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7章 重锤

第7章 重锤

        空袭之后十分钟。

        最后一处明火在第三连和赶来支援的第一连共同努力下,被扑灭了。

        火苗消失时,年轻人们欢呼起来,仿佛打了天大的胜仗一样。

        波波夫喊道:“别忙着乐!快看看烧毁的汽车上有什么可以用的部件不!再检查那几辆被扫射的汽车,有故障排除故障,没有故障开到汽修厂给师傅们再检查一次。”

        士兵的欢呼低下去,王忠小声说:“稍微让他们高兴一下也没关系吧?”

        “我认为这对未来没有好处。”波波夫答道,并且表现出绝不让步的态度,“这是我的工作范围。”

        王忠咋舌。

        不过军队确实需要保持良好的纪律,波波夫没做错,他也不说啥了。

        波波夫发出新的命令:“各班班长检查人数,看看有没有受伤和牺牲的。”

        其实王忠早就通过俯瞰视角确定没有伤亡,但这时候也装不知道,看着担任班长的老兵们点人头。

        这时候一辆马车出现在驻地门口。

        门岗一开始想拦,看清楚驾车的人之后选择打开栏杆。

        叶戈罗夫拿着赶车用的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长杆,赶着一匹老马拖着一辆双轮马车进了营区。

        王忠:“你还有这手艺?”

        叶戈罗夫长吁一声停下马车,跳下来把赶车的杆子交给警卫,严肃的看着王忠:“我是个农民,农民没有不会赶马车的。”

        这时候马车上的几个平民下来了,看到王忠的将星之后便局促起来,站在那边有些拘谨。

        叶戈罗夫:“我来介绍一下,这几位志愿帮助我们,这是安德罗维奇,是个裁缝,这是皮埃尔,是个厨子,最后这是尼古莱,是个鞋匠。”

        王忠眉头拧成麻花:“你要这些人做啥?”

        叶戈罗夫严肃的说:“裁缝和鞋匠很重要!不然等泥泞季节到来,就等着战士们患病吧!你到底是不是安特人啊?”

        你好,不是的。

        但是王忠只能装出一副纨绔不知人间疾苦的样子。

        为了岔开话题,他问:“那厨子呢?我们有野战煮饭队了。”

        “是是,每天都是土豆洋葱胡萝卜煮的汤,干面包。我不是嫌弃女士们煮的饭,但是我们要丰富一下饮食!”叶戈罗夫说着转向厨子,“你擅长做什么菜?”

        皮埃尔推了推眼镜:“加洛林传统菜。我是我们那儿波耶老爷的首席厨师长。”

        王忠皱着眉头:“所以,你不是名字叫彼得但被成皮埃尔,你本来就是皮埃尔?”

        因为有一段时间全欧洲都向往法国宫廷,所以俄国人有时候会把自己名字的发音改成“法国音”。比如《战争与和平》的主角之一皮埃尔,其实他叫彼得,但用法语来读,显得比较“时尚”。

        王忠本来以为这厨子也是这样。

        皮埃尔整了整衣服:“我本来就是皮埃尔,是加洛林人,加洛林沦陷之后逃亡过来的。”

        王忠:“啊……这样啊……”

        波波夫揶揄道:“正好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喜欢法餐,你就当将军的厨子吧。”

        我还有这个设定?

        王忠摇摇头:“来了也好,你作为厨子对食材管理什么的很在行吧?”

        “是的。我是老爷的总厨。整个厨房的运作都归我管。”皮埃尔骄傲的昂起头。

        王忠:“那好,你去管理给养中的食材,部队断粮了我就找你!”

        ————

        儒勒914年7月4日,王忠刚套上将军服,波波夫就冲进他的卧室:“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我找到通讯人员了!”

        王忠:“真的吗?所以以后负责地图的人不用去司令部抄地图了?”

        一般战情通报由阿格苏科夫的方面军司令部公开播发,只要有解码能力,谁都可以收到解读,并且在地图上还原成战线态势。

        罗科索夫战斗群现在没有自己的无线电通讯连,所以每天要去兵站司令部抄人家更新好的地图。

        这个工作到昨天都是巴甫洛夫自己做,今天终于可以甩给两个炮兵学员干了。

        如果有了自己的无线电连,就不用去兵站司令部浪费时间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通讯连就能直接接受命令。现在上面要给罗科索夫战斗群下达命令还得通过兵站司令部转交。

        不过,王忠总觉得,上面说不定会故意让自己这个战斗群在这里晒太阳。

        毕竟现在大本营战报已经在宣称反攻在即了。

        王忠昨天知道自己成了名人之后,专门找了这几天的报纸来看——以前不看是因为让一个21世纪穿越过来的地球年轻人看报纸确实有点难度。

        只看报纸的话,前线现在是一片大优,普洛森帝国在安特帝国军坚决的抵抗下损失惨重,战争的局面很快会逆转。

        这“歼敌一亿转进如风”的风格可太有既视感了。

        王忠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只能让自己的部队尽可能的做好准备。

        “走,”王忠披上分给自己的近卫军披风,“去看看去。他们人在哪儿了?”

        波波夫:“在司令部旁边的房子就位了。我带你去。”

        ————

        两分钟后,王忠皱着眉头看着面前列队的审判庭小队。

        “你不是说通讯连吗?”他问波波夫,“怎么是督战队?”

        波波夫:“你误会了,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他们是本地审判庭反间谍部队,负责用无线电定位车侦测间谍的电台的。

        “他们都学过使用电报,也学过解码。最妙的是,他们本身就是审判官,解码的时候不用带枪的保密审判官在旁边看着了。上尉,给准将介绍一下。”

        带队的上尉上前一步:“我们已经拿到了电台和密码本,在您来之前已经在着手译码今天的战情通报了!”

        王忠:“那反间谍工作呢?”

        上尉:“本地有间谍嫌疑的人已经全部被枪毙,已经用不着进行电台定位了。”

        效率真高啊,该说不愧是戴蓝帽子的审判庭吗?

        波波夫在旁边说:“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把他们拉过来了,比等着上面补充通讯连省时间。”

        这时候巴甫洛夫从司令部出来,看到这帮蓝帽子立刻皱眉:“你们居然真的把审判庭的电侦小队弄过来了啊!你知道为这个事情我要写多少报告吗!”

        王忠严肃的说:“我知道你行的,巴甫洛夫,你是个充满荣誉感的职业军人,出色的文员!”

        “你别给我拍彩虹屁,你看看我的眼圈,你倒是睡得饱饱的,看看我!”

        巴甫洛夫这黑眼圈确实非常的明显,看得出来参谋长已经操碎了心。

        王忠决定赶快跑,不听巴甫洛夫倒苦水:“主教大人!是不是该去迎接今天补充给我们的仪仗部队了?”

        昨天说的,皇太子要把宫廷仪仗部队那些阅兵专业户塞给王忠,可能是中看不中用的多炮塔重型坦克t35。

        王忠现在的想法就是甭管好不好用,先拿来用着。

        t35装甲薄,那就挖个坑把他车身什么的填进去,当固定炮位用,那坦克上面一门76炮一门45炮又不是摆来看的。

        那坦克还有机枪呢!

        只要运用合适,就能消灭普洛森鬼子。

        波波夫看了看手表,点头:“没错,军列不晚点的话,该到了。”

        然而因为敌人的空袭,军列经常晚点。

        可王忠又确实没有别的事情干,现在能做的事情全是后勤方面的,他的外挂用不上。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安特军队系统的公文,原主就不会这个,相关科目全是零分,能毕业是因为和皇太子关系好。

        王忠一个中国人,靠着原主遗留的口语能交流就不错了,写文章一大堆文法错误,之前柳德米拉让他给老家写封信,他磨磨蹭蹭写了一页纸,被柳德米拉挑了十七个错误。

        从那以后王忠坚决的贯彻自己“文盲”的戏路了。

        总之,不能干、也不想干文书工作的王忠,决定开溜,去等仪仗队。

        “我去车站等着了,你们忙!格里高利!把车开过来!”

        王忠一边喊一边向车的方向走。

        波波夫:“我也去。”

        巴甫洛夫:“你去什么?帮我处理文书工作!你作为主教本来就有一部分文书需要你盖章!”

        波波夫:“皇太子叮嘱我的,要确保东西被罗科索夫战斗群接收,我是在执行他的嘱托。”

        王忠:“不,我亲自接收就可以了,你去帮巴甫洛夫处理文书工作。”

        波波夫一脸怨气的看着王忠。

        看来他也不喜欢做文书工作。

        两人正互相瞪眼呢,炮手德米特里领着一名学员跑过来:“将军阁下!你快看看兵站发给我们的炮弹吧!”

        王忠一只脚已经踩在吉普车的踏板上了,听到这话好奇的看过去,发现迪米特里带着的学员抱着个板条箱,外面用油漆写着“76毫米炮弹”。

        王忠:“怎么了?”

        76炮可是他手里唯一的宝贝疙瘩,要是t35靠不住,反坦克就全指望这门76炮了。

        迪米特里掀开板条箱的盖子,露出里面排列紧密的“弹药”:“这些炮弹!”

        他抽出一颗“弹药”展示给王忠看。

        “是酸黄瓜罐头啊!”

        王忠扶额。

        在各种回忆录中他看过很多补给送错了的轶事,但一般人家是送错口径,送错物种还真没见过太多。

        关键箱子外面还写着炮弹。

        王忠:“你去找参谋长!”

        巴甫洛夫:“又找我?好吧这个确实该找我……供货单给我看看!”

        趁这个当儿王忠上了吉普,拍了拍格里高利的肩膀:“快走!”

        ————

        到了火车站,王忠被血腥味熏得皱起眉头。

        他拦住一副担架,问上面情况看起来还不错的伤员:“前线怎么样了?”

        伤员睁眼一看到王忠的制服和将星,立刻要敬礼,被王忠按下去:“不必多礼。前线怎么样了?”

        “很糟糕,我是军预备队的,昨天就已经投入了。敌人已经快要包抄到位了,估计明天伤员列车就出不来了。”

        王忠眉头紧锁。

        他看向波波夫:“看来我们的战斗准备要尽快了。我觉得今天就可以开始构筑防御工事。”

        波波夫:“你选好工事的位置了吗?”

        “选好了。”王忠点头,这几天他没事就看俯瞰图,早就把整个洛克托夫的地形记在心里。

        他继续说:“我们的防御支撑点应该设置在西南方的化肥厂,厂房是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几个制高点非常适合当观察点。

        “如果我们有榴弹炮的话,在上面建立观察哨之后能控制整个城市的西南侧。

        “化肥厂的围墙是双层红砖结构,在上面打开一些小缺口设置反坦克炮,炮位暴露之后能借着围墙的掩护迅速转移。

        “如果我们有坦克的话,西南面公路两边有好几道带状树林,我们可以在那里伏击敌人。”

        波波夫看着如数家珍的王忠:“你……都什么时候了解的这些?”

        王忠:“你来之前,我骑着布西发拉斯遛弯都看清楚了。”

        应该是遛弯的时候用俯瞰视角都看清楚了。

        波波夫:“可是,你确定要用t35去打伏击?那玩意地上崎岖一点就只有十公里每小时的龟速了,不如人走得快。”

        王忠也皱起眉头:“我是说如果有好坦克的话。哪怕是bt7我也去打伏击战了。”

        这时候,远处有汽笛声。

        调度室的大爷出来了,只是几天的时间,大爷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喂,准将,你们的车在另一个站台,从天桥上去。”

        王忠对大爷挥了挥手,一边走一边对波波夫说:“你来那天他还用敬语呢,现在……感觉出来了吗?”

        波波夫点头:“人心惶惶啊。”

        两人带着警卫员跨过天桥,来到另一边。

        这时候火车已经开始进站了。

        王忠停下来,站在天桥上看着长长的平板车上固定的东西。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被巴甫洛夫那货带偏了。

        那货一上来就想当然的说出了“阅兵明星”t35重型坦克,导致王忠忘了二战前苏军还有另一款阅兵仪式上的宠儿。

        那就是b-4钢铁之锤重型榴弹炮。

        王忠看着下面逐渐停稳的火车上八门203毫米b4重型榴弹炮,嘴巴合不拢了。

        我草,突然变成富裕仗了!

        皇太子!虽然我不认识你,但是你干得好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