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56章 年轻的朋友们

第56章 年轻的朋友们

        接下来王忠仿佛进了夸夸群,被众人一顿夸。

        但是他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努力的抽空找全局地图。

        他的俯瞰视角基本上只能看到属于他麾下,并且能有直接通讯的部队周围两公里多,他自己亲自登高看能看得更远一点。

        这点距离在地图上可能只有一厘米。

        他得找个地图,最好是战场全域甚至全国的地图,看看现在什么局势。

        他现在知道开战才一周了,对比他知道的那个巴巴罗萨,开战一周德三前进最远的部队也就打了170公里。

        如果两个世界走向都差不多的话,接下来一周就该明斯克大包围了。

        王忠看了一圈,在最显眼的墙上看到了战场全域图,还有参谋搬个小梯子正在往图上贴标。

        于是他扔下还在夸夸的众军官,直奔地图。

        到了跟前之后,他忽然想起电影里的情节,为了凸显自己的专业性就问了一句:“地图根据几点战报更新的?”

        梯子上的参谋说:“北部根据最新的战报更新,南部的态势是今早五点更新的。”

        王忠点点头,开始从北向南仔细的看起来。

        ————

        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奔向地图之后,沃斯卓姆公爵收起笑容,看向自己的指挥班底。

        刚刚他们夸赞罗科索夫,除了真的赞叹他打得好以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罗科索夫和皇太子关系很好。

        这个是贵族都知道。

        要不然罗科索夫一个伯爵,也不会名声大到五十五岁的沃斯卓姆公爵都听过。

        当然,公爵只是听过罗科索夫伯爵的传闻,并没有真的和他交流过,就算出现在同一个社交场合,公爵也不会和一个纨绔小年轻有太多交流。

        公爵盯着罗科索夫看了一会儿,扭头问副官:“你和罗科索夫伯爵有交流过吗?他是这样的人吗?”

        副官看了看罗科索夫,压低声音:“我不知道,皇太子只和跟自己趣味相投的人处朋友,那些人在军校——在任何学校都是倒数。我是苏沃洛夫军官学院第一名毕业。”

        公爵看看罗科索夫,又问:“现在他在上佩尼耶挡住了几倍于自己的敌人,你有信心做到同样的事情吗?”

        “没有。”副官想都没想就回答道,“特别是亲自开t28绕后消灭普洛森坦克那段,我办不到。”

        这时候集团军主教也过来加入对话:“他还急急忙忙的跑向地图,明显非常关心战争,可我听说他在军中只是为了赚资本泡妞。”

        副官两手一摊:“也许他是装的,为了接近皇太子。谁知道呢?”

        ————

        王忠对着地图犯难了。

        作为一个《钢铁雄心》系列游戏的玩家,他对地球的“东线战场”相当的熟悉,毕竟都打过无数次了,而且两边都玩过。

        他发现虽然细节变动颇多,海岸线形状啊、河流的具体流向啊,都不一样,山峰的分布也不同。

        但是地图大体的构成元素和王忠熟悉的西线类似。

        比如北线主要是林区和沼泽,南线主要是大平原。

        不过国家的分布不一样,王忠穿越的第一站罗涅日,在南方的海边上,看位置应该类似地球上的敖德萨。

        沿着海岸线往西南走,接壤的应该是罗马尼亚等国,但是这边地图上直接和普洛森接壤了。

        难怪普洛森的战列舰直接停在海岸炮击罗涅日。

        这个时空的历史上发生了什么?

        不过此时王忠并没有闲暇关心历史,透过地图可以清楚的看到,普洛森鬼子三个重兵集群正在高歌猛进。

        虽然具体的城市分部与河流走向都和王忠熟悉的东线不一样,但是王忠依然能看出来,中线突出部的安特军快要被合围了。

        而自己所在的南线情况也很不妙,现在所在的博格丹诺夫卡,是沃斯卓姆公国的首府,是南线主要的城市,再往后就是第伯河。

        这是一道大体上南北走向的河流,出了沃斯卓姆公国就会拐一个l型的弯,向西流去。

        看地图上的标记,第伯河上游好像用运河与通往北方大海的波格河连在一起。

        一看就知道这个沿河防线非常重要。

        而博格丹诺夫卡是南线第伯河前面最重要的屏障。这里也有一条第伯河的支流从这里流过,一路通向海边。

        一开始王忠还以为自己所在的这个位置就是这个星球的基辅呢,但紧接着又觉得不对。

        这里太南了。

        南线安特军的重兵集群都布置在边境线附近,现在已经完蛋了,现在南线主要的兵力集中在阿格苏科夫,这个地方在博格丹诺夫卡东北,正好在第伯河的拐弯处。

        之前苏芳收到的颂诗,好像是阿格苏科夫发出的,颂诗里说那里是西南方面军的司令部。

        看行政区划的分布,那里好像还是沃斯卓姆公国的上级区划可萨莉亚王国的首都。

        那里会是这个时空的基辅吗?

        王忠越看越像,中央集群继续前进,突破了运河之后转向南下,就可以包抄阿格苏科夫了。

        但是……南方的另一半钳子在哪儿呢?就我昨天挡住的那个?

        怎么感觉不像呢?

        王忠对着地图拼命盘算,仿佛他又是玩钢铁雄心时那个运筹帷幄的“玩家”。

        这时候沃斯卓姆公爵来到他身边问道:“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你对全局有什么看法?”

        王忠随口说:“我觉得普洛森的中央集群会在突破运河之后向南包抄阿格苏科夫,把我们的重兵集群消灭在这里。”

        公爵看了看地图,没有表态,但是集团军参谋长说:“那里有整个西南方面军的总预备队,光是预备队就三十万人了。

        “不不,不会的,普洛森人如果能完成这个包围,那就是超过七十万人的大包围。会让他们在加洛林战役的辉煌胜利变得不值一提。我想就算普洛森的将军们也不会认为这种事能实现。”

        王忠忧心忡忡的看着地图,开始思考自己一个中校面对这种局面能干什么。

        这时候公爵拍拍他的肩膀:“你还是回去休息吧。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

        王忠:“20小时前。”

        “去休息吧,你已经累得无法顺利思考了。”集团军主教也如此说道。

        王忠看了看他们,觉得别说自己了,就算是这几位将军,估计也影响不了战争的整体走向。

        这里只是一个集团军司令部,而且看地图上的配置,这个集团军只有63军一个军到位了,其他军还在火车上。

        听刚刚公爵的说法,第四坦克军也是41集的部队,但是第四坦克军已经在反击中消耗殆尽,打没了。

        指挥这样集团军的将军,在如此规模的战争中能办到的事情也只是守好自己的防线,完成自己的任务罢了。

        虽然忧心忡忡,但意识到自己无能为力的王忠还是接受了集团军主教的建议:“好的,我这就回去休息。”

        集团军参谋长:“我们明天会安排车去你们的驻地接你们去车站,空的车皮也会完成编组,一早出发,能躲过普洛森人的轰炸。”

        王忠点点头。

        沃斯卓姆公爵对副官使了个眼色,年轻副官就上前对王忠做了个请的手势。

        ————

        格里高利军士长在地图室外面抽着烟等着,可能是因为他散发出一股肃杀的味道,来往的参谋都和他拉开了距离。

        见到王忠,军士长掐了烟头:“伯爵,情况怎么样?”

        “还行,今晚可以好酒好肉好烟享受一下了。明天一早出发。”

        “这样啊。”

        两人跟着带路的副官一路走出司令部,然后就看见马路对面聚集了一大帮人。

        仔细一看,全是年轻的孩子,估计只有十六七岁,男女各半。

        年轻人们把道路都堵死了,一路挤到了十字路口。

        排头的年轻人在喊:“为什么不让我们参军!”

        王忠停下来,隔着大路看着他们。

        能听见中年男性的声音答道:“孩子们,目前只是动员成年男性,你看看你们,才刚刚十年级毕业呢!都是小伙子小姑娘,真不能征召你们啊!”

        “我们也可以拿枪!”

        “我会开拖拉机!所以能开坦克!”

        “我还参加过飞行俱乐部呢!我能当飞行员痛打普洛森鬼子的飞机!”

        王忠看着他们,突然想起看过的一本回忆录,里面回忆说战争开始后才两天,整个公社的孩子们就下定了决心,一起跑到征兵处去参军。

        结果到了征兵处,“仿佛全苏联的年轻人都来了”。

        看着这些年轻人,王忠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没穿越,然后美国人打过来了,估计自己也会冲向本地武装部吧。

        这么一想,眼前这些“外国面孔”突然变得亲切起来。

        于是在莫名的使命感的感召下,王忠爬上被堵在路中间的一辆卡车,站在踏板上大喊:“年轻的朋友们!”

        他没有用“孩子们”。

        孩子们好奇的回过头,看着王忠。

        这个时候的王忠——阿列克谢·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带着一种战场归来人特有的杀气。

        他的军装脏兮兮的,肩膀上的绷带脏兮兮的,脸也脏兮兮的,但这不妨碍他散发出一股威严、肃杀的气质。

        所以年轻人们安静下去了,齐刷刷的看着王忠。

        王忠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就算你们现在参军,也不可能让你们上前线。因为那就是让你们送死!”

        “我们不怕死!”有年轻人喊。

        “对,我知道。”王忠看了喊话的人一眼,“但是如果你们死前都不能带走一个普洛森鬼子,那这种死亡毫无价值!”

        刚刚喊话的人闭上了嘴。

        王忠:“战场可是地狱!就算那些经过完备新兵训练,成功通过众多考核的人,也多半活不过头一个小时!不,活不过半个小时!

        “所以就算你们现在参军,也要被送到后方去,训练至少三个月!不过,我有一个能让你们立刻参与到反击普洛森鬼子的行动中来的方法!

        “你们看那边!那是城防工程处征集劳工的地方!你们现在就可以加入,在城市外围修筑工事!

        “你们每挖好一段战壕,就可以让一个排从敌人的炮火中生存下来!这个排就能大量杀伤普洛森鬼子!

        “你们每建好一个反坦克桩,就能阻挡一辆普洛森的坦克!”

        年轻人们扭头看向工程处。

        王忠:“这才是正确的为国出力的做法!先挖战壕,等敌人来了就向后撤,在后方入伍,参加训练!我期待着半年后,你们作为新兵补充进我的部队!”

        孩子们面面相觑。

        这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既然挖战壕这么重要,我们就去挖战壕!”

        “挖战壕去!”

        “走!”

        人群浩浩荡荡的涌向工程处的征工点。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征兵处的一位上校走过来。

        上校缺了一只胳膊,只能用左手向王忠敬礼。

        “你帮大忙了,中校。”

        王忠回礼:“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上校看向又堵在工程处门口的孩子们,说:“看着这些孩子,我就突然觉得有信心了。我们不会像加洛林一样投降的。”

        王忠笃定的说:“当然不会。放心吧,当然不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