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7章 战地野花

第17章 战地野花

        之后平静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就在天光开始变暗的时候,彼得修士又听到了敌人侦察机的声音。

        五分钟后,前指的众人就看着侦察机拖着浓烟坠向地面。

        “神箭对低空飞行的空中单位效果真是太好了。”王忠赞叹道。

        波波夫:“是啊,可惜对高空的敌机就没辙了。”

        王忠:“敌人想通过高空侦查发现精心伪装的火炮阵地很难的。”

        他能这样说,主要是因为第一,他穿越前在战史上看过三德子高空侦察机拍摄的照片,第二他在俯瞰视角确认过自家炮兵阵地的伪装。

        在高空,想要用肉眼找到这些阵地都很困难。

        波波夫:“希望如此。”

        王忠看向波波夫,忽然产生一个猜想,便问:“你赖在前指,是不是不想帮巴甫洛夫处理处理山一样的文件?”

        波波夫严肃的说:“怎么可能!我绝不会逃避我的责任!但是很多文件并不需要作为战斗群主教的我签名。”

        王忠看着波波夫正要说话,守着步话机的瓦西里忽然开始狂翻缴获的笔记本。

        众人注意力一下子转移到他身上。

        一番查找之后,瓦西里报告:“敌人的第223装甲掷弹兵团今晚在卡拉什诺耶宿营!”

        王忠立刻在地图上找到了这个村子:“在这里,我们去侦查过,是一个有差不多100座房子的大村,人都跑光了。

        “根据在其他村子询问当地人的结果,晚上九点左右普遍无风,炮击效果会比较好。”

        叶戈罗夫拿起电话,但没有立刻让接线员接炮兵阵地,而是问王忠:“打多少弹药?”

        王忠:“每门炮3发吧。24发已经够敌人喝一壶了。不知道下次补充203毫米炮弹是什么时候,省着点。”

        叶戈罗夫这才对接线员说:“接炮兵阵地。”

        ————

        第223装甲掷弹兵团进入了洛克托夫西南十公里的卡拉什诺耶。

        根据最新的航空侦查报告,离这里最近的安特军部队是东北方下里尼村的一个团,空中镇查看到了防御阵地。

        等明天223装甲掷弹兵团就会对下里尼村发动攻击,一旦拿下就可以包抄洛克托夫。

        第223装掷编制内的150辆半履带车现在把卡拉什诺耶塞得满满当当的,以至于配属给团的自行迫击炮连只能停在村口的打谷场上。

        打谷场上还停满了配属的后勤辎重队的卡车——223装掷作为装甲师配属步兵,编制内没有什么骡马。

        加强给223团的8辆四号坦克在村子东北方一字排开,坦克兵正在检修行走系统。

        而步兵们结束了枪械的维护后,现在正围绕在火堆旁边分吃罐头和缴获的香肠。

        不知道谁拿了个收音机放在路边的汽油桶上,从喇叭里传出普洛森现在最流行的情歌《莉莉玛莲》——这是普洛森军用广播电台播放给全军的音乐。

        这個夜晚看起来和223团进入安特帝国境内的前13个夜晚没什么不同。

        突然,天空中传来重炮炮弹划破空气的尖啸。

        这个团的普洛森人毕竟也是历战老兵了,一听尖啸就能大概判断会落在哪里,便纷纷扔下装满肉汤和军用饭盒,钻进各种能提供掩护的地方。

        第一发炮弹落下,正中村中心的教堂,打得教堂的钟楼从根部开始崩塌。

        紧接着炮弹接连落下,炸塌了房子炸飞了汽车,把半履带车掀翻在路中间。

        第一波炮弹全部落下后,整个村庄到处是烈焰和伤者的呻吟。

        幸存的普洛森人颤颤巍巍的抬头,却没有离开掩体。

        大概30秒后,第二轮呼啸又从天空中传来。

        一辆卡车发生大爆炸,运载的油罐炸成了橘红色的球体,缓缓升腾,把夜晚照得如同白昼。

        炊事兵炖汤的大锅被打翻了,滚烫的浓汤淋在附近的倒霉蛋身上,制造出声嘶力竭的惨叫。

        第二轮炮击过去,没有普洛森人敢抬头了,都在等着下一轮炮弹落下。

        有人在轻声祷告,这个时候竟然没有人提“在瓦尔哈拉相见”,这可是普洛森宣传语中光荣的帝国士兵面对死神时最常见的回答。

        第三轮来了。

        教堂终于完全倒塌,团部的高级军官和参谋忙不迭的往外跑。

        本地人来不及带走的牛披着一身火,沿着街道狂暴冲锋,踩到了好几个趴在路中间的倒霉蛋。

        第三轮结束后,整个村庄只能听见呻吟声,和大火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过去了,223装掷的团长才心有余悸的爬起,看了眼身后坍塌的教堂,再看看街道上燃烧的半履带车和满地的尸体,眉头拧成了麻花。

        “清点伤亡!快!还有,赶快通知师部,我们刚报告位置,炮火就来了,估计敌人掌握了我们的暗语表!必须提前更换暗语!”

        一般普洛森军的无线电呼号是三天一换——这种更换很麻烦,得传令兵带着新的呼号肉身送到各个部队。

        “是!”参谋答道。

        团长看向一片狼藉的村庄,大喊:“快抢救伤员!灭火!”

        ————

        王忠看着手表:“看时间炮弹飞到了,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卡拉什诺耶距离洛克托夫有十公里,就算靠王忠的外挂也看不到炮击的效果。

        叶戈罗夫安慰道:“放心,这可是203毫米的重炮,这个团肯定损失惨重,明天能不能行动都是个问题。”

        “希望如此。”

        王忠话音刚落,瓦西里就喊:“敌人的通讯!居然用明码!‘我团刚刚报告位置,就遭到重炮精准炮击,无线电呼号肯定已经泄露,请提前更换呼号’,将军,打中了!”

        “好!”王忠右手握拳,仿佛春风得意正少年。

        叶戈罗夫:“这下敌人装甲师配属的步兵损失惨重,城市绞肉的压力会小不少。”

        “那也是明天才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波波夫说,“今天的战斗应该差不多结束了,应该让除了哨兵之外的战士们抓紧时间休息。”

        瓦西里:“还有擦枪!”

        叶戈罗夫看了他一眼,点头:“对,还有擦枪。”

        这时候,王忠突然发现自己很饿,之前精神一直高度集中,没有注意到这点。

        而仿佛算准了王忠饿了,外面传来煮饭队大妈的声音:“小伙子们!饭来啦!”

        “走,吃饭去!”王忠兴奋的说。

        ————

        吃完饭,王忠带着格里高利这个警卫,在阵地上转悠消食,顺便也尽指挥员的职责查岗。

        查了一圈回来,正好经过部署72k高炮和重机枪的厂房,王忠停在厂房西南墙面前,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弹痕。

        光看弹痕就能想象下午的对射有多么激烈。

        王忠顺着墙壁一路前行,走到拐角处,便看见前方厂房的拐角挤了一群年轻人,好像正在围观什么东西。

        格里高利上前一步,打算通知年轻人司令员来了,却被王忠阻止了。

        接着王忠蹑手蹑脚的走到年轻人们身后,和他们一起窥视。

        在夜幕中,有人拿着一个瓶子,星光下可以隐约看见瓶子里全是满天星花。

        他把这瓶花递给面前的女孩:“娜塔莉亚,这是我在驻地发现的,它们像你一样美丽!”

        王忠想起来了,这是那个和自己一样叫“阿列克谢”的新兵,他喜欢野战洗衣队的娜塔莉亚。

        好家伙,搞对象搞到前线来了!必须好好批判!

        于是王忠凑近了一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