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53章 晨光洒落你身

第53章 晨光洒落你身

        柳德米拉走在队伍的中间位置,和野战医院的护士们在一起。

        她一直盯着不远处驮着伤兵的白马。

        苏芳好奇的问:“看着白马干什么?”

        柳德米拉小声说:“他以前绝对不会把白马让给伤兵,绝对不会。”

        “谁?”苏芳一下没反应过来,“哦,‘他’啊,成长了呗,那个词叫……对,蜕变!我看过一本讲昆虫的书,很多昆虫小时候是虫子,最后会结成茧,再破茧而出的时候就变成蝴蝶了。”

        柳德米拉看向苏芳:“《昆虫记》?加洛林生物学家写的那本?”

        “好像是。”

        柳德米拉摇摇头,继续看着白马:“人会变得如此彻底吗?不是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

        “我可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他从小就是个混蛋,长大了变成了好色的混蛋……可现在我觉得他换了个人一样。”

        就在这时候,走在两人前面的护士大妈回头说:“这位小姐,你不知道了吧,男人打仗就会变的。

        “这是我妈妈说的,我爸爸小时候也是个混蛋,后来参加了和安纳托利亚的战争,然后人就变了!

        “我妈妈早就不记得战争时候的事情了,但我爸爸还记得,哪个部队是哪个将军指挥的,哪个将军是好汉哪个将军是脓包,他全记得。

        “如果有别的老头来家里做客,他们能在客厅掰扯一天这些东西。

        “战争对男人来说就像魔法一样,在战争中他们要么死掉,要么变成能独当一面的汉子。”

        这位护士大婶显然是个话痨子,一开话匣子就没完没了,嘚啵嘚啵说了一堆。

        最后她盖棺定论道:“伯爵应该也是这样。医院的伤兵都在聊伯爵骑着白马在炮火中驰骋的样子,他们要是姑娘家,可能早就被迷得神魂颠倒了!”

        苏芳尴尬的看向旁边。

        柳德米拉还是皱着眉头:“可是,刚刚开战的时候他还……呃……算了,当我没说。阿廖沙居然能把女孩迷得神魂颠倒,这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大婶哈哈大笑。

        ————

        “阿廖沙”王忠现在根本不关心女孩们在说什么,他走两步就回头看一眼,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听到了爆炸声。

        走在王忠旁边的叶戈罗夫安慰道:“敌人损失比我们大,晚上不会进攻了。也许明天车就修好了,他们还能到博格丹诺夫卡和我们汇合。”

        王忠点点头:“希望如此。如果今晚敌人不进攻的话,那我们应该让他们撤走的。”

        “他们要炸车,车一炸敌人就惊动了。”叶戈罗夫顿了顿,继续说,“而且,说不定他们还能再上佩尼耶多坚持一天,给博格丹诺夫卡的六十三军更多准备防线的时间。”

        巴甫洛夫接了句:“他们可是从博格丹诺夫卡过来的,他们知道现在防线是什么样子,搞不好就是故意留下的。”

        王忠点点头:“如果是那样,我们就要继承他们的遗志,继续战斗。”

        “那当然。”

        王忠又问:“申请勋章是怎么个流程?”

        虽然一个军官问这种问题很奇怪,但是王忠原本的身份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问出这句话好像也不奇怪。

        巴甫洛夫咋舌:“勋章的申请书得有随军主教签字,您把主教崩了。”

        王忠纠正道:“我把伪装成主教的间谍崩了。”

        叶戈罗夫则回头问:“喂,部队里还有随军教士吗?”

        黑暗中有人回答:“都死光了团长。教士一般第一个死。”

        叶戈罗夫对王忠两手一摊。

        巴甫洛夫又说:“我们的情况比较麻烦,上级的指挥机构全灭,都留在罗涅日了。教团也只剩下一个神箭小组。

        “我们甚至不知道抵达博格丹诺夫卡之后受谁指挥。”

        王忠:“谁指挥不重要,能打普洛森鬼子就好。”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因为一直在打仗,他根本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于是他佯装随意的说:“这接连不断的打仗,我都快忘了今天几号了。”

        巴甫洛夫:“六月29号,开战后的第一个星期天——干,今天居然是星期天!”

        叶戈罗夫也恍然大悟:“开战已经一周了吗?我想起来了,开战前一天晚上,我准备试试看高雅艺术,所以买了一张罗涅日大剧院的票,结果直接睡过去了,鼓掌我都醒不过来。”

        王忠挠挠头:“开战才一周吗?”

        “是啊,才一周。结果连罗涅日都丢了,普洛森人这推进速度可比我们在冬季战争和内战中快多了。”巴甫洛夫咋舌,“虽然是敌人,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很厉害。”

        王忠:“幸亏敌人推进得快,所以我们没有遭到重炮的攻击,敌人的重炮要是上来了,我们剩下这点人都得填进去。”

        说着他又回忆起被敌人海军的381毫米炮轰击时的感受,他由衷的希望不要再来一次了。

        这时候,东方开始出现鱼肚白,王忠看了看手表,发现快要天亮了。

        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走了一个晚上。

        可王忠完全没有觉得累。在意识到已经走了一晚上之前,他根本没感觉腿部有任何不适,现在反而开始觉得腿在发胀,呈现出长途跋涉时的疲惫感。

        王忠:“什么时候能到博格丹诺夫卡?”

        这时候前出的尖兵骑着灰马跑回来,向王忠敬礼:“伯爵大人,前面有个农庄!”

        叶戈罗夫:“有水井吗?”

        “有的,团长。”

        叶戈罗夫立刻转向王忠:“我建议在农庄休息十五分钟,并且把水壶灌满。”

        王忠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出了很多汗,嘴巴也很干。

        于是他点头:“在农庄休息。布置好哨兵,戒备追兵。”

        叶戈罗夫立刻扭头下令。

        说是农庄,其实只是一座一层的平房外加马厩和谷仓的简单建筑群,周围砌了一圈齐胸矮墙。

        谷仓是那种高大的筒仓,王忠一看筒仓就条件反射想要爬上去看周围。

        对现在的他来说,高大的建筑就仿佛刺客信条系列游戏里的瞭望塔,天然有着吸引人爬上去的效果。

        农庄里住着一户人家三代人,在老汉亚历山德罗维奇的带领下迎接王忠一行。

        “这位老爷,”老汉看了眼进入院子的部队,“是打了败仗吗?普洛森人快来了对吗?”

        王忠:“我们打赢了,成功顶住了几倍敌人的进攻,完成了迟滞敌人的任务。大爷。”

        老汉:“这样啊,所以普洛森人快来了,对吗?”

        “对,你们和我们一起跑吧,在博格丹诺夫卡有我们的防线。”

        王忠说完巴甫洛夫加了一句:“那里火车应该还能用,坐上回程的火车往东跑吧!”

        老头却摇摇头:“我和老伴走不动了,你们能不能把我儿媳妇和孙子孙女带走?我儿子开战那天就走了,去参军去了。

        “当时他说我们很快就能击败敌人,不赶快参军就捞不上功勋了,他还说要混个贵族回来呢!”

        老头说着眼神悲哀起来:“我们不能很快打败敌人是吗?”

        王忠:“是的。巴甫洛夫,医院应该还需要护士吧?让这位女士加入。”

        巴甫洛夫面露难色:“女士可以,但孩子……”

        王忠:“让他们跟着一起走嘛,后方肯定会有托儿所,到时候交给托儿所就好了。”

        “是。”

        巴甫洛夫对老头的儿媳妇做了个请的手势。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传来引擎声。

        一直在王忠等人旁边戒备的格里高利军士长大喊:“隐蔽!”

        王忠:“别担心,是我们的飞机。”

        他已经通过俯瞰视角看到了从东面来的飞机。

        卧倒的战士们刚刚爬起来,一架伊尔2就出现在东边晨曦中。

        叶戈罗夫嘟囔道:“编号和昨天那架一样,是同一架。”

        王忠:“是昨天帮了我们的那一架!”

        格里高利军士长带头喊:“乌拉!”

        在乌拉声中,飞机掠过众人头顶,可以清楚的看到机翼下挂载的火箭弹。

        飞机好像听到了地面的声音,所以滚转了六十度,飞行员从座舱里看着地面,对众人敬礼。

        王忠有种感觉,觉得这个军礼,让之前所有的奋战都有了意义——不对,这些奋战肯定是有意义的,但现在这个军礼,才让这些意义有了实感。

        他也在地上对飞行员回礼,以此来感谢昨天他的帮助。

        掠过农庄后,飞机翻转回正常姿态。

        这时候太阳终于在东边露脸,明媚的晨光落在王忠身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