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8章 以皇太子的名义

第8章 以皇太子的名义

        王忠正狂喜乱舞呢,突然发现一件事:“等一下!为什么我只看到弹药车,没看到拖曳车啊?”

        b4榴弹炮看起来好像是一辆自行火炮,但其实没有动力。

        明明它用拖拉机做底盘,却不能自己动,需要另一台拖拉机牵引。

        地球上这个玩意整过自带动力的型号,然后发现那就太重了,靠拖拉机那俩小履带撑不起来,在很多地面会陷下去,所以最后放弃了。

        这个世界难道不一样?

        确实这个时空这些重炮看着履带比地球那些拖拉机底盘的要长。

        于是王忠试探着问道:“这个炮……难道用弹药车牵引吗?拉不动吧?”

        波波夫再次投来鄙夷的目光:“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你阅兵时候都在干什么?”

        王忠耸肩,光明正大的回答:“看美女的胸,咋了?”

        “噗嗤。”跟着格里高利当警卫的瓦西里笑出声,然后被波波夫瞪了,立刻立正,目光平视前方。

        波波夫收回目光,对王忠说:“这些东西要阅兵的,拖着炮口要向后,不好看,所以就自带动力了。”

        王忠大惊:“这加上动力它得多重啊?”

        “二三十吨吧,我是个神职人员,具体你问炮兵。反正不轻。”

        王忠:“那么它能走多快呢?”

        如果这玩意在公路上能跑個30公里每小时,那说不定比地球的表亲更好用。

        地球的b4榴弹炮,之所以被德军士兵起了个看起来唬人的名字是有原因的。其实东线203毫米的大口径火炮装备还算普遍,德军也有,也没见毛子给它起xxx之锤的外号。

        主要德军把自己的21cm榴弹炮真的当榴弹炮用,轰炸十几公里外的敌人,被炸的人根本看不到发射的大炮。

        但毛子不是这样。b4重型榴弹炮虽然是个榴弹炮,打曲射射程高达17公里,但是毛子喜欢把这玩意推到德佬碉堡前面500米开火。

        他们甚至把这东西推进了城市打巷战。

        德佬能清楚的看到这东西慢慢开上来,对准自己。

        那可太恐怖了,一炮过来不死也被震残。久而久之就有了钢铁之锤的诨号。

        后来这东西名气太大了,然后就位的速度又慢,往往它就位了碉堡里的人跑光了。

        如果这东西能跑出30公里的公路速度,估计碉堡里的人就来不及跑了。毕竟这东西杀伤范围是真的大。

        波波夫耸肩:“别指望了。这东西自己行走的时候速度和阅兵时候正步速度一样,行走部分专门为了阅兵设计。”

        王忠大受震撼,为了阅兵专门捣鼓这东西他是没想到的。

        他叹了口气,问:“那这个东西可以用车拖着快速机动吗?”

        波波夫:“我只是个主教,你可以考虑问问仪仗炮兵团的士兵。”

        这时候火车已经完全停稳,仪仗炮兵团开下火车,在站台上列队。

        王忠对这帮仪仗兵第一感觉就是,来了一堆胡桃夹子玩具锡兵。

        仪仗兵穿的衣服,让人感觉时代发生了错乱,穿这衣服的人应该去和拿破仑对练,不该出现在这种现代化的战场上。

        王忠问波波夫:“我可以命令他们换军服吗?”

        “只要你能弄到这么多军服,那就可以。”

        “嗯,这样啊,”王忠笑了,“我相信巴甫洛夫肯定能弄到!”

        这时候王忠注意到西南方有好几个铁道工人神情紧张的跨过铁路,开始操作位于并排的轨道中间的扳道岔。

        他印象中自从自己带着部队来到洛克托夫,也没见扳道工人动那个扳道岔。实际上两个站台之间的铁轨很少使用,应该是繁忙时候用来错车的。

        然而现在靠近战场的铁道上机车损失那么大,一直都没有能满负荷运行,用不到额外的错车轨道。

        王忠注视着那些工人,看他们完成扳道作业后举起了绿灯。

        很快,一列火车拉响汽笛,缓缓滑进站。

        这列火车没有编列轨道抢修车和防空车厢,整列火车乱七八糟的挂了各种车皮,闷罐车和普通的客车皮还有货运车厢全都挂一块了,而且完全没有注意顺序,给人的感觉就是赶时间随便挂一下,尽快发车。

        王忠嘟囔道:“我怎么觉得这车看起来就像是‘趁着包围圈被合拢之前赶快多发一列’的产物?”

        波波夫:“同感。”

        车缓缓停下,没停稳司机就拉开锅炉的放气闸,白色的蒸汽立刻从车头扩散开来,把车头的轮子都吞没了。

        一名司机跳下车大喊:“车头气缸被打漏了,这个车头跑不快了!我们要换车头!”

        王忠没有过多的关注司机的话,而是盯着这列火车的乘客。

        平民。

        而且大部分是女人和孩子,许多张小脸正贴在车皮的玻璃上看着外面。

        所有的脸上都没有笑容。

        铁道工人拉过来给列车加水的管子,挨个车窗的提供水。无数的手拿着各种各样的水壶伸出窗外,争抢给锅炉的水。

        王忠看见一个小姑娘,碰着水壶大口大口的喝着,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

        “这是抢在被合围之前尽可能的把妇女和儿童往外送啊。”他小声嘀咕。

        波波夫:“坚守半个月……看来是坚守不住了。”

        王忠突然一个激灵:“不是感叹的时候!如果那边守不住,我们就得行动起来了!”

        他趴在天桥栏杆上,对下面的仪仗部队喊:“我是罗科索夫准将,别列队了,快把火炮卸下来,开到那边的三号堆场!再去旁边的防空营拿伪装布。我要你们今天下午之前把三号堆场变成火炮发射阵地!”

        仪仗队的少校敬礼:“遵命将军!”

        波波夫意外的看着王忠:“你怎么知道三号堆场适合做火炮阵地?”

        “我去查看过。”

        不过是俯瞰视角。

        王忠:“旁边就是保护车站的高炮营,对敌机的空袭也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伪装好的话能存活很长时间。这不重要,跟我去兵站司令部!

        “现在这个状况,送往博格丹诺夫卡的弹药补给和武器装备肯定送不上去了,我们要立刻征用!”

        王忠一边说一边沿着走了一半的天桥往回走,其他人立刻跟上。

        出了火车站,王忠直接坐到格里高利旁边,催促道:“去兵站司令部!”

        波波夫刚上车,格里高利就发动了引擎。

        瓦西里本来想上车,犹豫了一下没有上去,转身往驻地狂奔。

        ————

        兵站司令部,吉普车一到王忠就大踏步的往里面走,结果迎面碰到了洛克托夫守备团的团长。

        王忠拦住他:“你这么急着去哪儿啊,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

        听到自己的名字团长愣了一下,因为王忠这是第一次跟他说话,声音很陌生。他抬起头看到将星和近卫军斗篷,立刻立正敬礼:“阁下!”

        王忠随便抬了下手,重复刚刚的问题:“你这么急着去哪儿,亚历山大·亚历山德罗维奇?”

        “兵站司令部要求我团在城外构筑防御工事。”

        王忠:“之前一直没有构筑吗?”

        “挖了,但是挖得不够多。”团长一脸苦闷,“我们主要注意力在修水泥碉堡上了,现在要我们挖反坦克壕,怎么可能一天之内就挖出屏蔽整个城市西南的反坦克壕?”

        王忠:“你可以调动城里的平民去挖。”

        亚历山大:“城里已经编组了三个劳工营,但都派去抢修铁路了,现在城里只有妇女了。”

        “妇女能顶半边天,让她们挖,总比完不成任务好。”

        说着王忠拍了拍亚历山大的肩膀。

        后者点点头,大步流星的走了。

        波波夫问:“认识的?”

        “不,只是顺便记下了他的名字。毕竟他是本地守备团的团长。”

        王忠继续向司令部里走,进入地图室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片忙乱的景象。

        兵站司令拿着电话在喊:“什么?什么?还有多少车头?”

        看来是在和车站那边通电话。

        王忠踱到地图旁边,看着上面更新的最新情况——至少今早的时候地图上的博格丹诺夫卡还没有被包围,敌人的钳形攻势看起来还有一段距离才会合拢。

        波波夫也过来一起看地图,表情严肃。

        兵站司令终于讲完电话,嘟囔了句“真是诸事不顺”才抬起头,看着王忠:“将军阁下,中午好。”

        其实离中午还有一会儿。

        洛克托夫兵站比较大,所以这里的兵站司令也是准将,在这种工作场合平级的军官可以不敬礼节省时间。

        王忠:“现在博格丹诺夫卡快要被包围了,我猜要给那边送过去的补给现在送不过去了。我认为普洛森人下一个目标就是洛克托夫,我需要立刻征用这些武器弹药,准备进行防御作战。”

        兵站司令问:“您有命令吗?”

        王忠:“敌人就要来了!现在不发武器弹药,让敌人缴获去对付我们吗?”

        “我并没有接到敌人要来的通知。”兵站司令说,“博格丹诺夫卡那边正在努力解围。”

        王忠:“用什么解围?”

        “第23坦克军正在进攻。”兵站司令答道,“这是新投入的部队。”

        王忠:“我没看他们从我们这里经过啊?”

        “他们没有走铁路,坦克部队可以通过大部分乡村道路机动。”

        王忠:“然后大部分坦克会在路上因为机械故障坏掉!而且敌人还有空军呢,没坏掉的坦克会被敌人空军击毁!”

        “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这些武器弹药会在博格丹诺夫卡解围之后向上输送。没有命令谁也不能调动他们。”兵站司令斩钉截铁的说。

        王忠骂了一句,正好这时候一名参谋冲进来,大喊:“不好了,司令您看外面!”

        房间里两个“司令”一起看向参谋指的窗外。

        司令部的院子里开进来好几辆大卡车,披着近卫军披风、拿着崭新的托卡列夫半自动步枪的士兵跳下卡车,在院子里列队。

        近卫31步兵团的旗帜在院子里迎风招展。

        兵站司令扭头瞪着王忠:“罗科索夫将军,你这是要干嘛?”

        王忠也一个头两个大,自己没下令要调动部队啊?

        然后他就看见了队列里的瓦西里。

        懂了。

        不过这个情况,没准可以利用这一点对兵站司令施压。

        王忠看向兵站司令:“我可是和普洛森人战斗过,并且战胜了他们!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们了!我的直觉告诉我,洛克托夫很快会遭到攻击!

        “你也是这么想吧?不然你也不会让守备团挖反坦克壕了!”

        兵站司令抿着嘴,没有反驳。

        王忠:“同样的,伱也知道,给博格丹诺夫卡的补给送不上去了!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用上这些补给了!”

        兵站司令:“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把东西给你们!”

        王忠想给这个官僚主义的混蛋一拳,不过他马上想到个主意。

        “我可以给你开借条!”王忠顿了顿,看兵站司令没有松口的意思,加了句,“以皇太子的名义!”

        兵站司令眨巴眨巴眼,点头了:“好吧,你们打借条,然后想拿什么就拿,我看你把车都开来了,我也不好阻止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