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49章 白马将军

第49章 白马将军

        普洛森军这边。

        史里芬少校骂骂咧咧的站起来:“空军不是说安特空军已经完蛋了吗?那我们难道是遭到了自己的空军攻击吗?”

        弗朗茨少校也爬起来,一边掏出手帕擦拭军装上的咖啡,一边附和道:“空军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据说迈耶大公爵把空军的经费都挪用去修他的城堡了。”

        看起来容克贵族出身的旧军官和新兴的后辈们达成了共识:空军不能信。

        史里芬少校扭头喊:“副官,报告损失。”

        副官过来敬礼:“总共21死,49伤,还有七辆卡车被击毁。”

        史里芬骂道:“该死的空军,就这样害我损失了两个排!两个排!”

        弗朗茨少校:“这个仇应该算在对方头上吧?还好昨天晚上我们得到了一整个营的战斗工兵的支援,昨天战斗工兵作战效果显著,今天投入更多工兵的话应该能拿下。”

        “希望如此。”史里芬少校看看天,仿佛担心刚刚袭击的那架飞机再兜回来给他个惊喜,“但是今早这样的开场,我有不祥的预感。昨晚的观察哨有发现村子里的异常吗?”

        副官立刻报告:“昨晚的哨兵听到村子里有引擎声。”

        史里芬皱着眉头:“我们的对手非常狡猾,说不定这个引擎声是他的疑兵之计,昨天和那辆422号对射的人不是说打中了422号吗?”

        这时候参谋长也过来了,代替副官答道:“是的,炮手认为至少命中了敌人一发。但是敌人还能还击,估计没有伤到要害。”

        史里芬抿着嘴,站起来观察着远处的村庄片刻之后才低声说到:“昨晚的引擎声说不定是骗局,其实他们坦克已经失去了作战能力,故意用引擎声来恐吓我们,让我们不敢派遣坦克进入村庄和敌人激战。”

        这时候170车组的车长霍夫曼来到山顶,鞋跟一并拢,大声喊:“报告!”

        史里芬:“稍息,讲。”

        霍夫曼:“我要求参加今天的进攻,我要和敌人那辆422号单挑!”

        “混蛋!战争不是骑士竞技!”史里芬骂道,“我们是敌人,是你死我活的对手!没意识到这一点你会吃亏的!”

        “我保证消灭422号,安特人的坦克太落后了,只是耍了奸计才碰巧得胜。我绝不会让他们再得逞!”霍夫曼自信满满的说。

        史里芬盯着他看了几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那今天上午就由你们连伴随步兵进攻。”

        他又转向弗里茨少校:“霍夫曼是我们最好的坦克手,他的连是我们最精锐的连,之前我一直把他当预备队。”

        弗里茨伸出手:“很高兴和你合作,霍夫曼上尉。”

        霍夫曼赶忙握住了弗里茨的手。

        虽然现在年轻的皇帝刻意提拔接受新技术的年轻人和旧军官团对抗,但基层士兵哪里管这些,还是很敬重这些老派的容克贵族军官。

        尤其是弗里茨,一板一眼的非常符合大家对旧军官团的想象。

        史里芬:“准备进攻吧,我们已经被耽误了整整二十四小时,如果连后面堵车的重炮团都上来了,那我们之前就白跑这么快了!”

        弗里茨却说:“重炮团应该快上来了,我们已经被堵在这里24小时了,干脆等重炮上来再说,能减少伤亡。”

        “不!”史里芬提高音量,“在加洛林,我们就靠着坦克和斯图卡,不断的进攻进攻,最后才把联合王国的部队赶下海的!重炮并非必要,这才是现代战争!”

        弗里茨闭上了嘴。

        ————

        王忠看着敌人列阵完成,便大声对水塔下面的人喊:“隐蔽!敌人要开始炮火准备了!”

        话音刚落,第一轮排炮就落下来。

        再一次确定敌人部署没有什么异常之后,王忠在隆隆的炮声中闲庭信步似的走下水塔,进了酒厂的经理室。

        酒厂是全镇唯一的混凝土建筑,75步兵炮的榴弹根本奈何不得。

        当然从窗子里打进来还是能杀伤屋内的人,但敌人的火力覆盖是曲射,入射角决定了炮弹不是那么容易打进窗户。

        王忠在房里看着地图,仿佛窗外的爆炸声不存在一样。

        他想在地图上找可萨莉亚王国,结果只找到了目前所在这个地区的名字:沃斯卓姆公国。

        公国的地形根本就是一马平川,估计上佩尼耶西边的这个小山包已经是整个公国前几的高峰了。

        另外,王忠还发现上佩尼耶向东,很快会遇到一条叫第伯河的大河,博格丹诺夫卡就在河岸上。

        就在王忠研究地图的当儿,外面的炮击停了。

        他看看表:“真奇怪,今天炮击的时间比昨天短这么多?”

        ————

        “为什么停止?”史里芬皱着眉头质问道。

        炮兵连长一脸苦涩:“刚刚敌人空袭打掉了我们的弹药车,没有这么多炮弹了。”

        史里芬嘴角抽搐着。

        弗朗茨趁机建议:“那还是等重炮……”

        “让迫击炮打烟雾,开始进攻!”史里芬打断了弗朗茨的话,“另外联络空军,让他们好好的负起责任来!”

        “是!”

        ————

        王忠再次爬上了水塔,果然看见敌人的迫击炮在展开烟雾。

        烟雾弹的落点和昨天比起来分毫不差!

        王忠也不知道该说敌人死板,还是说他们训练有素精益求精。

        等烟雾展开到位,敌人的攻击部队开始出发了。

        而引擎声传到这边来的时候,隐藏在村头的67号重坦也发动起来,开出了掩蔽部,沿着公路冲向伏击位置。

        不对,说伏击不准确,应该是和敌人硬碰硬的位置。

        王忠在敌人进攻队列中,发现了一辆熟面孔,编号170的三号坦克:之前就是这辆坦克,在两公里距离上一发精准的点射点爆了教堂的钟楼,让大钟从楼上跌落

        现在那口摔裂了的钟还躺在街道上呢。

        敌人把精锐派上来了啊。

        仔细看170号坦克,炮管上有两道金色的环和三道银环。

        王忠不知道这个时空普洛森人怎么规定的,但他知道三德子的单兵击毁坦克勋章是五个银换一个金。

        如果这个击杀环也遵循同样的原则,那这辆170号已经摧毁了十三辆坦克了。

        精锐啊,如果这里把他办了,能少死多少坦克兵!

        一想到这里王忠就开心起来。

        就在这时候,他在视野的边缘,看到一辆重型卡车开进视野,结果停下了。

        他背后的汗毛立刻竖起来,这种重型卡车一般都用来牵引重炮,而一般100毫米以上的重型榴弹炮不太会开到距离前线这么近的地方。

        毕竟那种炮射程动辄十几公里,上前线没必要。

        只有直射火炮才会上前线。

        重型卡车拖曳的直射火炮——王忠只能想到一种。

        不行,得确定这个卡车拖的什么。

        王忠飞也似的跑下水塔,解开拴在门口木桩上的布西发拉斯,翻身上马狂奔起来。

        守在酒厂门口的卫兵看见他忙喊:“伯爵大人,您去哪儿?”

        “我去去就回来,坚守你的岗位!”

        说话的同时,布西发拉斯穿过了上佩尼耶满目疮痍的街道。

        躲在掩体后面的士兵全都探头看着王忠。

        “要冲锋吗?”有人问。

        现在这个情况,王忠知道自己真的下令冲锋,这帮人没准真的会离开房子,跟着骑马的自己冲到旷野上。

        所以他大喊:“呆在原地,记住你们的任务!别动!呆在原地!”

        他一边喊一边出了村,在村口一拉缰绳,布西发拉斯急刹车。

        在村口,他清楚的看到,重型卡车拖曳的其实是浮桥。

        然后他想起来,刚刚在地图上确实看到了几条河,敌人要快速挺进,就得考虑安特军炸桥的可能。

        王忠略微放下心来,但他又觉得,自己都跑到村口了,再往前五百米把敌人的布置看清楚不好吗?

        反正有烟雾掩护,就算敌人要追击自己这个指挥官,也会被67号重坦挡住。

        于是王忠继续催马向前,一边前进一边在俯视角观察敌人动向。

        除了架桥队,王忠还看到了不少重型工程车辆,看来敌人会有更多的战斗工兵加入攻击。

        这时候王忠突然听见有人喊他:“伯爵大人,您要干什么?”

        他切了一下肉眼视角,看见布西发拉斯已经超过了67号重坦,谢廖沙在炮塔上瞪圆了眼睛看着盯着他。

        “伯爵大人!”

        王忠:“我去侦查一下敌人,别担心。”

        说完王忠继续往前。

        切换视角之后,他甚至看到了装甲抢修车,他们正在维修一辆受损的三号坦克。

        好家伙,自己面前难道是敌人一个合成营吗?这个时空这么早就有合成营的概念了?

        王忠用外挂把敌人底裤什么颜色都看得一清二楚。

        他正享受挂哥的快感呢,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走得太前了?

        猛然醒悟之后,他切回自己的视角,然后发现前面根本没有烟雾——布西发拉斯跑太快了!

        他立刻勒紧缰绳。

        布西发拉斯跑得有点欢,差点没刹住,前蹄都抬起来了。

        王忠好不容易才让跑欢了的坐骑停下,因为慌了神,他的动作让布西发拉斯横在了路中间。

        然后他就和敌人的大军四目相对。

        尴尬了。

        这次他真的汗流浃背了。

        ————

        但是在史里芬少校的视角,情况又是另一种情况。

        耳朵很灵的少校早就听见安特人那边也有引擎的轰鸣,便举起望远镜,想看看那个想用落后坦克在旷野上和无敌的普洛森装甲军对射的蠢货长什么样。

        不过安特的车长好像都很没种,不喜欢打开舱盖探头观察情况。

        就在史里芬少校这么想的当儿,一匹白马从烟雾中现身。

        白马上坐着一位英姿飒爽的将军。

        将军拉住缰绳,白马便高高的抬起前蹄。

        史里芬少校不是容克贵族,不懂马术,但是旁边的老容克贵族弗朗茨少校赞叹道:“好马术,在马术比赛中,这个动作是向对手示威。他在表达对我们的蔑视。”

        少校抿着嘴。

        这时候那位将军让他的白马横过来,拦在了路中间。

        弗朗茨:“这个动作的意思是……”

        “我知道。”史里芬从牙齿里挤出话语,“说我们不能前进一步。”

        弗朗茨:“嗯。顺便这马真好,在首都日耳曼尼亚能卖至少三十万马克。”

        史里芬突然抓起无线电话筒:“霍夫曼!打死这个将军!别伤到马!”

        “什么?”弗朗茨大惊,“这不绅士!”

        史里芬冷笑道:“对劣等民族不需要绅士。”

        这时候,在山坡上可以看到,170号坦克停下来。

        它距离那位白马将军还有一千米,史里芬一点也不怀疑霍夫曼会精确的命中目标。

        170号坦克开始转动炮塔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马将军身后,一辆钢铁猛兽冲出白烟。

        那猛兽比普洛森帝国的所有坦克都要巨大,他的履带碾碎了路面上败兵遗弃的钢盔,引擎强劲的轰鸣响彻整个草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