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48章 上佩尼耶上空的鹰

第48章 上佩尼耶上空的鹰

        王忠从教堂出来,刚好看见67号坦克沿着村道开过来。

        他对坦克手们竖起大拇指,目送他们从面前经过。

        柳德米拉站在王忠身后,嘟囔了一句:“就这么一辆坦克啊……这能挡得住敌人吗?”

        王忠:“可别小看这一辆坦克,这可是重型坦克,战斗全重五十来吨,敌人的三号才十几吨。它会让敌人好看的!”

        柳德米拉看着王忠的侧脸,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很熟悉这坦克?”

        王忠:“那当然!”

        柳德米拉眨巴眨巴眼:“什么时候熟悉的?”

        王忠这才意识到说漏嘴了,这个时空的阿列克谢可是个声色犬马的纨绔,军事技能全部为零!

        他只能硬着头皮说:“刚刚熟悉的!谢廖沙车长跟我介绍了坦克的性能!”

        “谢廖沙,”柳德米拉重复了一遍,“你们已经熟到可以互相称呼昵称了?”

        坏了,忘了毛子那复杂的称呼规则了,像这种上级对下级的情况,比较稳妥比较礼貌的做法是叫对方的父名,就是什么什么维奇那一串。

        谢廖沙那是非常熟的人才能这么叫。

        问题是,王忠不知道对方父名是什么,对方也没有自我介绍,他全程都叫人家“少尉”,刚刚是嘴瓢了才冒出“谢廖沙”来,这还是从67号车组的驾驶员那里听来的。

        也是战场的情况太紧急,自己压根就没想到问名字。

        突然,王忠又想到了422号车的炮手。

        ——应该问问名字的,这样他们牺牲了我至少知道悼词该写给谁。

        虽然不觉得敌人有能打穿kv正面和侧面的武器,但是以防万一还是问问吧。

        王忠直接吹了声马哨——这也是从原来的阿列克谢那里继承来的肌肉记忆之一——布西发拉斯狂奔而来,在他跟前急停。

        他翻身上马,沿着道路疾驰而去。

        被抛在原地的柳德米拉吃了一嘴灰尘。

        苏芳小心翼翼的看她侧脸:“你还好吗?”

        柳德米拉呢喃道:“以前要是刚刚那种情况,他肯定要占我便宜,现在他好像更关心坦克。”

        苏芳:“也许他腻了。”

        ————

        王忠一路奔到村口,问清楚了67号车车组的名字之后,又在旁边监督步兵们给67号车盖上伪装。

        等一切办妥,一看时间距离天亮还有半小时。

        他决定回去眯了一会儿。

        毕竟他这昨天还发烧呢,身体还没有恢复,今天可能要激战一天,自己这指挥员可不能掉链子。

        结果睡了一小时不到,他就自己醒了,而且精神头非常好,一点不像是昨天还大病一场的人。

        他站起来,结果发现柳德米拉和苏芳都睡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柳德米拉趴在桌上侧脸睡,口水流了一桌子。

        苏芳则坐在长椅上,斜靠着长椅的扶手就这么睡了。

        自己昨天还抓紧时间睡了不少时间,这俩妹子可是一直在进行弥撒,都没有合眼。

        他拿起自己盖的毛巾被,盖在柳德米拉身上。

        然后他就切俯瞰视角确认敌人的状况了,仿佛盖这个毛巾被已经耗尽了所有的温存。

        干,靠着友军的视野看不到多少敌情,还是得我自己爬塔看。

        王忠最快速度穿上皮鞋,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间。

        门口卫兵和昨天一样,一看到他出来就精神抖擞的敬礼。

        卫兵碰脚后跟的声音让苏芳睁开眼睛,女孩一边揉眼睛一边问:“伯爵大人?”

        柳德米拉也爬起来:“阿廖沙?”

        然后她们一起发现房间里没人了,只能面面相觑。

        “啊,”柳德米拉忽然说,“毛巾被!”

        她闻了闻:“嗯,是阿廖沙那一条。”

        苏芳站起来,看向窗外:“他怎么一起来就爬水塔啊?”

        说着女孩抓起帽子,整了整因为穿衣服睡觉而乱掉的衣服,小跑着出门了。

        柳德米拉急忙站起来,结果被桌子边缘狠狠的刮到了胸,痛得又坐下了。

        ————

        王忠爬上水塔,极目远眺。

        这时候太阳在东方露出一点点边缘,视野范围内还笼罩着尚未完全散去的晨雾,不知道哪儿来的鸽群飞过天空,留下嗡嗡的鸽哨声。

        要不是战争,面对这个情景王忠肯定会想到《天空之城》里巴斯吹小号迎接日出的经典场景。

        可惜战争毁了一切。

        视野里敌军装甲车辆的残骸就像皮肤上的脓疮。

        王忠想起一首歌:总有一天/炊烟回到村庄/那隐约是稻谷晚来香……

        总有一天

        天使安心梦乡

        在妈妈的怀里轻轻晃……

        没时间感伤,确认敌人的情况要紧。

        王忠切换成俯瞰视角,看着面前山坡后面。

        敌人在野地里扎营,帐篷扎了有上百顶,坦克也排列整齐,还有维修车在维修。

        挂着鹰旗的装甲指挥车停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和那辆有鹰徽的指挥坦克停在一起。坦克旁边有一张桌子,那独眼龙和一个没见过的军官隔桌而坐,正在喝咖啡。

        正在喝咖啡!

        王忠突然非常生气,如果他手上有炮,高低得给敌人来一炮,把他们的桌子和上面的点心都给掀了!

        叫你优雅!

        你优雅个屁!侵略者有什么资格优雅?侵略者就该以狗吃屎的姿态躺在泥地里!

        虽然怒火中烧,但王忠还是仔细的确认敌人阵营中有没有新的重型武器,比如88毫米高射炮。

        幸运的是,虽然过了一晚上,但敌人似乎并没有得到多少加强,看见的火炮还是昨天那些75步兵炮,连47毫米反坦克炮都没看到。

        今天看来可以给对面独眼龙来一点小小的震撼。

        王忠想到这就忍不住露出狞笑。

        能一炮打死这个独眼龙就更好了。

        可惜对方只会在山头观战,离村子有两公里呢,就算67号车前出到烟雾之外,距离山头也有一点五公里以上,按照谢廖沙的说法,这个距离他们76炮准头很差,几乎没办法打准。

        可惜敌人步兵太多,贸然冲上前说不定会被敌人步兵用反坦克手雷钻空子,再加上重型坦克机动能力不好,机械的可靠性也糟糕,王忠只能放弃让谢廖沙他们飙车的打算。

        这要是换成t34,高低得给独眼龙整个活。

        王忠正观察呢,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便切回肉眼视角回头,正好看见苏芳上了水塔。

        “你去休息,白天用不到你。”他说。

        苏芳握拳:“我可以打机枪!”

        王忠:“今天没有机枪打。”

        苏芳:“那……我……”

        她眼睛到处转,像是想找个自己能干的事情。

        这时候柳德米拉捂着胸上来了:“阿廖沙你……”

        王忠:“我记得叶采缅科修士那里还有一发神箭吧?”

        “呃,是……最后一发了。”

        王忠:“那你应该回到你的岗位,抓紧时间休息。”

        “诶?”柳德米拉捂着胸愣住了。

        王忠又看了眼苏芳:“这样,你如果非要找事情干,就去医院,今天应该也会有不少伤员。”

        其实如果kv1开无双了,那估计不会有太多伤员。不过……万一呢?

        而且王忠主要想让两个姑娘休息一下。

        “快走快走!”他催促道,“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还要指望你们联络上面呢!”

        “哦。”苏芳缩着脖子,转身看了柳德米拉一眼,“走吧,瓦西里耶夫娜上尉。”

        柳德米拉看了眼王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转身——

        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传来引擎的轰鸣。

        下面有人喊:“空袭!”

        两个妹子对视了一眼,一起冲向王忠,一左一右把他扑倒在地上。

        王忠给摔得够呛,正要抗议,就看见一架迷彩涂装的飞机从东边飞来。

        一看那飞机的外形,王忠就笑出声,因为他认出来那是一架伊尔2攻击机,而且还是双座型的!

        飞机掠过了上佩尼耶村,像发现猎物的猎豹一样冲向西边的普洛森军。

        普洛森军根本没有想到会遭到空袭,压根没防备。

        飞机发射的火箭弹命中了一辆卡车,普洛森人看着升腾起来的火球都愣住了,等飞机开始扫射才如梦方醒四散而逃。

        伊尔2把剩下火箭弹全倾泻在了普洛森人头上,让敌人的营地燃起大火。

        紧接着飞机又绕了一圈回来,开始用23毫米机炮和机枪扫射地面。

        仅仅三分钟,敌人营地里就多了几十具尸体,七八辆卡车正在燃烧,到处都是受伤的人在哀嚎。

        王忠通过俯瞰视角清楚的看到,就连那喝咖啡的独眼龙,也趴在地上抱着头。

        哈哈哈,还优雅不?

        完成攻击的伊尔2再次掠过上佩尼耶村。

        王忠推开身上俩妹子站起来,对着飞机欢呼:“乌拉!”

        地面上的人虽然没有俯瞰视角,但是能看到敌人那边腾起的黑烟,便一起高喊:“乌拉!”

        安特空军没有被消灭!

        光是这个事实就足以鼓舞士气!

        王忠和士兵们一起,把喜悦化作连绵不绝的欢呼:“乌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