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6章 即使是这样的地狱,爱情之花依然在盛放

第6章 即使是这样的地狱,爱情之花依然在盛放

        这次“出击”的结果,是一行人欢天喜地的把大炮运回驻地了。

        一般安特军的炮兵会用骡马来拖曳这些火炮,但是整个工厂都没有骡马,只能借用了三辆厂里运送零件和物资的卡车,把这三门炮全拉回了驻地。

        终于有炮了的炮手们喜气洋洋,站在卡车的车斗里意气风发,仿佛靠这几门炮就能把侵略者全都赶出家乡。

        开进驻地停下后,王忠跳下吉普,对正在下车的三连喊:“赶快把炮卸下来,还要把卡车还给工厂呢!

        “你们几个把炮推到那边树下去,砍点树枝盖好!别被敌机发现!”

        普洛森军的飞机这几天一直在空袭洛克托夫,但是主要集中在兵站那边,对这个空荡荡的驻地一直没有太多的关注。

        但是今天这个驻地有了一千多号人,已经足够引起普洛森飞行员的注意了。

        王忠的指令被迅速执行,卡车开出了驻地,炮手们用人力把炮推进了树荫,然后拿来砍刀爬树砍起了树枝。

        这帮孩子爬树的时候更像是在嬉戏,他们的笑声整个操场都能听到,惹得正在跟老兵训练的步兵们全都分了神。

        王忠不得不呵斥道:“别打闹!都多大人了!你们这些老兵也管一管他们!”

        当了班长的原后阿穆尔团老兵立刻严肃起来,开始呵斥新兵们,顺便踢他们的屁股。

        很快工作完成了,迪米特里过来对王忠敬礼:“将军阁下,炮弹呢?”

        王忠扭头找巴甫洛夫:“炮弹呢?”

        “我现在就去写申请,别着急。”

        王忠:“顺便再申请军车,骡马也行。”

        地球的巴巴罗萨开始时,两方的机械化程度都没有一般人想象的高,苏军大量的炮兵部队完全靠骡马输送,后勤除了火车,也大量依靠骡马。

        德军不光后勤相当一部分靠骡马,除了装甲兵和装甲掷弹兵之外的部队也很多都是靠步行和骡马来机动。

        整个二战唯一一支基本摆脱了骡马,全机械化的军队是美军,茫茫多的十轮卡车和威利斯吉普让美军成了完全在车轮子上的部队。

        安特军不是美军,嘎斯卡车的数量相当有限,现在又是这么个被打得崩溃的状态,所以王忠也不怎么期待巴甫洛夫找到足够的嘎斯卡车。

        能用骡马凑合拖着走就行了。

        对于王忠的要求,巴甫洛夫愁眉苦脸:“将军你只要动动嘴皮子,跑断腿的可是我,跑就算了,还要准备一大堆文件,你至少给我把旅部的参谋配齐啊。”

        王忠挑了挑眉毛,指着眼前的学员说:“他们都是军校学员,找几个来做参谋不行吗?”

        “不行,他们学的主要是怎么当准尉,只知道怎么处理一个排长能遇到的公文。”巴甫洛夫摇头,“我需要有至少九级文官身份的平民,十级也行。或者完成了参谋军官课程的学员——没完成也行,但总得学过。”

        王忠:“是这样吗?也许可以找几个身体弱的从头开始学?”

        “我现在光是到处跑已经要老命了,你还要我教学生?还是只有一点基础的这种?”巴甫洛夫反问道。

        王忠也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

        不过巴甫洛夫又说:“不过,可以考虑找几个地图学学得比较好的,每天负责更新地图,这样就省得我亲自去弄这个了。

        “只是把兵站司令部地图上的标志原样抄一份的话,新手也能做。”

        王忠一拍手:“那就这样。瓦西里,你们这谁画地图画得好?”

        瓦西里一指炮兵学院的三连:“他们要学测绘,毕竟以后可能要率领炮兵观测小组,我们就只会对着地图报坐标。”

        王忠点点头,转而对迪米特里说:“征集两个志愿者,到司令部来画地图。反正三门炮也用不上你们这么多人。”

        “是!”

        迪米特里刚走,大门那边传来引擎声,王忠刚扭头,就看见一辆接一辆的嘎斯卡车开进驻地。

        王忠嘀咕了一句:“什么情况?兵站司令终于疯了?之前给我们的补给都抠抠索索的……”

        然后他就看见领头的卡车里坐着波波夫,主教的任务应该是去车站接今天应该到的给罗科索夫战斗群的补给专列。

        看来卡车上拉的都是给战斗群的物资了,但是卡车又是哪儿来的呢?

        波波夫坐的车一直开到王忠跟前才停下。

        主教大人打开门跳下车,对一脸疑惑的准将眨巴眨巴眼:“你有问题要问吗,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

        王忠:“有,哪儿来的卡车?兵站司令部借的?我能把卡车扣下吗?”

        “放心,这卡车就是给我们的。”波波夫扭头对车队喊,“快卸车,武器堆在旁边,弹药搬库里去。那边摆弄大炮的也赶快过来帮忙——大炮?”

        波波夫这时候才发现树下被树枝盖着的是大炮,忙问:“哪儿来的大炮?别是抢兄弟部队的吧?违反军纪的事情我可不会支持你!”

        王忠:“放心,这是汽修厂的师傅们用报废的炮攒的。绝对没有违反纪律!”

        波波夫挑了挑眉毛:“要是以前我准不信。现在嘛,姑且信任一下上佩尼耶的白马将军。”

        “怎么你也叫起这个绰号了!”

        波波夫耸了耸肩:“车站上人人都在说这个,还知道我们就是白马将军的部队。下次战斗你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待啊。”

        说罢他转向士兵们:“快卸车,抓紧时间,不然敌人空袭可能就来了!好不容易弄到的弹药炸了可不好!”

        其实士兵们已经在卸车了,波波夫的催促只是让大家动作更快一点。

        主教转回来,从公文包里掏出厚厚一打登记表交给巴甫洛夫:“这是清单。”

        巴甫洛夫叹气,扭头对他的司机说:“去把会计喊来!”

        王忠问:“这些嘎斯卡车都是和军列一起送来的?”

        “对,卡车上装着补给,直接固定在军列上,看起来皇太子狠狠的叮嘱了帝国后勤部。”波波夫叉着腰,看着大家忙碌,“光托卡列夫就发了三千支给我们,我们根本用不上。还有一大堆重机枪和反坦克枪。”

        王忠:“这样啊,我们可不可以拿我们用不完的武器,去跟兵站换别的?”

        “好像没有这样的制度。”波波夫似乎不是很确定,就看向巴甫洛夫。

        巴甫洛夫把清单交给赶过来的会计:“去照着清单核实一下数量。”

        把脸上的愁容转给了会计之后,巴甫洛夫一脸轻松的回应两人:“确实没有这样的制度。不过我想兵站司令部不会太在意把托卡列夫回收回去。我的建议是找友邻部队换我们需要的东西。”

        话音刚落,卸车的学员中有人大喊:“看,是斗篷!近卫军的斗篷!”

        喊话的学员拿起一件斗篷,披在肩膀上,站在卡车车斗里就开始臭美。

        其他人也凑过去,纷纷想试一试斗篷。

        波波夫喊:“别乱动!等司务长发给你们!现在谁私自拿就要关禁闭!”

        最开始拿斗篷的那个猴崽子只能恋恋不舍的把斗篷放回去。

        王忠听到有人来了句:“阿廖沙,你还是等领了斗篷再去献花吧!”

        王忠的昵称也是阿廖沙,所以第一反应以为在叫自己,但马上发现不是。

        毛子的名重合的非常多,“阿列克谢”一大堆,王忠甚至怀疑,毛子不太熟悉的人之间会同时用名字加父名称呼,就是为了避免混淆。

        显然这个“阿廖沙”,是在喊某一位叫“阿列克谢”的士兵。

        王忠靠俯瞰视角,一下子就找到了这位“阿廖沙”: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

        于是王忠大声问:“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你要给谁送花啊?”

        去领大炮的学员和去车站接补给的学员都停下来,惊讶的看着王忠。

        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惊喜的说:“您记住我的名字了?”

        王忠点点头:“不要每次都这么惊讶。我说过会记住你们所有人的名字。只要我没死,你们就不会成为‘无名’英雄。阿列克谢,你要给谁送花啊?”

        有嘴快的猴崽子先说了:“是洗衣队的娜塔莉亚,将军阁下!”

        王忠:“那我祝你行动顺利。驻地西边围墙前面,有一片草坪,那里正盛开着满天星,特别漂亮。”

        其实这个是柳德米拉发现的,女孩第一时间就把这个告诉了王忠,还给他盘了个花环。

        阿列克谢·巴尔菲昂诺维奇一脸惊喜:“真的吗将军阁下?”

        “真的。你可以今天晚饭后的休息时间去采,然后在夕阳落下的时候献给你喜欢的姑娘。”王忠建议道。

        波波夫来了句:“不愧是圣叶卡捷琳堡的情圣啊,就是门清。”

        王忠耸了耸肩,其实他恋爱经验是零,但是他看了两百部恋爱漫画!

        不是两百本,是两百部!

        波波夫:“好啦!别闹了!继续执行命令!”

        等士兵们恢复有条不紊的搬运炮弹,波波夫就转向王忠:“实际上,还有一个好消息。”

        王忠:“哦?”

        “皇太子殿下打算把首都那些阅兵专业户也派过来。那些部队属于宫廷礼仪司的管理,皇太子能直接调动。”

        巴甫洛夫一听就皱眉:“你是说,装备t35的礼仪部队吗?那玩意除了当皇家游览车还有什么价值?那玩意装甲最厚的地方才30毫米!最薄的地方才10毫米!”

        王忠:“你很清楚这些啊?”

        巴甫洛夫一脸黑线:“冬季战争的时候我见过这玩意,非常的烂。下令把它开上战场的人应该被枪毙。”

        波波夫:“但你不能否认他看起来很威武霸气,非常适合阅兵。”

        王忠回想了一下,还真是。

        妈的,在给我装备t34之前,是不是要把苏联奇葩的装备都让我用一遍啊!

        话音刚落,防空警报就响起来。

        王忠大喊:“别搬了,离开卡车,远离弹药,找掩护!”

        只是防空警报的话,敌机还有一会儿才会到,够时间找掩护。

        王忠、巴甫洛夫和波波夫很快就躲到了就在旁边的掩体里,抬头看着天空。

        兵站那边传来爆炸和高炮射击声。

        巴甫洛夫松了口气:“又是炸兵站的。”

        话音刚落,引擎声就由兵站方向快速靠近,然后两架投完弹的斯图卡出现了。

        他们发现了停在驻地里还没来得及隐蔽的嘎斯卡车队,便顺手扫射了一波。

        队列中间的一辆嘎斯卡车立刻爆炸起火,还有多辆卡车燃起大火。

        敌人的引擎声逐渐远去。

        王忠透过俯瞰视角确认敌机走了,才钻出掩体,看着几辆燃烧的卡车:“妈的,又给维修厂的工人师傅揽活了。有没有人受伤?死了的人自己吭一声!”

        王忠的贫嘴,立刻引发了年轻人的哄笑。

        敌机来袭带来的肃杀也因此被冲淡了。

        “别笑了!”波波夫怒道,“拿灭火器!你们是炮兵学员的话,应该学过灭火!快灭火!别烧炸其他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