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5章 雷场阻敌

第15章 雷场阻敌

        接下来,王忠又对重炮的作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明明只是一轮齐射,四发炮弹还有两发打偏了,实际上正中敌人中间的就最后落下的那发。

        可就算这样,敌人这个装甲侦察营接下来一个小时屁事都干不了,光抢救伤员、收集伤员和死人身上的装备以及把被摧毁的载具推到路边这三件事,就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

        王忠一开始还密切关注敌人下一步动向,看了一会儿就泄了气,直接拉过一张椅子,坐在窗户边上看天。

        表面上是看天,其实还是在用俯瞰视角看敌人。

        他的心态已经变了,现在他感觉自己是个孩子,蹲在学校操场上,刚刚用一瓶矿泉水摧毁了一個蚂蚁的巢穴,现在正津津有味的在看着蚂蚁自救。

        其实本来人家一个装甲侦察营,对洛克托夫的防御就没什么威胁,现在被重炮这样一炸,更没有威胁了。

        中午十一点,敌人好像终于整顿完成,在原野上散开。

        然后,他们就碰到了王忠准备的第一道大礼:假雷区。

        不对,靠近大路的雷区是城防团埋的,货真价实。

        瓦西里还报告,他们在假雷区里还埋了两箱真的地雷,和一大堆酸黄瓜罐头的盖子打乱了混在一起。

        这下够普洛森人受的了。

        王忠正想着这些呢,在公路两侧搜索前进的敌人步兵就踩上了城防团埋的地雷。

        那人直接被炸飞到三米高的空中,他的腿飞得更远,飞过了大路落到了另一边。

        王忠咋舌:“你跟我说这是地雷?”

        通过炮队镜观察的迪米特里说:“正常,这玩意装药有300克,没把旁边的炸死算发挥失常。”

        王忠都惊了:“这埋的反坦克雷吗?”

        “反步兵雷!”瓦西里说,“我亲手埋了两箱,的确是反步兵雷。”

        什么样的步兵需要300克炸药才能炸死?

        难道普洛森有阿萨神族?瓦尔基里?不用这么多装药炸不死?

        不,也可能只是毛子常规的力大砖飞式做法。

        王忠继续观察敌人,被炸死一个人之后,剩下的敌人都消无声息的退出了雷区。就在这时候,散开的敌军发现了瓦西里插的牌子。

        发现牌子的士兵喊来了军官,可能是问怎么处理。

        短暂的交流之后,士兵抓住牌子,看起来是准备把牌子拔出来,拿去给更高级的军官看。

        说时迟那时快,地面供起来了!然后像个被吹破了气球一样爆开了!

        泥土形成的“喷泉”把这一群普洛森士兵都喷上了天。

        瓦西里听到声音很兴奋:“这个声音!是不是我埋的大家伙被引爆了?我往下面埋了完整一块tnt,两公斤多!”

        王忠汗都流下来了,狠还是你狠啊。

        “你知道敌人飞了多远吗?”他问。

        瓦西里:“多远?”

        迪米特里抢白道:“我看到一个飞到了十米外的谷仓顶上。”

        “哈哈哈!”瓦西里拍着大腿狂笑。

        王忠:“注意监听,你个混蛋,我看你是打算挑一辈子粪了!”

        瓦西里赶忙把耳机戴正。

        刚刚的爆炸让所有普洛森军全趴下了,看起来是以为重炮轰炸又来了。

        一名军官在大喊着什么,士兵们这才三三两两的爬起来。

        传令兵沿着部队展开线奔跑,高喊新的命令。

        王忠猜测应该是让所有士兵都远离那些雷区警告牌子。

        敌人开始撤退,一直退到离雷区两百米的地方才停下,都快出王忠的视野了。

        迪米特里高兴的说:“敌人退了!看来他们没有配属工兵,拿地雷没办法!”

        这时候守电话的叶戈罗夫也来到窗前,举着望远镜观察敌人,咋舌道:“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派遣侦察队,沿着雷区移动,看看雷区有多宽,绕到哪里才到头。”

        话音刚落,两辆半履带车就载着士兵分别开向西北和东南,显然敌人现在的指挥官想法和叶戈罗夫一样。

        王忠咋舌:“如果我们有更多的神箭,就可以把这两个侦察队端了,至少炸坏载具让敌人侦查得慢一点。”

        叶戈罗夫:“可我们没有神箭。”

        瓦西里忽然高叫道:“我听到正面的敌人和上级的通话,他报告说……我看看啊!”

        他一边说一边翻看昨天王忠亲自率队缴获的那本笔记本,查看上面记录的无线电呼号和地点代号。

        “装甲侦察营向装15师师部报告,说洛克托夫有集团军军属炮兵级别的火力,还有大量的地雷!可能关于此地守军数量的情报是错的!”

        翻译完毕后,瓦西里兴奋的看着王忠:“将军,我们被当成一个集团军了!”

        王忠微微一笑:“主要是b4重炮的功劳。”

        叶戈罗夫咋舌:“他们肯定想不到这里有重炮只是因为指挥官是皇太子的纨绔兄弟。”

        瓦西里刚要接茬,突然又按住耳机仔细听,显然里面又有人说话。

        他一边听一边狂翻笔记本,片刻之后说:“装15师师部说工兵下午三点左右能到!”

        房间里的军官集体看表。

        叶戈罗夫:“三点啊。那时候到天黑只有五个小时了,应该没办法排完这么多雷区。看起来战斗的第一天就这样了。”

        王忠:“我们有什么火力能够到正在排雷的工兵吗?”

        叶戈罗夫:“我们重机枪的标尺最高是1000,但是有经验的老兵可以吊射到1500,但……准头完全没法看。”

        王忠:“没关系,不要暴露我们真正要用的火力点,把机枪架到临时位置去,吊射给敌人工兵添堵。”

        “如果只是添堵的话,”叶戈罗夫眨巴眨巴眼,“可以在障碍物后面吊射,让敌人看不到射手和机枪。当然新兵做不到这种事,但我老部队活下来的那几个机枪手能行,反正都是蒙概率,只要能把子弹打到敌人附近就行了,剩下的交给圣安德鲁。”

        圣安德鲁,东圣教世俗派的创立者,也是目前世俗派唯一封圣的。

        王忠:“很好,马上安排!”

        叶戈罗夫立刻去下达命令。

        这时候瓦西里问:“那在敌人工兵来之前怎么办呢?就干等着?”

        王忠:“是……吧?”

        瓦西里:“在上佩尼耶敌人两次进攻之间是什么样的?”

        王忠:“我那时候在发烧,敌人退了我就睡觉,所以别问我。”

        瓦西里大受震撼:“发烧?是我理解的那个发烧吗?”

        “对!”

        “您这样还打赢了?那您现在不发烧,敌人可有难了。”连一直专心观察敌人的迪米特里都忍不住回头说道。

        瓦西里:“不,也可能发烧的时候才打得好。”

        王忠瞪着瓦西里,心想妈的这狗比嘴是真的欠,换个别的将军说不定已经被枪毙了。

        这时候叶戈罗夫回来了,王忠就顺势把刚刚的问题抛给他:“叶戈罗夫,新兵们问两场战斗之间怎么打发时间。”

        叶戈罗夫立刻回答:“擦枪。我第一次参加战斗,老兵就是这么教我的。那时候打内战,我们作为世俗派军队,守卫一个叫察里津的地方。

        “敌人一天总共发动了七次进攻,每一次差不多20分钟就被打退了,然后他们要用一个半小时来组织新的进攻。

        “就这样从早上四点,打到了晚上九点天黑。打退第一次进攻的时候,我就问老兵,敌人怎么不立刻攻击。老兵说敌人要花时间把跑回去的部队重新收拢,让人归建,这就一小时了,然后补充弹药,排列新的攻击队形,半小时过去了。

        “而我们防守方在这段时间,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擦枪,刚刚战斗中肯定有很多沙子和灰尘落进了枪里面,不好好擦可能下次射击就会卡壳,你就死了。”

        瓦西里听完,低头点了下手指头,然后问:“四点打到九点,十七个小时,一次进攻耗时两小时,一共进攻了七次,还有三小时呢?”

        旅指挥部安静下来。

        王忠有点后悔选择重点培养这个刺头了。

        嗯,有一点点。

        叶戈罗夫:“敌人要吃饭的,伱个蠢货!今晚挑粪,让你长点记性!”

        瓦西里一脸苦闷,于是笑容转移到了王忠脸上。

        这时候步话机突然又响了,瓦西里赶忙戴上耳机听,一边听一边翻本子:“这是……装15师要求空军……摧毁不知道什么东西。我猜是我们的榴弹炮。”

        王忠:“空军的回应呢?”

        “还没有回应……等一下,来了。空军要求装十五师提供位置。”

        王忠:“看来我们封侦查的战术起作用了。”

        洛克托夫周围是真没有能看到b4的两个阵地的地方,只能依靠空中侦查。

        瓦西里:“装15反问,空中侦查应该是空军负责的。普洛森人是不是陆军和空军关系不好啊?”

        那是相当不好,军种矛盾好像二战多数国家都有。

        瓦西里又听了一会儿,答:“没有更多信息了。两边都静默。”

        王忠:“让彼得修士加倍注意敌人侦察机。还有,尽量多弄假炮兵阵地。”

        叶戈罗夫马上把命令传下去。

        瓦西里:“除了擦枪,还干什么打发时间呢?”

        不是,你还要讨论这个问题吗?

        叶戈罗夫:“打牌。”

        “打牌?”瓦西里惊呼。

        “是啊,总比喝酒好,反正都是消磨时间的,做什么都没区别。战争就是这样,大多数时候无所事事,需要刀尖舔血的时间就只有那百分之一,但你不知道这百分之一什么时候来,所以整天提心吊胆。”

        王忠:“那你有带扑克牌吗?”

        叶戈罗夫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

        “在前线我们一般赌香烟。”他说。

        ————

        下午,叶戈罗夫美滋滋的把刚刚赢的香烟收进随身的文件包:“我也是赢过传奇名将——未来的传奇名将的人了。”

        王忠把手里的扑克牌扔桌上,咋舌道:“反正我也不怎么抽烟,这是故意让你赢的!”

        “啊,是这样吗?”叶戈罗夫得意洋洋的说,“你这打牌技巧,很快会成为大冤种的。”

        这时候一直在炮队镜前观察的迪米特里大喊:“一号坦克!一号坦克改的破障车!工兵上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