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36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36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挑衅完敌人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决心之后,王忠决定抓紧时间捂一波汗睡一觉。

        这是他感冒发烧时候的一般应对,厚被子一盖,睡一觉出一身汗之后烧往往退了大半。

        这个方法当然不科学,但是这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有行为惯性了。

        总之王忠回到自己司令部,灌了一大堆水,然后用能找到的最厚的被子把自己一裹,开睡。

        他坚信等自己睡起来状况就会大大好转,脑子也会更加清醒。

        然后他就能更好的痛扁普洛森鬼子。

        ————

        柳德米拉一直想跟罗科索夫伯爵说话,结果没想到他回了司令部直接裹上厚厚的被子躺下了。

        女孩愣在司令部的地图桌旁边,心想这还是那个舞会和沙龙上跟胶水一样粘在姑娘们身边的阿廖沙吗?

        这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扭头才发现是那个姓巴图温都苏的东方女孩。

        “怎么了?”柳德米拉疑惑的问。

        “你不需要回到神箭小组去吗?神箭应该没有打完吧?如果敌人现在进攻,你回去可能来不及呀。”

        柳德米拉反问:“那您呢?您的岗位不需要您吗?”

        “我是颂诗修士,我本来就该呆在最高指挥官旁边啊。”女孩两手一摊。

        柳德米拉刚要回话,叶采缅科修士进门了,一进门就大声说:“麦列霍夫娜上尉,你在这儿呢!你一直没回来我们还担心你找不到现在小组的位置。”

        柳德米拉有些尴尬,毕竟她确实离开战斗岗位太久了。

        神箭这东西,没了祈祷手制导就是个大号火箭,虽然能飞很远,但命中率基本没得看。失去了祈祷手,神箭小组就废了,一点作用发挥不了。

        “我马上回去。”柳德米拉只能这样说,再看了眼蜷缩在被子里的罗科索夫。

        叶采缅科修士也看向伯爵,说:“没有他的话,我们已经牺牲了。他救了我们两次,一次是不让我们上钟楼,第二次是我们被困住的时候。”

        “是啊。”柳德米拉轻声答道。

        叶采缅科继续说:“你们原本就认识吧?知道他是这样的英雄吗?”

        “不,”柳德米拉如实回答,“虽然他一直自我感觉良好,但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没有一个女孩子喜欢他。不对,应该说整个圣叶卡捷琳娜堡的贵族女孩,都把他当个笑话看。”

        叶采缅科:“他不再是了。而且你看到刚刚那些士兵吗?谁把他当笑话,士兵们就会扒了谁的皮。好啦,走吧。我给你的时间已经很多了,该干正事了,麦列霍夫娜上尉。”

        柳德米拉点点头。

        叶采缅科转身向外走去,柳德米拉跟上他的脚步,一步三回头。

        颂诗修士站在伯爵当成床的沙发边上,对柳德米拉挥手。

        ————

        王忠这一次睡得很踏实。

        可能内心没有犹豫之后,就会睡得踏实。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竟然天还亮着,第二个感觉就是口渴,毕竟汗已经把被子全都浸湿了。

        他掀开被子坐起来,拿起预先放在桌上的大杯,哐哐一顿喝,喝完感觉大脑整个活过来了。

        体感上应该还有一些低烧,不过耳鸣已经消失了,上午那种脑壳快要爆炸开的胀痛也差不多消失。

        就是头还有点沉。

        王忠小心翼翼的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看向旁边。

        苏芳站在旁边,手里拿着个水壶:“还要水吗?”

        王忠把空杯子往女孩那边一推:“满上。”

        第二杯水下肚,王忠才坐下来,拉起俯瞰视角,观察战场的情况。

        上佩尼耶村的防御工事比起上午抵抗敌军的时候明显改善了不少,很多地方都建立起了沙袋堆成的街垒。

        作为支撑点的窗口、阳台什么的也都用沙袋加固。

        看得出来叶戈罗夫在尽力加固村子的防御了,可惜第三后阿穆尔团本来就是一路跑过来的,没带什么防守用的补给。

        村里铁丝网、地雷之类常见的防御设施竟然一点没有。

        之前从敌人兵站夺取卡车的时候,王忠问过兵站里敌人的补给都有什么,当时得到的回答是只有弹药和油料,敌人根本不认为需要停下来防御,所以压根没分配运力往前线送防守用的物资。

        总而言之,尽管叶戈罗夫经验丰富,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上佩尼耶的防御目前还是个四面透风的状态。

        好消息是现在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只要再坚持26小时就可以闪了。

        王忠把视角转向敌人。

        然后他发现部队的视野只能勉强看到西边小山的山顶,根本看不清楚山后面的敌人。

        还是得他王忠亲自登高望远才行。

        于是王忠切换回原来的视角,再次站起来。

        钟楼已经被敌人一炮干塌了一半,但是酒厂的水塔还能用,应该不比钟楼矮。

        苏芳见王忠往外走,赶忙跟上来:“您还是多休息一下吧,敌人还没有进攻,趁现在多休息,吃个饭什么的……”

        “我确实饿了,给我弄点面包和肉来。”

        王忠一边说一边出了酒厂的经理室,进入酒厂的院子。

        422号坦克停在院子里,坦克手们正在检修车辆。

        看到王忠所有人立刻放下手里的活立正,腰挺得比皇帝来检阅的时候还直。

        王忠:“稍息,继续干活。等一下,你们的车长呢?”

        坦克手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炮手代表大家答道:“他……不敢当这个车长了,去照看您的马了。”

        “我的马?”王忠下一秒才想起来自己从路博科夫大尉那里继承了一匹白马,“哦,那匹马啊。你们知道它的名字吗?”

        “啊?哦,马啊?大尉叫它布西发拉斯。”

        王忠咋舌,他知道布西发拉斯这个名字,这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爱马的名字,类比中国文化中类似的事物,大概就相当于“赤兔”。

        路博科夫大尉明明给马起了这样的名字,却不幸在初战中战死了,王忠不免有些唏嘘。

        那个胆小的下士去照顾马了,那这个422号车就成了我的座驾?

        王忠看了眼三炮塔坦克。

        说实话,这坦克挺丑的,性能也非常的糟糕,要不是手头只有这玩意,王忠打死都不会把这个当座车。

        然而现在他就这点家底,只能有啥用啥了。

        这又不是游戏,游戏里随便找个士兵上去用扳手扭几下,就可以把战场上敌人遗弃的四号坦克修好,现实中要修坦克至少得有一整个维修工厂几百号机械师。

        所以只能用这辆其貌不扬的422号坦克了。

        王忠:“好好检修,可能之后它还要承担重任呢!”

        “是!”坦克手们气势十足的回答。

        王忠点点头,开始爬水塔的楼梯。

        也幸亏这个水塔的梯子是楼梯,而不是需要用手爬的那种梯子,王忠比较顺利的来到了塔顶。

        他站在塔顶,举起望远镜。

        在这个高度,他有种自己已经比西边的小山高了错觉。

        然后他切换成了俯瞰视角。

        西边山后面反斜面上的敌人都被点亮了。

        王忠直接倒抽一口冷气。

        他看到一辆辆卡车开下公路,大批步兵正在展开战斗队形。

        他还看到卡车卸下了至少一整个炮兵连的步兵炮,每一门炮管看着都比被摧毁的四号坦克炮管粗!(其实都是75毫米)

        不但如此,他还看到敌人原本那个自行迫击炮连旁边停了一辆补给卡车,炮手正在往迫击炮车上搬炮弹!

        敌人的增援上来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