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9章 遭遇战

第9章 遭遇战

        王忠:“好!把你们的库存清单拿来!”

        片刻之后一本《辞海》那么厚的清单被送到了王忠跟前。

        王忠看到清单就皱眉,这得翻到什么时候去!于是他直接问:“地雷有没有?”

        未来的防御战,自己肯定占不到兵力和装备上的优势,想消灭敌人不现实,只能迟滞。

        而论迟滞敌人的进攻,没有什么比地雷更合适了。

        王忠还是个喜欢用地雷的主,穿越前玩一款二战rts竞技游戏《英雄连2》,打1v1排位的时候他就习惯性的埋雷,时间一到就让工兵在敌人轻甲可能来的位置埋地雷,也不管侦查没侦查到敌人的轻甲。

        他对地雷的印象就是:成本低随便埋,阴到一个赚满盘。

        所以现在才第一个问有没有地雷。

        “我印象中没有了。”兵站司令摇头,“这玩意运到都第一时间被要走。你可以去问问守备团,他们之前设置防线的时候领了一批地雷,在城市西南布置雷区,可能有剩下。”

        妈的,王忠想,怎么我要什么就没有什么!酸黄瓜罐头倒是管够!

        这时候他眼角余光看见瓦西里蹑手蹑脚的溜进房间,站在格里高利军士长身后。

        王忠:“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奇!”

        瓦西里啪的一下立正:“到!”

        王忠:“知道我喊你干什么吗?”

        “让我今晚继续挑粪!”年轻人字正腔圆的答道。

        王忠:“可以啊,很聪明嘛。你这是明知故犯!”

        他正要数落,波波夫插进他和瓦西里之间,严肃的说:“你是不是假传命令,让部队集合了?”

        “我认为可能需要比较多的人力来搬运装备,主教大人!”

        波波夫:“回去写一份检讨,不低于五百个词,顺便把今天份的粪挑了。”

        “是!”

        王忠:“但是现在还有一个光荣的任务要交给你!你会普洛森语吗?”

        瓦西里:“会。”

        “竟然会?”波波夫大惊,“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我父亲是大学音乐教授,主教大人!他会普洛森语和加洛林语,所以我也会。”

        王忠点点头:“很好,我要你找两個熟悉的同学,到兵站汽车队领一辆吉普车,再去弄一点木牌。”

        瓦西里一脸疑惑:“这是要做什么,将军阁下?”

        “你们三个人开着吉普,在城西南转一圈,看到合适布雷的地方就插牌子,上面用普洛森语写小心雷区。”

        瓦西里一听乐了:“好呀,这个活儿我喜欢!”

        这货果然喜欢这个工作!

        瓦西里又说:“我申请再去领一些炸药和雷管,在牌子下面设置拉发式的炸药,给普洛森人一点惊喜!”

        王忠一听这个提议好,也来了兴致,说:“那我建议你们再弄一些鞭炮和白磷,敌人把牌子弄倒,白磷自然点燃鞭炮,给普洛森人助助兴!”

        瓦西里笑得更开心了:“好好好!还是将军你有主意啊!”

        王忠板着脸:“去吧。”

        瓦西里转身就跑。

        波波夫对着他的背影:“回来记得写检讨和挑粪!”

        王忠看着主教,欲言又止。

        波波夫:“干什么?这是我的工作,我不干涉军事指挥,伱也别干涉我。”

        这时候兵站司令开口了:“这能有效吗?”

        王忠:“不知道。但总比什么都不做强。”

        兵站司令又问:“那为什么写普洛森语?”

        王忠:“因为安特人看不懂,就不会理会牌子。”

        “有道理。”

        王忠:“不提这个了,地雷没有,那炮呢?我猜也没有对吧?”

        “对。”兵站司令两手一摊,“现在把普洛森的坦克传得神乎其神,到处都发疯了一样要反坦克炮。当然要是运输顺畅,45毫米炮能管够,但现在运输不顺畅。

        “至于zis-3,那东西本来就少。”

        76毫米反坦克炮zis-3,在这个时间点是个稀罕物。

        王忠这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说:“我想起来了,你们给我发的76炮弹是酸黄瓜罐头!快给我真正的76炮弹!”

        兵站司令却一脸淡定:“这是后方打包的时候出的问题,之前还有82毫米迫击炮炮弹的箱子里装的60毫米迫击炮弹这种事,也不知道口径不对他们怎么装进去的。”

        “那真正的76炮炮弹呢?”

        “有。在给博格丹诺夫卡的物资里有不少。”

        紧接着王忠开始报菜名:“我还要冲锋枪、喷火器、反坦克手雷、空瓶子和酒精……”

        兵站司令:“要不这样,我把仓库门打开,你每个仓库发一个欠条,你们自己进去拿。反正你人都到位了。”

        “也行。”

        ————

        王忠让战士们把卡车都装满的当儿,叶戈罗夫坐着吉普进了兵站司令部大院,车还没停稳他就大声问:“怎么回事?”

        王忠:“博格丹诺夫卡……”

        他忽然意识到这种消息不太适合大声说,便刹住话头,等叶戈罗夫来到跟前才小声道:“敌人快来了。”

        叶戈罗夫:“我也猜到了。我在西南路口看到了大量老乡拖家带口的在跑。”

        王忠:“今天我们就要进入阵地,开始构筑工事,防御支撑点就选择看过的那个化肥厂。”

        “可以,我来安排。”

        王忠又问:“以你的经验,敌人在进攻洛克托夫受阻之后,一线部队的司令部,比如师指挥部又会在哪里?”

        叶戈罗夫:“这个真不好说,理论上讲指挥部在哪里都可能,通讯连拉上电话线就是指挥部。但是士兵的集结地很容易猜,毕竟有房子没道理不用是吧?”

        王忠:“所以会是哪里?”

        “卡林诺夫卡、新罗斯克,都有可能。”

        王忠回头对格里高利说:“开车过来,我要亲自去这几个村子侦查。”

        格里高利:“就我们俩吗?如果普洛森人已经包围了博格丹诺夫卡,他们的侦查部队可能已经渗透到了我们西南,随时有可能遭遇。”

        王忠:“那我们带一个班,加上一挺机枪,弄一辆卡车跟着我们。”

        叶戈罗夫:“我也一起去……”

        王忠按住他:“你来指挥设置防线,这个你在行。”

        毕竟王忠自己只打过游戏,虽然基于兴趣也看过一些网络上能买到的军事教材,比如指文图书翻译出版的什么德军步兵战术手册啊之类的,但都是走马观花。

        安排防线还是叶戈罗夫专业,专业得多。

        但论侦查,那肯定是王忠厉害,毕竟有“天眼”是吧。

        而且,外挂也促使王忠必须亲自侦查。麾下部队的视野连高亮敌人都做不到,总的“视距”也更短,他亲自到前线才能把这个外挂的效果最大化。

        顺便,王忠看过的所有回忆录,只要是中下级军官的回忆,就一定会强调亲自勘察前线的重要性。

        王忠准备实践一下。

        叶戈罗夫一副“你果然是我看好的合格上级”的表情,对王忠敬礼:“交给我吧。您也注意安全。”

        王忠:“我带着格里高利军士长呢。”

        能用工兵铲打回去七八个手雷的斯拉夫超人那是相当的靠谱啊。

        格里高利军士长看向远方,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

        王忠就这么坐着吉普车出发去考察地形。

        吉普上除了后座的王忠和副驾驶位置上的格里高利军士长,还有暂时来开车的迪米特里——就是那个打炮很厉害的迪米特里。

        吉普车后面,跟了一辆嘎斯卡车,卡车驾驶室顶上架着一挺dp28轻机枪,俗称“大盘鸡”。

        一个班的近卫军战士拿着崭新的托卡列夫半自动步枪坐在卡车车斗里。

        车子刚刚开出城没多久,王忠就喊道:“迪米特里,停下来!”

        吉普车立刻刹车,在土路上停下。

        王忠下了车,走下路肩,用脚踩了踩肥沃的黑土地。

        他扭头问跟下来的格里高利:“你是农民吗,军士长?”

        “是的,将军阁下。”

        王忠继续问:“那这个季节,骡马在这种黑土地上行进的速度快不快?”

        格里高利摇头:“不快,而且废马掌,村里的铁匠会骂娘的。只有冬天地板全冻硬了的时候,骡马在这种地上走起来才会比较利索。不过那时候一般雪会很厚。”

        王忠点点头。

        卡车下了公路移动速度肯定会变慢,还有可能陷地里。如果骡马也不能离开公路,那敌人的攻势就必须沿着公路展开。

        穿插这种战术,也只有对补给需求比较低的轻步兵才能玩得来。

        在上佩尼耶村敌人绕后的部队不但数量少,绕的距离也很短,这样半履带车才不会因为没油而趴窝。

        要包抄洛克托夫这样有不少工厂的城市,难度会陡增。

        另外,洛克托夫也不是汪洋上的孤岛,城市周围还有不少和罗科索夫战斗群一样正在休整的部队。这些部队占据了城市周边的村落,他们应该会就地展开防御。

        由此看来,暂时不需要担心被包抄了。

        王忠爬上车,等格里高利也上车后就大手一挥:“继续走!”

        ————

        卡林诺夫卡是一座会让王忠想起上佩尼耶的乡村。

        王忠站在村子北边的山岗上看去,这种印象更加明确了。

        当然,这村应该比上佩尼耶小不少,最起码在望远镜里王忠没看到酒厂和波耶老爷的大庄园。

        不过那教堂看起来倒是和上佩尼耶一模一样。

        那钟楼,看着就很像是会被普洛森坦克一炮干塌的样子。

        通过俯瞰视角,王忠发现这个村里有安特军的部队。

        于是他决定进村看看。

        进村之后,王忠很快就在村里邮政局见到了指挥小部队的少尉。

        “将军阁下!”少尉敬礼,神情紧张。

        毕竟王忠带的这队人全都披着近卫军斗篷。

        王忠举了下手,算是回礼了,然后直奔主题:“你们是什么部队?”

        “报告将军,我们是第133防空观察哨,我们在这里的任务是一旦听到敌机的引擎声就用电话告知洛克托夫。”

        王忠“哦”了一声,又问:“看制服,你们是教士啊?”

        少尉:“我们不是,我们是护教军。”

        护、护教军?你们编制里是不是还有奴工和机仆,而指挥你们的是个身上装了八个章鱼一样的义肢的机械神甫?

        不,不可能,应该只是同名而已。毕竟战锤40k的设定也是英国佬以各种历史原型攒出来的。

        王忠:“那你们的教士呢?”

        少尉:“在楼上监听敌人的飞机呢。”

        “监听?”王忠挑了挑眉毛。

        “是的。”

        “带我上去看看。”王忠说完才意识到这样强硬好像不好,毕竟人家和自己不是一个编制,于是找补了一句,“我可以上去看看吗?”

        “请跟我来。”

        王忠跟着少尉,登上了邮局三楼平台。

        平台上安装着许多大喇叭。

        王忠在一战相关的图集里见过这种设备,英国人用类似的设备来听袭击本土的齐柏林飞艇的声音。

        后来雷达发明了,这种很有蒸汽朋克感觉的东西就被放弃了。

        一名男教士正坐在巨大的喇叭阵列下面,戴着耳机。

        王忠小声问少尉:“难道这位教士,也有引导神箭的力量?”

        “应该没有。”少尉回答,“能引导神箭的修士圣徽上装饰有天使翅膀。彼得修士只能驱动这台音阵而已。”

        看来这个装置的学名就叫音阵了。

        王忠正想多问几句,彼得修士突然皱眉,开始操作面前的面板,于是机械装置把对准天空的喇叭群转向地面。

        王忠意识到了什么,问:“修士,是听到地上有什么异常了吗?”

        虽然修士没有拿下耳机,却依然答道:“是的,而且很近了,别吵!我在辨识声纹!”

        他拿起一本牛皮封面的书飞快的翻动,终于停在其中一页。

        “是普洛森的摩托车!有至少三辆摩托车正在接近这个村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