塞满满天星的玻璃罐,顺势冲进了男孩的怀中,两人拥吻在一起。

        王忠在旁边都看呆了,这么直接的吗?是不是还少了一些中间步骤?

        他捅了捅身前的新兵:“这俩人之前就在恋爱了吗?”

        “没有,阿廖沙昨天才看上她,晚上偷偷摘的花,本来白天想行动,结果敌人来了。”新兵头也不回的解说道。

        王忠大受震撼,这俩是一次约会?

        这是第一次约会就会做的事情吗?

        震惊之余,王忠突然想到一件事,便再次捅了捅前面人的背:“这个娜塔莉亚不是洗衣队的吗?她怎么会出现在前线阵地?”

        如果是煮饭队的姑娘,那应该是用扁担挑着装菜汤的大锅上来的,出现在这里不奇怪。洗衣队上前干嘛来着?没听说战斗没打完战士们就会换衣服的。

        新兵解说道:“姑娘也看上阿廖沙了呗,这有什么奇怪的?”

        这时候,拥吻的两人开始做不可明说的事情,王忠更受震撼了,继续捅人的背:“这么快的吗?这不对吧?”

        问完王忠想起来,好像西方都这么快,比如《泰坦尼克号》,两人也是刚看对眼,画了个画然后就去车库了。

        一片雾蒙蒙的汽车里,突然啪的一下一个手印拍窗户上了。

        第一次看这段的时候王忠还太小了,当时就想到了《闪灵》,幻视了斧头劈门的那一幕,哇的一下就哭出来。

        王忠是想通了,但是他前面的人想不通了:“你怎么这么大惊小怪的,这不就和村里成年仪式的晚会一样,看对眼里就去草垛里——我去!将军阁下!”

        新兵蛋子啪的一下立正敬礼,很快啊!

        王忠靠太近了,被突然立正的新兵脑壳顶到了下巴,嗷的一声叫出来。

        他站直的瞬间,站他身后的人被顶了個正着,也惊叫起来:“哎?阿廖沙,你别突然站起来啊!”

        王忠正捂着下巴呢,听到这声音疑惑了,回头一看发现柳德米拉捂着胸,刚刚明显被撞疼了。

        “阿廖沙?”王忠后面传来一声惊呼,应该是那个洗衣队的姑娘。

        猛的意识到情况可能会发展成误会之后,准将大人高呼:“那边那个也叫阿廖沙,我们俩不是一个人!”

        柳德米拉歪头:“我知道啊,我看着女孩叫男孩阿廖沙了。”

        这时候惊讶的新兵们才反应过来,纷纷立正敬礼:“准将阁下!晚上好!”

        王忠挥了挥手作为回礼,继续看着柳德米拉:“你怎么跑到前线来了?你应该和神箭连在一起!”

        柳德米拉撅起嘴:“叶采缅科副骑士说,晚上不会有侦查,我可以休息一下,然后我才来的!来的路上我还去照看了你的马呢!”

        王忠:“哦,布西发拉斯还好吧?”

        “还行……你就关心马,不关心一下我?”

        王忠:“伱还好吧?”

        “嗯,敌机的轰炸离我们都很远,所以还好。”柳德米拉看了眼尬在原地的那两人,问,“你……这么闲吗?看人家约会?”

        王忠严肃的回答:“我在查岗,不信你问格里高利军士长!军士长……嗯?”

        军士长已经没影了。

        不光军士长没影了,刚刚还在王忠身旁敬礼的军校学员们也不见了,这隐蔽的速度确实是职业军人。

        就连约会的两人也手牵着,往阴影里狂奔而去。

        一下子视野内一个人都没有了。

        王忠:“军士长!你的职责是保护我啊!”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回应:“放心吧,我在的。”

        好么,我成被围观的猴了。

        他看着柳德米拉,一脸认真的说:“我真的在查岗!只是查岗的路上看到他们在围观。”

        “然后你就一起去看一下?”柳德米拉接口道。

        “作为指挥员,要充分了解士兵们的生活!”

        “那你的生活呢?”柳德米拉问。

        王忠一下没反应过来:“啊?”

        柳德米拉继续说:“以前阿廖沙你要七八个仆人照顾你起居,连皮鞋都不会擦。”

        王忠皱眉:“以前的我这么废物吗?”

        柳德米拉耸肩:“现在你虽然还是不擦皮鞋,但其他事情都会自己干了。”

        王忠低下头,看见自己脏兮兮的军靴。

        他忽然想起来,好像在外国军队,擦皮鞋就等同于我军叠豆腐块。

        而王忠别说擦皮鞋了,他穿越前人生大多数时候都不穿皮鞋,大学毕业也就去面试的时候会穿,真正上班了都是运动鞋。

        现在王忠心想,还好自己穿越到这么个废物身上,不会擦皮鞋也没有被怀疑。

        这时候柳德米拉看看天空:“不知道米夏她们是否活下来了。”

        嗯?米夏?谁?

        王忠推测说不定是熟人,所以努力装出很熟的样子:“她们一定会……”

        “你又不知道我说的谁!你从来不记仆人的名字不是吗?”

        啊,这样啊。

        幸亏穿的是这么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

        王忠干脆问:“所以你说的谁啊?”

        “米夏,你的女仆,还有门捷列夫老爷子,你的管家。他们都留在罗涅日了。”

        “啊,哦,他们啊。”王忠努力的想说点什么,但是在见识了普洛森军的暴行之后,“他们肯定没事”这种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柳德米拉看着王忠:“我在到洛克托夫之后,终于想办法给家里写信了,告诉他们我们都还活着,你还成了白马将军。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回信。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没有回信也正常。”

        王忠:“放心吧,皇太子知道我们的情况,还给我们送来了b4榴弹炮,他肯定会照看我们家人的。”

        柳德米拉笑了:“他?虽然很不敬,但是我想他没有心细到这种地步。我倒是觉得他现在肯定把你的功绩当成自己的功绩,在到处吹牛呢。

        “送火炮过来,也是想让你打出更厉害的战果。”

        是、是这样吗?

        皇太子的形象突然具象化了!

        这时候,王忠突然想起那个一直在困扰他的问题:“柳德米拉到底是我的什么人?”

        从姓名就可以排除是兄妹,毕竟姓氏和父名都不一样。

        而她又和自己这么熟,还能代替自己给家里报平安——那只能是未婚妻了啊。

        有这么漂亮的未婚妻还挺爽的,特别柳德米拉这银发,还有这胸部,简直长在王忠xp上了,完全命中好球区啊。

        虽然脑袋里有个声音说“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但王忠还是忍不住想要确认一下,柳德米拉到底是不是他的未婚妻。

        这时候柳德米拉说:“陪我走一走吧。反正我来都来了。”

        “嗯。”王忠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走这边,后边的岗我查完了,陪你走一下能顺便查其他的岗。”

        柳德米拉:“你以前可不会这么上心。”

        “我现在有了作为一个指挥员的自觉。”

        柳德米拉只是笑。

        然后她自然而然的挽起王忠的胳膊,毫不在意的让前装甲和王忠的手臂亲密接触。

        都亲密到这个地步了,应该是未婚妻吧?

        王忠刚这样想,柳德米拉就说:“你爸爸说过,今年十月就去找我爸提亲,现在战争开始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兑现。”

        好么,是“准”未婚妻啊。

        等一下,我这个时空还有爸爸?完了,叫陌生人爸爸这事情,叫不出口啊……

        柳德米拉:“我妈妈总嫌弃你,总说就算政治联姻,也可以有更好的选择。现在她应该没意见了。”

        这时候,王忠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柳德米拉这么漂亮的姑娘,还是贵族,肯定不少追求者,她是怎么看上原主的?

        于是王忠问:“你对我没有意见吗?”

        “我……我其实一直把你视作弟弟来着,毕竟从小开始我就在不断的给你收拾烂摊子,时间长了就觉得……嗯,习惯了。而且你们家除了你,人都挺好的。”

        柳德米拉看着地面。

        “但是,战争爆发以后……你变了……变得像是故事里的英雄,还喜欢骑白马……我……”

        因为脸已经红透了,柳德米拉直接靠在王忠的胳膊上,用这种方式挡住他的视线。

        可惜王忠有俯瞰视角,能调整角度看到女孩的脸!

        这是什么意思?我的英勇行为,刷爆了女孩的好感度?她喜欢的是现在的我,不是以前那个废物?

        这时候,王忠想到了刚刚“那两位”的少儿不宜行为。

        现在好像自己直接抱上去,对着女孩嘴开始啃也没什么问题?这是人家的风俗啊!

        王忠身体的某个部分开始喊:“可以上了!”

        现在唯一阻碍王忠的就是一个中国男人的矜持,只要放弃了这种矜持……

        这时候,新的想法进入王忠的脑海。

        我如果死了呢?

        虽然到现在从很多非常危险的场面中活下来,但是——自己一直在和死神共舞这件事并没有改变。

        一首老歌在王忠耳边响起: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

        你是否理解,你是否明白?

        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

        你是否还要永远的等待?

        ……

        这个时候,所有庸俗的、充满生殖欲望的念头都消失了,王忠脑海里只有无法动摇的信念。

        不应该让爱自己的人永远的等待。

        不应该让孩子在如此地狱中降生。

        直到有一天,消灭了残忍邪恶的大敌,直到有一天,炊烟回到家乡,天使又能安心梦乡。

        到那时候,自己才能没有顾虑的拥抱女孩,和她一起构筑未来。

        所以王忠压制住了冲动。

        “柳德米拉,”他说,“我会尽快的击败敌人,击败普洛森帝国,然后正式的回应你。”

        柳德米拉笑了:“你这话说得,好像你是能决定这场战争走向的大元帅一样。果然你还是那个你,才准将就飘了。”

        说着女孩用力捶了王忠肩膀几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