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炮火弧线在线阅读 - 第31章 初尝胜果

第31章 初尝胜果

        叶戈罗夫和其他人一样,从躲藏的掩体里冲了出来。

        冲锋这种事从来少不了他叶戈罗夫。

        敌人本来就在城镇绞肉作战中损失惨重,被422号坦克偷袭又短时间损失了所有的装甲力量,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普洛森的历战老兵也一下子士气崩溃了。

        相反第三后阿穆尔团都不同程度的目睹了422号坦克的壮举,士气已经冲破天际。

        从那震耳欲聋的乌拉声就可以看得出来。

        叶戈罗夫爱死这种情况下亲自冲锋陷阵了。

        敌人很快被赶出了村庄。

        除了一部分没杀过瘾的老兵在城边拉大栓打靶之外,剩下的士兵全都集中到了422号坦克周围,围着坦克高呼:“乌拉!”

        震耳欲聋的乌拉声,仿佛皇帝陛下亲临前线一般。

        叶戈罗夫不得不用自己壮硕的体格顶开好几个兴奋难耐的士兵,花了几分钟才挤到坦克旁边。

        这时候他才看清楚,坦克上坐着的居然是罗科索夫伯爵。

        伯爵看起来状态非常的糟糕,脸色铁青满头大汗。

        士兵们根本没发现伯爵的异常,这也不怪他们,自从开战以来,到处都在溃退,士兵们已经很久没有打过胜仗了——哪怕只是这样的微不足道的局部胜仗。

        就在众人无比兴奋的庆祝胜利的当儿,伯爵突然身体一歪,从坦克上栽下来,但是马上有千百双手把他托起来。

        士兵们高声欢呼着,把伯爵扔向天空——他们竟然以为伯爵是在庆祝呢!

        叶戈罗夫拉开嗓门大喊:“别闹了!你们快把伯爵晃死了!伯爵发着高烧呢!别闹了!”

        ————

        这个时候,422号坦克里面,坦克手们没有外面步兵那么兴奋。

        不是他们打了胜仗不高兴,主要他们刚刚字面意义的和死神共舞,还没缓过来。

        伯爵发高烧耳鸣听不见,其实刚刚坦克里面各种鬼哭狼嚎,这群坦克兵没有一个有实战经验,刚刚那种以命相搏刀尖舔血的战法他们确实有点承受不住,只能通过大喊来缓解恐惧。

        现在,战斗结束了,所有人仿佛喊累了一样,瘫坐在位置上。

        终于,驾驶员先反应过来了,发出了不成声的嚎叫:“哦哦哦哦!我们活着!乌拉!”

        装填手和炮手面面相觑,一起高喊:“乌拉!”

        他们刚开始喊,伯爵的掉出坦克了。

        离得最近的炮手伸手抓,没抓住。

        “完啦!”

        “伯爵摔坏啦!”

        “我们胜利的星!”

        一帮人手忙脚乱打开舱盖钻出坦克,正好看见士兵们把伯爵扔得快有二层高了。

        ————

        叶戈罗夫拿起冲锋枪,对着天空扫了一梭子,狂欢的人群才停下来。

        叶戈罗夫:“伯爵发高烧呢!你们想把他弄死吗?快拿担架,抬去医院!”

        野战医院本来说坐老乡的马车后撤的,但是敌人来得太快,他们还没来得及出发。

        如梦方醒的士兵们这才把伯爵放到匆匆送来的担架上,然后跟着担架兵们就要往医院去。

        叶戈罗夫爬上坦克大骂:“你们跟过去干嘛?敌人只是被打退了,没有被打败!快打扫战场,收集敌人的武器,特别是机枪和冲锋枪!

        “去看看那几辆没烧起来的坦克,看能不能把机枪拆下来!还有弹药,尽可能多的搜罗!”

        士兵们这才散开。

        叶戈罗夫扭头和坦克兵们面面相觑。

        炮手问:“我们……要做什么?”

        叶戈罗夫:“为什么是伯爵在指挥你们?”

        炮手:“我们车长很害怕,在酒厂院子里的时候就关上舱门缩在炮塔里发抖。然后伯爵过来敲炮塔盖,说……”

        “拿着枪敲炮塔盖。”装填手纠正道。

        炮手:“对,拿着枪过来敲炮塔盖,说‘你个没种的懦夫给我滚出来’。”

        驾驶员言之凿凿的说:“不,他说‘你这娘们唧唧的家伙,给我滚出来,不然崩了你’。”

        炮手:“是这样吗?”

        “是的,可凶了。”驾驶员点头,然后看向机电员,“不信问他。”

        机电员也点头:“可凶了。”

        炮手:“总之我们就受伯爵直接指挥了,伯爵让我们直接开出村子,他都想好了,哪一发装填什么弹,一清二楚。”

        “对,一清二楚。”

        炮手继续:“刚出村就看到一辆敌人的半履带车,可能是救护车,我们一炮把车子和普洛森人的伤兵都送上天了!”

        机电员接口道:“伯爵还唱歌呢,跟敌人的妈妈说再见!”

        “不不不,”驾驶员摇头,“你要考虑前后文,你个没文化的,没在夜校读过书吗?伯爵是在跟自己的妈妈道别,要上场杀敌了。”

        叶戈罗夫都听蒙了:“伯爵喊妈妈?唱歌?什么鬼?”

        然后几个坦克手异口同声答道:“是在唱歌!而且是我们没有听过的歌!”

        炮手补充道:“歌词除了和妈妈告别,还有和故乡告别,说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其他人果断赞同:

        “对,胜利的星,我听得很清楚。”

        “大概是这样的,我找一下调,多瑞米法索……找到了,‘再见吧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会照耀我们~’”

        驾驶员唱完,其他人马上点头,表示就是这样。

        叶戈罗夫皱着眉头,看着几个坦克手。

        这时候叶采缅科修士过来了:“叶戈罗夫中校,我们需要新的射击阵位。我想敌人再进攻的时候外围的几个阵位不能用了。”

        叶戈罗夫刚要回答,就看见叶采缅科的神箭小组中柳德米拉正疑惑的到处看。

        “伯爵昏倒了,被送去医院。”叶戈罗夫说。

        柳德米拉吃了一惊:“诶?我、我没有在找他!呃,我确实在找他,修士,我能不能……”

        叶采缅科:“你去吧,要在敌人再次进攻之前回来。”

        柳德米拉立刻转身往医院跑去。

        目送她离开后,叶采缅科继续刚刚的话题:“我需要新的发射阵位。我们还有三发神箭,阵位布置得好,能消灭三辆坦克呢。”

        他顿了顿,露出自嘲的笑容:“干,还不如刚刚伯爵一个人干掉的多。”

        422号的炮手大声说:“我们也有份参与,修士阁下!”

        叶采缅科忙不迭的修正自己的话:“好,是你们一个车组在伯爵指挥下干掉的多。”

        叶戈罗夫则说:“我让团后勤找找看,有没有油漆,这就给你们画上击杀环。”

        击杀环,坦克车组会在火炮上画环形的标志,一个环代表击毁一辆敌军坦克。

        车组几个人相视而笑。

        就在这时候,叶戈罗夫问:“其他车组的情况怎么样?”

        几人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他们这才从胜利的喜悦中摆脱,意识到刚刚的战斗又有许多朝夕相处的战友去世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