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4章 火力至上

第14章 火力至上

        儒勒914年,7月5日清晨。

        王忠已经在自己的“战时指挥所”就位:其实就是化肥厂的办公楼,这钢筋混凝土大楼建得相当的坚固,作为前线指挥所正合适,还能兼职防御支撑点。

        更重要的是,化肥厂本来就有电话,大大减轻了通讯连的工作量。

        旅指挥部由巴甫洛夫坐镇,电台也和旅指在一起。

        巴甫洛夫强烈反对王忠这种亲自往前去的做法,但被无视了。

        叶戈罗夫倒是很喜欢这点:“这本来是我的战时指挥所,你愿意用让给你,我下部队去!”

        王忠:“你可以去,但是要呆在我能用电话联络到你的地方。”

        叶戈罗夫叹了口气:“那我就哪也别去了。”

        这个前线指挥所,已经是电话能到的最前沿了,从兵站司令部那边毛过来的通讯连根本拉不过来,至少还要一天才能保证电话线拉到下面营指挥所。

        王忠不管唉声叹气的叶戈罗夫,到窗口边举起望远镜。

        其实他举起望远镜就切视角了,望远镜哪儿有俯瞰看得清楚。

        西南方的原野上一片安静,完全看不到普洛森军的影子。

        看了一圈,王忠切回来,看到迪米特里和另一名三连士兵搬着炮队镜就进来了。

        前指拥有最好的视野,所以炮兵观测所理所当然也要建在这里,这样还能和指挥所共用电话线。

        迪米特里是补充进近卫31团的炮兵学员中成绩最好的,自然被调整到了火炮观测岗。

        步话机现在由同样懂普洛森语的瓦西里守着。

        迪米特里把炮队镜架好,两个镜筒展开成v字,然后眼睛贴在目镜上,对着远处的标的物调整旋钮。

        标的物就是昨天瓦西里带人插的假雷区木牌。

        王忠看迪米特里操作,发现完全没看懂。

        毕竟他接受的军事训练也就大学军训程度。

        但是他忽然发现自己有一点可以“指点”专业的炮兵学员迪米特里一下:炮队镜就这么放着,可能会被远处的敌人看到镜面反光!

        于是王忠说:“迪米特里,你这样敌人可能通过反光注意到你的位置。我建议伱拿网眼比较大的纱布把镜面蒙上。”

        迪米特里还没回答呢,瓦西里就开口了:“那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王忠:“你傻啊?纱布距离物镜这么近,成像位置远在目镜前面,通过目镜是看不到布的,只是会影响进光量。”

        “啥?”瓦西里一脸莫名,“你这都说的啥?迪米特里你听懂了吗?”

        迪米特里:“将军说得对,确实不会对观测造成太大的影响!

        “炮队镜和望远镜不同,望远镜只有看的时候才举起来,炮队镜在诸元调整好之后就会一直摆在这,确实有可能因为反光被敌人注意到位置。

        “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学校里老师也没教!”

        王忠:“现在我教你了。”

        迪米特里看了眼王忠,欲言又止。

        但是瓦西里可没有顾虑,直接问:“准将你是怎么考倒数第一的?你这军事素养很高啊!”

        王忠有些尬,事到如今这個知识是从《红海行动》里学到的已经说不出口了。

        迪米特里扭头对和自己一起搬炮队镜的学员说:“米什卡,去找卫生员要点纱布,洞最大的那种固定用的纱布。”

        米什卡点点头,转身跑了。

        这时候电话响了,离电话最近的叶戈罗夫接起电话:“喂,前指,请讲。什么?你应该先通知神箭连啊,彼得修士!通知了?好的,我们知道了。”

        叶戈罗夫挂上电话,看向王忠:“彼得修士用那个简易音阵听到有侦察机正在向我们飞来,神箭连已经做好准备了。”

        王忠:“命令抽调三个会开车的战士,配一辆吉普车和一挺德什卡,待会侦察机被击落立刻赶往坠机地点,确保敌人不可能获得侦查资料。”

        瓦西里:“我去!”

        “你坐着!”王忠瞪了这货一眼,“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吗?”

        瓦西里摇头:“没有,敌人很小心,根本不说自己到了哪里,只说‘进展顺利’‘到达第一目标’。这个笔记本上只有各部队的呼号和几个地点的代号,没有几号目标。

        “另外,有些对话是方言,口音很重,基本听不懂。”

        王忠咋舌:“方言吗……”

        想起《风语者》那个电影了,美国佬启用印第安人作为无线电员,用印第安语作为“密语”,日本人听不懂。

        所以印第安人对美国有用的不止是头皮。

        瓦西里继续抱怨:“这东西听了有什么用……还是让我去一线……”

        王忠把食指按在嘴唇上嘘了一声:“你们听!”

        引擎声,而且不同于轰炸机的引擎声。

        王忠到窗前压低身体,向天空望去。

        切俯瞰视角后,他终于看到飞机了,那是一架福克沃尔夫189式侦察机。

        这是一种专业侦察机,能安装照相枪,本身的座舱视野极好,飞行员能清楚的看到飞机前方的地面,从而确保能精确的掠过侦查目标上空。

        而且这东西因为生存性和低空性能不错,经常进行低空侦查,还能顺手捎几颗小炸弹。

        总之这是一种威胁非常大的专用侦察机。

        不过因为它机体轻的同时还是双发,所以也比较容易被彼得修士的音阵听出来。

        王忠盯着这飞机,看着它越过了地雷阵,飞进市区上空——

        神箭发射了!

        普洛森的飞行员立刻向左盘旋想要躲开,却被神箭拐了个弯追上,爆炸的闪光过后,敌机的右发动机冒出明火,拖起长长的黑烟。

        它就这么歪斜着坠向地面。

        王忠:“干得好!叶戈罗夫,飞机落向警察局了,快派出搜索小队,这飞机上面有三个人,可能有武器,要小心!”

        “是!”叶戈罗夫拿起电话,“搜索队出发,敌机可能坠毁在警察局附近。”

        王忠补了句:“务必要销毁胶卷!”

        瓦西里笑道:“要是能一直封锁侦查,搞不好我们那些笨重的拖拉机舰炮能存活到战斗结束!”

        迪米特里看了他一眼:“你别乌鸦嘴!”

        叶戈罗夫对着电话转述了一遍,然后挂上电话。

        他刚放下听筒,旁边的电话又响了,便顺手接起来:“前指,请讲。什么?好的,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之后叶戈罗夫对王忠说:“彼得修士听到很多战术轰炸机和斯图卡的声音!可能在20架以上。”

        王忠:“全体进入掩体!”

        叶戈罗夫下令的同时,迪米特里担心的问:“我们要进吗?”

        王忠拍了拍迪米特里的肩膀:“这个建筑是钢筋混凝土的,外墙很厚的,别担心。”

        说话间王忠已经看到了敌机,他数了数,竟然有15架斯图卡和12架道215,还有若干护航的梅塞施密特109。

        机群接近城市的时候,城中的防空炮开火了,在机群前方打出一道火力网。

        道215机群一头扎进了火力网中,直奔火车站上空投弹,而斯图卡则以招牌式的“翻身”动作切入了俯冲。刺耳的“死亡尖啸”刺破所有人的鼓膜。

        这尖啸声,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想低头,趴到地上去。

        但王忠看得非常清楚,敌机全部对着守备团的碉堡去了。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俯瞰视角只有近卫31团的视野,守卫团那边是黑的,只有一个兵种标志漂浮在地图实景上。

        这情况像极了在罗涅日王忠刚刚获得近卫31团——当时还叫第三后阿穆尔团——的指挥权的时候。

        难道说,把电话打到守备团去,就能获得视野共享了?就像当时那样?

        敌机完成了投弹,炸弹全落在守备团阵地上,但王忠看不清楚具体的破坏效果,只能看到爆炸的制造的烟尘之花。

        王忠:“叶戈罗夫,给守备团打电话!”

        “是!喂,接守备团!”

        几秒钟的等待后,叶戈罗夫说:“通了!”

        他说这话的同时,守备团的区域“亮”起来,王忠获得了守备团的视野。

        果然如此。

        我【亲自】【直接】指挥的部队会有视野,属于我麾下,但是由他们自己的部队长指挥的部队,我就只能看到部队的位置,只有在接通电话,建立直接指挥后才能获得部队视野。

        这时候叶戈罗夫来到王忠面前,把听筒递给他。

        王忠接过听筒:“你们的损失情况如何?我看到斯图卡冲你们去了。”

        守备团团长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说:“两个碉堡被完全炸毁,这些天的工程全部白费了,不过我们没有进入阵地,所以只损失了碉堡里机枪等装备。”

        王忠:“只有碉堡?”

        “还有七八颗炸弹落在了我们阵地上,把我们用木头做的假反坦克炮都炸毁了。”

        这时候电话里传来一声“敌机回来了”的惊呼,王忠切俯瞰视角,便看到轰炸结束的斯图卡绕了圈回来,开始扫射。

        但是守备团大部分还躲在避炮掩体里,所以也没有遭受太大的伤亡。

        王忠:“等敌机走了马上恢复阵地。敌人的前锋可能今天就会到了。”

        “明白。”

        王忠把听筒交还叶戈罗夫,在叶戈罗夫挂断电话的刹那,守备团的视野又消失了。

        原来如此,只有通话的时候能获得非直接指挥部队的视野,看来以后我得频繁的向前线各部打电话了。

        王忠如此想。

        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叶戈罗夫接起来应了几句又挂上了,报告道:“彼得修士听到敌军机械化部队,应该有相当数量的轻型坦克。”

        王忠点点头。

        这个彼得修士和他的音阵,比想象中有用啊,感觉好像《高达08ms小队》里那辆听地车一样,什么都听得到。

        瓦西里把耳机一摘,兴奋的问:“是不是准备用b4轰敌人了?”

        王忠:“听你的步话机去!漏过关键信息我要枪毙你!”

        听到惩罚是枪毙而不是掏粪之后,瓦西里缩了缩脖子,重新戴上耳机。

        王忠再次向外看,等待着普洛森人的到来。

        这时候去拿纱布的米什卡回来了,还拿来了用来固定的绳子,两人一起合力在炮队镜上蒙了一层布,用绳子捆好。

        迪米特里眼睛贴着目镜试了试,欣喜的说:“看得很清楚!”

        就在这时候,王忠在俯瞰视角看到了敌人。

        一辆二号坦克出现在西南方的大路上。

        看来这个时空的普洛森军也把性能已经落后的二号坦克交给了侦察部队。

        二号坦克之后,是一辆轮式侦察车,再往后是满载士兵的半履带车。

        明明只是侦查部队,浩浩荡荡的上来这么多么……

        突然,王忠注意到这帮人好像没休息好,表情非常的疲惫,衣服上面全是褶皱,还有草叶子,仿佛在野外睡了一宿一样。

        难道……诡雷生效了?

        这时候,第二第三辆二号进入视野,这个先遣队兵力有点强啊。

        看到这么多人,王忠决定给他们点惊喜,顺便震撼敌军。

        他对叶戈罗夫说:“要炮兵a阵地。”

        昨天决定把b4分成两个阵地之后,就连夜采取行动,把四门炮分到了别的地方,原来的阵地代号改叫炮兵a阵地。

        当然这个a是西里尔字母。

        叶戈罗夫一边拿起听筒一边抱怨:“我成管电话的了!”

        瓦西里:“那我来管!”

        “你听你的步话机去,不然准将又要生气了。接炮兵a阵地。”

        迪米特里赶快开始测算敌人的坐标。

        叶戈罗夫:“接通了。给!”

        王忠拿过听筒,马上开始报坐标。

        才刚算了一半的迪米特里大惊,瞪大眼睛看着王忠。

        ————

        汉克大尉在炮塔上探出头,用望远镜观察城市。

        空军的轰炸看起来卓有成效,可以清楚的看到城市外围的阵地被严重破坏。

        安特人正在抢修毁坏的工事,也许可以趁此机会快速进攻?

        汉克大尉这样想的时候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昨天晚上侦察营不敢在卡林诺夫卡宿营,因为工兵没到他们无法处理诡雷。

        野外宿营让汉克大尉没怎么睡好。

        他已经很多天没有睡好了,本来昨天期望着能洗个澡,再在干净的大床上好好的睡一觉,结果全泡汤了!

        该死的白马将军!太狡猾,太坏了!

        正想着,天空中突然传来尖锐的嘶鸣,这是炮弹划破空气的声音!

        嘶鸣响起的瞬间,坦克周围还没展开的侦察营就一股脑儿的全散开卧倒。

        还在半履带车上的人也争先恐后的跳车,冲下路肩趴在野地里。

        汉克大尉立刻缩进炮塔里,盖上舱门——这都成肌肉记忆了。

        做完这一切他才意识到,那破空声明显是重炮,至少122毫米。

        以二号坦克的装甲,要抵抗这种重炮还是有些困难——

        这个刹那,炮弹落地了。

        ————

        王忠呼叫了一轮齐射,总共四发。

        第一发落在敌人阵列的最前方,距离打头的二号有四五米的样子,结果暴风直接把二号的小身板掀翻在路上。

        坦克翻倒的时候,王忠清楚明白的看见两个趴地的步兵被压在下面。

        爆炸的尘云立刻吞没了周围趴地的敌人。

        第二发落在田野里,离敌人纵队有点远,不过掀起的土块飞了几十米,砸到了路上,把敌人的钢盔敲得当当响。

        第三发飞过了头,落在队列最后,掀翻了压阵的半履带车。

        第四发,正正中中的落在了队列最中间,落点周围密密麻麻的趴满了人。

        王忠清楚的看到有个普洛森士兵连装备一起被送上了几十米的高空,字面意义的坐了飞机。

        保守估计,敌人这个先遣队被这四发203报销了一半!

        难怪说大炮是战争之神啊!

        这么劲的吗?

        王忠没来由的想起自己刚穿越那天,在罗涅日被381毫米重炮招待的场景,现在一想自己没死简直是个奇迹啊。

        当时房间里应该有一百来号人,只剩下两个活着,自己竟然就是那个幸运儿之一,难以置信。

        这时候外面传来欢呼声。

        士兵们没有望远镜,视野也不如王忠好,但是四发炮弹制造的尘云有十几米高,不用望远镜也能清晰的看见。

        “乌拉!”

        迪米特里没有欢呼,而是冷静的念到:“射击修正,高低角修正为……”

        昵称是米什卡的炮兵学员拿个写字板在旁边快速的记录。

        王忠:“不,不用再次射击了。”

        迪米特里:“不用射击吗?更准确的攻击可以重创……”

        “这样就够了。关键在于告诉敌人我们有这种武器,以后他们就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

        王忠用长辈教育晚辈的口吻说。

        ————

        汉克大尉从坦克底部的舱门爬出坦克——现在这不是底部舱门了,应该改叫顶部舱门。

        他看了看周围。

        五辆车在燃烧,地上躺了至少80个不动弹的普洛森士兵。

        他们采取了正确的避炮姿势卧倒,但是还是经不住重炮制造的局部超压。

        更多的人躺在地上哀嚎,“妈妈”的叫声此起彼伏。

        汉克大尉想要安抚一下部队,他决定在倾覆的坦克上站起来,结果刚把腿拖出舱门,就发现腿已经弯向不可能的角度。

        意识到自己腿断了的瞬间,被肾上腺素屏蔽的痛觉终于袭来。

        汉克大尉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萨尼铁塔(医疗兵)!”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