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13章 水火不容

第13章 水火不容

        吃完饭,罗科索夫战斗群的高级军官又碰头了,众人围坐的桌子上放了一张洛克托夫城防图。

        叶戈罗夫先开口:“我把第一连和第三连都放在了化工厂里。说实话,那里比较坚固,遭到敌人重炮火力准备的时候,伤亡会比在驻地低。

        “另一个比较适合防炮的掩体在这里。”

        他点了点化肥厂后面。

        “仓库区,也是很坚固的混凝土建筑,我们可以把预备队,也就是二连放在这里。

        “洛克托夫算半个工业城市,混凝土建筑很多,这是为数不多的好消息。”

        叶戈罗夫顿了顿,又说:“对了,兵站司令部把他们的通讯营分了一个连过来,今天下午忙碌了一天把电话线拉上了。”

        说着叶戈罗夫把桌上的电话拿起来,继续说:“这个终于不再是摆设了,可以打给化肥厂主阵地、隐藏起来的b4榴弹炮营、神箭连阵地,还有洛克托夫守备团。”

        说完他把话筒放好。

        王忠:“能通的地方有点少啊。”

        “毕竟今天下午刚拉的。”

        巴甫洛夫皱着眉头:“怎么还有去守备团的电话线?它不归我们指挥啊。”

        “现在归了。”波波夫答,“我们和阿格苏科夫的方面军司令部建立了联系,方面军命令我们统一指挥洛克托夫的战斗部队,挡住敌人小股部队的袭扰,支援安东将军的反攻。”

        王忠冷笑一声:“小股部队?我们可是听清楚了,一个装甲师在向我们前进,它的先头侦察营现在就在卡林诺夫卡了。波波夫,你到底有没有把我们获得的情报向方面军情报部门汇报?”

        “汇报了,但是他们需要时间判读。”波波夫看起来很无奈,“也可能干脆直接不采信,毕竟只是‘窃听’到的无线电通讯,上面认为‘真正重要的信息肯定是通过电台来传输,敌人的恩尼格玛机就是为此而准备的’。”

        王忠听到恩尼格玛机这個熟悉的名词,立刻想起了英国佬集中一堆数学家在布莱切利园破译恩尼格码的故事,便问:“我国的数学水准如何?”

        记得沙俄和后来的苏联数学水平非常高,那既然英国人能搞定,沙俄也行——吧?

        这里毕竟是异时空,没准这个世界安特帝国全员不能心算100以内乘除法呢?

        在王忠看来,自己这个提问和话题紧密相关,但在其他人看来,他这句不说紧密相关吧,至少也是风马牛不相及。

        众人疑惑的看着王忠,司令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隔壁审判庭电侦局的各位客串电报员制造的滴滴声。

        巴甫洛夫:“数学……吗?”

        波波夫:“这和数学有什么关系?”

        王忠:“刚刚提到了恩尼格码不是吗?找一堆数学家来破译就行了,那只是一种机械装置,又不是真的不能破译。当然前提是安特得有足够的出色足够多的数学家。”

        众人面面相觑,叶戈罗夫问:“那为什么不缴获一台恩尼格玛机呢?”

        王忠:“光缴获一台是不够的,恩尼格玛机可以通过变更初始设置来调整加密,就算设置完全一样,转子的起始位置不同加密的效果也不一样,所以就算缴获了恩尼格玛机,还是需要大量的密码学专家……你们为什么这样‘深情’的看着我?”

        波波夫:“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居然有这些知识。我以为你只知道首都各个交际花穿多少尺码的胸托。”

        王忠大受震撼,这就是游戏花丛的公子哥吗?我也想知道!

        巴甫洛夫插进来:“这些都不重要,数学家也好胸托也好,都不是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事情。不管上面信不信,我们都知道,一个装甲师正在向我们开过来。

        “据说普洛森总共才投入了20个装甲师,其中一个正在对着我们来!而我们所有的反坦克武器,只有十发神箭和三门反坦克炮!”

        “关于神箭。”王忠打断了巴甫洛夫的话,“我想问下神箭现在部署在哪里?”

        叶戈罗夫:“在化肥厂,厂房的二楼视野良好,很适合发射神箭,而且发射之后可以安全的转移,叶采缅科对新的发射阵地赞不绝口。”

        王忠:“应该把他们撤回来。”

        “什么?”叶戈罗夫皱眉,“撤回来?”

        王忠:“我打算用神箭防空。”

        “你打算用神箭来保护我们的203毫米炮阵地?”叶戈罗夫咋舌,“也挺合适的,203能多存活过一次空袭,对敌人的杀伤绝对比击毁十辆坦克多!”

        “不,”王忠摇摇头,“我今天在卡林诺夫卡俘获的摩托侦察营是敌人空军的地导部队,这启发了我。空军要轰炸,得知道目标在哪里。你们懂我意思吗?”

        叶戈罗夫摇头:“不懂。”

        王忠:“洛克托夫是个规模还行的城市,楼房很多,周围这个地形也没有高山,我出去侦查的时候看得很清楚,敌人能找到的最高的观察点就是城外谷仓。

        “地面的地导部队绝对看不到我们的重炮阵地在哪里。敌人需要进行空中侦查。”

        王忠停下来,希望其他人已经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巴甫洛夫:“然后?”

        王忠:“我们在卡林诺夫卡救回来一个听力很厉害的修士……”

        “你是说音阵师?”波波夫问。

        “对,虽然他扔掉了听音设备,但是他说城里的铁匠很快就能打造一些能凑合用的东西。明天他就能准备好!

        “他可以分辨敌人侦察机的引擎声!”

        叶戈罗夫终于明白了:“你是说用神箭消灭敌人的侦察机?”

        王忠:“对,攻击机的飞行员在投弹攻击的时候,面对我军防空炮火,神经高度紧张,不一定能发现伪装良好的b4发射阵地。

        “但侦察机可以照相侦查,后面的情报参谋可以在安全的地方仔细研判照片,他们找到我们炮兵阵地的几率就很大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有道理啊。”

        “封杀侦查,外加良好的隐蔽,那些笨重的b4就有可能存活更长时间!给敌人更大的杀伤!”

        叶戈罗夫:“如果我们再找一个发射阵地,把b4分开放置,还能撑过更多攻击!”

        王忠:“再用木头之类的东西弄点假阵地,不开炮就分不出真假。我们只要在敌机临空的时候不开炮就行了。”

        “对!”叶戈罗夫一拍桌子,“我这就让小伙子们……”

        “不,”波波夫打断他,“这个工作不应该让小伙子们干,教会正在组织民夫和自卫军,让他们来做正好,他们当中有的是木匠和铁匠。”

        王忠:“教会在组织?”

        “是啊,我们是世俗派,本地的本堂神甫在市民中很有号召力的。如果是崇圣派那就不一定了。”波波夫有些自豪的说。

        王忠:“那就好。我们现在手中最好的牌就是这些b4,好消息是,我们缴获了敌人的通讯呼号本,只要敌人不改呼号,我们可以通过通话内容推测在哪里有什么部队。

        “b4覆盖范围几个可以住人的村子我亲自侦查过了,村里基本上只有老人,和不信仰东圣教的人,以及少量崇圣派,我们可以放心大胆的轰炸。

        “尤其是夜间,敌人宿营的时候,应该能对敌人造成重大杀伤。”

        ————

        卡林诺夫卡。

        普洛森军第十五装甲师先导侦察营的二号坦克在距离村子五百米的路面上停下,营指挥官汉克大尉从炮塔上探出头,用望远镜观察村子。

        空军的轰炸制造的烟柱一直升到高空,烟中的颗粒形成了大片的云,被晚霞镀成了血红色。

        卡林诺夫卡村的地形是一条道从头通到尾,汉克大尉在村外能一直看到另一边出村的路口。

        所以他清楚的看到属于220摩托侦察营的摩托车歪倒在村里。

        显然这些友军遭到了伏击。

        大尉放下望远镜,下令道:“炮手,射击村庄的每一个窗户。”

        二号坦克的机关炮立刻开始射击,每一个窗户都塞进去至少三发20毫米高爆弹。

        卡林诺夫卡大部分房子是木质,机关炮直接连窗框都拆掉了。

        打到第五个窗户时,大尉喊:“停!”

        机关炮戛然而止。

        没有人从村里出来,也没有还击。

        不对,有人从村里出来!

        一名老人穿着安特帝国和安纳托利亚帝国战争时期的军装,颤颤巍巍的从村里出来,站在村口,看着普洛森人。

        大尉:“抓住他,问他伏击摩托营的人去哪儿了!”

        本来在路边隐蔽的侦察营士兵立刻站起来,向着村口推进。

        步兵前进了五十步后,大尉命令坦克前进。

        当坦克开到村口时,步兵们已经把老人按在地上。一名少尉拿着一柄军刀来到坦克前:“大尉,他身上只有这个!”

        大尉接过军刀,仔细端详了一下,赞叹道:“好刀啊!”

        话音刚落,村里传来爆炸声。

        坦克周围的普洛森军一下子全趴在地上,大尉自己也缩进了炮塔里,连“好刀”都不要了,扔在地上。

        被爆炸炸飞的钢盔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被按倒的老人趁机站起来,抄起地上的军刀就要砍最近的普洛森人,结果冲锋枪响了。

        老人的身体猛的绷紧了,如血的夕阳落在他身上。

        他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倒下。

        虽然朝代已经变换,但他依然为自己的家乡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汉克大尉重新钻出炮塔,大声问:“刚刚什么爆炸?”

        “报告大尉,敌人在尸体下埋了诡雷!”

        大尉骂了一句,下令道:“把村里所有人拉出来,问还有哪里有诡雷!不说的就是反抗分子,统统枪毙!”

        很快,十几名老人被带老村口白桦树下。

        翻译官问第一个大娘:“这里都埋了多少诡雷?都埋在哪里?”

        大娘一口唾沫吐在了翻译官脸上。

        翻译官:“这是反抗分子!枪毙!”

        冲锋枪立刻响了,大娘倒了下去,眼睛还死死的盯着侵略者。

        翻译官走到排第二的大爷跟前,问:“埋了多少诡雷?埋在哪里?”

        大爷:“我是第十三近卫掷弹兵团中士,士兵编码……”

        “问你话呢!”翻译官猛抽大爷几个嘴巴子。

        大爷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血,继续说:“我是第十三近卫掷弹兵团中士……”

        “这是抵抗分子!枪毙!”

        哒哒哒

        翻译官走向第三个,那是个中年人,不等翻译官开口就说了:“我信仰普洛森国教!我家里偷偷供奉着……”

        翻译官打断他:“那你说有多少诡雷!”

        “只有五个,都埋在村子里帝国士兵的尸体下面!这些该死的劣等民族,居然亵渎帝国士兵的尸体!”

        翻译官:“没错,你们是劣等民族,所以才会出卖自己的邻居。”

        说着翻译官转向周围的普洛森士兵,用普洛森语说:“刚刚他们一个个宁死不屈,我还以为他们的民族性升格了!幸亏有这一个!他们果然是劣等民族!”

        普洛森士兵哈哈大笑。

        叛徒茫然的看着普洛森人,脸上写满了惶恐。

        翻译官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们会有待忠于帝国的人,你做得好啊,做得好。对了,是谁埋的这些诡雷?”

        安奸答:“是一个叫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的人!自称白马将军!”

        翻译官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这时候一名下士跑到指挥二号跟前,大声报告:“在我军尸体身上发现一张用普洛森语写的纸条!”

        “念!”汉克大尉说。

        “白马将军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祝伱们占领愉快,我给你们留了二十份惊喜,希望你们喜欢。”

        汉克大尉皱着眉头:“上面真这样写吗?”

        “是的!”

        大尉对翻译官使了个眼色。

        翻译官马上一个嘴巴子抽在安奸脸上:“他妈的!居然骗我们!明明有20个诡雷!”

        “啊?二十个?我发誓我不知道!我躲得比较远,听不清他们命令是什么!我只看到他们埋了五个!”

        翻译官亲自拔出鲁格手枪,上膛。

        安奸扑通一下跪下了:“我冤枉啊!”

        “欺骗帝国的人都要死!”翻译官面无表情的说,抬起枪对准了安奸的脑门。

        那人急中生智,大喊:“普洛森帝国万岁!帝国皇帝莱茵哈……”

        不等他说完,翻译官就扣动扳机,子弹命中目标脑门正中,并且从后脑勺穿出来,制造了一个大洞,白花花的脑浆喷在了白桦树的根须上。

        然后翻译官一脚踢开了尸体。

        站在第四位的大娘对着尸体吐了一口唾沫。

        翻译官:“看来你也不会说了?”

        “我儿子打回来的那一天,会送你们全部见鬼去!”

        啪。

        枪声还在持续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