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4章 到处坑蒙拐骗的罗科索夫准将

第4章 到处坑蒙拐骗的罗科索夫准将

        这天晚上,瓦西里和菲利波夫借着烛光擦洗着厕所。

        瓦西里:“我觉得啊,准将挺看好我的!”

        菲利波夫大惊,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一大截的同学:“为什么?就因为他让你擦洗厕所?”

        瓦西里:“这是一种感觉,你想想看,他为什么不让最高的我去扛旗?”

        “因为你惹火他了。”菲利波夫秒答。

        “不!是因为扛旗很危险!”瓦西里信誓旦旦的说,“他想我活着。后来还找了最厉害的‘老中士’来训练我!”

        老中士是一个俗称,指的就是经验丰富受人尊敬的老士官。

        菲利波夫:“他只是不想你惹麻烦!要我说,娜塔莎说得对,你总是在白日做梦!”

        提到娜塔莎,瓦西里脸色一沉,那曾经是他的女朋友,但是就因为“你总是在白日做梦”主动分手了。

        菲利波夫好像也发现朋友的低沉,赶忙找补:“她也说你充满了理想气息和浪漫主义嘛,看开点。”

        瓦西里执拗的说:“我觉得我这次不是白日做梦,准将就是觉得我挺对他胃口。”

        “得了吧,你可是我们校长第一讨厌的人!哪儿有将军会觉得你对他胃口啊!”

        “你不知道吧?我可听说了,准将读军校的时候,也是他的校长第一讨厌的人!所以他在我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你……”菲利波夫都无语了。

        就在这时候,格里高利军士长推门进来:“你们怎么搞了这么久?”

        话还没说完,他眉头就拧成了麻花,一把抢过瓦西里手里的工具:“这个不是这样用的!你们没有掏过村里的粪坑吗?”

        “没有。”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道。

        瓦西里:“我们都是城里人。”

        菲利波夫:“他的爸爸是音乐教授!”

        “别提这个!”瓦西里皱着眉头,表情比刚刚听到娜塔莎的名字时还要糟糕。

        格里高利停下来,看着瓦西里:“音乐教授啊,难怪上午的时候唱歌唱得不错。可惜战场上敌人的子弹不会因为你唱歌好就绕着你走。我先教你怎么掏粪。”

        瓦西里:“军士长你干过?”

        “当然,村里除了贵族的孩子,谁都掏过。你别看这些东西脏,这可是明年丰收的保证。没有这个,化肥的钱就让人受不了!”格里高利一边说,一边熟练的操作着。

        ————

        与此同时,“读书的时候被校长第一讨厌”的王忠,正和自己的指挥班底在旅司令部开会。

        他们在电灯上罩了个枕头套,再把窗帘全拉上,就这么围坐在地图桌旁边。

        目前普洛森的飞机不会夜间轰炸,所以现在并没有下达灯火管制的命令,但几个人还是自觉的采取了灯火控制措施。

        桌面上,在地图上面,摆了一本清单册,叶戈罗夫用食指敲着清单册说:“看似补充了很多装备,但是反坦克武器只有反坦克枪,这可不够啊!”

        波波夫主教问:“怎么,反坦克枪的效果不好?”

        “打侧面看运气,正面只能打观察窗。有时候运气好,能卡住炮塔座圈。”叶戈罗夫摇头,“我们团的反坦克枪,基本都被扔在罗涅日了。反坦克枪射手不是牺牲就是被俘。”

        波波夫皱着眉头:“你们在上佩尼耶在没有反坦克枪的情况下击毁了那么多坦克……”

        “那是靠燃烧瓶。需要先用火力遮断敌人的步兵,让坦克处于没有步兵掩护的状态,再接近扔燃烧瓶。”叶戈罗夫言简意赅的解说道。

        “但问题是,我们补充的武器大部分都是托卡列夫半自动,适合在平原上和敌人对射,合适的交战距离是一百到两百米。

        “燃烧瓶则是接近战才能用,不超过五十米,这种时候冲锋枪比半自动有用得多。”

        稍微停顿一下,叶戈罗夫提高音量:“我们需要反坦克炮,哪怕是45毫米的小炮也行,但最好是76毫米的重型反坦克炮!”

        波波夫叹气:“理论上45毫米炮应该不缺,现在没配属下来,应该是因为后勤系统还没有完成整顿。

        “以及敌机的轰炸。”

        叶戈罗夫:“76毫米呢?”

        “这种本来就是紧俏货,不好搞。”波波夫答,“还有我是来当主教的,别把我当成要补给的后勤大队长好不好?后勤不应该是参谋们管的吗?”

        突然接了个传球的巴甫洛夫立刻回答:“是这样没错,但是你看看我这有人吗?不信你们就看看桌上这个地图!”

        巴甫洛夫推开补给清单,露出地图。

        “这地图还是我每天自己跑去本地的兵站司令部,照着他们那儿的地图抄的。”

        一般是参谋负责根据传过来的战情通报在地图上更新敌我状况,但是巴甫洛夫手下没有参谋,只能自己去更新。

        巴甫洛夫继续抱怨道:“因为没有后勤参谋,自然也没人安排补给,连现在营区的洗衣队和煮饭队都是我亲自去要来的。

        “之前只是两百号人吃饭,对粮食的消耗不大,现在一下子一千多号人,明天我又该去兵站司令部要东西了。

        “除了后勤、地图,还需要通讯参谋,我们连通讯连都没有,骑马的传令兵也完全没有,这样一算,缺的东西有点多啊!”

        波波夫:“电台的话本地兵站不应该补给给你们吗?”

        “补给了,但是没有电报员和译码员,难道要我们自己学着用电台,翻密码本译码?”巴甫洛夫叹了口气,“我知道这是因为开战才不到两周,我们刚从溃退中缓过劲来,但情况还是出乎我意料。”

        这时候王忠开口了:“明天我去医院看看,也许会有伤得比较轻的电报员和译码员。毕竟他们不用在前线活动。”

        其他人纷纷摇头。

        巴甫洛夫说:“来这边的都是重伤员,哪儿有轻伤员啊?”

        王忠:“去看看总是好的嘛,万一给我捡漏了呢?”

        巴甫洛夫耸了耸肩:“也行吧。”

        叶戈罗夫:“说是整编溃兵,都三天了,只有我们来这里。溃兵呢?”

        众人沉默了。

        其实不是没有溃兵,而是没有从罗涅日来的溃兵。

        王忠一拍桌子:“现在我们有人了,明天我们去城外几个路口设卡拉人,溃兵要往东边跑,准得经过我们这里。我就不信没有人!”

        波波夫提醒道:“命令只是让我们整编从罗涅日溃退的部队。”

        王忠再次拍桌子:“管它呢!还有从这里经过逃难的民众里面,如果有懂得处理文书工作,懂得物流,以及懂得发电报的,我们也劝一劝,告诉他们不用去一线,劝说他们加入。”

        波波夫:“征用不就完了?”

        叶戈罗夫:“不上一线一样会死,我们司令部只是一个旅部,又不可能离前线太远,肯定整天挨炸。”

        王忠:“所以我们才要告诉实情,再劝说他们啊。”

        波波夫主教盯着王忠看了几秒,说:“这个发言,真的是你吗?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

        看来原主不会这么体恤民情。

        王忠笃定的说:“真的是我。这一路走过来,得到了民众的不少帮助,让我对他们的态度改变了!”

        波波夫一脸“你特么骗鬼啊”的表情。

        王忠无视了波波夫:“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不能想当然的认为博格丹诺夫卡能顶半个月,要行动起来,上面不给我们补充东西,我们就自己找。就像我们来这里之前就想好的那样!”

        叶戈罗夫用力一砸桌面:“就该这样!这几天我都快闲出病了!”

        ————

        第二天一早,罗科索夫战斗群精简的班子立刻行动起来。

        波波夫带着人去火车站准备接给战斗群的物资军列。

        叶戈罗夫带人去城市西边的路上设卡拦人。

        巴甫洛夫去兵站司令部哭穷。

        叶采缅科和苏芳去本地教会哭穷。

        王忠去医院看看能不能捡漏。

        所有人都行动起来。

        王忠带着格里高利和分配给他的瓦西里上了吉普车,由格里高利开车。

        刚要出发柳德米拉突然从宿舍里冲出来,抓着后车门:“等一下,也带我去啊,阿廖沙!”

        “你去干吗?”王忠疑惑的问,“你……能治疗伤患?”

        毕竟是祈祷手,既然能引导火箭像导弹一样命中目标,那估计也能使用圣光之类的东西——吧?

        柳德米拉;“你在说什么梦话?治疗的神圣之力不是只存在于传说中吗?就像普洛森的瓦尔哈拉一样。”

        王忠:“那你去有什么用,我们要去医院,那儿又脏又……”

        突然,王忠看到远处巴甫洛夫骑了辆自行车,摇摇晃晃的出现了!

        以巴甫洛夫的块头,他至少得骑26寸的车才行,28寸才会有“合适”的感觉。

        但是他骑了个24寸的车,整个人就像个狗熊蜷缩在一个消防栓上一样。

        就他这个骑车的姿态,王忠看着都觉得难受。

        巴甫洛夫一路狂奔到了王忠面前,下车的时候趔趄了一下,还好瓦西里眼疾手快跳下吉普扶住了他。

        王忠疑惑的问:“怎么了?敌人突破防线了?你吉普车呢?”

        巴甫洛夫:“我让……让司机守那里了!”

        “守哪儿了?”

        格里高利直接把冲锋枪保险打开,咔嚓一下检查了下枪膛。

        巴甫洛夫拼命摆手:“不!不是!我……我草,让我喘口气。”

        说完他扔开自行车,扶着王忠,大口大口的喘气。

        过了有半分钟,巴甫洛夫缓过来了,对王忠说:“今天早上,我去兵站司令部……”

        “这部分我知道,你长话短说。”王忠打断他。

        巴甫洛夫:“哦。城里有个修理厂你知道吧?”

        王忠点头:“知道,修理汽车的,怎么了?”

        巴甫洛夫:“他们那里不光有汽车,还有那些被扫射的汽车拖的东西,没坏的就被兵站司令部拖走了,坏了的就扔在那里了。

        “然后工人师傅看着堆了那么多坏的炮,就拆零件攒了三门炮出来。两门45毫米的,一门76毫米!”

        王忠嘴巴都张成o型。

        “那炮没人要吗?”他问。

        巴甫洛夫:“昨天刚攒出来,今天才上报,我看到报告就冲去修理厂了,让司机拿着开了保险的手枪守着,谁也不许拖走。现在我们去抢了,就是我们的!

        “我不会开车,所以就借了工人师傅的一辆自行车……”

        王忠:“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守在那里,让司机开吉普回来报信?”

        巴甫洛夫愣住了:“咦?哦,对哦。不对,炮啊!快去抢炮啊!45可能没人要,76炮可是宝贝啊!”

        王忠一拍大腿:“好!瓦西里,跑步去命令一连别训练了,集合跑步过来!”

        瓦西里没动。

        王忠:“你怎么回事?”

        瓦西里:“应该让三连去,他们本来就是炮兵学校的。”

        王忠和巴甫洛夫对视了一眼,然后骂道:“你这个刺头,就没有一次能好好的执行命令吗?”

        “那我去叫一连?”

        “不,去叫三连。”王忠用能杀人的眼神瞪着瓦西里,“跑步去!跑快点!别让我踢你的屁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